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盛夏微醺同学,同学,温冰儿同学,bets同学,大活络丸同学,kneika同学,wuantdh095同学,白鑫婷学的粉红票!

    许紫烟抬头看了一眼燕山魂,见到燕山魂的脸上带着真挚,闪亮的双眸中满是深情。....许紫烟捧着茶杯的手轻微地动了一下,又僵硬地放在了茶杯上,微微低下了头,脸上的那丝红晕向着脖颈蔓延。

    燕山魂的右手很快过了中线,看到了许紫烟微微低下了头,那两个手指便坚定地带领着整只手向着许紫烟的手爬了过去。最终,燕山魂的整只大手盖在了许紫烟的小手上。

    许紫烟就这么任由燕山魂握着自己的手,微微低着头,身体有些发僵。而燕山魂此时仿佛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做,只是轻柔地握着许紫烟的细嫩的手,痴痴地望着坐在对面的许紫烟。两个人如同木偶一般,坐在桌子的两边。

    “我要不要将紫烟拉过来?”燕山魂百般思量。

    “我要不要把手抽出来?”许紫烟柔肠百转。

    两个人相握的手都有轻微的颤抖,许紫烟如今虽然进入到了修仙界,但是她只是认为这个世界中的修士最终是可以修炼成仙的。在心态上却依旧是凡人的心态,毕竟她来到这个修仙界也只有几十年。

    她只知道自己好像是恋爱了,面前的这个男子让她此刻的心里充满了幸福感,好像似自己愿意为他去做一切一般。这种心情,她两世都不曾有过,充满幸福的心中泛起立刻一丝慌乱。

    慌乱吗?

    不错!很慌乱!

    此时的燕山魂心里就十分地慌乱,这个感情上的千古雏鸟壮着胆子将许紫烟的手握住之后,他的心就凌乱了!

    许紫烟手上传过来的温度仿佛顺着他的手心传到了他的心里,顷刻之间便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轻了起来,仿佛就要随风而去。心中古怪地想到·那举霞飞升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

    他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应该怎么办

    放开?

    那如何舍得!

    将许紫烟拖过来?

    会不会恼了紫烟?可是就这么握着…···

    “紫烟,你的手……好软……”

    燕山魂说完,立刻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这不是在提醒许紫烟自己握着她的手吗?刚才许紫烟还可以自欺欺人地装作不知道·如今被自己说了出来,这便是如何是好?

    怎么办?

    怎么办?

    许紫烟此时心中也慌作一团,她刚才确实是在像鸵鸟一般地装作不知道燕山魂握着她的手。**而且心里也愿意让燕山魂握着。但是,此时却被燕山魂如此夸奖自己的手,却是不能够再装鸵鸟了。难道自己真的要从燕山魂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吗?

    怎么办?

    怎么办?

    正当许紫烟不知所措的时候,那边的燕山魂仿佛是下了决心一般,身下的椅子无声地围着桌子移动了起来·悄无声息地移到了许紫烟的椅子旁边,两个人从相对而坐变成了并排坐在了一起。

    燕山魂虽然移动的悄无声息,但是两个人手是连在一起的,燕山魂刚刚一动,许紫烟便感觉到了。只是依旧扮鸵鸟,装作不知道,但那心中却浮起了丝丝甜意。

    燕山魂见到许紫烟依旧任由自己和她并排而坐,握着她的手·心中便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偷偷打量着许紫烟。从侧面望着许紫烟白皙的面庞,那倾长的玉颈·耳边的乌黑长发自然地垂下,乌黑闪亮的长发遮掩着白皙晶莹的面庞,不禁让燕山魂迷离。

    许紫烟任由燕山魂握着自己的手,微微偏着面庞。屋子里完全寂静了下来,两个人的心跳声竟然清晰可闻。

    燕山魂见到许紫烟的娇羞和柔顺,心中愈发地大胆起来,伸出手指在许紫烟的手心轻轻地挠了一下。许紫烟的身子就是一颤,不假思索般地就想将手从燕山魂的手中抽了出来。但是却被燕山魂紧紧地抓住。而许紫烟也只是挣扎了一下,便任由燕山魂继续握着。

    燕山魂的目光从许紫烟的脸上缓缓地移到了她的玉颈,又逐渐下移·目光停留在许紫烟凸起的胸部。

    许紫烟正被刚才燕山魂在手心一挠,挠得心中凌乱,又见到在自己一挣之后,燕山魂便老老实实地握着自己的手不动。心中不禁有些担心,是不是燕山魂生气了,便抬起头望向了燕山魂·却正好看到燕山魂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胸部。

    燕山魂见到自己的目光被许紫烟发现了,脸上立刻通红一片,仿佛什么罪恶被许紫烟发现了一般。条件反射般地松开了许紫烟的手,腾地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慌慌张张地说道:我……那个······天晚了····…你休息……我回去了!”

