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开心65951同学,松林小马同学,风的男人同学,宫婉宁同学,艾风c同学,郑慧芬同学,ywnpp同学,蘩羽98同学,莉同学,xu14同学,我欲刺风同学东宫婉宁同学,熊仔姿梦同学,紫同学,梦诗语同学,大活络丸同学,绫罗同学,喜欢偷吃的猫同学,好大肥猫同学,jpaxinlwnaz同学,兰色小月同学,懒色天堂同学,esykute同学,梅菲飞同学,^0同学,进化中的爬虫同学,柳无尘同学,梦幻闹钟同学,1181同学,感觉今天同学的粉红票!

    如果火灵儿清醒了多好,有着他的如封似闭大阵,拿下九个分神期的修士绝对不成问题。.

    心中一动,猛然间想起一掌之水,如果自己炼制一个二品灵阵,暂时让一掌之水担当阵灵,岂不是就能够将那九个刀开来的手下一网打尽?但是,对方毕竟是分神期修士,而且处于隐藏之中,一定警惕性极高,绝对不会容许自己从容布阵。这要如何是好?

    不如和一掌之水商量一下,到现在自己也没有完全搞清楚一掌之水究竟有多少潜力,说不定她会给自己惊喜。想到这里,许紫烟便在神识中呼唤一掌之水:

    “小水!”

    “干嘛?”神识中传来了一掌之水奶声奶气的声音。

    “如果我炼制一个二品灵阵,让你暂时担任阵灵,你能够瞬间释放出去吗?”

    “不能!”一掌之水回答得非常干脆。

    许紫烟不禁一阵失望,呆呆地坐在那里,想着办法。过了一会儿,神识中突然传来一掌之水那奶声奶气的声音:

    “你要干嘛?”

    “我想抓九个分神期的修士,很可能是分神后期的修士。”

    一掌之水又沉吟了一会儿道:“你炼制一个阵图不就完了吗?到时候一扔,就行了。”

    许紫烟的嘴角不禁露出苦笑道:“我的水平还没有达到那个水平。”

    又沉思了一会儿,一掌之水的声音再度传来:“和一个真正的二品灵阵融合,达到瞬放的速度那需要很久的融合时间,但是和一个伪二品灵阵融合倒是可以。”

    “伪二品灵阵?”

    “嗯!”一掌之水解释道:“就是不用阵柱,而是用灵宝。你既然能够炼制二品灵阵,当然也就能够制作二品灵宝。我可以先将灵宝炼化在体内·但是炼化后,它只能够在我的体内存在两个时辰,超过了两个时辰,它就会自动消散。**”

    “那它的威力呢?”

    “要比真正的二品灵阵差,大概是一品灵阵的程度。但是对方分神期足够了!”

    “那······它一旦释放之后能够延续多少时间?”

    “一刻钟!”

    “只有一刻钟!那能够消灭九个分神期吗?如果那九个修士都是分神后期?”

    一掌之水沉吟了一会儿道:“如果你布设的灵宝伪阵是水系的话,我炼化它们之后,威能还能够有所提升·应该没有问题。”

    “水系阵法?”许紫烟迅速地在传承中搜索,一个阵法的名字出现在她的神识之中,冰封千里。

    “冰系的可以吗?”许紫烟期盼地问道。

    “冰系是水系的变异,自然可以。而且威能还能够进一步提升。”

    “太好了!等着我制作完灵宝再找你!”

    放下了一掌之水,许紫烟抬起眼帘望着许舒道:“通知间殿,一定要咬住那九个修士的位置,到时候我会再找你。”

    “是!”许舒恭声应道,之后脸色有些为难地说道:“王者·家族那边有讯息传来。”

    许紫烟一听家族那边有讯息传来,便有些迷惑地问道:“他们为什么不直接传讯给我?”

    许舒严肃地说道:“事情太大,族中长老害怕和您通讯的时候·您所处的场合不对,所以令我和王者约个安静的地方禀报。”

    许紫烟的心中就是一震,家族中一定是出了大事,否则家族不会如此谨慎,脸色也随之变得凝重,望着许舒等着她给自己解释。

    “中原许家派人来了。”许舒小心翼翼地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眉毛一挑,她看着坐在对面许舒的神色,就知道中原许家绝对不是来投靠的。否则许舒的神色应该是欣喜,而不是如今的凝重。而且凝重中还有浓郁地气愤,许紫烟自嘲地一笑·看来中原多灵根一系派来的人一定很嚣张,这才激起了自己族人的愤怒。

    “是上次在河伯仙府中遇到的那支多灵根一系?”

    “是!”

    许紫烟洒然一笑:“他们来了多少人?”

