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头人双手恭敬地接过传讯玉简,放在了自己的储物袋中。许紫烟看了一眼,心道,这半人族还真是穷啊,连个储物戒指都没有。而就在这时,那个狮头人恭敬地对许紫烟说道:

    “前辈,不如让在下请前辈吃顿饭,我也好把我们家族的情况,大概址’像您介绍一下。”

    许紫烟神色就是一怔,上下打量了一下狮头人。心道,你都穷成这样的了,还请我吃饭?大概那狮头人也领会了许紫烟的意思,便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扭捏不安地说道:

    “只是……只是想请前辈随便……吃点儿。”

    许紫烟摇头轻笑道:“我还想要去上面参观一下,等一会儿还是我请你们吧。”

    一旁的公子锻笑道:“在炼器城我是地主,怎么能够让许道友请客,还是我来做东吧!”

    “也好!”许紫烟嘿嘿笑着,倒也不在意。不管是许紫烟还是公子锻,谁会把一顿饭当做一回事儿?

    狮头人也知道凭着自己身上那点儿灵石请客,恐怕真是慢待了眼前这些人,所以也只有不言语,跟着了许紫烟等人的身后。

    一层一层上去,许紫烟仔细地观看着四壁的秘法,越是往上走,那些秘法越是残缺不全。许紫烟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道,如果只是靠着这些东西,想要突破到灵器师,那还真是需要逆天的天赋。

    一路参观完了,除了公子锻一脸骄傲的模样,狮头人和那个长尾人一脸的崇敬之外,许紫烟和燕山魂都是一脸的兴致缺缺。走出了炼器塔·公子锻笑着说道:

    “许道友,在这炼器塔的不远处就有一家酒楼,那里的菜肴很有特色。所卖的都是一些比较高阶的妖兽烹饪成的佳肴,充满了灵气·我们不如去尝一尝。”

    “哦?”许紫烟听了,心中也兴起了兴趣,便点头跟着公子锻徒步行去。

    不一会儿,几个人就来到了一处不大的酒楼。上面挂着一个牌匾,上书“趣味斋”三个大字。

    公子锻笑着伸手请许紫烟和燕山魂向门内走去,而就在这时候,站在门口的伙计哈着腰·脸上堆积着不自然的笑容,谄媚地说道:

    “锻少爷,今天这里已经被千少爷给包了下来。.您看······”

    公子锻听了就是一怔,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千渊。可是,如果就是这样退走,他公子锻的面子往哪里搁?

    但是,公子锻也委实不愿意和千渊打交道,实在是公子锻和这个千渊很不对付。而且是人家先将趣味斋包了下来·自己也不能强行进

    要是别人也就罢了,凭着公子锻的身份,在炼器城内还不会有人不给他面子。公子冶的威名是白给的吗?公子冶一家可是在炼器城内威风了五百多年。而千渊的背景没有人了解·是最近二十年才来到炼器城的。

    按理说,像千渊这种新来炼器城的修士是要低调的。但是,这位千渊却极其高调。似乎有着极其深厚的背景,而且在炼器城内开了一个材料店。那材料还真是齐全,数量也足,价格也低廉。只是短短地二十年的时间里,便逼得十几家炼器城内的材料店铺关门,将店铺专卖给了千渊。

    于是,千渊便在短短地二十年的时间里,发展成了炼器城内最大的一家炼器材料店。在这期间·也不是没有修士想要针对千渊搞些暗地里的动作。但是,无一例外地都被千渊干净利落地收拾掉。这就更加让人对千渊的背景感到恐惧。千渊便以狂风扫落叶之势,将炼器城内几乎六成的材料店占为已有。

    千渊从来没有去求过公子冶和墨即离炼器,反倒是公子冶和墨即离有时候需要去他那里购置一些炼器材料。而千渊也从来没有给过公子冶和墨即离一丝的折扣,也不在乎公子冶和墨即离二人丝毫的面子。

    他就是用这种低廉的价格和谁也不给面子的强悍,渐渐地垄断了炼器城的材料市场。而且随着千渊的地位上涨·行事也逐渐地霸道起来。

    俨然已经和公子冶,墨即离在炼器城成三足鼎立之势。

    公子冶和墨即离很是看不上千渊这种暴发户的嘴脸,但是也不愿意轻易和这样自己不了解的人交恶,所以便吩咐自己的人尽量少和千渊的人有瓜葛。

    但是,一个是炼器的,一个是卖材料的。这两方面怎么可能没有瓜葛?而且那千渊在几乎垄断了炼器城的材料之后,便开始抬高价格。这便让千渊和公子冶,墨即离这些炼器师有了矛盾冲突,而且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看到公子锻站在那里皱眉,许紫烟便轻声问道:“那个千少是怎么回事?”

