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酒馆内,四张桌子并非全空着。此时在靠近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旁正坐着两个人。这两个人俱是一身黑袍,而且生得十分相像,只是一个是青年,一个是中年的模样,如同一对父子。

    两个人相对而坐,在中间的桌子上象征性地摆了四碟小菜和一壶酒。但是,两个人都没有动筷,而是相互凝目而望。半响,那个中年黑袍人说道:

    “山魂,你知道我若是想要捉你,只是翻手之间。”

    “琅琊!”燕山魂的脸上突然绽放起阳光般地微笑道:“不错,你的实力是比我高,这个我承认。但是,就算你把我捉起来,之后有能够怎样?”

    琅琊的神情就是一滞,默默地端起了酒壶,先是给燕山魂倒满了一杯,之后再为自己倒满。放下酒壶望着燕山魂道:

    “喝一杯吧!”

    燕山魂点头,两个人端起了酒杯各自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燕山魂淡淡地说道:

    “琅琊,我们两个目前的状况是,你的修为比我高,但是我的神识却比你强。我打不过你,甚至你要抓我的时候,我连逃恐怕都很困难。但是,如果我们两个结合,毫无疑问,我会将你的元神吞噬,因为我的神识比你强大得太多。所以,你抓了我也没有用,你敢和我融合吗?”

    琅琊的脸色变得十分地难堪,半响才道:“我可以杀死你,或者囚禁你。总不能等到你成长起来,修为超过了我之后,把我给吞噬了吧?”

    燕山魂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轻声说道:“你说的也是一个问题。如果我成长起来之后,没有道理不把你吞噬·毕竟只有我们两个完全融合,才能够释放出最大的力量。”

    望着目光中闪过一丝厉色的琅琊,燕山魂淡淡地笑着说道:“如今解决这件事情只有两个办法。”

    “什么办法?”琅琊看着燕山魂那张年轻的脸上现出笃定的神色,心中很是不舒服,但是又不能够不问。

    “一个是你把我抓起来,嗯,我会很配合。但是,你把我抓起来之后,却不敢杀我。因为如果我拼起命来·豁上我这个躯体不要,跑到你的身体里夺舍。就算你把我的这个躯体给拍成了齑粉,最终胜利的也是我。所以,你只能够把我给囚禁起来。”

    听到这里,琅琊的一张脸就黑了下来·眉心的一缕火焰就不自觉地跳动了起来。但是,他还是忍受着怒气,冷冷地望着对面的燕山魂,等着他说出第二种方法。

    “这第二个方法其实是目前最理想的方案!”

    燕山魂的神色严肃了起来,目光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琅琊的神色也是一紧·目光紧紧地锁定着燕山魂。

    “琅琊,如今我们当初被仙主和魔主分解的躯体都已经被你我两个寻回。你有没有想过,一旦我们两个完全融合,会有什么后果?”

    “会有什么后果,只有实力变得更强!假以时日会恢复到我们当初的巅峰境界。”琅琊眉毛一挑。

    望着燕山魂似笑非笑的神色,琅琊的脸慢慢地变了。他没有完全得到上古琅琊的本体神识,在这一点上确实是不如燕山魂。但是·燕山魂已经提醒到了这个份上,他最终还是醒悟了过来·目光中闪过一丝惊惧道:

    “你是说?”

    燕山魂凝重地点了点头道:“我们如今将上古琅琊的实力分成了两个部分,无论我们现在是这里,还是将来回到仙界。仙主和魔主想要感觉到我们,找到我们都很难。但是·如果我们现在相互吞噬,合成一体。那仙主和魔主就一定能够感觉得到。你觉得就算我们重新合伸·会是仙主或者魔主的对手吗?”

    琅琊陷入了沉思,小酒馆内沉寂了下来。门口那老板依旧以一个雕塑的姿势望着门外。

    “你的意思是?”最终琅琊抬起头望向了燕山魂。

    “我们暂时就这样分开·就算仙主和魔主知道了我们已经破印而出,但是却感觉不到我们的存在。如此,我们不如就先这样,各自努力提高着修为。也许等到我们两个都能够独自抵抗仙主或者魔主的时候,那个时候再融合,想必会超越上古琅琊的实力。”

    琅琊沉默不语,其实在他的心里也接受了燕山魂的方案。

    要知道他只能够将燕山魂囚禁起来,而如果这样的话,凭着自己的力量,恐怕这一生也没有机会达到和仙主或者魔主相抗的境界。如此只能够过着逃避的生活,这让骄傲的琅琊如何能够忍受。他破印而出就是为了报仇。而且就算他能够想到什么办法将燕山魂吞噬了,恐怕也立刻就会被仙主或者魔主感应到。到那时反而是再次被分解封印的结局。

