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wm同学,三生道道人同学的打赏!

    “不要挣扎了,否则我一个念头让你元神毁灭!”燕山魂的声音淡淡地传来。

    棋妙儿的心中就是一凛,知道燕山魂说得不错,而且看着燕山魂那淡然神态,仿佛真是不在乎她的死活。神色便一片黯然。知道自己的精神力根本就不是燕山魂的对手,之后自己的命运就完全掌握在对方的手里了。从荷叶上站了起来,低着头黯然离去,落在了船上。

    燕山魂的目光淡淡地掠过船上的余下两个人,书情儿脸色一肃,身形从船上掠起,落在了燕山魂的对面百米。也不言语,伸出手指一勾一引,那湖水便如同一条蛟龙一般冲起。书情儿手臂急挥,一个“水”字便跃然空中。

    那“水”字完全由湖水凝聚而成。按理说,待书情儿书写完成之后,撤去法力之时,那“水”字就应该四散,最不济也应该掉入到湖水之中。但是,那“水”字却依旧虚空静立。这完全没有书情儿法力支撑,完全是那个“水”字自己散发出来的势,正是这个势让那个“水”字虚浮在空中。也就是说书情儿写的这个“水”字已经有了灵性,可以借助天地之力。

    站在船上的许紫烟也不禁心中暗叹,这书情儿果然在书法上是一绝,怪不得自傲。许紫烟的眼睛微微一眯,她突然发现那“水”字的势还不仅是如此。看似静止在空中,但是那“水”字又似乎在动,凝目望去,能够感觉到那“水”之中的水之意如同滔滔大河一般地汹涌澎湃。

    许紫烟闭上了眼睛,她突然有了一种感悟,琴棋书画与天道密不可分,可以说这琴棋书画就是天道的分支。就比如这“水”字里面蕴藏的水之意,不正是通过一字来诠释水之意吗?有了这一层领悟许紫烟突然觉得那琴棋书画真的没有什么了不起。不要忘了许紫烟的体内可是有着一方世界,而且她还常常化作紫烟空间天道去修炼。对于天道的理解自然有着先天的优势。

    琴,自然是不用再说了。

    棋,许紫烟坚信有着对于天道的理解,如今自己的棋道绝对要高于棋妙-儿。至于燕山魂,许紫烟心中却没有把握。

    书,如今的五属性都有着领悟的许紫烟,毫无因为地已经超出了书情儿对书法的理解。

    画,许紫烟同样自信已经超越了画玄儿。

    这就是许紫烟与她们的区别,她们四人是从低处一点一点地向着高出领悟。而许紫烟则是不同她却是一直在领悟着万法的总纲,天道。如此,在反过来去看分支末梢,自然是豁然贯通。

    而这个时候,燕山魂也用湖水写出了一个“水”字,跃然空中。这个“水”字却要比书情儿的“水”字磅礴了许多,要说那书情儿的“水”字是一条汹涌的大河,而燕山魂的“水”字就是滂湃的大海。

    而且局势不仅如此那书情儿的“水”字竟然如同万流归海一般地,被燕山魂的“水”字吸引,那字中的水竟然虚空向着燕山魂那个“水”字流动融进了燕山魂的那个“水”字之中。只是几息的时间,那书情儿“水”字竟然完全消失,那湖水已经完全融入了燕山魂的“水”字。

    书情儿的脸上现出挣扎之色,辛辛苦苦修炼至今,却要成为别人的家奴,这如何能够甘心。眼珠子在眼眶内转来转去,对面的燕山魂嘴角掠过一丝讥讽,淡淡地说道:

    “怎么?想要反悔?”

    书情儿的神色就是一滞,脸上的挣扎之色愈烈。燕山魂淡淡地说道:

    “我如果让琴清对付画玄儿,然后我和棋妙-儿一起对付你不知道是不是可以把你斩杀在此?”

    书情儿的身形就是一震,脸上现出惶然之色。她知道燕山魂说得丝毫不假,如今的琴清和棋妙-儿已经完全被燕山魂控制,她们心中的一思一念,都逃不过燕山魂的神识。所以,就是她们有着想要放过自己的心思也不敢实行出来。如此自己在燕山魂和书情儿的围攻之下,真就没有太大的活路。更何况在船上还站着一个化神期中期的女子,最令她恐惧的是还有分神后期的杀无痕。既然杀无痕和燕山魂一起坐船游乐,谁知道他会不会秉公而断,帮助燕山魂?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尊严是很重要,但是性命却更加重要。越是修为高之人,却是越怕死。张口吐出了一缕本命精魄,被燕山魂一张口吸了进去。

    之后便不再理会书情儿,将目光望向了船上的画玄儿。

    画玄儿此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眼看着自己的三个好友依次成为了别人的家奴。好笑自己等人刚才还想要将眼前的那个少年郎收为家奴。如今却到了自己进退不得的窘境。

    比!