    公子锻便低声地将有关千渊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许紫烟闻听,心中便是一动,她很怀疑这千渊就是刀开来的人。也只有刀开来会有如此多的材料,也只有刀开来敢降价销售,因为他的材料几乎就没有几个钱。同样,也只有刀开来不会怕公子冶和墨即离,更别说那些小鱼小虾。所以,想要暗中打千渊注意的修士,都在暗地里被收拾了。

    恐怕也正是刀开来这种激进的方式,让炼器城城主沈千机发现了刀开来叛逆。这才借着器道大赛的机会准备收拾刀开来。许紫烟突然想起自己忘了问公子锻,刀开来有没有从人镇关回来?

    想到这里,许紫烟再也没有在这里逗留的心思,便轻声说道:“锻道友,既然这里已经被人先包了下来,我们就去别的地方吧!”

    公子锻摇咬了咬腮帮子,最终无奈地朝着那个伙计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而就在这个档口,从酒店内缓步走出了一个青年,行走之间带着一股杀伐之气,背着双手,翻着白眼看了一眼公子锻,嘴角掠过一丝不屑道:

    “原来是公子锻啊!来这里请客啊!不好意思,这里已经被本少爷给包下来了。”

    千渊那翻着白眼的眼珠子从公子冶的身上渐渐地转移,看到了公子冶身后的那两个半人族,眼中的讥讽就更加地扩大,皮里阳秋地说道:

    “锻少爷的品味真是越来越高了,半人族也成为锻少爷的座上宾了!”

    公子锻勃然而怒,上前一步,怒视着千渊。还没有等到他张口,便见到千渊已经抢着开口说道:

    “哟,公子锻,你还想动手不成?”

    “呼啦~~”

    从酒楼里面冲出了八个修士,一个个鲜衣怒马,五个化神期的修士,二个分神初期的修士,还有一个分神中期的修士。但是,却从他们的身上能够感觉出浓重的杀伐之气,绝不是普通的修仙者那般,

    许紫烟便微微皱起皱起,对方身上发出的浓重的杀伐之气,更是让他认为这千渊就是刀开来的人。见到千渊的身后冲出一群自己看不透修为的修士,公子锻的脸色就是一紧。不过拥有的骄傲却并没有让他退却,反而冷笑着望着千渊。

    千渊不屑地扫了一眼公子锻,淡淡地说道:“盯着我也没有用,就是咱们两个单挑,你在我面前也是一只蝼蚁。”

    话音刚落,天空中衣袂掠动,人影翻飞。三十六名炼器城内的护卫军从空中落了下来,为首的一个化神后期的修士冷冷地注视着千渊道:

    “千渊,炼器城的规矩你知道。”

    千渊的心就是咯噔一下,心道,他怎么来了。

    刚才斥责千渊的那个修士是炼器城护卫军的总首领,叫做杀无痕,分神后期的修为。一般是绝对不会在大街上上巡逻的。不知道今天哪个神经不对了,却亲自率领着手下跑到了趣味斋的门前。但是,许紫烟却敏锐地感觉到那杀无痕看似将目光望向十渊,但是精神力却锁定在她和燕山魂的身上。

    许紫烟和燕山魂相视了一眼,嘴角掠过了一丝冷笑。许紫烟从离开器道大赛的时候,就做好了被炼器城捉拿的准备。霎时间,许紫烟的神经绷紧,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但是,燕山魂却是放松得很,朝着许紫烟微微摇了摇头。

    而这个时候,千渊虽然知道对方为分神后期的修为,心中有些恐惧。但是,脸上却也没有露出丝毫,依旧淡淡地说道:

    “杀前辈,规矩我懂,我不会把公子锻怎么样的,最多让他收些皮肉之苦罢了。

    杀无痕脸上就是一怒,心道,这小子还真是够嚣张的。但是,如果真的千渊只是让公子锻受些皮肉之苦,还真是不算违反炼器城的规矩。杀无痕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扫过许紫烟和燕山魂,突然朝着公子锻上前一步,哈哈大笑道:

    “锻贤侄,你是要请这两位朋友去吃饭吗?”

    公子锻的心中大惊,杀无痕在炼器城内地为超然,就是公子冶见到杀无痕也都极其恭敬。在某方面讲,这杀无痕就是城主沈千机闭关的时候,炼器城真正的主人。他什么时候对公子锻如此客气过?公子锻慌忙施礼道:

    “拜见伯父,小侄正是要请两位朋友吃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