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y04同学,gb12同学,追天揽月同学,十米同学,飞翔的猪猫同学,i、浅味书香同学,lwmdbaabaa同学,竹子摇摇同学,暖暖彡同学,我是柠檬小新同学,cea紫同学,wb★玉ub同学,xsdhwafwn同学,wuanfsyl同学,小荣同学,大活络丸同学,雪痕1225同学,兰色小月同学,wnwn同学的粉红票!

    燕山魂望着许紫烟说道:“紫烟,这四个家奴就送给你了。*.无论是目前的你,还是你的家族,她们四个还是能够帮上一些忙的。”

    这个时候,画玄儿也落到了船上,闻听燕山魂的话,身子就是一晃。其她的三个女子也是脸色大变,她们没有想到燕山魂刚刚收她们为奴,立刻就转手送给了她人。四个人彼此相视了一眼,目光便都望向了许紫烟。一个个眼中闪过了一丝厉色,心中暗道:

    “她?一个化神期的修士?想要掌控我们分神中期的本命精魄?这样也好,只要燕山魂将精魄送给那个什么紫烟,我们就不属于他了。如此我们可以反噬那个紫烟,逼迫她还给自己自由之身。”

    一旁的杀无痕微微皱着眉头,目光有些游移不定。因为琴清等这四个女子可是炼器城的护法。如今就这样做了别人的家奴,如此不仅是炼器城的实力受到影响,更为关键的是,炼器城的护法成为别人的家奴,这炼器城的脸面往哪放?

    而此时最高兴的不是许紫烟,而是公子锻。要说这琴清四个女子,平时行事还真是够嚣张。四个女子虽然外表是年轻美貌,但是实际上都是几百岁的人,却偏偏自认为是美貌与智慧并存。时常地拿着炼器城内的少年郎们口花花·让那些少年郎是敢怒不敢言。

    那公子锻就被这四个女子不知道戏耍了多少回。每次都会把公子冶戏耍得满脸涨红,灰头土脸。如今见到自己的噩梦终于结束了,自己只能够躲着走的那四个魔鬼,如今已经是别人的家奴了·自己终于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在炼器城了,还有什么要比这个更高兴的事情?

    许紫烟初始闻听燕山魂话,心中一惊,继而却是心中一暖。不错!如果自己的身边有着四个分神中期巅峰的修士保护,在如今的局势之下,却是要安全了许多。至于被对方反噬这回事情,许紫烟却是毫不在意。原本许紫烟的精神力就达到了分神中期·在前些日子她又得到了心境上的突破,如今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分神后期。**如果不是她压制着修为,她早就是化神后期的境界了。

    目光扫视了一眼琴清四个女子,从她们的表情上自然也明白了她们的心思。许紫烟淡淡地收回了目光,望向燕山魂,轻声说道:

    “山魂,你不需要吗?要不你留下两个?”

    燕山魂哈哈大笑道:“我一个人来去自由,没有人能够拦得住我。”

    许紫烟目注着燕山魂·心中知道,自己接受了一个自己都不知道来历的传承,都有许多底牌。像燕山魂这种接受了自己前世的传承·岂会没有底牌。

    如此,也就不再客气,轻轻地朝着燕山魂点了点头。

    燕山魂微微一笑,张口吐出了四缕本命精魄。许紫烟张口一吸,便将琴清等四个人本命精魂吸入口中。琴清四个人心中的想法便立刻出现在许紫烟的神识之中。

    许紫烟此刻自然是知道琴清四个人的内心想法,便望着四个人淡淡地说道:

    “你们可以试试,但是仅有一次,下不为例。”

    琴清等四个人闻听身躯一震,她们没有想到许紫烟敢于以化神期的修为直接挑战她们。如此她们的心中便有些慌乱。但是,她们如何也不相信对方一个化神期的修士会有着比她们还厉害的精神力。于是′四个人对视了一眼,一咬牙,便开始控制着自己的精神力对许紫烟进行反噬。

    闻听几声凄厉的娇呼,便见到琴清四个女子已经委顿在地上,脸色苍白,汗透衣衫·浑身如筛糠一般地颤抖。许紫烟目光冷然地扫过半躺在船板上的四个女子,淡淡地说道:

    “以后要做好你们的本分,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是!”

    琴清四个女子老老实实地从船板上爬了起来,相视了一眼,脸上都现出了黯然,上前几步,本本分分地站在了许紫烟的身后。

    众人再次重新落座,琴清四个女子主动地站在了许紫烟的身后。只是这次那两个半人族说什么也不敢再和许紫烟等人同席而坐。他们两个是真的被吓到了,觉得和许紫烟这几个人同席而坐,那压力实在是巨大。这哪叫喝酒赏景,根本就是在受罪。所以,在几番推辞之后,两个半人族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说自己晕船,想要进船舱了休息一下。

    修仙者,晕船?

