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东宫婉宁同学,神少女同学,似雾如烟学,xnyu同学,乖乖熊和趴趴鱼同学的打赏!

    放下眉心的玉简,火舞愣愣地望着许紫烟。^^许紫烟也没有言语,默默地拿出那个储物戒指,只是将那个炼化不了的凤凰取了出来,收了起来。然后将那些丹药,灵石,以及炼器材料外加那个离火宗镇宗之宝离火灯一起交给了火舞,又把那个收录着火焚天毕生修炼的功法的玉简也取了出来,交给了火舞。

    火舞楞了半响,这才手忙脚乱地拿起那个玉简放到了眉心。片刻之后,便激动地放下玉简,又把那个离火灯从储物戒指中拿了出来,在手中反复地端详着,激动的双手不住地颤抖。

    激动了半响,火舞的情绪才渐渐地平稳了下来。眼中渐渐地透射出仇恨,咬牙切齿道:

    “没有想到,我们火家老祖竟然是被云家老祖云燎天那个老贼给害死的!从上古大破灭之前到如今,他们云家不知道害死了我们火家多少人,这个仇不报,死不瞑目。”

    火家的实力一代不如一代,而且火家并不知道云家打压火家的真实情况。所以,火家一边防备着云家,将火家有些资质的弟子秘密送走,一边竭尽全力地在修复和云家的关系,希望能够和云家和解。

    为了能够达到和云家和解的目的,火家付出了很多,付出的不仅仅是利益,还有他们的尊严。一想到这里,火舞的心就如同被利刃穿透,心如刀割,眼中的泪水缓缓地流了出来。继而神经质地笑了起来,那笑声越来越大,最后不可遏止。

    许紫烟默默地坐在那里·望着浑身已经抽搐成一团的火舞,心中也一阵阵心痛。被人家不知道欺压了多少代,却不明白为何如此,还放弃尊严去谄媚人家·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可悲的吗?

    火舞和许紫烟在太玄宗经历的一幕幕闪现在她的脑海中,望着渐渐地平息下来的火舞,许紫烟坚定地说道:

    “大师兄,我会帮你!”

    火舞却依旧没有言语,只是身子已经不再抽搐,但是却如同一滩烂泥似的坐在椅子上,身上充满了悲愤的气氛。那悲伤和愤怒向着火舞的体内凝聚·却又猛然向着体外扩张。许紫烟的目光就是一缩,从火舞的体内发出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这种气息就连许紫烟都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火舞的身体突然变得虚幻,仿佛是从他的体内冒出了一团火,那团火让人感觉不出炙热,却反而令人感觉到灵魂震颤般的阴冷。

    “地狱火!”许紫烟喃喃自语。

    火舞的悲愤激发了他的地狱火灵根,此时那地狱火完全外放,将火舞的身体完全笼罩在里面。无论是那地狱火还是火舞的身体都在许紫烟的面前变得恍惚了起来。屋子里的温度急速下降·狂暴的气息从火舞的身上透射出来。

    “要突破了!”

    许紫烟心中一动,猛然间那地狱火高涨,天地灵气蜂拥而来。此时的火舞已经盘膝坐在椅子上·脸上的神色变得肃穆。许紫烟开启鲲鹏眼,在一片蔚蓝中,见到火舞丹田处,一个元婴正在形成。

    许紫烟关闭了鲲鹏眼,盘膝坐在椅子上,微微垂下了眼帘。嘴角掠过了一丝微笑,没有想到刚刚为燕山魂护法完毕,这又要为火舞护

    时间在飞快地过去,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燕山魂从外面走进了院落,站在了许紫烟的房门前。良久·轻轻一叹,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随手将门关上,却仿佛关上了一个世界。

    到了中品宝器大赛的日子,火舞仍然处于突破之中。许紫烟轻轻地推开房门,走了出去。见到大家都已经走了出来·便对琴清四个女子说道:

    “你们四个今天不用和我一起去器道大赛了,我的师兄在屋内突破,你们四个在这里护法。”

    “是!主人!”琴清四个人恭声应道。

    一旁的两个半人族神色犹豫了一下,此时心中装着族内的大事,两个人也没有心情去观看器道大赛,便朝着许紫烟躬身施礼道:

    “许族长,我们两个也不去了。我们去见见族中的长老,看看他们这几日有没有什么发现!”

    “也好!”

    许紫烟轻轻点头,目光望向了公子锻。那公子锻如今也是下品宝器师了,这些日子心中一直充斥着喜悦,见到许紫烟望了过来。便大笑着说道:

    “我当然要去,虽然知道自己距离中品宝器师很远,但是有这个机会,干嘛不试试?用的又不是自己的材料,哈哈哈······,再说,我还要去看燕道友炼制中品宝器呢?”

