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顾琴同学,影-风同学,so同学,书友1104041343同学,wuantshcr05同学,多多115同学,wuanfy同学,wwywnxhiantl同学,小荣同学,心中的冰点同学,jj小金大人同学,eduan嘟同学,日落啊同学,qlhly同学,淡月舞69同学,meigavgau同学,浴缸里的葡萄同学,妙-芙儿同学,天同学,``鱼……同学,飘函飞同学的粉红票!

    走在许紫烟和燕山魂身旁的公子锻就是浑身一哆嗦,放缓了脚步低声说道:

    “许道友,燕道友,我们不能够再往前走了!”

    “为什么?”许紫烟愕然相问。非常文学

    公子锻偷偷地向着不远处山下的那群修士努了努嘴,压低声声音说道:

    “那些人就是等着见你们的修士,我就是被他们打的!”

    燕山魂和许紫烟闻听,脚步也立刻放缓了下来。这个时候,在对面的那些修士中,有几十双眼睛向着他们盯了过来,许紫烟和燕山魂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那公子锻更是不堪,脚步一顿,就想着转身逃跑。

    要说是和敌人厮杀,公子锻不惧。但是这次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又不能够对这些人下死手,他们可都是许紫烟和燕山魂的崇拜者,而对方又人数众多,被这么不清不楚地揍上一顿,叫谁也郁闷不是?

    燕山魂一把抓住了公子锻的手腕,压低着声音说道:“镇静点儿!我们不回去了,但是他们也认不出我们,别忘了我们都带着斗笠,我们径直往前走。”

    七个人极力镇静恢复了原来的步伐,沿着道路从那群修士的面前缓缓而过。当远离了那些修士之后,就算是许紫烟和燕山魂也都汗透衣衫。

    “我们怎么办?”燕山魂微微皱着眉头。

    “我们······去住客栈?”许紫烟轻声说道。

    “不行!”燕山魂断然摇头道:“我们去客栈,很容易被认出来。”

    一时之间燕山魂和许紫烟都没有了主意。这个时候,琴清突然上前,弱弱地说道:

    “奴婢在炼器城内有居住的地方,主人先委屈一些,到奴婢那里去住上几日?”

    许紫烟眼睛一亮道:“你们打赌输给我们的事情没有传出去吧?”

    “没有!”琴清尴尬地说道。

    “那好,我们就暂时去你那里。....”

    “许道友······”一旁的公子锻急了:“我怎么办啊?如果再让那些疯狂的修士见不到你们,就见到我一个回去那我就惨了!”

    许紫烟和燕山魂相视了一眼,不禁莞尔。燕山魂轻笑道:“要不,锻道友也随我们去琴清那里居住一段儿时间?”

    “太好了,那我们还不快走!”公子锻心有余悸地回头向着那些修士再次看了一眼。

    琴清和棋妙-儿在前面领路,书情儿和画玄儿在后面断后,许紫烟,燕山魂和公子锻则是走在中间。这次,他们连大路都不敢走了只敢走小路。生怕被路上的行人认出来,朝着他们吼上那么一声,“许紫烟和燕山魂在这里!”那可就遭殃了。

    炼器城内宽阔的大道不少,但是小道和巷子就更多。纵横交错,如果不是像公子锻和琴清这样的老居民,用不了走上几个巷子就好迷路了。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修士不用神识的情况下,可见小路和巷子有多繁多,有多交错。

    渐渐地远离了人流,小巷中罕有人迹,偶然有人路过,却也是静静走过。从喧闹中进入幽静,又远离了那些修士心情也放松了下来,脚步也放轻了下来。

    七个人戴着斗笠,衣袂飘飘行走在万千年历史的小巷中,入秋的阳光洒落在两旁的屋檐上,再斜斜地落下来。

    一排排房屋衬托在一颗颗古树之中,仿佛在讲诉着炼器城的沧桑。

    许紫烟此时已经放松了心情不再紧张。但是一种委屈便涌上了心头,心道,我多冤啊。那些修士一定都是为了燕山魂才围在那里,谁让他在赛场上得瑟。于是,便使劲儿地白了一眼燕山魂。

    燕山魂被许紫烟白了一眼,心中莫名其妙-,便迷惑地问道:

    “干嘛?”

    “干嘛?还不都是你惹的祸?你在炼器比赛的时候,就不能老老实实一点儿,把时间拖得长一些,干嘛那么得瑟?弄得我们现在四处逃跑!”

    燕山魂无语地摸了摸鼻子,尴尬地笑了笑。一旁的公子锻却是咳嗽了两声道:

    “咳咳······那个······许道友……那些修士不光是找燕道友的,还有很多的修士是奔着你去的。”

    “奔着我来的?”许紫烟迷惑地转头望着公子锻:“为什么?”

