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瞪了燕山魂一眼,伸出了手。燕山魂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才恋恋不舍地将葫芦还给了许紫烟。许紫烟接过葫芦,又给杀无痕斟满一杯,淡淡地说道:

    “我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做仙酿!”

    话落,又给公子锻斟满一杯道:“锻道友,以你的修为一日只能够喝两杯,这杯你慢慢喝!”

    公子锻此时已经感觉出来了,整个身体内灵力汹涌,一张脸已经开始发红。他一边点头,一边感慨这仙酿中蕴藏的灵力是如此浓厚。

    许紫烟观察了一下两个半人族,又给他们各自倒了半杯。

    “仙酿!”另一边的杀无痕又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之后,意犹未尽地说道:“果然是仙酿,也只有仙酿才配得上这个名字。好酒!果然好酒!”

    许紫烟又为燕山魂和杀无痕斟满,笑着说道:“无痕道友,以您的修为,一日也只能够喝五杯,我们还是慢慢喝吧!”

    “好!有此美酒,赏次美景,不虚此行啊!”

    “哈哈哈······”大家畅快地大笑了起来。

    湖面之上,薄雾渺渺,湖水粼粼,远山青黛,浑然天成,

    许紫烟一身宝石蓝衣衫,燕山魂一身黑袍,公子锻一身白袍,杀无痕一身血袍。站在船边,凭栏而望。两个半人族自觉地落后了半个身位。

    许紫烟宛然如春天画卷般的绝美,燕山魂阳光如夏一般的朝气,公子锻秋雨一般的忧郁,杀无痕杀伐如冬般的霸气。四个人在船上一站,仿佛四季一般,风格迥异。

    两个半人族略微落后,看着身前的四个人,心中充满了惊惧。眼前的四个人修为都比他们两个高·但是这不是主要的,而是四个人身上透露出来的气质令他们有一种自行惭愧的感觉。

    此时天色已经是正午时分,秋日的阳光虽然高悬,但是却不再有酷热之感。倒影在湖水之中·仿佛随着微波而荡漾。远处的芦苇随风摇曳婆娑,送来了一缕缕清凉的湖风,掠过微凉的爽快,轻抚在几个人的身上,只觉神清气爽。

    许紫烟心中轻叹,这才是我要的生活!但是,这种生活距离我却是如此的遥远。踏入修仙界·便是身不由己啊!

    燕山魂微微抬起头,目光似透过了苍穹,望向了未知的未来。一声长叹回绕在心头,平静的生活不属于我。宿命中的杀伐在等待着我。

    公子锻目光从湖面上收回,在许紫烟和燕山魂的身上迅疾地掠过,只觉胸臆一股压抑。父亲,你真的要恩将仇报吗?如此,我一辈子都不会快乐。

    杀无痕注意着眼前的这三个风格迥异的青年·心中只剩下了一声感慨:年轻真好!

    整个湖面遍布莲花,一片碧绿青翠连天,许紫烟等人乘坐的木船静静地破开这一片碧绿青翠·向着湖心荡去。

    就在众人心旷神怡之时,从湖心处传来了一阵琴声。那琴声漾漾,如同天上白云悠悠。

    让人突生离世避尘之念。

    许紫烟等人忍不住寻着琴声向着湖心望去,只见一艘中型的画舫正缓缓地向着自己的方向驶来。船头此时正端坐着一个白衣女子,纤纤十指在一张古琴上拨动。

    余音还在湖面上荡漾,那白衣女子却已经收手,一双美目却依旧朦胧,仿佛依旧沉醉在自己的音乐之中。脚步轻响,一个绿衣女子从船舱中走出。轻轻抚掌笑道:

    “琴清,如此好曲儿·可惜了没有少年郎为之剑舞!”

    那白衣女子回眸一笑,那淡清清的模样霎时间变得妩媚道:“是你自己想着有个少年郎与你对弈吧?”

    那绿衣女子抚掌大笑道:“说得好!只是这天下少年郎又哪里有人能够配得上和我对弈,让我只能够空怀寂寞。”

    许紫烟闻听二人对话,心中觉得有趣,便将带着笑意的目光望向了燕山魂和公子锻。至于那杀无痕已经不算是少年,许紫烟自然是不会去望他。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身穿莲藕色衣裙的女子从船舱中走了出来,不仅是面目姣好,而且身上透着一股书卷气,仿佛隔着很远就能够令人闻到墨香。望着那个绿衣女子,嗤笑道:

    “怎么?棋妙-儿,又想祸害哪家少年?”

    原本书卷气的气质随着话声出口,那不羁的模样却形成了一副别样的洒脱。

    那叫做棋妙-儿的绿衣女子纤腰一扭,伸出一只手向着那个身穿莲藕色衣裙的女子前胸抓了过去,口中啐骂道:

    “书情儿,看我抓破你的乳鸽!让你没得东西勾引少年郎!”

