万分感谢书友09120ru60118同学的打赏!

    公子冶的神色一愣,继而眼神中透露出狂喜,挥了挥手让那个女子出去,然后小跑着冲进了里间。**待看到已经从床上下来,站在地中间的江小舟,公子冶激动得浑身颤抖道:

    “小舟,你好了?”

    江小舟微笑着点了点头,目光透露出柔情道:“谢谢夫君百年来为小舟付出的辛苦!”

    “不辛苦!不辛苦!哈哈哈……”公子冶边说着边流出了眼泪。

    待公子冶笑声落尽,江小舟款款地走了过来。如今她已经恢复了美貌,秋水一般的眼神望着近在咫尺的公子冶,伸出手轻轻地抚去公子冶脸上的泪水,轻声说道:

    “夫君,我们坐下说说话!”

    “好!好!我们坐下说说话!”公子冶激动地在江小舟的掺扶下坐了下来,满含深情地望着江小舟。

    “夫君,和我说说吧!”江小舟轻轻地说道。

    “说什么?”公子冶神色微楞。

    “说说在这百年来你都为小舟做了些什么?”

    “没······没做什么?”公子冶的眼神有些躲闪道:“就是四处请写丹师,再就是给你弄些需要的丹药。”

    江小舟静静地望着身边的公子冶,也不言语。那公子冶便觉得压力徒增,有些慌乱地说道:

    “真的没什么,小舟。”

    江小舟仲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公子冶有些发白的头发·柔声说道:

    “夫君,别骗我了。即使你是中品宝器师,但是你平时试验的消耗就很大,哪里还有如此多的灵石为我医治?这些年,你究竟做了些什么?这些年你经常在我的身边自言自语,我虽然大部分时间处于昏迷中,但是也听了不少你说过的话,今天我只是想听你再亲自当面给我说一遍。”

    “你······你都听到了?”公子冶心中一惊,差点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却被江小舟温柔的小手给轻轻按下。

    公子冶突然有些烦躁地挣脱了江小舟的手,说道:“小舟,你不要管这些事情了。”

    江小舟的神色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那样的柔情道:

    “你是不是……”

    “是!”公子冶的神情很无奈。

    “你是不是……”

    “是!”公子冶的神情变得有些慌乱。

    “你是不是……”

    “是!”

    “你是不是……”

    “是!你不要再问了,我做的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公子冶的神色再一次变得烦躁。

    屋子里沉寂了下来,一声深沉的叹息从江小舟的口中悠悠响起,苦涩地说道:

    “夫君,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是你的原罪!”

    “不!”公子冶紧紧地抓住了江小舟的手。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江小舟的神色变得平静·轻声地说道:“夫君,那琴清四人如今已经是许紫烟的家奴,如果此事真的是她们所为,她们不会无缘无故地去做这件事情。”

    公子冶的目光一闪,阴沉沉地盯着江小舟一会儿,脸色渐渐地苍白起来道:

    “你是说······许紫烟在对付我?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如今她和炼器城的关系虽然有所缓和,但是还完全没有到和好的地步,在这个时候她需要我的支持,她怎么会起对付我的心思?难道她不为她自己考虑·还不为她的家族考虑?”

    江小舟柔声说道:“许紫烟在和炼器城关系恶劣的时候,竟然敢进入到炼器城中。在身份暴露之后,依然敢留在炼器城内·而且当着王卧云的面去参加器道大赛,这个人的胆子不可谓不大,行事不能够以常理度之。”

    公子冶闻听身子不由一抖,眼底深处露出了一丝恐惧。江小舟继续分析道:

    “还有她突然的消失,竟然没有人能够发觉,就连一向没有疏漏的杀无痕都寻找不到许紫烟的踪迹,这个人一定有着非比寻常的本事。”

    公子冶从椅子上不安地站了起来,烦躁地在地上来回走着。最终有些愤怒地说道:

    “她为什么要对付我·她来到炼器城后,我一直好好地招待与她,没有丝毫的疏漏。

    而且锻儿也一直陪伴招待她。给你疗伤·我也没有半点儿亏待与她。我哪里得罪她了,她要如此对我?她这……岂不是要置我于死地?”

    江小舟默然·半响才道:“夫君,那风巅此人可是靠得住?”

