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li同学,an伺学,大号飞天猪同学的打赏!ˉ

    孟狄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所以妖族就干脆潜入中原打劫和走私。.而且人类修士中也有着一些铤而走险者与妖族联合到一起,有着这些人类修士做策应,那些妖族就更加地如鱼得水,他们藏在暗处,还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

    许紫烟心中一动,妖族?看来有时间得去那里走走。既然那里有那么多的资源,放在那里浪费总是不好。

    听了孟狄的讲诉,许紫烟心中也了解到人类和妖族就好像天生的敌人一样不可调和。想要和妖族和平共处,就是人类同意,在妖族那边也不可能。如今是妖族势弱,如果等到妖族势大,一旦再产生一个妖皇似的人物,那绝对是人类的灾难。

    不过,许紫烟却并没有死板地认为和妖族不能够交易。以妖族在炼丹制符和炼器方面的落后,和妖族交易绝对是一个极其核算的买卖。如果有机会,许紫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然,许紫烟只会拿一些极其低等的丹药符和法器和妖族交换。如此既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资源,又不能够给人类造成威胁。

    其实,许紫烟一直不理解四大超级势力和三大城的决定。为什么不利用自己的优势,用一些人类已经淘汰的东西去换取妖族的资源呢?如此不仅是不用顾虑妖族的实力追上自己,而且在换来的丰厚资源支持下,人类修士只能够发展的更快,将妖族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孟狄见到许紫烟皱着眉头坐在那里沉吟,还以为许紫烟在那里寻思着冒充她的人究竟是不是妖族,便笑着说道:

    “许族长,冒充你的那些修者一定不是妖族,你就不要往那边想了。他们不会做那些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这件事情几乎可以肯定是大罗天所为·说不定还有中原神机宗的参与。你以后要小心这两个宗门。

    不过,眼下你还是最好立刻远离炼器城。”

    许紫烟刚想要开口,一直外放的精神力便感觉到有人进入到院落之中。衣袖一挥,便将布设阵法的符宝收了起来。将斗笠又戴在了头上·站起身形向着外门口走去,而此时的孟狄也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便也从椅子上站起,向着许紫烟告辞。^^

    从外面进入到院落之中的正是公子冶父子,许紫烟送走了孟狄,将公子冶父子迎了进来。

    公子冶一进入房间便歉意地对许紫烟说道:“云灵仙子,这都是老夫考虑不周。竟然让那些厚颜修士前来打扰仙子·我已经命令下人将那些修士都赶回去了。老夫的朋友岂是他们想来拜见就能够拜见的。哦,云灵仙子,你不会怪罪老夫自作主张吧?”

    许紫烟正被这些修士闹得头痛,烦得不行。闻言大喜道:

    “怎么会怪罪道友,你这是给云灵解决了大麻烦。”

    公子冶笑了笑,房间内陷入了沉寂之中。许紫烟举目向着公子冶望去,见到公子冶坐在那里神色极为犹豫,心中便是一跳。难道是公子冶决定挑明自己的身份?想要开口相求延寿丹?

    从墨即离那里已经知道了公子冶认出了自己的身份·而且亲自将自己迎接过来。她就做好了公子冶和自己开诚布公的准备。此时的许紫烟心情十分地平静,她不认为有求于她的公子冶会对她做出不利的举动。所以坐在那里平静地望着公子冶。

    公子冶的神情还在那里挣扎着,公子锻神色忧郁而焦急地望着父亲·偶尔目光掠过许紫烟。

    “云灵仙子!”公子冶终于开口说道:“不知道道友喜欢什么样的宝器,老夫和道友一见投缘,愿为仙子竭尽全力炼制一个宝器。”

    许紫烟心中暗笑,这公子冶将自己亲自迎了过来,却又顾虑揭露自己的身份。但是不揭露自己的身份,却又无法开口相求延寿丹,这还真是令他为难。

    许紫烟微微寻思了一下,自己虽然不需要宝器。但是家族却是非常需要宝器。不仅仅是宝器,就是各种法器也十分地欠缺,因为如今的许家确实是太穷了。六支来自南荒·而且还是一直处于被欺辱的局面,两只来自天欲城,却是人家的奴隶。一支来自东方,虽然相对于其它几支要好上一些,但是却也完全上不了台面。自己的家族就更不用说了,来自世俗界。致使如今在莲花峰上的族人大多数有一个下品法器就不错了·确实是属于叫花子的层次。

