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已经签了,这是我的第二本书,信誉保证,请放心收藏,多多推荐,拜谢!

    几个人进入到屋子里,许紫烟看到族长和父亲的表情,心中已经知道此事是瞒不过去了,苦笑着将门轻轻的关上。许浩然神色激动地望着对面的许光,轻声的呼道:

    “十一弟!”

    “你真的是十一弟?”旁边的许浩博也激动地上前一把抓住许光的胳膊。

    许光苦涩的一笑,带着自己的妻子向着许浩然和许浩博深施一礼道:

    “大哥!”

    许浩然上前一把抓住许光的手臂,激动地红了眼睛,颤声说道:

    “浩光,真的是你!”

    “浩光?难道父亲原来的名字叫许浩光?”许紫烟在心里暗自思量到。

    “大哥,二哥,是我。”许浩光低着头,脸上充满了感叹,眼中有回忆也有迷茫。

    许浩然,许浩博和许浩光三个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感不完的叹。许紫烟和母亲静静地坐在旁边,许氏的脸上挂着从小地方出来的人对于未知的畏惧,而许紫烟则是充满了好奇,她认真地听着父亲和两个伯父之间的对话,从他们的对话中熟悉着这个世界,和自己未来要生活的家族。

    可是随着许浩然三人的聊天,屋子里的气氛逐渐凝重。许紫烟从他们话里听出来,如今的许家并不平静。在外有着萧家和吴家隐隐地联手打压,在内许浩然这个族长也没有完全掌控全族。许浩然这一辈总共有兄弟姐妹二十三人,十五男八女。除了嫁出去的五个女子之外,还有三个女子招了倒插门女婿。

    而就是留在家族中的这十八个人却分成了两个势力,以族长许浩然为首,团结了九个兄弟和两个妹妹占着绝对的优势,但是以老九许浩量也拉拢了五个兄弟和一个姐姐,拥有着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而且那许浩量正是当初嘲讽许浩光领头人。

    “浩光,你看你想在家族中担任什么职位,说出来,大哥也好为你安排。”屋子里短暂的沉寂之后,许浩然轻声地问道。

    许浩光轻轻地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大哥,你就不要为难你自己了,我如今不过仅仅是后天七层的实力,你如果让我在家族中任职,恐怕首先就过不去老九那一关。”

    “可是烟儿……”

    “烟儿是烟儿,我是我!”许浩光仍然是淡淡地摇了摇头,只是嘴角掠过了一丝苦笑。轻叹了一声道:“大哥,我不想让族中的人知道我回来了。”

    “瞒不住的!”许浩然轻轻地摇了摇头:“刚才我和二弟在门口迎接你们的时候,我想老九他们一定在远处观望,就算刚才没有认出来,时间长了,等到你们见面的时候,也不可能认不出来。”

    “可是烟儿现在年纪还小,又是刚回家族,修为又弱……”许浩光的目光中透露出担忧。

    “那又怎么样?”许浩然的胸膛一挺,一股霸气凛然而生,沉声说道:“有我在,谁敢对烟儿如何?”说道这里,目光中又透露出歉意,语气有些无奈地对着许浩光说道:“只是……浩光,老九他们恐怕又要针对你……,而且如果老九知道了烟儿是你的女儿,而且在制符方面有着如此的潜力,恐怕会……”

    听着父亲他们的话,许紫烟一直在沉思,自己想了好久,也一直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拖”字诀。只是心里又不知道是否可用,于是便轻声地把自己的主意说了出来。

    听了许紫烟的话,屋子里一下子寂静无声,最终许浩然一拍大腿赞道:

    “妙啊!我们只要把十一弟一家安排在二弟的园子里,然后告诉别人,就说烟儿不喜别人打扰,不让老九他们和浩光见面就可以了。但是……”

    许浩然突然又沉思不语,旁边的许浩博也反应了过来,徐徐地说道:

    “只是烟儿以后在符堂工作,总要见人,时间长了,如果老九他们说一定要拜见烟儿父母,恐怕烟儿也不好当面拒绝。毕竟老九他们在家族的地位在那,而烟儿只不过是一个客卿长老!”