    话落,也不待许紫烟回话,忙灰溜溜地逃了出去。

    许紫烟怔怔地望着燕山魂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一抹笑意在嘴角荡漾,渐渐地向着四周蔓延,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此时,刚刚回到了自己门口的燕山魂,闻听许紫烟的笑声,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在地上。

    一夜无话,第二天两个人再次见面之时,都自然了很多,只是相互目光相碰之时,多了丝丝情意。

    今天是下品宝器的比赛日,许紫烟和琴清,棋妙-儿坐在包厢里。公子锻已经和燕山魂一起下去参加下品宝器大赛去了。只是许紫烟靠在椅子背上,微微皱着眉头,因为画玄儿和书情儿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下品宝器大赛吸引了整个苍茫大陆上的关注,许紫烟目光扫去,参赛的只有九十八人。但是四周看台上的观众却是人山人海。

    评判席上的宝器师也换成了公子冶和墨即离两个人。贵宾席上也坐得满满的,当然四大乘坐在最中间,依次的还有三大城城主,三大宗门门主以及各个宗门的宗主悉数到达。

    钟声敲响,许紫烟正当将目光锁定燕山魂之时,却听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琴清立刻起身去将门打开,却是画玄儿和书情儿回来了。在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半人族,许紫烟注目望去,却正是前些日子要和自己交易的那两个半人族。

    许紫烟让众人坐下,先是将目光望向了画玄儿和书情儿。书情儿先是开口说道:

    “主人,我跟踪着公子冶,他和那个妖族分手之后,便回到了他的住处,再也没有出来,一直等到今天来参加器道大赛。不过,我已经将事情告诉了许舒,许舒说她会通知间殿进一步调查。”

    许紫烟点了点头,转头又望向了画玄儿。画玄儿道:

    “那个妖族和公子冶分手之后,便离开了炼器城,一直向东飞去。在乌山北部的一座非常隐秘的山谷降落。奴婢一直等到家族间殿的人到达之后,这才赶回来。”

    她没有接到许舒的讯息,知道如今的间殿还没有调查出来什么。于是向画玄儿和书情儿示意了一下,便将目光望向了两个半人族。她不明白这两个半人族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找上自己。要知道,半人族居住的地方距离这里可是不近。那个狮头人见到许紫烟望了过来,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许紫烟深深一躬道:

    “请许族长救我一族!”

    许紫烟就是一愣,对于狮头人知道自己是许家族长这没有什么吃惊的,现在满炼器城都在谈论自己,狮头人自然会知道。但是,对方开口让自己去救他一族,这就有些突兀了。他凭什么求自己,自己又凭什么救他一族?所以,许紫烟并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望着对方。

    狮头人见到许紫烟并没有言语,而是就那么静静地望着他,便认为许紫烟无意帮他。“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而跟随在他身后的那个长尾人也随之跪倒了地上。

    “求许族长救命!”

    许紫烟不知道原因,自然是不能够胡乱答应。当然事情如果不大的话,她倒是不介意伸手帮忙,毕竟这样可以巩固双方的交易。让对方欠自己一个人情,这样在交易的时候,自己也站在有利的位置。

    “你们先起来坐下,将事情详细说给我听听!”

    狮头人闻听许紫烟如此说,知道许紫烟这已经给了他很大的人情了,人家凭什么听你在这里唠叨?不敢再逼许紫烟,老老实实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但是却没有坐下,低声开始说了起来。

    “许族长,在下是半人族的少族长莫狮。这位是族内的护法查通。”

    许紫烟微微点头,示意他们继续说下去。莫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痛地说道:

    “我们半人族居住在距离这里万里的沙洲上。生存条件虽然艰苦,但是我们也能够克服,毕竟还有我们一块能够活下去的地方。但是,在最近这五十年来,我们半人族却遭受到了一件能够断我们半人族根基的事情。

    自从五十年前的一个夜里,我们半人族丢了第一个儿童之后,便每天都在丢失一些童男童女。这五十年来,先后丢失了近五万个童男童女,虽然我们竭尽全力地保护着我们半人族的儿童,但是那些偷我们半人族儿童的人修为太高,我们根本是防不住。”

    据说,这个月底有双倍粉红票活动,战友们留几张粉红票,在月底投给铃动。向战友们敬礼!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