    许家如今是有一个许天威,但是许天威一个是因为在南荒时期就受了重伤,不能够炼器眼下虽然能够炼器了,而且也有着许紫烟送给他的很多得河伯仙府中的炼器材料。但是就他一个人能够炼制几把法器?更何况他还要学习和修炼。

    不过,如今许家的弟子大部分修为都不高,还真是用不到宝器。只要有法器就可以了。其实只要有中品法器就可以配得上如今大部分许家弟子的修为了。眼下的主要任务是先把许家弟子给武装起来,等着许天威成长起来,再建立起来一支炼器族人,到那时候许家就不会再出现如今的困窘局面。

    想到这里,许紫烟拱手说道:“道友,云灵确实是有一事相求。”

    公子冶一听,心中大喜,眉角都透露出喜色,连忙拱手道:“云灵仙子有什么事情,请尽管说。只要老夫能够做到的事情,一定不会推辞。”

    许紫烟拱手言道:“那云灵就先谢过了。云灵需要一批法器,嗯,最好都是上品巅峰法器。不知道道友可否为云灵解决?”

    上品巅峰法器?只是上品巅峰法器?公子冶一下子便楞在那里。

    他已经很久没有炼制法器了,一时之间反倒是让他愣住了。反倒是坐在一旁的公子锻反应了过来,这是许紫烟要给许家弟子准备的法器。见到父亲楞在那里,便急忙拱手言道:

    “云灵仙子,你需要多少?说个数量。”

    这个时候公子冶也反应了过来。他不怕许紫烟开口索求,就怕许紫烟不开口。如今许紫烟虽然索要的是法器,但是只要开口就好。于是也急忙拱手说道:

    “云灵仙子,你说个数量和时间,如果数量多时间紧,老夫可以在炼器城内为你收购。炼器城内别的没有,想要法器,要多少有多少。”

    许紫烟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道友,在下需要的量要大一些,而且时间也是越快越好。”

    “多少?”公子冶一副无所谓地问道。

    许紫烟略微沉吟了一下,如今许家的弟子并不多,又刚刚经过了一场劫难,总共加起来也不够四千人。但是,如果自己在不久之后将多灵根一系收服,迁移到莲花峰,到那时就不知道要有多少弟子。总不能够到那时,自己这个王者连法器都拿不出来吧?想到这里,脸上有些为难之色道:

    “道友,我想要一万把上品巅峰法器,种类不限,只要是上品巅峰法器就好。”

    “好说,不就是一万把……你说什么?”

    公子冶一下子就傻在了那里,想要在炼器城内收购一万把上品巅峰法器,倒也不是收购不上来。这里是哪?这里是整个苍茫大陆上炼器的集散地。别说一万把,就是十万把也能够立刻收购出来。但是,如此收购必然会引起炼器城内的注意。许紫烟之所以提出让公子冶为自己收购也是基于这个原因。自己出去收购,一定会引起炼器城的注意,自己的身份一旦被注意,真是经不起调查。而公子冶出面收购总比自己出面要强出许多。

    公子冶微微皱着眉头坐在那里寻思着,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自己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许紫烟提出的事情越是为难,自己也越是好开口相求。于是,一咬牙,有了这件事情做引,他准备和许紫烟开诚布公了。

    “云灵仙子,恕在下直言,你就是许家的王者,许紫烟吧?”

    他原本会以为许紫烟听到自己揭露了她的身份,会大为惊讶,没有想到许紫烟却十分地冷静。他自心惊间,却听到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道友,从见到你第一面,我就感觉到你已经认出了我。我只是不明白道友如何会认出紫烟,请道友为紫烟解惑。”

    “呵呵······”公子冶被许紫烟说破了心事,有些不自在地干笑了两声道:“那是因为我的弟子向器在天欲城飞行宫殿之上,偶尔在风撩起你的面纱之时,认出了你。”

    “哦!”许紫烟无语地坐在那里,这还有什么好说的,看来带个斗笠也有疏漏啊。自己要不要带个面具?

    “许道友!”公子冶拱手说道:“我曾经在墨即离那里得知你是一个炼丹大师,而且曾经炼制出来延寿丹。不知道你此时的身上还是否有剩余?”

    “有!”许紫烟肯定地回答。

    公子冶闻听大喜道:“不知道许道友身上还有几颗?”

    许紫烟的目光扫了一眼坐在旁边也一脸喜色的公子锻,伸出三根手指道:

    “三颗!”

    求粉红票!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