    “来了四个人,其中的两个是在河伯仙府中遇到的许星霸和许空灵。如今这两个人也都达到了元婴初期。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三灵根青年弟子,修为是结丹期第十层,叫做许星绝。另一个是中年修士·却是元婴中期修士,舛做许浩生。”

    许紫烟微微皱起了眉头,想起上次在河伯仙府内,见识到的许星霸和许空灵在自己面前的跋扈,却在中原改名换姓,不禁黯然摇头。不用想,这次中原多灵根一系前往莲花峰,话说得一定不会好听。

    不过,许紫烟心中也十分地奇怪。按理说,自己如今也不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了,自己的名声中原许家一定应该听说过,他们凭什么就敢如此嚣张?他们的依仗是什么?难道就凭着他们是多灵根一系,就觉得上古许家后裔应该心甘情愿地为他所驱?中原许家不会如此天真

    许紫烟想到这里,抬起眼帘对着许舒说道:“他们来了之后的所行所言仔细说给我听,不要有所遗漏。?”

    许舒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然后尽力压下心中的愤怒,只是将事情客观地向许紫烟汇报。这毕竟是上古许家的大事,她不敢将自己的情绪夹杂进汇报之中,以免影响了王者的情绪。

    “是!王者!家族传来的消息很细,容舒儿细细向您道来。”

    许舒略微停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路,轻声说道:

    “他们四个人刚一进入到大阵之内,见识到我们许家内的修炼环境,一个个被震惊得如同呆傻一般继而眼中充满了贪婪。一进入议事大殿,相互介绍之后,那个多灵根青年直接就坐在了王者平时所做的椅子上。”

    说到这里,许舒的眼中最终还是闪过一丝愤怒。许紫烟也是十分地意外,她没有想到中原许家的修士会是如此张狂。说实话,许紫烟听到这件事情心中也十分地不舒服。在莲花峰许家和中原许家还没有达成一致的时候,你中原许家不过是莲花峰许家的客人却如何要喧宾夺主?微微挑了挑眉毛,许紫烟凝声问道:

    “家族中是谁出面接待的?”

    “家族听说是中原许家寻来,心中都十分地高兴和激动,由副族长亲自率领各殿长老亲自迎接。”

    “那顶天爷爷是如何处理此事的?”许紫烟沉声问道。

    “顶天爷爷在气急之下,直接拎着许星绝的脖子,把他扔了出去。”许舒的眼中透露出笑意。

    许紫烟一直有些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虽然她知道自己在这群完全是由自己一手凝聚起来的家族有信心,但是也终究要经过考验。而如今许顶天如此激烈的反应,就能够看出莲花峰的许家弟子绝对不会反叛自己即使是在上古许家的多灵根一系面前。

    “后来呢?”许紫烟的心中突然觉得有些疲劳,一方面因为莲花峰许家弟子忠于自己而高兴,另一方面也因为中原许家而烦恼。

    “后来中原许家的那几个人大怒,当场就和副族长等长辈吵了起来。”

    “只是吵吗?没有动手打起来?”许紫烟的嘴角掠过一丝笑意。

    许舒不屑地撇了撇嘴道:“他们也知道不是长辈们的对手,所以他们只是吵的凶,倒是没有敢动手。”

    “怎么吵的?”许紫烟嘴角的笑意更甚。

    “刚开始他们要我们立刻向那个许星绝赔礼道歉,然后再恭敬地请许星绝坐在王者的座位上。”

    许紫烟笑了,是被逗笑的。这个中原许家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被外界压迫得心理扭曲了?在外面被欺负,把能耐都用到了家里?别说,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有很多的人是这样,有很多的家族也如是。

    “副族长和家族长老自然是不会同意而且副族长怒斥了他们。后来,他们同意了不用向那个许星绝道歉,但是坚持要坐在王者的位置

    许紫烟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中原许家的面目已经十分明确了。面子可以暂时不要,但是族长的那个位置他们却盯得死死的。但是,他们中原许家凭什么?

    “副族长和家族长老自然是不会同意后来气得副族长要把他们给轰出去。当我们和他们讲道理的时候,他们跟我们硬是无理取闹。当副族长和他们来硬的时候,他们却又开始和我们讲道理。

    但是,他们和我们比起来完全处于弱势,家族凝聚的支脉没有我们多,修炼环境就更不如我们,家族掌握的资源就更比我们差了不知道多少。实力也没有我们强,他们那边只有一个化神期老祖。刚开始他们看不透我们许家化神期修士的修为,还以为是元婴后期的修士。嚣张地把他们的化神老祖抬了出来,待他们知道我们这边有好几个化神期修士,硬是呆滞了好久。”

    说到这里,想象着当初的情景,许舒也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飞快地看了一眼许紫烟,赶紧又严肃了起来。不过许紫烟听到许舒的讲诉,想象着当初的景象,也不禁莞尔。

    “后来他们说……说……”

    他们说,要想赶他们走,怎么也得让我们把保底粉红票都交出来!

    (去读读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