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听到公子冶所言许紫烟苦笑着说道:“既然连炼丹城城主都束手无策,紫烟也未必有办法。”

    “不要紧,许道友务必,无论能否治愈,这番心意老夫都领了。”

    “好!什么时候?”许紫烟心中早已经有决定,便不再推辞。

    “如果许道友眼下无事,我们现在就去,如何?”

    “也好!”

    公子冶父子心中大喜,带着许紫烟走出了房门。却听许紫烟轻声说道:

    “道友请稍等,我去请我的朋友一起。”

    话落,向着公子冶父子示意,之后便走向了燕山魂的房间。还没有等到许紫烟走到燕山魂的房门口,那房门便已经打开,燕山魂的身形出现在房门口。许紫烟轻声说道:

    “琅琊,公子冶道友的道侣走火入魔了,我们一起?”

    燕山魂点了点头,也不言语,只是向着公子冶父子点头示意,便跟在了许紫烟的身旁。

    随着公子冶父子向着园子深处走去,许紫烟突然心中一动,想起燕山魂说起他炼丹制符以及炼器都明白,不禁对燕山魂究竟到了什么境界感到好奇,便向着燕山魂传音说道:

    “山魂,你的炼器术究竟到了什么境界?”

    燕山魂转头看了一眼许紫烟,传音道:“很高!”

    见到燕山魂一副拽拽的模样,许紫烟不禁气道:“那究竟高到什么程度啊?总有个境界吧?”

    燕山魂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淡淡地传音道:“说了你也不懂。”

    看到许紫烟要暴走的神态,燕山魂嘴角掠过一丝傲然说道:“这么说吧,苍茫大陆上的炼器水平,在理论上是九品灵器师吧?而如今在苍茫大陆上恐怕连一个一品灵器师都没有吧?但是那九品灵器师对于我来说就是随手为之。”

    “九品灵器师?还随手……为之?”

    许紫烟心中狂震,继而狂喜。如果燕山魂这些本事都被许天威学成,那许家岂不是发达了?至于许紫烟自己学?许紫烟只是想了一下·立刻就放弃了。如今许紫烟有着太多的东西都还没有领悟,那炼丹术和制符术就已经够许紫烟头痛了,哪里还会有经历去学什么炼器术?不过,想到燕山魂刚才的那个语气和神态·许紫烟心中就气愤,便有向着燕山魂传音道:

    “那炼丹术呢?”

    “哦!”燕山魂的神色有些尴尬,向着许紫烟传音道:“我知道你精通炼丹制符,那你告诉我你的炼丹术到了什么境界?”

    许紫烟脑海里迅快地盘算着,不能够让燕山魂把自己给看扁了。虽然自己现在还没有领悟一品仙丹,那不是自己领悟不了,而是自己手上没有炼制仙丹的材料·所以……,许紫烟咬了咬牙,向着燕山魂传音道:

    “一品仙丹师!”

    燕山魂看了许紫烟一眼,目光中透露出一丝震惊,语气中带上了一丝尊敬传音道:

    “我不如你!”

    “怎么会?”许紫烟震惊地传音说道:“你曾经说过在苍茫大陆上在炼丹制符和炼器上没有人超越你!”

    燕山魂瞪了许紫烟一眼道:“我怎么知道在苍茫大陆上会出你这么一个妖孽,你又没有跟我说过你会炼制仙丹?”

    “但是,你对于丹药很了解啊!”许紫烟迷惑地说道,想起了在莲花峰燕山魂与她谈论起丹道头头是道的样子。

    “一个修士除了修炼之外·能够精通一项技能也就不错了。比如我,在炼器方面,别说在苍茫大陆·就是在仙界也没有人能够超越我。但是,那炼丹和制符上只能够说是知道些皮毛,原以为在苍茫大陆上可以是一个老祖似的人物,谁知道会碰上你这么一个妖孽。你别告诉我,你的制符术已经达到了可以制作仙符的境界!”

    许紫烟的神色一滞,没有好气地传音道:“怎么会?我现在只是二品灵宝师!”