    许紫烟笑道:“那我们走吧!

    许紫烟没有发现燕山魂有什么不同,而燕山魂似乎也摆脱了之前琅琊给他的压力,神态自若地和许紫烟,公子锻谈笑着向着外面走去。

    许紫烟猛然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自从上次从器道大赛赛场回来,就一直给燕山魂护法,等着燕山魂突破之后,自己出去转了一下就碰到了火舞,紧接着就是给火舞护法,还不知道上次究竟有多少人达到了下品宝器师。于是,转过头对着公子锻问道:

    “锻道友,上次总共有多少人成为了下品宝器师?”

    公子锻得意地笑道:“加上燕道友和在下,总共才有四位修士达到了下品宝器师。”

    许紫烟的神色就是一愣,继而有些失神道:“那岂不是说,今天参加中品宝器师大赛的就只有你们四个人?”

    公子锻摇头道:“不是,还有我父亲的五个弟子和墨即离大师的三个弟子。总共十二个修士参加此次中品宝器师大赛。”

    “哦,他们也参加吗?”

    “当然了!”公子锻笑道:“这次参赛的材料都是炼器城提供的,有这样免费的炼器材料,凡是够资格的修士,当然都想要出手试上一试。”

    “十二个人参赛,这才热闹一些。”

    许紫烟心中想着,望了身旁的燕山魂一眼,有了和燕山魂共处一室的暧昧之后,许紫烟已经渐渐地将自己的一颗心放到了燕山魂的身上。望着燕山魂侧身那挺拔伟岸的身影,许紫烟脑海中泛起了燕山魂炼制出中品宝器,震惊全场的景象。嘴角不禁得意地泛起一丝微笑。

    三个人来到了赛场,却只有许紫烟一个人进入了包厢,而燕山魂和公子锻则是都进入到赛场之中。

    许紫烟一个人随意地坐在椅子上,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大蟠桃,捧在双手里,一边啃着,一边透过包厢的窗户向着外面张望着。

    距离比赛的时间就要开始了,十二个参赛的修士都已经站在了炼器台上。贵宾席和评判席上也渐渐多了人影。终于,在一声悠扬的钟声响起之后,中品宝器大赛开始了。

    许紫烟的目光立刻聚焦在燕山魂的身上。其实在此刻,整个赛场上,除了那参赛的另外十一个修士,此时的目光都聚焦在燕山魂的身

    燕山魂依旧是不慌不忙地开始融化材料,这次他倒是没有运用修为加快材料融化的速度,而是用大赛发给的火灵符在慢慢地融化着材料,按照顺序在添加着各种材料。

    这次中品宝器师大赛给的时间是一个月,可见想要炼制一件中品宝器有多难。当然这是对于这些参赛的选手而言,而像公子冶和墨即离这样的炼器师,想要炼制一件普通的中品宝器也不过一天左右的时间,只有炼制中品巅峰的宝器,才会耗费他们的时间。

    那个火灵符毕竟不是地火,品质要差了很多。足足有一天的时间,燕山魂才逐步地将各种材料融化融合。之后,便拿出来一个模具,将融化的材料倒进了模具之中。放在旁边等着凝固。

    待凝固之后,一把剑胚就形成了。在许紫烟的眼帘中,许紫烟第一次看到燕山魂拿起了锻造锤。

    整个赛场就是一静,燕山魂手里的锻造锤舞动了起来,看慢实快,带起了破空之声。

    “当~~当~~当~~”

    锤声密集如暴雨,却并不令人烦躁,反而是带着天籁般的韵律,宗师的气度从燕山魂的身上释放出来。

    不知道是哪个参赛的修士身前的鼎内的溶液爆出了一道火浆,惊醒了那些看呆了的参赛修士。

    那些修士融化的材料也都先后到了火候,一个个手忙脚乱地开始往模具里面浇灌。在一片手忙脚乱中,燕山魂的身影却动静相宜。身躯挺得笔直,不动如山。但是,那右臂轮着锻造锤却是如同在开山一般地不停敲击着炼器台上的剑胚。

    正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看台上那些修士多少也都动一些炼器,别说他们看得如痴如醉。就是如今已经是中品宝器师的公子冶和墨即离也看得目瞪口呆。

    公子冶目光深深地聚焦在燕山魂的身上,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没有想到和自己朝夕相处了好些日子的燕山魂,竟然有着和自己一般的炼器术。

    嗯!不对!

    只是看他锻造的手法就要胜出自己不知凡几,这······燕山魂的炼器术仅仅是中品宝器师吗?难道他的炼器水平还要超过自己不成?

    多少给一点儿粉红票嘛!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