    “那……我就不去符堂,我只在二伯父的院子里制符就可以了。”许紫烟略微沉思了一下,轻声说道。

    “这也不妥!”许浩然摇着头说道:“你躲在你二伯父的园子里,原本这也没有什么。大家都知道制符师的脾气很古怪,你不见他人也没有人会觉得奇怪。但是作为家族的客卿长老是有权利去浏览家族藏书楼三层以下的秘笈的。如果你不出你二伯的园子,如何去看藏书阁的秘笈?如果你不去看秘笈,又如何提高你的修为?但是你若是前往藏书楼,就必然会和老九他们相遇,老九他们是不会放过拉拢你的机会的,你是躲不开他们的。”

    “藏书楼?”许紫烟的目光一闪,心中便是一动。她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对这个世界了解很少,藏书楼无疑是给她了解这个世界提供了一个机会。而且许紫烟也明白这个世界是一个修者的世界,想要在这个世界中生存下去,武力是最好的保障。而藏书楼中有着许氏家族中千年来的珍藏,所以去藏书楼看书这个机会她是一定不会放弃的,只是她又不想在自己修为很弱的时候惹上麻烦,于是便微微地皱起了眉头,默然地坐在了那里。

    屋子里很静,静得可以听到空气中躁动的声音。窗外的雪花又飞飞扬扬地飘洒了下来,许紫烟突然心中一动:

    “大伯,知道我成为家族客卿长老的人多吗?”

    “嗯,起码是族里的高层应该都知道了。”许浩然不解地望着许紫烟,不知道许紫烟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那见过我的人多吗?”

    “这倒是不多,在近处见多过你的人倒是不多。只有我和你二伯,还有林平海和几个弟子。”

    听到许浩然的话,许紫烟的神色变得坚定,轻声说道:“大伯,我想要知道,如果我以一个族内弟子的身份,不知道是否可以阅读藏书楼内的秘笈?”

    许浩然闻言神情一愣,似乎有些明白许紫烟的意思,不过还是不甚了了,但是还是给许紫烟解释道:

    “家族的弟子总共分三个层次,十五岁以下没有突破后天五层的弟子都在家族学院内修炼。在学院里自然有着老师传授他们修行,如果到了十五岁还没有突破后天五层,就会被家族勒令退出学院,出去为家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说到这里,许浩然停顿了一下,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许浩光,许浩光的神情也有些不自然,目光闪开了大哥的注视。许浩然收回了目光,重新望着许紫烟说道:

    “如果突破了后天五层,就会进入家族的外堂,作为外堂的弟子是可以阅读藏书楼第一层的秘笈。等到突破了后天达到先天,就可以进入家族的内堂。内堂弟子已经是家族中的精英了,炼气期一至四层的弟子可以阅读藏书楼第二层的密集,炼气期五到八层的弟子可以阅读藏书楼第三层的秘笈。炼气期九到十二层的弟子可以阅读藏书楼第四层的秘笈,而最高一层,也就是第五层的秘笈必须是筑基期的修为才能够阅读。筑基期在俗世的家族中已经是高端的修为了,我们许家也不过只有五位筑基期修为的人。”

    “哦,大伯,这五位前辈都是谁?”许紫烟好奇地问道。

    “其中的三位都是我的长辈,一位是我们许家的祖爷爷,常年在后山闭关,到目前究竟是什么修为,没有人知道。两外两位,一位是我的父亲,一位是你九伯的父亲,也都常年在后山闭关。剩下的两个就是我和你的九伯了,我如今是筑基期第三层初期,而你的九伯是筑基期第二层后期,比我略微弱上一些。”

    “大伯,那上一任的家族可是您的父亲?”许紫烟轻声问道。

    “是!”许浩然望着许紫烟的目光透露出一丝赞赏。

    许紫烟不禁感叹,看来大伯一家和九伯一家是一直争斗不休啊。大伯一家一直能够压九伯一家一头,就是因为在修为上压住了九伯一家,看来在这个世界上,修为的高低可以决定一切。如此一来,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于是,捋了一下思绪,认真地对许浩然说道:

    “大伯,我想以一个家族弟子的身份前往藏书楼,至于我的来历就要麻烦大伯了。”

    “那你的客卿长老的身份怎么办?”许浩然神色有些犹豫。

    “就说我不愿意见外人,反正有二伯挡驾,也没有人敢闯到二伯的府上。而我则需要大伯给我伪造一个身份,另外给我寻一个住处,当作一个普通的弟子。至于每个月的纸符,我会偷偷地交给二伯。”

    许浩然慎重地看了一眼许紫烟,最后仍然是摇了摇头说道:“隐瞒你的身份倒是简单,只要说你是我手下一个人的远房侄女就可以了。知道你身份的弟子,我也可以立刻把他们派到远离家族的远方,保证在中都城不会有人能够认出你来,至于远远地见到你进来,知道你身份的人,他们并没有看清你,只要你稍微改变一下装束,就不会有人认出你。只是突然有一个炼气期第一层修为的人加入家族,恐怕会引起他人的怀疑。”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