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ubwnniaa同学,书友******/581同学,不应做同学,xnyfxu同学,mamm同学,紫色郁香同学,hs同学,书世界不需要时间同学,竹子摇摇同学,英扌吉同学,雪痕1225同学,ueaphay同学,mr装同学,wqp同学的粉红票!v

    这四个女子虽然外表放浪不羁,但是在内心也是十分骄傲之人。**不仅仅是容貌娇美,各有特色,而且修为也站在苍茫大陆上的高端。各自擅长的功法更是凌厉,让人防不胜防。此时,见到燕山魂一副冷漠的样子,心中的征服欲却被完全地激发了出来。

    燕山魂眼中的厉芒再闪,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看而闹的许紫烟,心中一动,望着琴清淡淡地说道:

    “你也会弹琴?”

    这话一出口,琴清就不愿意听了!听听这话怎么说的?你也会弹琴?这让琴清如何受得了?被少年郎鄙视了!涉及到自己的荣誉,琴清也顾不得娇笑了。登时就严肃了一张脸道:

    “少年郎,在苍茫大陆上,如果我不会弹琴,就没有人会弹琴了!”

    “那我们要不要比一比?”

    燕山魂的嘴角掠过一丝邪气,不要忘了燕山魂的前世琅琊可是被称作邪主,这充满邪气的笑容浮现在燕山魂的脸上,凭添了几倍的吸引力。让琴清有着瞬间的呆滞,不由自主地问道:

    “你要如何比?”

    “我们两个就一起弹奏一曲,失败的那个人就成为赢者的家奴吧!”燕山魂收起了邪笑,淡淡地说道。

    许紫烟心中一动,如果能够将眼前的这四个分神中期巅峰的女子收服,对于眼前在炼器城内风云变幻的局势有着不可估量的帮助。便向着燕山魂传音道:

    “山魂,你在棋书画方面如何呀?”

    “小事!”燕山魂淡淡地传音回来。

    燕山魂的话,许紫烟当然相信。燕山魂的前世琅琊不知道活了多少亿万年如果他说会什么,那绝对是精通。就是时间的积累,也会让他见识不凡。于是,许紫烟站在一旁将目光一次扫过四个女子,轻笑着说道:

    “山魂,你看这四个女子都不错,而且都有着各自擅长的功法,修为也说得过去。不如你把他们都收了做家奴吧!”

    许紫烟这句话一出口,四个女子都变了颜色。她们的骄傲都沉淀到了骨髓里,就是分神后期的杀无痕见到他们四个也都客客气气。什么时候有人敢当面说受她们为奴这样的话?她们绝对是不会相信燕山魂会在琴棋书画上赢得了她们她们认为许紫烟这就是在故意羞辱她们。四个女子故意不去看许紫烟,而是挑衅地望着燕山魂,一起娇声说道:

    “少年郎,敢不敢赌啊!放心,就是你成为了我们的家奴,我们也会心疼你的!”

    燕山魂邪邪一笑道:“那我们就以灵魂发誓吧!”

    “好!”

    四个女子各自举起一只白嫩小手,以灵魂发誓。燕山魂自然也不会耍赖,同样地以灵魂发誓。之后便立刻收起了脸上的邪笑,淡淡地说道:

    “你们谁先来?”

    琴清也不言语,身形凌空飞起远远地落在一片荷叶之上,盘膝端坐,将古琴横放在膝上。这两个人一个是分神中期巅峰,一个是分神初期巅峰,如果他们两个就在船上争斗起来,那还不把这艘船给拆了?

    燕山魂淡淡一笑,一挥袍袖,身形平地升起,落在远远地一片莲叶之上。与琴清相距大约百米,盘膝下同样将一柄古琴摆放在膝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开始拨动琴弦。但是,那琴清的琴技如何是燕山魂的对手,如何是灭魂引的对手。只是刚开始,便没有任何悬败了下去,神智昏迷向着水面沉了下去。

    燕山魂盘膝的姿势没变,只是瞬间便贴着水面滑到了琴清的面前,虚空一抓,便将琴清和那张古琴定在了水面之上。开口说道:

    “分出一缕你的精魄!”

    那琴清的神智早就为之夺,如今听到燕山魂的声音,立刻张口吐出了一缕本命精魄。燕山魂张口一吸,便将那缕琴清的本命精魄吞入口中。然后袍袖一挥,琴清连同那张古琴便凌空向着船上飞去,而身在空中的琴清,此时已经恢复了神智,虚手一引,将古琴抱在了怀里,神色黯然地落在了船上。

    “下一个!”

    燕山魂依旧盘膝坐在一片莲叶之上,威风吹动间,那莲叶上下微微起伏,燕山魂的身形也随之微微起伏。

    棋妙儿柳眉一竖,身形凌空而去,曼妙-地落在了燕山魂的对面,冷然道:

    “我来!”