    这个借口找的!不过,许紫烟也没有难为两个半人族。熟话说,己之不欲,勿施于人。这还只是下乘的做法,上乘的做法是,己之甚喜,勿施于人。也就是说,不要囡为你一个人的喜好而去强制别人也要那样做。所以,许紫烟便痛快地让两个半人族去船舱休息。

    再次落座之后,杀无痕神色犹豫地望着许紫烟,似乎有着什么话要说。而就在他想着怎样开口之时,却听那站在许紫烟身后的琴清开口说道:

    “无痕大哥,劳烦您回去告知城主。从即日起,我们四个脱离炼器城,不再是炼器城的护法。感谢城主这几百年来的照顾。”

    “这······这······”杀无痕搓着双手,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无痕道友,你把这件事情报知你们城主知道,他不会有意见的。”一旁的燕山魂淡淡地说道。

    燕山魂这句话出口,三个人目光便都立刻集中在他的身上。杀无痕心中十分地震惊,通过刚才燕山魂和琴清四个护法的较量,他在心中已经对燕山魂有了一个清醒的认知那就是坐在面前的这个少年,其真正的战斗实力,绝对不是外表的分神初期巅峰那么简单。而如今他有大大咧咧地说出城主根本不会介意他将炼器城四个护法变家奴的事情,再回想到城主对他的叮嘱便在神色上对燕山魂愈发的尊敬起来。

    公子冶此时的心中却十分地纠结。他此时的脑海里不时地闪现着父亲公子冶的面孔,心中不禁有些焦急。父亲,你真的要与如此强的燕山魂和许紫烟为敌吗?就算你想要杀他们灭口,你杀得了吗?就算能够杀得了,你的心就不愧疚吗?

    此时,在公子冶的府上,公子冶同样地坐在椅子上纠结着。他现在一直在担心着担心着城主沈千机是否会将他抓起来,甚至是杀掉。今天在器道大赛上他已经听明白了,那琅琊就是燕山魂。但是令他不安的是,无论是和许紫烟有着深仇大恨的王卧云,还是和许紫烟目前关系紧张的三大城城主,都刻意地没有提及许紫烟。仿佛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在燕山魂的身边有着许紫烟一个人一般。

    他不相信这些人会在燕山魂与许紫烟一起离去的时候,没有发现。但是,他们都刻意回避这一定就是有问题。而且他们就是谈论燕山魂也只是因为刚开始的吃惊,点出了燕山魂的身份,之后便一个个在用传音相互交流。他不知道他们交流了什么但是他相信内容一定涉及到许紫烟。如此,他和许紫烟之间的来往很快就会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他坐在贵宾席上,一直如坐针毡。等待着城主沈千机的传唤问话。但是,令他不安的是,沈千机却一直没有找他,一直到器道大赛结束,他回到了家里。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公子锻和许紫烟在一起,几次三番地想要和儿子通讯,但是最终还是焦躁地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如今的问题不是让儿子从许紫烟那里了解到什么,而是对许紫烟杀不杀的问题。从今天的状况上看三大城似乎在收敛着对许紫烟的杀意。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就是那王卧云似乎也在极力地压制着杀意。那如果自己现在将许紫烟给杀掉,岂不是和那些大人物的心思相左?如果不杀许紫烟,那么自己的命运就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把握,只能够被动地等待。

    要不要立刻通知那些人,取消对许紫烟的暗杀?

    要不要立刻去向城主坦白自己和许紫烟的接触?

    门口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公子锻的身形出现在门口,望着公子冶,淡淡地唤道:

    “父亲!”

    “啊?锻儿!你回来了?许道友他们呢?”公子冶霍然而惊。

    “他们和孩儿一起回来了,现在回去休息了。”公子锻的神情依旧淡淡,只是眉宇之间有着一缕焦灼。

    “哦!”公子冶呆滞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许紫烟和燕山魂会回来,难道他们就不怕死吗?或者他们有着什么依仗?

    “父亲!”看着父亲神思不属的模样,公子锻焦虑地唤道。

    “啊?”公子冶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上前一把抓住了公子锻的手,急声说道:

    “快把你今天和许紫烟在一起的经过,详细地说给父亲听!”

    待公子锻将经过详细地讲诉了一遍之后,公子冶沉默了下去。良久,神色有些憔悴地挥挥手让公子锻下去。

    “父亲?”公子锻急声唤道。

    “锻儿,你下去吧。为父自有道理!”公子冶再一次无力地挥挥

    公子锻的嘴唇蠕动了两下,最终没有言语,轻轻地退了出去。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将公子冶的影子拉得很长。公子冶终于动了,未动叹息声先起,在空旷昏暗的房间里面震荡。手指一动,取出了传讯玉简……

    连续一年多没有断更,确实有些累了,上传的晚了,请战友们谅解。顺便求一下粉红票,恳盼战友们支持!(看极品女仙最新更新章节,请,或直接输入

    (看精品小说请上侠 客 中 文 网,地址为http :  . x k z w.o r g

    对不起现在才爱上你

    阴阳女王进化论

    重生之最佳女主角

    傲世倾狂

    重生豪门弃妇

    暴君,本妃不是灾星

    傻妃狠嚣张

    重生女帝纪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