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突兀地出现一只大手,遮天蔽日,仿佛将整个空间笼罩,朝着那些空中的妖族抓了过去。非常文学

    “慢!”一个分神后期的妖族高声喝道。

    那个遮天巨手停留在距离妖族头顶一米处,西门孤烟依旧背负着双手冷冷地望着对方。

    那个分神后期的妖族偷偷地擦了一把汗,大乘期显示出来的压力实在是太过巨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心神,开口说道:

    “阁下是大乘期的哪位前辈?”

    西门孤烟依旧冷冷地注视着方,根本就没有回答对方的意思。那冷冷地目光仿佛实质化的两柄利剑钉在那妖族的身上,很明显是在告诉对方,问我的名号,你配吗?

    在西门孤烟冰冷的目光注视下,那个妖族的太阳穴突突乱跳,脑门上的青筋都绷了起来。紧张得汗水一个劲儿地流淌。不过他坚信西门孤烟不会对自己出手的,自己这些人只不过是来传个话,修为和西门孤烟根本不对等。

    西门孤烟根本就不会自降身份对付他们。所以,他再一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高声喊道:

    “在下只是一个传话之人,替我们的妖皇给人类传句话!”

    “妖皇?”

    城墙上所有的人心中都是一紧,难道有妖族突破到了十阶妖兽,达到了神兽的境界?这对于人类来说,绝对是一个震撼的消息。要知道哪怕是刚刚突破到十阶妖兽的妖族,他的实力也绝对相当于大乘中期的修为。妖兽的本体强悍得令人类嫉妒。这没有办法,上天赋予了人类高级的智慧和悟性,便在修炼体质上落后于妖族。冥冥之中,自有天道。

    “蛟王化龙了?”西门孤烟沉吟了一会儿,终于开口说道。

    “不错!”那个分神后期的妖族自豪地说道:“我们妖皇让我给你们带个话,苍茫大陆上的秘密属于整个苍茫大陆上的生灵,如果你们人类解开了苍茫大陆上的秘密,我们妖族也应该有一席之位。”

    西门孤烟望着那个妖族淡淡地说道:“他为什么不亲自来?”

    那个妖族骄傲地说道:“我们妖皇自然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是在稳定境界吧?”西门孤烟淡淡地说道。....

    那个妖族的脸色一变·默言不语。天空中的那只巨手猛然下落,除了那个传话的妖族之外,余下的妖族竟然俱被西门孤烟一掌击成了齑粉。

    “你······”那个仅剩下的妖族眼中释放着愤怒和恐惧。

    “你们的妖皇只是要你们来传个话,没有要你们到这里撒野吧?”西门孤烟冷冷地喝问。

    “我们妖皇说了·大乘期有大乘期的骄傲,绝对不会向我们出手。我们只是在和与我们同境界的人类交手,这有什么错吗?”

    那妖族见到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同伴顷刻之间便化成了尘土,悲愤之下,想起临来之际,妖皇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禁厉声质问起来。

    西门孤烟冷冷一哼·那意思是我有必要向你解释吗?我就是不乐意了,出手杀了你们妖族,怎么了?你咬我?

    西门孤烟原本就是一介散仙,修炼至大乘期。他与燕星云,王卧云和云飞凤不同。那三个人常常以大派子弟自居,讲究个身份,讲究个气度。哪怕是卑劣的行为,也会为自己先找个借口·让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谴责敌人,继而杀死对方。

    西门孤烟不同·他没有大派的传承,也没有大派的熏陶。他讲究的就是顺其本心而为,只要我想做了,就去做。无拘无束,收放自然。也不在乎别人对他名誉的评论,这往往是王卧云,燕星云和云飞凤对西门孤烟最鄙视,也是最无奈之处。但是,此刻见到西门孤烟的行为,却是在心里暗呼痛快。

    “回去告诉你们的妖皇·下次不要派你们这些小喽来,让他自己来。告诉他,妖是我杀的,话是我说的,我随时等着他。滚!”

