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蘩羽98同学,~~烟花~~同学,风舞的裙摆同按林同学,天同学,jj小金大人同学,唐唐8719同学,雪痕1225同学,感觉今天同学的粉红票!

    公子冶的这个声音刚落下,可是在他的意识中又冒出了另一个声音:“你不是说过,说救了小舟,你就甘愿成为她的家奴吗?”

    “为奴?”原来的声音在挣扎着:“我公子冶堂堂中品宝器师怎么可能为人之奴?”

    公子冶站在屋子的中间,意识中的两个念头在不住地挣扎,双目之中不停地闪烁……

    清晨。.

    燕山魂打开房门,看到许紫烟也正从对面的房门中走出来,脸上现出阳光般地笑容道:

    “紫烟,和我一起去炼器城广场?”

    “去做什么?”许紫烟不解地问道:“器道大赛不是明天开始吗?”

    “嗯,不过今天要去那里领取牌号,而且一些规则也会在今天公布。”说到这里,燕山魂又是一摆手道:

    “算了,紫烟,你就不要去了。今天那里一定是乱哄哄的,到处是人。我一个人去,很快就会回来。”

    许紫烟想了想,便点了点头道:“好,你也不用着急回来,大赛的规则一定要看好。”

    “我知道,走了!”

    燕山魂满不在乎地举步向着外面走去。许紫烟望着许紫烟消失的背影,微笑着摇了摇头,做了几个扩胸运动,背着双手走出了院落,

    公子冶是炼器城内仅有的两个中品宝器师,所居住的地方自然在炼器城内属于难得的灵地。许紫烟一路欣赏着美景,没有目的地走着,脑海中却在不住地思索着如今的处境和今后的计划。

    这样思索着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不觉中许紫烟来到了一片树林跟前。此时已经进入秋色·树叶已经变得金黄,在瑟瑟秋风中不住地从树枝上脱落,随风飘舞。

    许紫烟霍然停住了脚步,目光向着树林内望去。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在树林内掠动·伴随着剑破长空之声。许紫烟凝目望去,却正是公子锻。

    此时,公子锻的身形在树林内不住地盘旋,一柄宝剑在朝阳下熠熠生辉。搅动着树木和地面的黄叶在身体周围盘旋飞舞,如同一条黄色的游龙盘旋天际。.

    许紫烟负手静静地站在树林的边,望着已经融入到修炼之中公子锻。

    目光透露出一丝赞赏。公子锻如今的修为也达到了元婴中期的境界,比他的父亲公子冶也差不了多少。一把宝剑舞动起来·竟然有着天人合一的趋势。

    可是,许紫烟那赞赏的目光渐渐地透露出一丝不解,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她从公子锻营造出来的意境中感觉到了萧索,黯然。

    按理说,如今公子冶从自己这里得到了三颗延寿丹,这自然会有公子锻一颗。最重要的是他的母亲已经有了伤愈的可能性。公子锻此时应该是充满了兴奋和喜悦才对,怎么可能散发出这种黯然萧瑟的意境?

    四下猛然一静,许紫烟凝目望去·见到此时公子锻已经停了下来,一把剑紧紧地握在手中,斜垂在体侧。那条由黄叶组成的游龙在他头顶上方的空中轰然散去·如同一阵树叶雨从天际洒落下来,让公子锻的身形变得迷离起来。

    公子锻的耳朵动了动,霍然转身,目光锁定在许紫烟的身上。待看着站在树林边的上的许紫烟,神色一愣,目光瞬间复杂,又瞬间恢复了自然。将宝剑收起,缓缓地向着许紫烟走来,微风抚起缕缕黄叶在他身边飞舞,平添了几分萧瑟。

    “许族长!”公子锻在许紫烟的身前停下脚步·向着许紫烟躬身施礼。

    许紫烟打量着眼前的公子冶,只觉得他身上的气质要比之前更加地忧郁。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心中不知道他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是他修炼功法的原因。但是,许紫烟觉得这一切跟她没有丝毫的关系。所以,也只是礼貌地点了点头道:

    “哦,我只是路过·就不打扰锻道友了。”

    话落,许紫烟便举步向着另一边走去,公子锻望着许紫烟的背影,突然开口道:

    “许族长,你要多加小心一些。”

    “嗯?”许紫烟顿下了脚步,回头望着公子锻。

    公子锻的目光中有些慌乱道:“许道友如今和炼器城的关系·……我只是……提醒一下。”

    许紫烟望向公子锻的目光若有所思,她感觉到对方绝对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和炼器城的关系才提醒自己的,但是究竟是为什么自己一时也想不清楚。便将一双妙-目带着疑问地望向了公子锻。公子锻的脸色就是一红,有些支吾地说道:

