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柳哥2012同学,顺顺666同学,蘩同学的打赏!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我们向这边走?”火舞回头望着公子冶居住的方向低声问道。

    许紫烟苦笑道:“那里被狂热的修士给围住了,不敢露面。”

    火舞一听,便明白过来了。他来到炼器城也有几天了,对于许紫烟如今在炼器城内的名声自然是十分解。闻听,便朝着许紫烟竖起了大拇指。

    许紫烟连连苦笑着摆手道:“大师兄,你就不要嘲笑小妹了。”

    两个说说笑笑地来到了琴清的住处,火舞四下张望了一下,见到此处十分地幽静,脸上透露出放松之色,随着许紫烟进入到院落,一路来到了许紫烟的房间。

    两个人在椅子上落座,许紫烟沏了一壶茶,之后又拿出了一些灵果招待火舞。而火舞则是一边吃着灵果,喝着茶,一边将太玄宗这几年来的事情娓娓道来。

    听说自己的义父无名已经突破到了化神初期,而莫惊鸿也突破到了元婴中期。许紫烟心中不禁雀跃。其他的同门虽然也有着不同的提升,但是显然没有无名提升的那么显著。这不禁让许紫烟感慨,领悟了属性之意的修士和没有领悟属性之意的修士果然不同。

    许紫烟这时才想到打量起坐在对面的火舞,这一打量,许紫烟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关切地问道:

    “大师兄,你还没有突破元婴?”

    火舞的脸色一红,有些落寞地说道:“是啊,师兄无用啊!”

    屋子内的气氛一时便显得尴尬,许紫烟不好意思地端起茶杯道:

    “大师兄,喝茶!”

    火舞默默地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待放下酒杯之后,望着许紫烟好奇地问道:

    “紫烟,你真的是许家的王者?”

    许紫烟点了点头。火舞的脸上便现出震惊之色。半响·才轻声问道:

    “如此说来,紫烟你以后便不会回太玄宗了?”

    许紫烟笑了笑道:“不管什么时候,我始终是太玄宗的弟子。只是不能够常驻宗门,许家的事情千头万绪,实在是纷乱的很。”

    火舞点了点头,坐在那里似乎是在寻思着什么,屋子里面一时之间又寂静了下来。.许紫烟默默地望着对面的火舞·嘴唇蠕动了几下,最终还是轻声说道:

    “大师兄,你这次来炼器城,有什么事情可以和小妹说说吗?”

    火舞的脸上现出犹豫之色,不过最终却是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仿佛是心中下了什么决定,神色之间反倒是轻松了下来。轻声说道:

    “紫烟……”

    许紫烟挥手止住了火舞,然后扔出了数张符宝·布设了一个隔音隔神识的禁制,然后才望向了火舞。见到许紫烟如此作为,火舞也放下了心中的担心。神色变得沉重了起来·凝声说道:

    “紫烟,我这次来完全是因为我自己的私事。也许我以后再不用为我这种私事操心了,可以老老实实地做一辈子太玄宗弟子了!”

    许紫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心中有了一些恍悟,难道火舞和自己一样,还有着另外一个身份?

    “紫烟!”火舞的神色变得严肃道:“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

    火舞的神色宁静了下来,陷入了回忆之中。缓缓地说道:“在苍茫大陆的南方有着一个超级宗门,叫做离火宗。”

    许紫烟的心就是一跳,火舞!火焚天!难道······

    火舞的声音仿佛从远古悠悠传来:“那个时候离火宗的宗主是一个叫做火焚天的大修士。但是,有一天他却突兀地消失了。之后·离火宗便被那个时候火焚天的师弟云燎天掌控,当上了离火宗的宗主。

    在这期间,云燎天也受到了火家的质疑和强烈的反弹,但是却遭到了云燎天无情地杀戮。几乎将火家的高手屠尽,若不是顾忌离火宗其它势力介入,他很可能会将火家弟子屠杀的一干二净。

    即使是迫于离火宗内其他势力的压力·他放过了火家余下的弟子。但是,在之后漫长的岁月里,云家一直在不遗余力地,一代一代地打压着火家。而且火家一旦有着稍微资质上佳的弟子,云家就会想方设法地将那些火家弟子除去。或者将危险的任务派给那些弟子,让其去送命,或者在宗门大比之时,公开在擂台之上将其杀死,或者就干脆暗杀。反正是不会给火家丝毫翻身的机会。

    火家的族长原本还认为,火焚天不知所踪,云燎天继任宗主之时,自己火家因提出质疑而受到云燎天的打击。但是,这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毕竟他云燎天最终还是当上了离火宗的宗主,随着岁月的流逝,云家势必会将这一段儿恩怨放下。

