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杀无痕还是公子锻都自动地忽略了两个半人族,在他们的心里怎么可能把半人族当成他们的朋友?

    拜见完杀无痕,公子锻恭敬地说道:“回伯父,小侄正是想请这两位朋友。”

    “哦?”杀无痕看似无意地看了一眼燕山魂和许紫烟,淡淡地问道:“不知道你的这两位朋友如何称呼?”

    公子锻刚想要按照燕山魂和许紫烟的化名去介绍,却见到燕山魂抢先说道:

    “道友,小罗天燕山魂。”

    “许家许紫烟。”

    许紫烟自从燕山魂暴露了身份之后,就再也没有打算掩饰自己的身份。如今又见到燕山魂似乎不掩饰他的身份,便也直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许紫烟也想要知道燕山魂究竟要怎么样化解这番危机。

    但是他们两个这番报名,却直接震晕了周围的人。那公子锻真的差一点儿晕过去,这许紫烟的真实身份泄露了出去,城主沈千机若是把他公子冶父子当做炼器城的叛徒,那他们父子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千渊的神色也是不住地变换,望向许紫烟的目光闪烁不停。杀无痕更是脸色剧变,他也没有想到许紫烟会直接报出自己的真实名字。而许紫烟与三大城目前的关系,众所周知,一时之间便有些不知所措。

    而周围看热闹的那些修士听了,也都心中大惊失色。炼器城内的修士对于许紫烟可是没有什么好印象,虽然他们不是傻子,有很多修士也都在心底深处认为在三大城门口打劫并且杀死进出修士的那个女子有八成不是许紫烟,但是·这却无法阻止他们对许紫烟的愤恨。这件事情就算不是你许紫烟所为,也是因你许紫烟而起,所以,立刻有无数的愤怒目光射向了许紫烟。

    杀无痕最先反应了过来·他知道此时自己必须立刻做出一个决断。否则等到周围的那些修士愤怒起来,就算是自己护着许紫烟,在情绪激动的众修士面前,恐怕会引起极大的混乱。所以,他立刻哈哈大笑道:

    “贤侄,既然他们是你的朋友,也是老夫的朋友。不如今天这顿饭就由老夫做东。”

    公子锻还在那里发愣·燕山魂和许紫烟却相视一笑,朝着杀无痕拱手道:

    “恭敬不如从命!”

    “哈哈哈······”杀无痕状若开心地大笑道:“走!这里的灵肉有什么好吃的,粗鄙不堪!待我们泛舟湖上,饮酒赏景,不亦说乎!”

    “那就叨扰了!”燕山魂拱手淡淡地说道,执平辈之力,完全没有把自己当做杀无痕的晚辈。

    那杀无痕却毫不在意,唤过两辆妖兽车·引领着许紫烟,燕山魂和公子锻。外加两个半人族迅速地离开了趣味斋。等到杀无痕等人离开之后,周围的那些修士才反应了过来·一个个相互对视着,默默地离开。不过,在他们的心中却已经明白,许紫烟已经不是炼器城的敌人了。

    一个时辰之后,许紫烟一行人已经坐在了一条中型木船上。一切都与凡间的船只一样,绝对不是法器。而正是这种原始味道,却令人心旷神怡。

    许紫烟,燕山魂,公子锻和杀无痕,还有那两个半人族围桌而坐。在初始落座的时候·不仅仅是两个半人族畏怯地不敢落座,就是杀无痕也是皱着眉头,不善地看着两个半人族。但是,当许紫烟淡淡地说了一句,他们两个是我朋友这句话之后,那杀无痕深锁的眉头便霍然展开·变成了一副亲切的微笑,招呼着两个半人族落座。

    两个半人族充满感激地看了许紫烟一眼。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从人类的嘴里听到“朋友”这两个字。

    在桌子上面放着几碟佳肴,一壶酒,四个人一边欣赏着湖上的烟波浩渺,一边亲切地闲聊着。杀无痕虽然是分神后期的修为,却对眼前的两个青年男女没有丝毫的架子。要知道燕山魂背后站着大乘期修士燕星云,而许紫烟却是独自打上大罗天,令王卧云都没有办法,最终全身而退的人物。他杀无痕确实也没有什么资格摆长辈的架子。

    更为重要的是,他是带着要保护好燕山魂和许紫烟的命令一直偷偷跟随着燕山魂和许紫烟的。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沈千机的话就是命令。

    收起回复

    这里面最不安的就是公子锻,在一旁陪了半响,终于忍不住朝着杀无痕拱手说道:

    “无痕伯伯,城主他老人家早已经知道燕道友和许道友在寒舍做客?”