    自己很可能会输。

    不比!

    对方会放过自己吗?

    长叹了一声,画玄儿知道如今自己是比也得比,不比也得比!但是,拿什么比啊!自己的气势已经被对方夺去了。别说对方的画艺超过自己,哪怕是和自己相当,在这种气势之下,自己也只有输这一条路。

    但是,终归要比,否则没有见识过燕山魂的画艺就屈服为奴,这如何甘心。身形一纵,画玄儿飞到了湖面之上,落在了一片莲叶上,却没有见到她挥笔作画,只是负手俏然而立。但是,一缕画意却从她的身上蔓延开来。

    以画玄儿为中心,景致的变换开始向着四周蔓延。一处处红楼崛起,街道林立,期间人物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却正是炼器城内的景致,一般无二。而且一切都活动的,仿佛是真实的景致一般。

    那画卷已经渐渐地笼罩了整个湖面,所有的人都陷入了画卷之中。许紫烟低头看了看,脚底下的船已经没有了。向着四周打量了一下,发现自己几个人正站在炼器塔的门口处,对面正是进进出出的人流。

    许紫烟自然是知道此时身在画中,不过心中也十分地惊异画玄儿的画意。而此时的两个半人族则是完全迷失在画卷之中,仿佛忘记了他们此时正在湖水之上的船上。只是记得自己要去炼器塔,抬起脚步,就想要进入那画卷之中的炼器塔中。许紫烟轻轻一叹,衣袖一挥,便将二人制住。

    此时的燕山魂自然也身陷画中,在画卷之中,此时燕山魂正和画玄儿相对而立,站在一条大街之上。在二人的中间是来来往往的人流。

    燕山魂的嘴角掠过一丝微笑,伸出一根手指朝着天空划过。

    那天空就仿佛被一把剪刀剪裁而过,画卷破裂了。

    “破画!”

    画玄儿的心就是一抖,周围的环境仿佛被一把剪刀剪过,整个炼器城突然就断裂了开来。一抹绿意从脚下生成,那炼器城从断裂处渐渐湮灭,随之生成的是一片片莲叶,最终又恢复了湖面上的景致。

    两个半人族虽然身体不能够动,但是眼睛却看得清清楚楚。见到周围的景致又恢复到原样,自己依旧站在船上,目光中透露出惊骇之色。

    画玄儿望着站在对面的燕山魂,有些气馁,她想到了燕山魂会破开她的画意。但是,她没有想到会破开的如此轻易。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道,他只是破开了我的画意,还没有展现他的画意。只要我也能够破开他的画意,就证明和他打了一个平手。再一次稳定了一下自己的信心,朝着燕山魂凝声说道:

    “该你出手了!”

    燕山魂的嘴角便掠起一丝微笑,也不言语,只是望着对面的画玄儿微笑。

    船上的许紫烟的眼中也透露出笑意,微微偏头看了一眼杀无痕,却见到杀无痕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对,但是还没有完全看透,只是在那里深锁着眉头。

    画玄儿的眉毛轻轻皱起,向着四周望去。但见到周围湖水粼粼,莲叶翩翩,与原貌无有不同。

    燕山魂淡淡一笑,一挥袍袖。便见到周围的景致好似一卷画轴,轻轻地卷起。燕山魂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释放了画意,而且是和原貌一样的画卷,仿佛一个世界重叠在另一个同样的世界上一般。如今那重叠的画卷被卷起,却是露出了原来的面貌。

    画玄儿便是一脸的苦笑,原来看似一模一样的景致,却是燕山魂的画意。自己输得如此彻底,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不为奴,难道自己要找死不成?看着燕山魂那伟岸的身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道,能够做他的家奴,也不算委屈了自己。

    分出了一缕本命精魄,送到了燕山魂的面前,燕山魂张口一吸,便将那缕画玄儿的本命精魄吸进了口中。之后,一甩袍袖,向着许紫烟的身前落去。身形刚一落到船上,那琴清,棋妙-儿和书情儿便施礼娇声道:

    “奴婢见过主人!”

    燕山魂淡淡地说道:“罢了!”

    之后,便望着许紫烟说道:“紫烟,这四个家奴就送给你了。无论是目前的你,还是你的家族,她们四个还是能够帮上一些忙的。”

    写这一段,力求写得唯美,耗费很多时间。砸两张粉红票挺一下铃动吧!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