    但是,令火家震惊和气愤的是,云燎天没有忘,而且云家一代接着一代都没有忘,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打压着火家。火家在无奈之下,便每隔五十年,便将家族中认为有些资质的弟子秘密送出离火宗,想尽办法让他们加入到各个势力宗门之中。火家会一直考察着这些弟子的实力,希望有一天火家能够成长起来一个天才,重振火家。”

    说到这里,火舞双目赤红地望着对面的许紫烟说道:“我就是离火宗火家的后代,当初因为我的资质还可以,便被悄悄地送到了太玄宗。这次是奉家主之命,前来炼器城接受考察。而我的实力在各地前来接受考察的弟子中,虽然不是垫底的人却也靠到了后面。从今以后,也许我对于家族再也没有了用处,安安分分地做一个太玄宗弟子。”

    许紫烟闻听,脑海中迅速地转着,抬头望着火舞,轻声问道:

    “大师兄,既然云飞凤在炼器城,你们火家怎么会选在这里考察弟子的实力?就不怕被云飞凤发现吗?”

    火舞摇了摇头说道:“正是因为这里举行器道大赛才将火家考核弟子的地点设在了这里。火家流落在外面的弟子并不少,如果在平时聚集在一起,接受家族考核,这很可能会引起外界的注意,说不定就暴露了家族的秘密。而如今在炼器城内,苍茫大陆各方修士云集炼器城,火家的弟子混在这里,自然是不会引起云家丝毫的注意力。”

    许紫烟默默地望着对面的火舞。火焚天的遗物就在自己的储物戒指中,里面有火焚天毕生修炼的功法,修炼的丹药,还有离火宗的镇宗之宝,代表着离火宗宗主身份的离火灯。但是,许紫烟却在犹豫是不是交给火舞。

    许紫烟不得不承认,这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机会。如果火舞能够将自己给他的东西不上交家族,完全留下。有着他们火家老祖火焚天留下的传承和丹药,还有着离火灯,火舞的修为会增长得很快,不说火舞修为超过云飞凤,掌控离火宗。哪怕就是火舞掌控了离火宗内的火家,也会对自己有着巨大的帮助。

    四大超级势力,天欲城因为西门孤烟和西门玉的关系,暂时不会与自己为难。小罗天因为燕山魂的原因也不会与自己为难。如果离火宗再因为火家的牵扯而倒不出精力对付自己。如此,自己面对的超级势力就只剩下了大罗天,这让许紫烟一下子轻松不少。

    但是,如果火舞将火焚天留下的这些东西都一股脑地上交给火家。那么凭着火舞如今的修为是永远不会成为火家的话事人,只会是一个不起眼的喽。这与许紫烟的愿望相悖。许紫烟手中掌握的对于火家来说,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资源。许紫烟沉吟良久,望着火舞轻声问道:

    “大师兄,小妹想要知道,你们这些被秘密送出来的火家弟子,可是秘密从家族那里得到修炼资源?”

    “没有!”火舞干脆地摇头道:“我们这些人如果留在离火宗,很可能早已经被云家害死了。家族能够把我们秘密送出来,这已经是天大的恩德。怎么还会给我们修炼的资源。我们这些人从离开离火宗那一天,今后的修炼就全凭个人的机缘。”

    许紫烟闻听,眉毛一挑道:“那如果你们有了天大的机缘,那这份机缘是属于你们个人,还是要上交家族?”

    火舞脸色一整道:“个人遇到的机缘完全属于个人,哪怕你遇到了天大的机缘,就是捡到了火家老祖留下的机缘,那也属于那个碰到机缘的人。”

    “呼~~”许紫烟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默默地拿出了一个玉简,递给了火舞道:

    “大师兄,你不要问我如何得到的这些东西,在哪得到的。这个玉简你先看看吧!”

    火舞迷惑地接过那个玉简放到眉心,脸色就是一变。从玉简中火舞得知火家的老祖火焚天在闭关突破大乘期巅峰之时,被自己的师弟云燎天潜入,重创于他。火焚天带着伤又开启了秘法逃到了一处秘密洞府。

    但是,火焚天却由于伤势过于严重,最终还是陨落在了洞府。在留言中言明,还有一个玉简中记载着他一生的修炼功法和感悟,在那个储物戒指中除了有大量的极品灵石之外,还有着很多高品的丹药和炼器材料和离火宗的镇宗之宝,代表着掌门身份的离火灯。

    汗哒哒!粉红票榜唰唰下滑!那啥的,战友们如果有多余的粉红票,还是扔一张吧!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