    公子冶颓然地坐了下来,摇头道:“风巅已经不是一个修者了,他只是一个商人。你能够指望一个商人守得住秘密吗?”“如此说来,许紫烟很快就会知道你和风巅之间的交易

    公子冶无奈点了点头。江小舟的眼神变得宁静,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般,声音依旧是那么的温柔:

    “夫君,你带着锻儿离开炼器城吧,找个地方隐居起来。”

    “离开这里吗?”公子冶的神情很是犹豫,猛然间似乎是反应过来了什么,腾然抬头望着江小舟问道:

    “刚才你说让我带着锻儿离开这里?难道不是我们三个一起走吗?”

    江小舟缓缓地摇着头,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着公子冶的头发,柔声说道:

    “夫君,你做下的这些错事都是因为我,我就是你的原罪。所以,这些罪孽就来让小舟来承受吧!”

    “你······你要如何承受?”公子冶霍然从椅子上站起,目光中透露出恐惧。

    “我会在这里等着许紫烟,用我的命换来她的原谅。”

    “不!”公子冶喊得声嘶力竭。一双眼睛变得狠戾,猛然间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传讯玉简,立刻开启。一旁的江小舟看到,脸上变了颜色,颤声问道:

    “夫君,你要干什么?”

    “我要让妖族将许紫烟和她的那些手下干掉!”

    江小舟心中一惊,霍然从椅子上站起,说道:“不要!”

    公子冶握着传讯玉简,瞠目欲裂道:“难道让我看着你死?还是让许紫烟将我们一家三口都逼上绝路?”

    江小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竭力地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夫君,你找得到许紫烟吗?你知道许紫烟如今在哪里吗?就算你找到了许紫烟的踪迹,但是如果许紫烟就在炼器城内,妖族敢在炼器城内杀人吗?还是听小舟的,你带着锻儿离开吧!”

    公子冶此时的神情很是反常,仿佛没有听到江小舟的声音,一个人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半响,猛然仰天长叹道:

    “妖族失去联系了!”

    江小舟闻言一愣,继而脸上现出一丝喜色道:“夫君,你是说传讯玉简联系不上妖族了?”

    公子冶却是不再理会江小舟,而是将刚才向自己汇报的那个女子叫了进来,急声问道:

    “隐藏在乌山北部的妖族如今在哪里?”

    那个女子急忙躬身施礼道:“老爷,刚刚收到消息,乌山北部的妖族似乎是都被神秘势力给杀光了。而且刚才还收到消息,说是许紫烟回来了。”

    “妖族都死了?许紫烟回来了?”公子冶一阵失神,手中的传讯玉简掉落下来,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叮当之声。

    江小舟挥手让那个女子出去,然后神色有些惶急地说道:“夫君,那风巅既然守不住秘密,恐怕许紫烟很快就会知道那些秘密·不用她动手,只要她把那些证据交给城主,我们全家就只有死路一条。你我二人也就罢了,但是锻儿他是无辜的啊!

    与妖族交易资源也就罢了,还把从你这里炼制宝器的修士行踪透露给妖族,让他们打劫之后,与妖族分赃,这也还罢了。最重要的是,你为了延长寿元,服食半人族孩童的脑浆和心脏,那可是五十几条人命啊!”

    公子冶突然暴跳如雷道:“整个大陆上又不是我一个人在服食半人族的脑浆和心脏?半人族?哼!他们根本就不算做人类!”

    公子冶在屋子里面团团乱转,猛然间停住了脚步道:“小舟,我们带着锻儿逃吧。如果那许紫烟将事情彻底捅出来,恐怕人类世界已经没有我们存身之地。

    我们逃到妖族去,凭着我的炼器水平,一定会成为妖族的座上宾。”

    江小舟一呆,继而神色上流露出极度的失望。缓缓地说道:“夫君,你是要去妖族那里,为妖族炼器,让妖族拿着你炼制的宝器来屠杀人类修士吗?”

    “我……”

    他的话音还未落,耳边就听到一阵轰鸣,脚下的大地都在颤抖。两个人霍然变色,冲出了屋子,向着山下望去。公子冶霍然变色道:

    “护城大阵开启了,难道是城主要对我动手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另一个房间里跑出了那个刚才向公子冶汇报的女子,手里还拿着一个传讯玉简,飞掠到了公子冶的身前道:

    “老爷,城门口传来消息,是刀开来意欲离城,被杀无痕拦住。那刀开来便强力突围,杀无痕便命令升起护城罩,将整个炼器城锁死,如今杀无痕正带领着护城军在围杀刀开来。”

    “不是……抓我的!”

    求粉红票!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