    两个人相距百米,棋妙-儿挥手之间,一张棋盘恰好落在两个人的中间,不差分毫,静止在那里,随着湖水微微上下起伏。棋妙-儿那冷然的面容上突然绽放起妩媚地笑容道:

    “少年郎,我们就比较一下棋力。不过,你若是每一棋都要思考上百年,姐姐我可是等不起。所以,如果思考的时间过长,也要算输。”

    燕山魂微笑着说道:“那就是要下快棋喽,你说的算,省得输得不心服口服。”

    “好,少年郎,有魄力!”棋妙-儿竖起大拇指说道:“在对弈期间,若是棋盘先飘到那方的身边,就算谁输。但是,除了在掷出棋子之时可以动用法力之外,其余的时候不允许动用法力来阻挡棋盘。”

    “好!”

    燕山魂答应得很痛快,很无所谓。这不禁让棋妙-儿心中一紧,暗道,难道他的棋力真的如同他的琴音一般高妙?不过,一想到自己的修为要比燕山魂高出一小阶。哪怕自己的棋力落于下风,只要能够坚持一会儿,就完全可以将棋盘打到对方的跟前,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随手一扬,一个装着棋子的棋盒虚空向着燕山魂飞去。

    燕山魂单手一接将棋盒接住。那对面的棋妙-儿已经捻起了一枚棋子道:

    “少年郎,你可要看好了!”

    “嗖!”

    不待燕山魂回话,手中的那枚棋子已经破空而出。

    “夺!”

    一声清脆,便已经落入棋盘那棋子的力道将棋盘冲起。那棋盘便如同一支利箭一般,向着燕山魂急冲而去。只是瞬间,便已经接近了燕山魂的身前。燕山魂一扬手,一枚棋子带着破空之声落入棋盘,那棋盘猛地顿住了来势,向着来时的方向冲了回去。

    棋妙-儿的双目就是一缩,心中一紧。要知道那棋盘就是一个普通的棋盘。别说两个分神期的修士就是两个炼气期的修士,以如此的力道掷那枚棋子,不说把那个棋盘给打烂,但是也会将那个棋盘打个窟窿,结果棋子透过窟窿掉到水里。

    这个难度还在其次,对于像他们两个这样的分神期修士没有太大的难度。但是,燕山魂掷出那个棋子带来的结果令棋妙-儿惊恐。因为,那个棋盘在回到了中间之后就停在了那里,并没有再向棋妙-儿的方向移动分毫。这分明就在告诉棋妙儿,燕山魂给她充足的时间思考就是要在棋力上胜过她。

    如今琴清已经成为了燕山魂的家奴,棋妙-儿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所以,虽然她明白了燕山魂的想法。按理说,她也应该只和燕山魂比拼棋力。

    但是,她不愿意去冒险。既然燕山魂傻,放弃进攻自己的机会,那自己就要把握这个机会。所以,她依旧是一枚棋子掷出,那棋盘便飞也似地在湖面之上,乘风破浪地向着燕山魂冲了过去。她这就是不给燕山魂的思考时间。

    但是燕山魂依旧十分随意地扔出了一枚棋子,落在了棋盘之上,将棋盘打回了原地。每一次都是如此,棋妙-儿将棋盘打得如同利箭一般,但是,每次燕山魂似乎都不用考虑棋局一般地随手掷出一子将棋盘打了回去,停留在中间。

    但是,随着棋局的深入,棋妙-儿思考的时间越来越久。每次都要考虑很久,才肯落子。但是反观燕山魂,却是每次都十分随意地扔出棋子,将棋盘给打了回去,依旧停留在中间。

    半个时辰之后,棋妙-儿的汗就流淌了下来。她心里知道,如果是燕山魂也和自己一样不给自己思考的时间,直接用棋子将棋盘给打向自己,恐怕自己早已经输了。而且即使燕山魂给了她足够的时间思考,她也看出这盘棋自己输了。抬头看了看对面逍遥自在的燕山魂,棋妙’儿突然娇笑道:

    “少年郎,你真的要姐姐的本命精魄?”

    “你说呢?”燕山魂似笑非笑地望着棋妙-儿。

    “嘿嘿······”棋妙-儿娇笑着说道:“少年郎,你只有分神初期的修为,但是姐姐却已经是分神中期巅峰的修为。要知道,你的修为不如我,你就不怕我反噬,控制与你。”

    棋妙儿说的确实是实话,如果棋妙-儿的精神力高于燕山魂,是真的能够反过来控制燕山魂。但是,那燕山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精神力究竟高到了什么程度,怎么会害怕棋妙-儿的威胁。于是,便淡淡地说道:

    “如果你能够反噬,那我就被你控制就是了。”

    棋妙-儿一咬牙道:“好,这可是你说的,算不得违背誓言。”

    “自然!”燕山魂淡淡地说道。

    棋妙儿分出一缕本命精魄向着燕山魂飞了过去。燕山魂张口一吸,那缕本命精魄便被燕山魂吸入了口中。见到自己的本命精魄被燕山魂吸入体内,棋妙-儿便向着控制着自己的本命精魄反噬燕山魂。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她体内的灵魂如同针扎一般地疼痛。耳边传来燕山魂淡淡地声音道∶

    “不要挣扎了,否则我一个念头让你元神毁灭!”

    推荐一个小妹妹的书:

    书名:【依灵修仙记】书号:2175。

    简介:修仙一路风雨,依灵岿然不惧!(温馨微甜,如一缕茶香袅袅,不浓,清浅,喜欢的,来看看!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