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东宫婉宁同学的打赏!

    “好!这位是我们许家间殿殿主,你们四个跟随他,一切听他的只会,去给我活捉一个人。^^”许紫烟凝声说道。

    “是,主人!”

    许紫烟将目光转向了许浩合道:“浩合叔叔,你立刻带着他们去,寻找机会将那个风巅给我抓来。还有,派一个知道刀开来那九个手下位置的间殿弟子到我这里来。”

    “是,王者!”

    “还有······”许紫烟想了想,又将火舞找了过来,将火舞和自己的关系,以及让家族对火舞的安丨,之后,便让许浩合派出一个弟子带着火舞前往莲花峰。交代完了一切,许紫烟这才摆了摆手道。

    “你们去吧!”

    许舒和许浩合带着火舞,加上琴清等四个女子静悄悄地离开了。

    燕山魂和公子锻从赛场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许紫烟没有了,就连琴清等四个女子也没有了。燕山魂和公子锻相视了一眼,便一起来到了燕山魂的房间里,坐下等待。

    乌山。

    许紫烟在一个家族间殿弟子的带领下,悄无声息地在林间飘动着。

    许紫烟一边跟随在那个间殿弟子的身后,一边将神识释放了出去。关注着周围的状况。如今在这乌山之中,许紫烟就知道有四路修士,其中的两路是许家的,一路是一支战殿小队和许家的几个长老,另一支是间殿弟子。还有两路修士则分别是在乌山北部的妖族和许紫烟即将前去消灭的刀开来的九个手下。

    神识中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许紫烟依旧提高着警惕在丛林中穿行。

    此时,在公子冶的房间里,目光欣喜地望着对面床上的妻子江小舟。原本已经完全石化的两条腿,如今在膝盖之上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只有膝盖之下还是石化的模样。两行浊泪不知不觉中流淌了下来。脑海中回想起江小舟未走火入魔之前,那春天般地微笑,春水般的温柔·公子冶只觉喉咙一阵发紧,哽咽了起来。

    门外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公子冶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又看了一眼正在闭关修炼的道侣·稳定了一下情绪,从内间走了出去,将房门关好,又开启了禁制之后,这才走到外间门口将房门打开。见到一个女子站在了门外,便目光一缩,淡淡地说道:

    “进来吧!”

    公子冶端坐在椅子上之后·那个女子才站在他的面前轻声说道:

    “回禀老爷,许紫烟消失了!”

    公子冶闻听,初始神色一怔,继而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沉声问道:

    “消失了?什么时候消失的?怎么消失的?”

    那个女子轻声说道:“在少爷和燕山魂前去参加器道大赛之后,许紫烟一直将自己关在屋子里面,后来又先后接待了几个人。...待将那些人打发走之后,就在也没有从屋子里面出来。直到少爷和燕山魂从器道大赛回来·前去寻她,却发现那许紫烟没有了踪迹。”

    公子冶沉吟了一会儿道:“那些许紫烟接待的人呢?”

    那个女子的脸上现出了羞愧和慌乱道:“那些人十分地谨慎,而且似乎也是做暗探的修士·行动十分地老道,我们跟丢了!”

    公子冶的脸色变得十分地难堪,略微沉吟了一下道:“你派人去琴清那里,告诉少爷说,山下的那些修士已经散去了,让他回来见我。”

    “是!”那个女子脚步轻轻地退了出去。

    房间里,公子冶和公子锻相对而坐。

    “父亲,您唤我回来何事?”

    公子冶瞪了公子锻一眼道:“怎么?没有事,就不能唤你回来了?”

    公子锻微微低下了头,也不言语。公子冶长叹了一声道:“锻儿·我们终究是父子,你把这些日子和许紫烟在一起的经历,事无巨细地说给为父听听!”

    公子锻霍然抬头,眼中现出愤怒道:“父亲,你还要寻许道友的麻烦?”

    公子冶摆了摆手道:“许紫烟如今的命运已经和为父没有关系了。

    不过,据为父的分析·她和我们炼器城的误会应该能够解除了。”

    “真的?”公子锻的脸上现出喜色。

    “这一切都是因为燕山魂,我能够看得出来,城主对于燕山魂的重视,只是因为燕山魂这一个人,别说许紫烟和炼器城只是误会,哪怕是真的做了对不起炼器城的事情,城主也会给抹去。如此,为父自然是不会再对许紫烟做什么。