    西门孤烟的话不可谓不硬气!让整个炼器城内外的人类修士热血沸腾,忍不住高声欢呼起来。

    那个妖族被气势所摄·嘴唇嗫嚅地动了两下,最终也没有敢回嘴,身形一闪,向着远处飞掠而去。

    妖族的离去,让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正在突破的许紫烟身上。在众目之下,许紫烟其实很郁闷。不能够身化紫烟空间的天道吸收天地灵气,一方面会突破的很慢,另一方面也会令自己突破的效果下降。

    但是,如此处境下,许紫烟也只好和普通修士一样突破。为了缩短突破的时间和尽量缩小效果的差异,许紫烟不停地服食混元丹。这可是九品丹药,澎湃的药力在体内经脉中汹涌运行,结合着外面灵力的疯狂涌入,转化成真元,洗涤着经脉中的污垢,拓展着经脉的宽度,增强着经脉的强韧。改造着筋骨肉皮髓,紫烟空间再一次扩大,灵气进一步浓郁。每一颗星球都在生长,同时产生着新的星球、

    “咕噜~~”

    紫烟空间内的河水中冒出了一串泡泡,一个透明的小人儿从水中跳了出来,在水面上打着水漂,却正是那沉睡进阶的一掌之水清醒了过来。

    炼器城的城墙上,四大乘和三大城主目注着许紫烟,被许紫烟突破的声势所震惊。这哪里是化神后期的突破,起声势称之为分神后期也不为过。西门孤烟轻轻地摇了揠头道:

    “我们回去吧,看许紫烟突破的状况,恐怕就是器道大赛结束的时候,也未必能够结束!”

    “不错!”燕星云眼中带着赞赏道:“有如此声势,怪不得她的真正实力要比她的境界高。”

    “只是······那燕山魂如果不参加器道大赛······”王卧云看了一眼在为许紫烟护法的燕山魂,又转头望着燕星云。

    燕星云望着一直守护在许紫烟身旁的燕山魂,不禁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他现在对于燕山魂已经非常地不了解,自从燕山魂从河伯仙府出来之后,燕星云就仿佛变得不认识燕山魂了。

    虽然表面上还是原来的那个燕山魂,但是却让燕星云有一种陌生的感觉,而且偶尔还能够从燕山魂的身上感觉到一丝威压。这令燕星云很是迷惑,自己一个大乘期的修士竟然会在一个元婴期的弟子身上感觉到威压。如今远远地瞅着已经是分神初期巅峰的燕山魂,燕星云突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那就是燕山魂很快就会突破到大乘期,成为和他比肩的人物。

    心中轻叹了一声,也不知道此时是什么心情,向着燕山魂传音入密道:

    “山魂,不要忘了参加器道大赛!”

    燕山魂的声音立刻传音过来:“师祖,器道大赛我未必能够参加了,紫烟的突破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如果我不能够参加正常的器道大赛,到时候再当面相谈吧。”

    燕星云的神色滞了滞,本想勃然而怒。但是如今的燕山魂让他很是陌生,不说别的,就说这一手炼器术,别说是他,就是在整个小罗天也没有人知道。而且燕山魂的炼器境界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对他们至关重要。

    在这个时候,又怎么敢去逼迫燕山魂?如果燕山魂甩手不理躲起来,这是他们心中不能够承受的。几千年的希望因燕山魂而澎湃,自然是小心翼翼。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暂时放下与许紫烟的恩怨,连王卧云也不例外。

    同样也是他们为什么不放许紫烟离开炼器城,就是做好了一旦谈不拢,便用许紫烟来威胁燕山魂。

    听到燕山魂的传音,燕星云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轻声说道:

    “我们回去吧,山魂已经答应,即使他不能够参加器道大赛,也会和我们面谈一次。”

    几个大乘期修士和三个城主相互对视了一眼,无奈地点了点头,不过知道燕山魂不会离开炼器城,心中还是有着欣慰,一个个若有所思地离开了城头。

    城门口飞出了五条身影,瞬间落到了许紫烟的周围。却正是清醒过来的公子锻和琴清四个女子。燕山魂的目光冷冷地扫过四个女子,琴清等人就是一阵心虚。虽然刚才是因为自己抵挡不住七十多个分神期修士联合的威能而受伤,但是毕竟没有起到作为家奴的作用。一时之间,脸上便有些惭愧。

    许紫烟一个时辰服食一颗混元丹,这混元丹不愧是九品丹药,在许紫烟疯狂地吞噬下,竟然在十二个时辰内稳定了化神后期的境界。不过,许紫烟很不满意,她总是觉得这次突破不如以往。

    其实这只是她的心里作用,在她这样服食混元丹的条件下,已经极大地缩小了因为战时突破的影响。虽然还有差异,却也差上不多。要知道在如今的苍茫大陆上,最好的丹药也就是八品丹药,而对于突破小境界而言,最好的丹药莫过于三元丹。如果哪个修士能够在突破的时候服上一颗三元丹,就绝对可以顺利突破,在一天内稳定境界,而且突破后的效果绝对超过那些没有服过三元丹,只是靠时间吸收天地灵气,慢慢突破的修士。

    再求粉红票!泣求冲回前十!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