    “那······已经是很厉害了好不好?”燕山魂一副被打败的表情。

    两个人一边相互传音聊着一边随着公子冶父子走进了一个院落,推开了房门,随着公子冶父子进入到房间,见到在屋内的床上躺着一个老妇人,神色已经十分地衰老·明显地要比公子冶衰老很多。许紫烟知道这是因为她走火入魔的原因,和燕山魂一起站在了床前,向着床上的老妇人望去。

    收起回复

    公子冶此时的表情十分地温柔,柔声地对床上的老妇人说道:“小舟,这是为夫请来的两位先生,他们一定能够医治你。来·让先生看看。”

    话落,温柔地将老妇人身上的被揭开。那老妇人望着公子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双眸中带普哀伤和爱意,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希望之色。看来这百年来,公子冶刚才那番话不知道说了多少次,这老妇人已经从心底深处丧失了希望。

    随着被子被掀开,落在许紫烟和燕山魂眼中的是两条已经石化的腿。老妇人双腿上只是穿了一个短裤,那双石化的腿一目了然。

    许紫烟和燕山魂各自仲出了一根手指在那老妇人的双腿上分别地按了按,然后又分别搭了一下老妇人的腕脉。之后燕山魂便沉默地站在了一边,而许紫烟则是开启了鲲鹏眼,向着老妇人的身体望去。

    看完了之后,许紫烟也微微皱着眉头站在那里。老妇人的体内经脉已经不仅仅是破坏,而且还有着扭曲,但是这不是问题。只要给她连续服食十二颗二元丹,再加上许紫烟的生命之气,是完全可以将老妇人的体内经脉修复。但是,修复的也仅仅是没有石化的部分。那双腿已经石化,许紫烟根本就没有办法。

    许紫烟将目光望向了燕山魂,燕山魂望了许紫烟一眼,传音道:

    “紫烟,你真的要救她?”

    许紫烟的目光就是一亮,急忙传音道:“山魂,你有办法?如果有你就帮她一下吧!他们伉俪情深,再说这次他们也帮了我不少,权当是结个善缘吧!”

    燕山魂点了点头,不再传音,而是对着那个老妇人淡淡地说道:“你是土灵根吧?”

    “是,小舟她是土灵根!”公子冶激动地望着燕山魂道:“琅琊道友可是有什么办法?”

    燕山魂望着床上躺着的老妇人,看她的双眸中根本就是一点儿生气也无,知道她的心已经死了。如果不是眷恋公子冶父子,恐怕早就自尽,不受这份苦了。心中轻叹了一声,望着老妇人轻声说道:

    “你的伤并非不能够医治!”

    那老妇人的目光一亮,终于让人看出了一丝生气。恐怕这是她走火入魔百余年来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她的上能够医治,那原本尽是哀伤的目光终于透露出对生命的渴望。一旁的公子锻闻听燕山魂所言,噗通一声跪在燕山魂的面前,泣声说道:

    “请琅琊前辈出手医治我娘!”

    公子冶此时也不再矜持,同样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朝着燕山魂道:“道友,只要您能够医治在下的道侣,条件随您开,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

    燕山魂淡淡地说道:“你们先起来吧,让我把她的伤说得明白,你们也好心里有数。”

    公子冶父子听了心中就是一咯噔,难道还有什么危险不成。惶惶恐恐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眼巴巴地望着燕山魂。燕山魂望着床上老妇人轻声说道:

    “道友是在修炼土属性功法的时候走火入魔,而且应该是在领悟土之意的临界点发生的状况吧?”

    老妇人眼睛就是一亮,从久不说话的喉咙里面僵硬地说出了一个“是”字。

    燕山魂微微皱着眉头说道:“你的伤太久,体内的经脉已经破坏得太厉害。”

    说到这里,转向许紫烟,此时他已经知道公子冶父子在许紫烟面前承认了认出许紫烟的身份,所以也不再称呼许紫烟为云灵仙子。

    “紫烟,你对她体内的经脉有没有办法?”

    “有!”许紫烟点头应道。

    “嗯!”燕山魂点头,然后朝着老妇人凝声说道:“你这个伤究竟能否治好,不在于我们,而在于你自己。”

    “怎······么······说?”老妇人艰难地说道。

    “紫烟可以将你体内没有石化的经脉修复,但是那石化的部分却只有靠你自己。当你领悟了土之意的时候,哪怕只是小成境界,你的石化自然会恢复,而且你的修为还会得到进一步突破。”

    老妇人的双眸又暗淡了下去,领土之意哪里会那么容易?如果有那么容易,当初她怎么还会因此走火入魔?公子冶父子也一脸的黯然。长长地叹了一声,公子冶朝着许紫烟躬身说道:

    “还请许道友您将老夫道侣的经脉医治好,老夫依旧答应您的任何条件。”此时公子冶已经确定许紫烟能够治疗爱侣的经脉,口中便用上了敬语。

    燕山魂淡淡地看了一眼公子冶,将目光转向床上的老妇人淡淡地说道:

    “我可以给你一颗土之意的种子,至于你能否最终领悟,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收起回复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