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eduan嘟同学,俞小开同学,柳哥2012同学的打赏!

    燕山魂轻轻叹息了一声,继续说道:

    “一个修士达到了大乘期后期巅峰之后,便会迎来修士在飞升之前的唯一的一次天劫。如果通过了天劫,便会在随后的某个日子里举霞飞升。这个日子,大约会是一年的时间。但是,自从上古大破灭之后,就再也没有修士达到过大乘后期,更别说大乘期后期巅峰了。所以,一直没有一个修士迎来天劫,也就没有人能够飞升。

    就连那乘万里最巅峰的时刻,修为也只是大乘期中期巅峰,一直等到他就要寿元耗尽而死的时候,他也没有突破到大乘期后期。

    但是,在有一天他突然将宗派的大小事宜完全交待给门下弟子,宣布自己要尝试飞升。之后,他便站在他的宗门最高的峰巅,从他的体内突然释放出一种气息,那种气息虽然没有达到大乘后期,但是那种气息却与普通修士不同,仿佛凝聚了一个世界的气息一般,当他一剑斩向虚空的时候,那气息便随着剑势斩向了虚空。之后,那天空就突然传来天籁,霞光万道,没有天劫,乘万里就这样直接飞升了。”

    许紫烟听了心中就是一动,脑海中回想起义父无名曾经说过的话。乘万里是苍茫大陆上唯一将一剑破万法练成的修士。难道那乘万里也是体内有空间之人?他释放出来的那种气息就是体内的空间之力。只要将修为修炼到大乘期,然后将体内的空间之力释放到极点·就会打开飞升之门?

    猛然间心中一动,许紫烟轻声问道:“那个乘万里前辈是那个宗门的?”

    “万剑宗!”

    “万剑宗?它现在在哪里?”

    “早就不存在了!”燕山魂摇了摇头说道。

    “为什么?”许紫烟惊声问道,一个能够出乘万里这样高手的宗门,怎么会说没就没了?

    燕山魂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说道:“乘万里飞升的事情虽然没有邀请苍茫大陆上的修士观看,但是他的事情还是传播了出去。而万剑宗坐落在苍茫大陆的东方,它的实力如果没有乘万里的话,只能够算作一个中型宗门。其实力并不强!嗯,就有点儿像现在的天欲城。如果没有了西门孤烟,天欲城的实力在苍茫大陆上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乘万里飞升的这件事情传播出去之后·便引起了整个苍茫大陆上所有强者的关注,特别是那些大乘期修士的关注。他们先是礼貌地去拜访万剑宗,想要知道乘万里飞升的秘密。尽管万剑宗将乘万里飞升的过程描述的非常详细,并且拿出了乘万里最终飞升的影像,但是那些人要的不是这个,他们要的是乘万里飞升的秘密。

    但是,万剑宗根本就拿不出乘万里飞升的秘密,那些强者如何肯甘心。便将整个万剑宗都给围了起来,一个个弟子逼问,又将整个万剑宗给翻了一个底朝天。

    最后·他们也没有得到乘万里飞升的秘密,但是整个万剑宗却就这样被灭了。”

    许紫烟听得心情很沉重,脑海中飞快地思索着。一颗心突然不可遏止地剧烈跳动起来。根据太玄宗的记载,太玄宗的创宗始祖是一个散修,原来并不是北方修仙界的修士。而且自己的乾坤诀又是得自于宗门。

    那么,太玄宗的始祖会不会就是乘万里安排好的一步棋,他知道自己飞升之后,宗门一定会遇到巨大的麻烦。让自己的一个不起眼的心腹,带着乾坤诀流落到北方,创立了太玄宗?如此·是不是说,自己到了大乘期之后,也有着飞升的可能性?

    许紫烟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振作起精神,目光向着前方望去。登时目光就是一闪。

    在他们前方三百米左右的小巷路上,此时正背对着他们缓步行走着两个头戴斗笠之人。那个背影许紫烟十分地熟悉,分明就是炼器城内中品宝器师公子冶。

    公子冶为什么要到这里?为什么也要头戴斗笠?那个他身旁的修士是谁?为什么搞得如此神秘?

    许紫烟转头看了一眼公子锻,见到他正在和燕山魂低声交谈着,并没有注意前方的公子冶。于是,许紫烟便再一次将目光注视到公子冶的背影。不知道公子冶旁边那个修士的修为,许紫烟自然是不敢释放神识去探查两个人在谈论些什么。

    但是两个人的此番行为却令许紫烟提高了警惕·毕竟自己在炼器城内的前景是未知的。于是·许紫烟偷偷地开启了鲲鹏眼,向着公子冶身边的那个修士望去·这用鲲鹏眼一望,许铟心中就是剧烈的震惊。在公子冶身边的那个修士竟然不是人类修士·而是一个妖族,而且是一个相当于分神中期的妖族。

    如此一来,许紫烟就更不敢释放神识,谁知道这个妖族的精神力会不会比他的修为还高。但是,如今的场景让许紫烟很迷惑,公子冶为什么会和妖族在一起?