    “在下······只是担心····…许族长的安危。”许紫烟点了点头,脸上透露出感谢之意,待转过身之时,眼中便充满了思索。公子锻望着许紫烟渐渐消失的背影,喟然轻叹,脸上一片萧索。

    许紫烟回转到了自己居住的院落,见到燕山魂还没有回来。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传讯玉简的震动,便将传讯玉简开启,里面竟然传出来许舒的声音:

    “王者,我是许舒。”

    “嗯,有什么事情?”许紫烟有些诧异地问道。

    “王者,我现在在炼器城内。”传讯玉简内传出许舒恭敬的声音。

    许紫烟便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她知道如今许舒是许家战殿十二支小队中的个小队长。当初第一批开启血脉的弟子,修为都在许家青年一代中成为了佼佼者,担任了各个小队的队长。而且以许舒那元婴初期的境界在各个小队长中修为还排在后头,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小瞧她,盖因她的毒功却是令人畏惧。

    但是,她这个时候应该轮到她这一支小队在外面暗杀大罗天修士,怎么会进入到炼器城?难道她不知道这很危险吗?想到这里,许紫烟的声音就凝重了许多道:

    “舒儿,你怎么会进入炼器城?出了什么事?你现在在哪里?”

    “王者,我许紫烟住在飞花客栈,没出什么事情。”

    “好,在那里等着,我马上过去。”许紫烟听到许舒没有出什么事情,便放下了一颗星。但是,她知道许舒不会无缘无故地跑进炼器城内,所以还是决定立刻前去飞花客栈与许舒见上一面。

    半个时辰之后,许紫烟从一辆妖兽车跳了下来。飞花客栈的门口,人影一闪,许舒已经站在了许紫烟的面前,躬身施礼道:

    “姑姑!”虽然许紫烟带着斗笠,对许紫烟极为熟悉的许舒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嗯,我们进去谈。”许紫烟轻声说道。

    “好,请姑姑随我来。”

    许紫烟一路跟着许舒走上三楼,进入到房间之后,许紫烟一挥袍袖,空中数十个符宝翻飞。一座阵法禁制便布设完成。许紫烟坐在椅子上,望着站在自己对面的许舒,将头上的斗笠拿了下来,微笑着说道:

    “说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许舒轻声地解释道:“上个月有一个修士在家族的大阵之外呼喊着要见王者。家族长老见到他只是一个化神初期境界的修士,便放他进入了家族。他说他有大量的资源要和许家交易。”

    许紫烟双目一亮道:“既然他有资源想要和我们许家交易,只要价格合适,那就交易就是了,又何必前来寻我?”

    “原本家族长老也是这样想,但是那个人说以后和家族长老交易自无不可。但是,初次相谈,却一定要面前王者。而家族长老也想知道王者在炼器城内的处境,所以就让我来了。”

    许紫烟的眉毛就是一挑道:“你带着那个修士一起来了?”

    “不是!家族也害怕那个修士是三大城的奸细,所以在明里是许星甘带着那个修士前来,而我在暗里跟随着他们进入炼器城,先于王者取得联系。如果王者想要见他,我们就安排。如果不想见,我就通知许星甘立刻撤离。”

    许紫烟微微点头,她对许家的这个安排非常满意。她知道许家之所以要派许舒前来炼器城,主要就是那个前往许家要见自己的修士令家族长老开始担心自己的处境,又恐怕自己通过传讯玉简和他们说的不是实话,所以才会派许舒前来。说实话,在如今许家修士的心中,就是谁出事都行,唯一许紫烟不能够出事。

    “就只有你和许星甘两个人前来吗?”

    “不是,我个许星甘各自带领了一个五十人的小队。”

    “许紫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道:“你们都进入到炼器城?”

    “没有,只有我和许星甘进入了炼器城。余下的人都隐藏在距离炼器城不远的乌山之内。”

    “嗯。”许紫烟微微点头道:“那个修士的底细可是弄清楚了?”

    “他叫米旭,说是人镇关刀开来的手下,是代表刀开来和我们许家交易的。”

    许紫烟的眼皮就是一跳道:“刀开来?人镇关关主?”

    “是!经过家族间殿的辨认,他出示的令牌是真的。他确实是代表人镇关关主刀开来。”

    说到这里,许舒取出了一个玉简,双手递给了许紫烟,轻声说道:“王者,这是家族间殿对于人镇关的了解资料。”

    真心的,诚恳地,满地打滚求粉红票!

    (去读读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