    杀无痕淡淡一笑道:“贤侄,这件事情伯伯并不清楚。但是……”说到这里,杀无痕的目光望向许紫烟和燕山魂说道:

    “在我离开的时候,城主大人让我好好保护两位炼器城的贵宾

    许紫烟神色微楞,将目光望向了燕山魂。燕山魂却是耸了耸肩,一副很欠扁的模样。许紫烟知道这一定是因为燕山魂的原因,但是燕山魂不说,自己也不好强问。使劲儿地磨了磨牙,郁闷地坐在那里不言语。

    两个人的表情自然是落在了杀无痕的眼里,目光不禁一动。心道,难道城主放弃了对许紫烟的追杀,而且丝毫没有给王卧云的面子,就是因为燕山魂的原因。这燕山魂究竟有什么秘密,令城主对他如此重视?

    年纪轻轻,分神初期修为,其师祖是大乘期修士。身份确实不同,但是即使那燕山魂和许紫烟关系不一般,燕山魂要保许紫烟。城主也完全可以将这个矛盾扔给贵宾席上的燕星云和王卧云,而自己脱身事外。为什么宁可得罪王卧云,也要直接保许紫烟?

    几个人都想着心事,一时之间席间沉默了下来,只有那燕山魂一派轻松自在·手中端着酒杯,逍遥自在地边饮边欣赏着湖上风景。

    许紫烟心中一动,不管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炼器城城主沈千机放弃了对自己的敌意·这都是一个和炼器城交好的机会。如今通过公子锻的介绍她已经知道了杀无痕在炼器城内的地位,便从紫烟空间内取出了一个葫芦。这个葫芦之内装着桃花她们用灵果和灵液酿制而成的酒,这酒浓缩了灵果和灵液的精华,蕴藏的灵力实在是惊人。在当初酿制而成之后,许紫烟喝过之后,赞不绝口。

    许紫烟给它取名为仙酿,因为这仙酿不仅仅是口感令人流连忘返·那蕴藏的灵力,就是许紫烟上品宝器巅峰的体质,也不过只能够喝十杯。反倒是那燕山魂像是喝水一般,完全没有感觉。将许紫烟的仙酿硬是给收刮去了三分之一,这还是许紫烟告诉他自己的存货让他收刮去了大半,他这才恋恋不舍地放手。

    如今燕山魂见到许紫烟拿出了一个碧绿的葫芦,眼中就是光芒大放。在旁边的杀无痕也一直在偷偷地观察着许紫烟,在他的心里也对许紫烟十分地佩服。和燕山魂同样地年纪轻轻·而且并没有燕山魂那样的修炼环境和强悍的背景。但是修为却达到了化神中期的境界。此时,他望着对面的许紫烟,清丽无尘的气质·颦笑之间秀美清雅,一身蓝色衣裙,更是将许紫烟衬托得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眉如青山,眼凝秋水,虽淡雅却动人。

    此时见到许紫烟拿出了一个碧绿的葫芦,心中便觉诧异,感兴趣地望着许紫烟。许紫烟含笑不语,轻柔地打开葫芦盖,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便飘溢了出来。

    杀无痕吸了吸鼻子·脸上便现出了一丝潮红。毫不迟疑地将手中酒杯内的残酒一口喝尽,将酒杯放到桌子上,目光炯炯地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淡然一笑,轻轻将葫芦倾斜,一阵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响起,那杀无痕面前的酒杯立刻注满了碧绿青翠。诱人的清香袅袅娜娜·凝聚不散。

    那燕山魂早已经等不及了,将酒杯放到了许紫烟的面前,许紫烟嗔目瞪了他一眼,同样给他斟满了一杯。之后又给期盼已久的公子锻斟满了一杯,又给两个半人族各自斟满了一杯,这才给自己的酒杯斟满。端起了酒杯,对杀无痕和公子锻说道:

    “这是我自酿的酒,道友们尝尝!”

    燕山魂早已不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伸手便将许紫烟的葫芦抢了过去,又给自己斟上了一杯。杀无痕和公子锻心中很是不屑,这酒再好也就是一杯酒吗?用得着抢成这样吗?真是个土包子。

    两个人矜持地将酒杯放到唇边,一饮而尽。

    “哦~·

    杀无痕分神后期的修为都只觉浑身上下的汗毛孔完全舒张了起来,从内向外的舒爽。那公子锻就更是不堪,径直地呻”吟出声。那声音一出口,便知道失态,一张脸涨得通红。此时就更不用提那两个半人族了,望着手中的酒杯完全是一副痴迷的模样。

    “这是什么酒?”

    杀无痕边开口问许紫烟,边将一双眼睛紧紧地盯在燕山魂手中的葫芦上,恨不得出手去抢。此时心中再也没有把燕山魂看做土包子的想法,反而此时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土包子,将葫芦能够攥在手中。

    收起回复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