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风风30同学,awn同学,木棉已开花同学,tlerry同学,peace2011同学,顺顺666同学,绝噬小妖同学,i、浅味书同学,炎一乱同学,♀可可乐♀同学,泪de情缘同学,雪夜开心果同学,aasisw同学,晓月丫丫同学,浴缸里的葡萄同学,iren同学,amukwn同学,jj小金大人同学,风言疯语r同学,esphqkute同学,禾树组合同学,angel同学,东宫婉宁同学,yan530同学,yanzc530同学,妙-芙儿同学,vwnzhau同学,wwauu同学jyfx同学,幻之心同学的粉红票!-

    许紫烟现在服食的是什么?那是超越三元丹的九品丹药混元丹!而且是连续服食十二颗!如果让苍茫大陆上的修士知道,许紫烟只是为了突破一个小境界,就如此服食混元丹,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一个糟蹋丹药败家子的名称肯定是甩不掉的。非常文学

    许紫烟身体周围的灵气漩涡渐渐地消散,归于平静。睁开了眼睛,向着四周望去。见到燕山魂和杀无痕等人都在,拱手向着周围为自己护法的修士做了一圈揖。口中连声道:

    “谢谢!”

    周围的这些修士在昨天也都看到了许紫烟仅以一个化神中期的修为与一个分神后期的妖族争斗,最后竟然在战时突破,将分神后期的妖族生生轰成了齑粉。所以,此时没有人再把许紫烟当做一个化神期修士去看,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分明就是披着一张化神期的外衣,实力却是分神后期的扮猪吃老虎的典范。

    所以,每个修士对许紫烟都非常的客气。见到许紫烟施礼道谢,纷纷回礼。不过,此时最纠结的莫过于杀无痕。他真的害怕燕山魂和许紫烟还要离开炼器城·如此恐怕又是一番激战。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朝着燕山魂和许紫烟拱手说道:

    “燕道友,许道友,给老哥一个面子·咱们先回炼器城吧!”

    杀无痕这话一出口,许紫烟心中猛然一惊,伸手一把抓住燕山魂的衣袖,急声说道:

    “是不是今天的器道大赛已经结束了?”

    燕山魂抬头望望天色,淡淡地说道:“差不多结束了吧!”

    杀无痕闻听急忙说道:“还没有结束,今天的上品法器大赛,规定的时间是四个时辰。如今大概过去了一个半时辰。有我们护城军带着你们·可以直接飞往赛场。如此,燕道友还有两个多时辰的时间,就是不知道燕道友能否在两个多时辰内炼制出来一把上品法器?”

    “没问题,我们走!”

    燕山魂脸上露出自信的微笑,许紫烟闻听也面露欣喜,那杀无痕就更不用说了,只要燕山魂和许紫烟不离开炼器城,愿意怎样就怎样!

    一行人风驰电掣地飞往赛场。....此时的赛场之内只有不到一万人·昨天的中品法器大赛直接淘汰了三万余人。而且这些参赛的修士也都知道燕山魂此时正在城外为许紫烟护法,在炼器的同时,不时地向着门口张望一下·看看燕山魂能否及时到来。

    就是评判席和贵宾席上的修士也不时地将目光望向门口。

    一直以来,什么时候见到过像燕山魂那样炼器的?燕山魂给予他们的是震惊,他们都想要亲眼见证一个宝器师的诞生。

    是的!就是宝器师!

    没有人会认为燕山魂会止步于法器师。如果燕山魂因为给许紫烟护法而错过了此次器道大赛,这不仅是燕山魂的遗憾,在这些修士的心中,那是整个参加器道大赛修士的遗憾,没有看到燕山魂后面的炼器,会是他们一辈子的遗憾。反倒是自己能不能成为上品法器师变得不重要了。

    门口处一暗,一个身影出现在那里,继而缓缓地向着炼器台走去。整个看台上响起了一片欢呼·赛场上的近一万修士也都面露喜色,兴奋地望着燕山魂。评判席和贵宾席上的修士眼睛也是一亮,就是一向沉稳的四大乘和三大城主也都相视一眼,目光中透露出喜悦。

    燕山魂反倒是没有想到自己会引起如此大的轰动,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便又行云流水般地向前走去·脸上浮现起邪邪的笑容,抬起右手向着周围挥舞着。

    这一下,看台上的观众欢呼得更加地厉害。已经坐在了包厢之内的许紫烟,杀无痕,公子锻和琴清四位女子也不禁为燕山魂的举动而失笑。

    此时的燕山魂已经站在了炼器台上,却并没有立刻炼器,而是向着四周各自鞠了一躬,之后又挥舞着双手朝着四周看台上的修士打着招呼。在许紫烟的眼前,燕山魂的身影渐渐地和五岁时的燕山魂那嚣张的模样重合,嘴角便不自觉地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

    贵宾席上的燕星云脸色涨得通红,和他坐在一起的其他大乘期修士和三大城城主望向他的眼神都充满了笑意。燕星云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忍不住笑骂道:

    “好好炼器不就完了吗?搞什么?”

