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东宫婉宁同学,东宫婉宁同学,柳哥2012同学的打赏!

    “这是怎么了?”许紫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关切地问道。

    公子锻根本就没有给许紫烟丝毫的好脸色,就是琴清等四个女子也是一脸愤愤地模样坐在了椅子上。

    许紫烟完全莫名其妙-,目光在几个人的身上来回转了转问道:

    “究竟是怎么了?”

    公子锻没有好气地说道:“还不都是给你害的!”

    “我?”许紫烟夸张地伸出手指指着自己,极度无辜。极度怀疑地问道。

    “当然是你了!”公子锻愤愤地嚷道:“等着山下见你的那些修士,都以为你会和我一起出现。待我出去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你的时候,情绪就失控了。若不是无痕伯伯及时赶来,说不定我都被他们给打死了。”

    许紫烟呆愣愣地良久,猛地转过了身子,趴在了椅子背上,双肩不住地颤抖着,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一向注重仪态的许紫烟十分无良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公子锻也清楚如今自己的脸上是一副什么模样,原本无端地经历了一场从小到大从来没有遭受过的被群殴,心中就已经够郁闷的了。如今又见到引起事端的人在那里无良地大笑,登时就羞恼了。但是他又不能够把许紫烟怎样打又打不过许紫烟,何况人家还救了自己的母亲。越想越是委屈,腾地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许紫烟高声喝道:

    “有那么好笑吗?”

    许紫烟听出公子锻有些恼了,想起原本人家那俊朗的面孔如今面目全非,便转过身来,一张脸变得十分地严肃,再也没有了一丝笑容。只是她那全身上下不停地轻颤还是出卖了许紫烟。公子锻站在许紫烟的对面瞪着许紫烟,见到许紫烟忍得辛苦表面严肃,心中却不知道笑成了什么样子,脑门上便窜起了几缕黑线,青筋乱蹦。羞恼地朝着许紫烟吼道:

    “笑吧!笑吧!笑死我得了!”

    “哈哈哈······”许紫烟再也绷不住,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好不容易忍住了笑意,许紫烟站起身形,向着琴清四个女子招了招手道:

    “我们先出去,让锻道友换身衣服!”

    有着公子锻的狼狈摆在那里,琴清四个人倒也不觉得自己太郁闷。欣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跟着许紫烟走了出去。

    许紫烟特意在外面多等了一会儿足有一刻钟的时间,才推门进去,见到公子锻已经换好了衣服,只是依旧是鼻青脸肿的模样,便微微皱了皱眉头道:

    “锻道友,你怎么不运功将脸上的伤恢复一下?”

    公子锻龇了一下牙,“嘶”地吸了一口气道:“你以为我不想啊!那些修士太他"妈"的狠了,他们不只是用拳头打我,而且在拳头里蕴藏了法力,如今那些法力破坏了我脸部肌肉要想运功恢复,也得几个时辰。”

    “噗嗤!”许紫烟又是忍俊不禁,连忙伸手捂住嘴眼中透露出歉然的眼神。

    “算了!”公子锻倒是变得大度了起来,一挥手说道:“反正这次的脸是丢到家了,一会儿燕道友来了,还要被他嘲笑一次。”

    许紫烟忍着笑,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颗一元丹,递给了公子锻说道:

    “你一会儿把这个一元丹在茶杯里面化开,敷在脸上,再运功恢复有一刻钟的时间就没事了。”

    公子锻愣愣地接过许紫烟手中的一元丹目光从震惊到惊喜,最后透露出一副看败家子的目光道:

    “用一元丹就为了恢复容貌?”

    “不要拉倒!”许紫烟便做出一副伸手要抢的模样。

    “别呀!”公子锻一把攥紧了一元丹从椅子上蹦起来,边向着门外走边对琴清几个人说道:

    “你们先换衣服我一会儿再进来!”

    待公子锻出去之后,琴清四个人也急忙从储物戒指中取出衣服换上。而此时许紫烟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赛场上的燕山魂的身上。比赛早已经开始,又过一刻钟之后,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之后公子锻推门走了进来,见到五个女人都在那里观看炼器。便悄悄地将一元丹在茶杯里化开,之后敷在脸上,盘膝坐在椅子上运功恢复。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一刻钟的时间过去。

    待公子锻将脸弄干净,恢复了原有的俊朗之后,这才有心思将目光向着赛场望去。这一望,便微微地皱起了眉头,低声嘟囔道∶

    燕道友哪里去了?

    这个时候,已经将身子靠着椅背上休息的许紫烟朝着公子锻翻了一个白眼道:

    “都炼制完了,一会儿就好过来了!”