    许紫烟突然感觉到一股危险在悄悄地包围着自己,自己仿佛被什么阴谋笼罩。偷偷看了一眼公子锻,此时那公子锻也恰好向着许紫烟望过来,向着许紫烟阳光一笑,许紫烟也知道微笑点头,收回了目光。

    许紫烟悄悄地落后了一步,将两个传讯玉简偷偷地分别塞进了画玄儿和书情儿的手里,然后传音道:

    “你们两个看到前面三百米出的两个修士了吗?那个左边的是公子冶,右边的是一个妖族修士所变。画玄儿跟着那个妖族,书情儿跟着公子冶。

    同时在我们一会儿分开之后,你们立刻将这件事通过我给你们的玉简通知许舒,令许舒通知间殿,立刻开始给我调查这两个修士。”

    画玄儿和书情儿闻听,两个人的眼睛中明显地透露出震惊。朝着许紫烟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同时目光向着公子锻的背影扫了一眼。许紫烟立刻传音道∶

    “公子锻不用你们管!”

    前方的公子冶和妖族向左拐进了另一条小巷,许紫烟陡然加快了脚步。燕山魂和公子锻虽然不知道许紫烟为什么加快脚步,但是也随着许紫烟加快了脚步。很快就走到了公子冶拐进的那个小巷,许紫烟并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向前,走过了那个小巷。但是,在她们身后的画玄儿和书情儿却悄然离去,拐进了那个小巷,跟踪公子冶和那个妖族而去。

    公子锻没有感觉,但是凭着燕山魂的精神力怎么会感觉不到?但是,他并没有回头,也没有丝毫的举动,就连步伐都没有丝毫的放缓,但是却立刻向许紫烟传音道:

    “紫烟,发生了什么,

    许紫烟也没有瞒着燕山魂,立刻向着燕山魂传音道:“我发现了公子冶和妖族在一起,让画玄儿和书情儿去跟踪了。”

    燕山魂的眉宇微微皱了起来,微微点了点头,有舒展开眉毛,转头和公子锻继续聊了起来。

    看着燕山魂平静的神态,许紫烟的心情也逐渐的平静了下来,倾耳细听着公子锻和燕山魂的交谈,间或地插上几句话。

    炼器城很大,许紫烟等人又是在缓步而行,等到他们走到了琴清的住处,天上的日头都已经开始下落了。

    琴清自然是忙着给众人安排房间,期间,公子锻也看到画玄儿和书情儿不见了。但是,如今画玄儿和书情儿是许紫烟的家奴,他自然不好问什么。便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

    待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之后,燕山魂来到了许紫烟的房间,两个人相对而坐。燕山魂挥手布设下了一个禁制,低声问道:

    “你看清楚了,那个修士真的是公子冶?在公子冶身边的真的是妖族?”

    许紫烟认真地点头道:“不错!”

    燕山魂沉吟了一会儿道:“你说他给你收集炼器材料的那些渠道会不是就是来自妖族?”

    许紫烟点了点头,心中也同意燕山魂的说法。她在心里琢磨着这件事情她究竟要不要管?如果这件事情与她无关,许紫烟还真是没有管的那个心思。但是,如果公子冶与妖族见面与自己有关,自己却任由这件事情如此下去,那自己岂不是越来越危险?如今许紫烟和炼器城的关系很复杂,双方似乎都在尽力避免直面相对,似乎都在等着什么。处于这种局面之下,许紫烟不得不多加小心。

    燕山魂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许紫烟,那种认真思索的神态,明亮的眼眸变得渐渐柔情,到最后,他也懒得再去想什么公子冶和妖族,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许紫烟看。

    沉思中的许紫烟猛然间感觉到燕山魂直直的目光,举目一望,见到燕山魂痴痴的目光,心中不禁一跳,一丝红晕渐渐地在脸上浮现出来。有些嗔怪地轻声道:

    “你在干什么?”

    燕山魂并没有因为许紫烟的嗔怒而在神态上有什么变化,反而在双眸之中蕴含着深情,捧着茶杯的右手放开,放到桌子上,食指和中指两根手指在桌面上交替爬着,向着许紫烟放在桌子上的手爬行而去。

    我没说啥啊!真的没说啥啊!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