    为父之所以想要了解许紫烟的行止,只是做个准备。一旦那燕山魂和许紫烟与炼器城彻底闹翻,也免得我们手忙脚乱。毕竟为父和许紫烟做了大量的交易,而那些交易的数量太大,时间又紧,为父动用了一些违禁的渠道,恐怕此时也都被城主发现了。如果燕山魂和许紫烟真的和城主闹僵,到那时城主很可能迁怒于我。我也好早做个准备。”

    公子锻深深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最终轻轻一叹,将自己和许紫烟这些日子的行止细细地道来。

    将公子锻打发走之后,公子冶站在窗口,脸色变得十分地难堪。他从公子锻的口中得知,在自己和妖族会面的时候,似乎恰好许紫烟等人也经过那里。许紫烟究竟有没有发现自己和妖族在一起?还有,许紫烟究竟哪里去了?她怎么会突然地消失?难道她出城了?

    不!这不可能!

    城主一直派杀无痕跟着着许紫烟,怎么可能让她出城。但是,她怎么可能就在自己的屋子里面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呢?

    天色已经变得红霞万里,许紫烟回头望了一眼炼器城的方向,嘴角掠过了一丝微笑。仲手摸了摸脸庞,心中欣喜道:

    “和一掌之水融合之后,还真是有着不可思议的功能。没有想到自己会化作一滴水,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炼器城。”

    在一处背风的山坳里,五个许家间殿的弟子分成五个方向隐藏起来,在那里调息。而在这山坳上面的峰巅之上,有两个间殿的弟子正趴在岩石之后,向着远处的一个极其隐秘的小山谷张望着。

    这两个弟子一看就是经过严格地训练,此时两个人趴在岩石之后,一动不动,就如同两块石头一般。身上的衣服也是和岩石颜色相同,别说是在远处,就是在近处,都很难发现。

    而山坳里面的五个修士,虽然是在调息,但是每个人所占的位置也极其有讲究。可以断言,只要有人从山坳口中进来,不管他从那个角度进来,都会被这五个修士中的一个发现。

    这七个人就是许家间殿的弟子,他们没有战殿弟子的彪悍。但是,他们行走坐卧却是渀佛融入了周围的世界,让人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从山巅到山坳,都听不到丝毫人迹的声音,只有间或虫鸣和山风刮过的声音。

    许紫烟和那个间殿的弟子渐渐地接近了那个山坳,在风吹树叶沙沙作响之间,山坳中的五个修士同时张开了眼睛,但是那眼睛也只是微微眯成了一条缝,就连眼睛的光芒都遮掩在睫毛之下。

    五个间殿的弟子并没有起身,而是依旧隐藏在原来的位置,向着许紫烟施礼,对于周围的警惕没有丝毫的松懈。

    许紫烟很满意五个间殿弟子的举止,朝着五个间殿的弟子点头。然后跟着带领自己前来的那个弟子向着山巅飞去。

    来到了山巅之后,然后随着那个间殿弟子俯下了身子,悄悄地向着前面潜行了过去。趴在岩石之后的两个间殿弟子,其中的一个霍然转头,另一个却一动不动,依旧监视着远处的那个山谷。

    那个回过头的间殿弟子见到来人是许紫烟,紧张的神色放松了下来。轻声唤道:

    “王者!”

    那个一直没有回头,依旧监视着远处山谷口的间殿弟子闻听是王者来了,虽然激动得身上一颤,但是却依旧没有转过头,目光死死地盯着远处的山谷口,没有丝毫的放松,生怕自己在转头之际,有人从山谷中出来。

    许紫烟见到两个人的表现,非常满意,缓缓地趴在了岩石的后面,伸出了半个脑袋,向着远处望去,轻声问道:

    “他们在哪里?”

    那个一直监察着山谷口的弟子,轻声说道:“从这里往前数,总共有四个山谷口,第三个谷口就是。”

    “谷内的情况如何?”

    那个间殿弟子摇头说道:“不知道,我们不敢靠近。”

    “九个人都在里面?”

    “是,我们一直跟着他们。看到他们九个人都进入了山谷,再也没有出来。在山谷的四面都有我们间殿的弟子潜伏,没有发现他们从任何一方出去。但是,自从他们进去之后,也没有见到他们出来。”

    许紫烟闻言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轻声问道:“那山谷有多大?”

    那个间殿弟子回道:“按照我们对地形地勘探,那个山谷应该不大,也就是方圆十里的模样。”

    许紫烟的眉头舒展开来,如果只有方圆十里,自己那个冰封千里一定可以完全将整个山谷笼罩。

    “你们两个继续监视,有情况立刻通知我!”

    求新老书全订,求大神之光,求自动订阅!铃动拜谢!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