    西门孤烟等人不禁哈哈大笑。

    周围的欢呼和笑声在燕山魂开始炼器的时候停止了下来,四周一片安静。万千的目光都聚焦在燕山魂的身上,也同时聚焦在炼器台上的那把锻造锤上。他们都想要看看,燕山魂最终会在什么时候用那把锻造锤。因为此次大赛规定,本次大赛每个阶段的比赛都会是炼制宝剑。而在之前的两场比赛中,所有的修士都用了锻造锤,只有燕山魂一个人没有用。

    但是,燕山魂依旧没有用锻造锤,依旧是原来的方法。只是时间延长了一些,这次足足用了两刻钟的时间,才将一把上品法器炼制成

    这个结果令在场参赛的修士尽皆无语,迟到了一个多时辰,却用比任何一个参赛修士都早得太多时间炼制完成。

    这还让其他参赛修士怎么活?

    燕山魂手里揣着上品法器师的徽章·来到了包厢,嘴角泛着得意的微笑朝着许紫烟说道:

    “紫烟,怎么样?看到哥的人气了吧!”

    许紫烟“噗嗤”一声笑出口道:“是啊,论起受欢迎的程度·你如今在炼器城内要比大乘期修士还强!”

    “那是!”燕山魂得意地摇头晃脑,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道:“这里已经没有啥好看的了,我们出去逛逛?”

    燕山魂这话一出口,杀无痕的心中就是一阵紧张,心道,这丫的不会又要出城吧?还好,一旁的许紫烟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今天还是算了·我刚刚突破,还是回去再稳定一下境界。”

    燕山魂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嗯,回去也好,我也觉得我距离突破不远了,也需要好好修炼一下。”

    许紫烟诧异地看了一眼燕山魂,震惊地问道:“你又要突破?”

    “嗯!”燕山魂点了点头,向着许紫烟传音道:“我已经把当初孕育我的那个蛋壳炼化了四分之一了。”

    “炼化了······四分之一!这就从元婴期提升到分神期?”

    许紫烟一阵无语,原本她觉得自己就已经够妖孽了·却没有想到燕山魂比她还要妖孽。无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燕山魂嘿嘿笑着紧跟在身后。

    回到了住处·公子锻告辞离去。他的身体还受着伤,也需要调息恢复。燕山魂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去炼化那个蛋壳,而许紫烟让琴清四个人各自去修炼之后,便盘膝坐在了床上,进一步稳定自己的修为。

    猛然间,神识中一动,她感觉到了一掌之水的呼唤。心中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挥手布设了一个法阵,身形一闪便进入了空间。进入到空间之后,首先映入到她眼帘的却是小白。一边挥舞着小手向着许紫烟打着招呼·一边用另一只手往嘴里塞着丹药,咯嘣咯嘣地嚼着跑了过来。许紫烟目光一扫,欣喜地发现小白已经达到了七阶妖兽的巅峰,用不了多久就会突破八阶妖兽的桎梏。

    “嗖~~”

    一道瑰丽的闪亮从河水中跃起,冲向了许紫烟,在空中拉出一道彩虹。悠地停在了许紫烟的身前。许紫烟伸出一只手将一掌之水接在了手中·伸出一只手指抚弄着它笑问道:

    “你进阶了?”

    “嗯!”一掌之水使劲儿地点着头,奶声奶气地说道。

    “那你现在是什么境界?”许紫烟好奇地问道。

    “什么境界?什么意思?”一掌之水莫名其妙-地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神色一愣,开启鲲鹏眼上下打量着一掌之水。令许紫烟吃惊的是,鲲鹏眼竟然看不出一掌之水究竟是什么境界。给人的感觉它就是一汪水,根本就不存在境界之说。但是许紫烟知道,一掌之水绝对不是一汪水那么简单。也许是像它这种生灵,其境界如何划分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沉吟了一会儿,许紫烟望着一掌之水问道:

    “以你自己看来,你的实力和我比起来如何?”

    一掌之水很痛快地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许紫烟无语地捏了捏一掌之水,将一掌之水捏得变形。那一掌之水大怒,摇身一变变成了一条大嘴鱼,一口咬在许紫烟的手指上。把许紫烟疼得龇牙咧嘴。这下许紫烟就震惊了,要知道许紫烟如今的本体强度可是上品宝器的境界,一个小小的一掌之水竟然能够将她咬疼?更何况,看那一掌之水的模样,根本就是没有使出全力的样子。

    许紫烟愣愣地望着手掌中的一掌之水,继而心中狂喜。双手捧着一掌之水,目光闪亮地望着它,激动地说道:

    “你会变化?”

    一掌之水变回了一个人形模样,朝着许紫烟翻了一个白眼道:“多新鲜啊,水无常形啊。想变成什么就变成什么。”

    许紫烟脸一红,弱弱地问道:“那……你除了上次在河伯仙府内施展过的本事,还有什么本事?”

    不争了,战友们,这个月的粉红票榜铃动知道你们已经尽力了!就这样吧!不用在投票了!下个月我们再重新来过!

    恳请各位战友们为铃动准备一些下月保底粉红票!等着今天晚上过了零点,一起投给铃动吧!让铃动在九月份的第一天就站在制高点上,拜托了!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