    “这么快?”公子锻吃了一惊道:“这可是极法器大赛啊?”

    “一件极品法器罢了!”

    这个时候,燕山魂推门走了进来,一副牛掰的模样。还没有等到许紫烟等人说话,便一挥手道:

    “紫烟,走,我们去乌山走走。”

    公子锻和四个女子脸色就是一变,心道,这个燕山魂还真是不让人省心。经历了昨天的事情,今天还要去乌山?

    许紫烟的神色也有些犹豫,而就在这个时候,许紫烟感觉到自己的传讯玉简在震动,便取出了传讯玉简,里面传出来许舒的声音:

    “王者,舒儿有重要的事情要像您当面禀报!”

    许紫烟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她从许舒的语气中感觉到丝凝重·立刻道:

    “告诉我,你在哪里!”

    一间小酒馆前,七个带着斗笠的人从妖兽车上下来。这七个人正是许紫烟七人,每个人头上的斗笠都是许紫烟贡献的。刚开始燕山魂还不愿意戴斗笠,等到许紫烟将公子锻的遭遇讲诉了一遍之后,燕山魂第一个把斗笠戴在了头上。

    站在小酒馆前,燕山魂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没有想到这么巧,许舒和许紫烟约会的地点正是他和琅琊曾经会面的地方。此时在靠近门口的柜台里·依旧坐着那个如同雕像一般的老人。见到许紫烟七人走了进来,眼中闪出一丝亮光,热情地招待着七个人进来。

    许紫烟目光一扫,整个小酒馆内只有许舒一个人坐在那里。便信步走了过去,而燕山魂和公子冶走到了另一张桌子坐下,琴清四个女子在第三张桌子坐下。

    许紫烟一落座,见到许舒已经点好了酒菜,便挥手布设出一个禁制,隔绝了声音和神识,将她和许舒包裹在里面。之后·便用探寻的目光望向了许舒。

    在另一边,燕山魂和琴清等人也都分别点了一些酒菜,把那个老板乐得屁颠儿屁颠儿地张罗去了。

    昨天的事情许舒当然也听说了,当她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当时就吓得魂飞魄散。许紫烟先是和炼器城当面硬撼,之后和妖族对战,要不是事情已经结束,知道许紫烟没有事情,她便会立刻杀出城外,去保护王者。

    如今王者就坐在她的对面·关切之下忘记了尊卑,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了一番许紫烟,见到许紫烟果然没事·这才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放下心来。见到许舒发自内心的对自己的关心,许紫烟的心中也暖暖的,这种亲情的关怀令许紫烟心中很舒服。

    见到许舒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许紫烟这才轻声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儿?”

    “王者!”许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色变得凝重道:“许星甘那里已经传回来消息,米旭已经传回了讯息,他们那边同意和咱们交易·只是要以市价的一倍半的价格交易。”

    许紫烟的脸就沉了下来·心道,你刀开来还不知道能不能逃脱眼前的这一劫。目前绝对急着将手中的资源脱手·却还想着宰我一刀。当我不了解你的处境吗?原本不想占你的便宜,以市价收购你的资源·没想要你却如此的贪婪和不识时务。朝着许舒道:

    “一会儿,让许星甘告诉米旭,我们只能够以市价的八成价格收购,他愿意卖就卖,不愿意卖拉倒!”

    “是,王者!”许舒恭敬地应道,继而轻声说道:“间殿知道了米旭是刀开来的人之后,这些日子针对刀开来进行了调查。这次刀开来回来,总共带回来四拨修士,第一拨是跟随刀开来的十八个修士,还有两拨各自五百修士的队伍分别隐藏在城南的矿山和城西的五柳山。但是在这两拨修士的外围却有着数量超过刀开来部下人数的修士暗暗地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但是包围刀开来的修士来自哪方势力,间殿却没有调查出来。”

    许紫烟冷冷一笑道:“通知间殿的弟子不用再调查那些修士的来历,立刻远离那个地带。他们是炼器城暗中的势力,那刀开来真是不知死,到这个时候,还想着宰我们许家一刀。还有最后一拨修士呢?”

    许舒微微皱起了眉头道:“那最后一拨人,人数最少,只有九人。修为没有侦查出来。”

    许紫烟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坐在那里沉思。这九个人恐怕才是刀开来真正的心腹,而且是刀开来为自己寻找好的退路。说不定要和自己交易的资源都放在那九个人的身上。不用说,这九个人的修为也一定非常高,说不定都是分神后期。修为高,人数少,躲开了沈千机的暗查。自己究竟怎样才能够将这九个人收拾掉?

    恳求保底粉红票!还有保底粉红票的战友们,扔给铃动吧!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