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恭贺eduan嘟同学成为极品堂主!

    莫狮悲苦地一笑,继续说道:

    “我们也组织修士却抓捕过他们,但是这五十年来,竟然没有捕到他们那些修士的丝毫踪影。我们半人族就算是人数众多,但是也经不住他们这么抓我们的儿童,如今我们辛辛苦苦保护下来的儿童并不多,如果这样持续下去,我们半人族距离灭族也不远了。”

    说到这里,莫狮和查通眼泪不住地流淌下来。许紫烟这个时候却皱起了眉头沉思了起来。这件事情对于居住在沙洲之上,在人类社会上完全处于弱势,而且形象突出的半人族来说,调查起来确实是一件难的不能够再难的事情。

    但是,对于人类修士来说,别说想四大乘那样的超级势力,就是刚刚发展起来许家间殿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难事。毕竟是连续五十几年的偷盗,而且偷盗的是大活人,想要完全遮掩起来,不透丝毫的踪迹,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连续五十年的时间,半人族拿那些偷盗者没有丝毫办法,恐怕那些偷盗者早已经放松了警惕性。只要用心去查,一定可以查得出来。但是,许紫烟此时思索的却不是这些。她思索的是,如果自己查了出来又将如何?自己家族如今的局面并不好,自己还有精力招惹新的麻烦吗?

    屋子里面的空气变得滞重,许紫烟心中一动,抬起眼帘望着莫狮道:

    “莫狮,既然你们的居住地距离这里万里之遥,你们怎么会如此之快地返回。还有这件事情上次见面你没有和我说,为什么这次专程寻我?”

    莫狮抬起胳膊摸了一下眼泪说道:“这件事情没头没尾的,我们查了五十年也没有查出个头绪,我们又怎么好麻烦许族长。只是这次我往回赶的时候半途中遇到了家族的长老,他们告诉我,族中的孩子又被盗了。而且这次因为偷盗者放松了警惕,被家族跟踪了过来。只是在接近炼器城的时候,被对方发现了。杀了我们几个长老,我遇到的是几个逃出来的族中长老。”

    “到了炼器城的附近?”许紫烟思索着说道:“后来可是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没有!”莫狮摇着头说道:“我听了之后,立刻带着族中长老在炼器城外四处搜寻,但是却毫无踪迹。而在人类修士中我们半人族确实没有信任之人,只有您称呼我们为朋友您是我唯一信任之人,所以,在万般无奈之下,就找到了您。小人知道这很是鲁莽,如果不是这件事情正好发生在炼器城周围而您有恰好在炼器城,小人实在是找不到相求之人,恳求许族长帮我们半人族一次。”

    话落,莫狮和查通再一次“噗通”一声跪在了许紫烟的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许紫烟的脑海中就闪现出公子冶的身影。他和妖族在一起的情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莫狮你们那些追踪偷盗者的长老有没有发现那些偷盗者究竟是人类还是妖族?”

    “是妖族!他们曾经变化出本体追杀我们长老,所以我们这次跟踪出来的长老,十成死了九成。”

    “妖族!”许紫烟心中一震,一个念头呼之欲出:“公子冶和妖族勾结,除了开辟一条收购资源的渠道,难道还有其它的勾当?这半人族的孩子失踪之事会不会与他有关系?既然妖族已经勾结了,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只是这件事情如果真的是他做下的他要那么多的半人族孩子究竟要干什么?”

    自己究竟要不要管这件事情?那可是几万的孩子啊。如果这件事情任由如此继续下去,不知道还有几万的半人族孩子继续着这样的命运。理智上许紫烟此时不应该再管这样的事情,因为她本身的麻烦事就已经不少,自己都未必能够挺得过去。但是,在情感上她又觉得自己不能够不管。那是活生生的人,而且是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孩子。最终许紫烟掏出了传讯玉简。

    待开启传讯玉简之后,那边传来了许浩合的声音:“王者!”

    “浩合叔叔如今间殿发展的怎么样?”

    那边的许浩合自豪地说道:“回王者,有着家族资源的大力支持,如今我们间殿发展的十分迅速,整个中原地区基本上已经都有渗透,正准备向着其他地区渗透。”

    许紫烟听了心中喜悦,立刻凝声说道:“好,浩合叔叔,你立刻下令给我查一件事情。半人族的孩子在五十年里连续地丢失,给我查出来这件事情是谁干的?那些孩子如今都在哪里?”