    莲藕色衣裙的女子哈哈大笑着闪过了棋妙-儿的手,两个人便在船头你追我赶地打阄到了一处。船舱处又走出了一个女子,一身淡黄色衣裙,轻笑地看了一眼打闹中的两个人,目光向着四周望去,猛然间看到了许紫烟等人。

    目光很快地掠过了许紫烟,在杀无痕的身上顿了一下,眼中透露出一丝震惊。不过很快就把杀无痕忘在了脑后,目光落在了燕山魂和公子锻的身上。那公子锻她分明就是认识,原本张口的模样是想和公子锻打个招呼,但是那目光瞬间便直直地盯着昂然挺立的燕山魂身上。

    这样的卓尔不群,气质阳光的奇伟男子究竟是谁?自己在这炼器城内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他是公子锻的朋友,还是杀无痕的晚辈?

    目光扫了一眼站在燕山魂身旁的许紫烟,心道,这个奇伟少年不会是那个普通女子的伴侣吧?想到这里,脸上便现出惋惜之色,眼睛中透露出一副燕山魂不知自爱的目光。在她的眼中,这个世界上,出了她自己,余下的女子尽皆普通。

    感觉到了淡黄色女子的异处,船头上的三个子停止了笑闹,目光都顺着淡黄色衣裙女子的目光望了过去。三个女子的目光同时一亮,不禁同时高喝道:

    “好个少年郎!”

    燕山魂见到四个女子明目张胆地对自己大呼小叫,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目光只是一扫,便知道对面的这四个女子都是分神中期巅峰的修为,只差着一个契机就能够突破到分神后期。不过,燕山魂还真就没有把她们四个人放在眼里。

    只是冷冷地瞅着对面船上了四个女子。

    许紫烟自然是知道燕山魂在前几天已经达到了分神初期巅峰的境界。而且以许紫烟对于燕山魂的了解,分神初期巅峰的燕山魂还真就是不惧分神中期的修士。便神色轻松中带着一些戏谑地望着燕山魂。

    杀无痕见到燕山魂面色冷然,心中便是一惊。城主沈千机可是叮嘱过他一定要保护好燕山魂和许紫烟。如果让双方冲突了起来,伤到了燕山魂和许紫烟,这让他如何交代?便急忙喝道:

    “画玄儿,修要胡言乱语!”

    许紫烟见到杀无痕斥责对面船上四女子,看来这对面的四个女子也是炼器城内之人,而且是和杀无痕相识之人。更是见到那公子锻的脚步向后斜退了一步,站在了杀无痕的身后,仿佛对那四个女子十分地惧怕。许紫烟便将好奇地目光望向了对面。

    此时,另外的三个女子也见到了杀无痕。那琴清便娇笑道:

    “原来是无痕兄,这真是太好了!快将船靠上来,待我们过去,和那少年郎一叙。”

    杀无痕的脸上便现出了尴尬之色,转头对着燕山魂说道:

    “哦,燕道友,这四位都是炼器城内的护法。这四个人分别精通琴棋书画,而且其修炼的功法也都是以琴棋书画为基础。好琴之人名唤琴清,好棋之人名唤棋妙-儿,好书之人名唤书情儿,好画之人名唤画玄儿。只是性格仿佛也受到了他们的功法影响,有些放浪不羁。”

    燕山魂依旧冷着一张脸,明显的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许紫烟却是难得见到燕山魂窘迫之相,便促狭地说道:

    “既然是无痕前辈相识之人,不如请上船来,大家共谋一醉。”

    燕山魂瞪了许紫烟一眼,一脸的郁闷之色。许紫烟佯装没有看到,笑嘿嘿地望着对面的四个女子。杀无痕见到燕山魂没有拒绝,便将船靠了过去,将四个女子迎上了船。不过却是在暗地里偷偷地用警告的眼神瞪了四个女子一眼。

    四个女子对于杀无痕警告的目光视而不见,笑嘻嘻地跳上了许紫烟等人的船,笑嘻嘻地围着燕山魂施礼,抢着做着自我介绍。早已经把许紫烟给挤到了一边,许紫烟也不生气,反而笑嘻嘻地望着被四个女子围在中间的燕山魂。

    琴清怀抱着古琴,娇笑着对燕山魂说道:“少年郎,你叫做什么呀?”

    燕山魂冷冷地瞅了她一眼,心里便有些腻烦。燕山魂两世情都系在许紫烟的身上,在他的眼里还如何能够放进其他女子的身影?如果不是许紫烟开口让这四个女子登上船,这四个女子如此相缠,说不定燕山魂此时已经出手。

    见到燕山魂冷淡的模样,四个女子的眼中现出一丝怒色。那琴清娇笑着说道:

    “怎么?少年郎还不好意思了?来,姐姐给你弹奏一曲!”

    收起回复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