    抬眼望着燕山魂,目光中透露出羡慕道:“山魂,如你重生了,无论你的修为提升到什么程度,恐怕那仙主和魔主都不会在感应到你的存在。反倒是我,随着我的修为不断地提升,恐怕最终还是会被他们发现。”

    燕山魂点头道:“不错!所以,你需要寻找一种能够遮盖气息的先天灵宝。”

    琅琊默然,最终喟然长叹。再一次望着燕山魂道:“就按照你的第二个方案吧,你尽快地提高你的修为,我尽快提升我的神识,你我最终融合是一个不可改变的结局。到那时你我各凭实力。不管怎么说,我们拥有敌人是一致的!”

    “好!”

    燕山魂拿起酒壶给琅琊倒满一杯,之后给自己倒满。两个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只是两个人眉宇之间充满了凝重。

    “你参加了器道大赛?”放下酒杯,琅琊淡淡地问道。

    “是!”燕山魂轻轻点头。

    “是为了那件事?”琅琊凝重地问道。

    “不错!”燕山魂苦涩地笑了一下说道:“你总不想我们一辈子都呆在这里吧?”

    “当然不想!”琅琊的眉毛挑了挑道:“只是你我只懂得炼器啊!”

    “能解决一个先解决一个吧!”燕山魂的眼睛内闪过了一道光。

    “也好!”琅琊淡淡地点头道:“有你参加器道大赛,那我就不参加了。你的身份比较好被人接受一些。”

    “嗯!”燕山魂轻轻点头。

    许紫烟回到了公子冶那边的住处,燕山魂已经返了回来。见到许紫烟回来,便跟着许紫烟进入到房间。许紫烟望着兴致勃勃的燕山魂,笑着说道:

    “山魂你真的对那个器道大赛如此感兴趣?”

    燕山魂凝重地点了点头,许紫烟有些不解地问道:“有原因吗?”

    燕山魂的目光有些闪烁,但是最终还是不愿意对许紫烟撒谎,抿了抿嘴唇道:

    “紫烟,这件事情以后我会对你说,只是如今还不到时机。”

    许紫烟望着一脸坚毅的燕山魂,缓缓地点头道:“好!只是如果需要我帮忙,你说。”

    燕山魂哈哈大笑着说道:“那是自然,只要等到我证明了我心中的猜想之后的行动你将是主力,到那时你一切都会明白。”

    许紫烟神色一愣,感觉到燕山魂所谋甚大。但是她心中清楚燕山魂绝对不会害她,所以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

    “紫烟,明天要不要去看我比赛?”

    “当然会去我要见证一个炼器宗师的诞生!”许紫烟莞尔笑道。

    第二天。

    许紫烟和燕山魂正想要出门,便见到公子冶父子走了进来。见到燕山魂和许紫烟迎面走来,公子冶便笑着朝二人礼说道:

    “许道友,琅琊道友,你们这是去器道大赛?”

    “是啊!琅琊也报名参赛了。”许紫烟笑着说道。

    “哦?琅琊道友也会炼器?”公子冶错愕地望着琅琊。

    “略懂!凑个热闹!”燕山魂笑嘻嘻地说道。

    “哦!”公子冶只是点点头对于燕山魂参加器道大赛没有再说什么。在他的心里认为,即使燕山魂不是去凑热闹,是真的会炼器,水平也不会强到哪里去。便转向许紫烟说道:

    “许道友,你是去看器道大赛?”

    “嗯!”许紫烟点头。

    “那跟我走我,我给你安排一个地方,否则太拥挤了还看不清楚。”公子冶笑着说道。

    “好,那就谢谢道友了。”

    公子冶一挥手说道:“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儿我也是器道大赛的评委之一。”

    许紫烟点头,边随着公子冶向外走边转向公子锻问道:“锻道友不参加器道大赛吗?”

    “呵呵······”公子锻还没有开口,公子冶便接过话头说道:“我公子冶的儿子自然是要参加器道大赛,不过今天没有他的比赛。他已经是上品法器师只有到了下品宝器师的比赛,才会有他参加。”

    “哦!”许紫烟望了望燕山魂有转过头说道:“如此说来,今天只是那些没有炼器师徽章的修士想要考证下品法器徽章的大赛了?”

    “是!其实过程非常简单,就是由炼器城统一发放炼器材料,指定炼制一个下品法器。谁炼制成之后,即可成为下品法器师,时间是两个时辰。先完成的可以先得到徽章离开,回去准备第二天的比赛,但是时间到了之后,如果还没有完成,即判为失败。”

    收起回复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