    公子锻苦笑着说道:“那是因为你昨天在城外与妖族厮杀的英勇事迹啊!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如今在苍茫大陆上已经是风云人物了?你的崛起简直就是一个传奇,如今炼器城内四处都在讲诉着你从世俗界一步一步地走到现在的传奇经历。”

    许紫烟当时就语塞,一旁的燕山魂倒是兴致盎然地问道:

    “锻道友,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们不知道,昨天炼器城里的修士们几乎都在酒楼内彻夜欢饮,谈论着你们两个的事迹。”

    燕山魂转头瞥了一眼许紫烟,那意思是,造成如今的局面可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也有份的!

    公子锻说完这些,便目注着燕山魂,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开口问道:

    “燕道友,你的炼器水平究竟到了什么境界?”

    公子锻这句话一出口,许紫烟和琴清等人也都竖起了耳朵。她们对于燕山魂这些日子在器道大赛上的表象,内心都十分地震惊。从来没有想到过还有如此炼器的,在内心深处也都十分渴望知道燕山魂的炼器术究竟到了何种境界。

    燕山魂却是摇着头说道:“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器道大赛究竟到何种境界,还需要一场一场地比过才知道。”

    公子锻等人在心中就是一阵诽谤,没参加过器道大赛,还没有自己练过器吗?不过燕山魂不说,他也不好逼迫。而琴清等修士就更不敢问了,许紫烟虽然可以追问,但是她知道,燕山魂如果想要告诉她,恐怕早就会告诉她,绝对不会等到自己追问才说。而如今他不肯说就一定有他的原因。所以,她也闭上了嘴,没有追问。

    公子锻见问不出燕山魂什么,便又将话头转向了许紫烟。

    “许道友,那些关于你的传说都是真的吗?”

    “什么传说?”许紫烟也好奇苍茫大陆上的修士究竟是如何谈论自己的。

    七个人一边在幽静的小路上行走,公子锻一边将他听到了传说详细地说给许紫烟听。包括燕山魂在内,都听得十分仔细。他们也都好奇许紫烟究竟是如何从世俗界一路走到如今的境界的。

    待公子锻说完,许紫烟苦笑道:“事情的脉络基本上倒是事实但是在言语上有些太夸大了,我哪里有那么厉害!”

    众人一听,心中都非常震惊。既然许紫烟说是基本上脉络相符那就意味着许紫烟确实是从世俗界走出来的修士。短短的二十几年的时间,走到了化神后期的境界,这根本就是一个传奇。

    公子锻愣怔了半响,这才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感慨地说道:

    “许道友,二十几年的时间,从世俗界中的一个后天修士走到如今化神后期的境界,许道友的天赋一定是极高。不过,我劝许道友以后还是不要太拼命修炼了。如今你的修为已经不低了,凭着你的资质就是不刻意修炼我想要突破大乘期也是迟早的事情。又何必那样辛苦,倒不如好好享受生活。反正修士的寿命最多也就万年!”

    “万年?”许紫烟神色一愣道:“为什么这么说?如果我们飞升之后,不就有着无尽的寿命了吗?”

    公子锻闻言苦笑着说道:“你说的不错,但是你听说过在上古大破灭之后,在苍茫大陆上有修士飞升过吗?”

    许紫烟来到修仙界才多久?自然是没有听说过有人飞升。于是,便向着走在前面的琴清问道:

    “琴清苍茫大陆上自从大破灭之后,可是有飞升的修士?”

    琴清微微摇了摇头道:“回主人,没有!”

    许紫烟脸色就是一变,此时在她的心里也觉得,如果修炼的尽头就是大乘期,之后便是在那里等着寿元耗尽而死,这样的修仙日子要如何过?半响,心中突然一动,抬头望着公子锻道:

    “不对!不是在多少万年前有一个叫做乘万里的修士飞升过吗?”

    公子锻闻听点头,脸上现出崇拜之色道:“不错,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得已经没有人记得那个日子,但是对于他飞升的方式,却有着记载流传下来。那简直就是一个传奇,一个无人超越的传奇。因为,他根本就不是正常飞升去仙界的!”

    “不是正常飞升上去的?那他是怎样做到的?”

    许紫烟愕然相问,一旁的燕山魂在脸上却也现出了敬佩之色。许紫烟看到他们的脸色,便开口问道:

    “山魂,你也知道乘万里是如何飞升的?”

    燕山魂点了点头道:“像我们小罗天这种大派怎么会没有记载?”

    “那他是如何飞升的?”

    “严格地说他不是正常飞升上去的,究竟是怎么回事,成了万古之谜。”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倒是快说啊!”许紫烟有些急了。这关系到她以后的修炼方向,她的心中如何不急。

    就是想要粉红票嘛!就是想要嘛!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