    “是,王者!”那边的许浩合答应的干脆利落

    “给你一个线索,那些偷盗者是妖族,而且最近一次偷盗完半人族的孩子之后,出现在炼器城周围。而且我曾经见过公子冶与妖族在一起,也给我把他好好查一下。有了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王者,我马上安排!”

    许紫烟关闭了传讯玉简,轻声说道:“莫狮,我只能够尽力,但是有没有效果,我却不能够肯定。”

    莫狮一个头磕在地上,悲声说道:“多谢恩人,不管结果如何,我们半人族都愿意用市价的十分之二的价格与恩人交易。”

    许紫烟摆了摆手说道:“这是两码事,你们还是站起来吧,先看了器道大赛再说。”

    许紫烟转过身,透过包厢的窗口向着赛场望去,眼中不禁闪过了一丝遗憾。原来就在她和半人族交谈的这段时间里,燕山魂却已经锻造完毕。当许紫烟向着燕山魂望去的时候,却正好见到他将手中的锻造锤放下。

    接下来就是刻制阵法,炼制宝器,燕山魂认真了许多。时间在飞快地流逝,足足三个时辰之后,一把下品宝器在燕山魂的手中终于完成。大赛给出的时间是三天的时间,燕山魂却仅仅有了三个时辰的时间炼制出来一把下品宝器,看得坐在贵宾席上的炼器城城主沈千机眼皮子直跳。

    包厢内的许紫烟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极为感慨地说道:“山魂的炼器术真是修炼到了极致。

    看他的炼器真是一种享受!”

    那边的燕山魂又拎着那把下品宝器,晃晃悠悠地向着评判席上走去。看台上先是一静,继而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包括公子锻在内的其他九十七个修士还在那里刚刚开始拎着锻造锤锻造,待听到看台上海啸般的欢呼之时,愕然抬头望去,却见到燕山魂正向着评判席走去。

    这……要不要这么夸张?

    大哥!这是炼制宝器好不好?大赛给了三天的时间好不好?给我们一个机会好不好?我们只是想炼器!

    燕山魂却丝毫不理会那些炼器修士心中的怨念,径直走到了评判席前,虚空一踏,飘身飞上评判席。即使是面对公子冶和墨即离,在神态上也没有丝毫的尊敬,而且从他的目光中隐隐还透露着俯视的味道。随随便便地将那把下品宝器放在了桌子上,又把极品法器师的徽章放到了桌子上。

    公子冶自然是不敢对燕山魂的态度有什么看法,毕竟燕山魂曾经救过自己妻子一命。但是,墨即离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心道,你燕山魂也太嚣张了吧?别以为你能够炼制出来下品宝器,就认为你一定能够炼制出来中品宝器。中间相隔的距离不是你想象的,如果你炼制不出来中品宝器,在炼器术上就是我们的晚辈。

    脸色虽然不好看,但是也不可否认燕山魂炼制出来的确实是下品宝器。公子冶见到墨即离脸色不好看,便主动笑着把手续办完,递给了燕山魂一个下品宝器师的徽章。燕山魂接过徽章之后,微微点了点头,便飞身离开了赛场。

    一进入包厢,燕山魂便见到两个半人族也坐在那里。只是略微诧异了一下,便向着许紫烟说道:

    “紫烟,我们走吧!”

    许紫烟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再看一会儿吧,看看公子锻能不能突破到下品宝器师的境界。”

    燕山魂神色犹豫了一下道:“那你留在这里吧,我感觉我立刻就要突破了。所以,我想着在中品宝器师大赛开始之前,将突破这件事情弄完,以免耽误了大赛。”

    许紫烟神色一怔,向着燕山魂望去,果然见到燕山魂此时已经达到了分神初期巅峰。虽然距离下品宝器大赛结束还有两天多的时间,而且之后还会休息两天。但是对于一个阶位的突破时间也是很紧。如此,许紫烟就不敢打扰燕山魂了,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

    “我和你一起回去,也好为你护法。”

    又转头看了一眼两个半人族道:“你们两个也随着我走吧!”

    莫狮立刻点头,向着许紫烟道了一声谢,紧紧地跟在了后面。

    几个人回到了琴清的住处,许紫烟让琴清给两个半人族安排了房间,之后便和燕山魂一起进入了房间。燕山魂盘膝端坐在床上,开始炼化蛋壳,而许紫烟则是端坐在椅子上,微微地闭上了眼帘。

    据说,这个月底有双倍粉红票活动,战友们留几张粉红票,在月底投给铃动。向战友们敬礼!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