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许紫烟便告别了墨即离。不过在离开之前,许紫烟将许天威留了下来。她知道燕山魂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在教许天威炼器上,他现在时时刻刻地都在炼化那琅琊的躯体。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来指点许天威。

    所以,她和墨即离商量,想让墨即离收许天威为徒。只要许天威达到了下品宝器师的境界,将来再让燕山魂录下一下炼器玉简给许天威,有了墨即离传授的正规传承,以许天威的天赋一定会领悟燕山魂留下的炼器术。就是将来超越墨即离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许紫烟非常看好许天威的天赋。

    说白了,如今的许天威就是一个野路子,一切炼器术都是靠着他自己的天赋领悟出来的,他缺少正规的传承。而有着墨即离正规的传授,补齐了这块短板,许天威绝对会一飞冲天。

    而墨即离也痛快地答应了下来。一方面是许紫烟曾经给她的延寿丹,让她欠下了一个人情。她可不会自恋地认为自己帮许紫烟炼制了一些阵柱,就能够抵消了一颗延寿丹的恩情。另一方面她将来一旦达到了化神后期巅峰,她还指望着许紫烟为她炼制分神丹,也好冲破分神期的壁障。

    许紫烟和燕山魂回到了公子冶的住处,发现公子锻一直站在自己所居住的院落等着他们。邀请公子锻进入到房间,从公子锻的口中得知,公子冶被沈千机招去了城主府。于是,三个人边坐着房间里,边喝着茶边聊着修仙界的趣闻。

    可是,三个人还没有聊上一会儿,便有公子冶府中的下人来报说有修士前来拜见云灵仙子。许紫烟心中就是一愣,云灵仙子这个名字是她第一次用,她不知道会有什么人来拜访与她。

    燕山魂在旁边也是一脸的愕然,就是公子锻也是一脸的迷惑。待三个人迎了出去许紫烟的脸上更加地迷惑。因为眼前的人,她还真是面熟,都是乘坐天欲城那个飞行宫殿一起到达炼器城的修士。但是,许紫烟和这些修士没有交情啊!在飞行宫殿之上根本就没有和这些人说过话啊!今天他们却来拜见自己,而且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尊敬的表情,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但是,人来了总是要招待的。一路客气地将人迎了进去自有公子冶家的下人将茶水送上。没有聊了几句,这些人便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各自准备的礼物相送。都是各种炼器材料,其中不乏珍贵之物。

    许紫烟不知缘由,自然是不肯接受。但是,那些修士也没有将那些礼物收回,而是放在了桌子上。和许紫烟继续聊着。这一番聊了下来,许紫烟心中不禁苦笑。原来这些人都看到了公子冶在城门口迎接自己的场面,如此在他们的心中就只有两个猜测。一个是许紫烟就是一个炼器高手另一个就是许紫烟和公子冶关系极为要好。

    要知道,如今在整个苍茫大陆上只有公子冶和墨即离两个中品宝器师。想要求这两个宝器师炼制中品宝器的修士太多了。而且到了公子冶和墨即离这个境界,他们也不是什么样的中品宝器都肯炼制他们想要炼制的是那些能够帮助他们突破到上品宝器师境界的宝器。所以,想要相求公子冶和墨即离炼制中品宝器并不容易,可谓很难。

    如今他们发现了许紫烟,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如果许紫烟也是中品宝器师,那就再好不过。他们可以直接恳求许紫烟为他们炼制中品宝器,如果许紫烟不是中品宝器师,那也没有关系,只要许紫烟与公子冶关系好,他们可以恳请许紫烟为他们说情,让公子冶为他们炼制中品宝器。

    这些能够炼制得起中品宝器的那个不是富有之人所以送出的东西都不是凡品。但是,弄清楚状况之后的许紫烟,就更加不会收下这些礼物。许紫烟会炼器不错,但是水平还不如许天威。

    她和公子冶的关系?她和公子冶有关系吗?

    像那些修士说明自己不是宝器师,又废了一番唇舌告知众人,自己和公子冶并没有多大的交情。终于将这些修士送走但是看着这些离开的修士脸上的神情,许紫烟就知道自己的解释白费功夫了,他们没有一个相信自己说的话。想想也是,如果你和公子冶没有啥交情,公子冶凭啥会亲自带着自己的弟子到城门口迎接?

    这刚送走了一批,就又来了一批。到后来,许烟发现前来的修士自己根本就彻底不认识了,他们根本就丕和自己一起乘坐天欲城飞行宫殿前来炼器城的那一批人。细问之下,有的是因为在城门口见到公子冶亲自迎接自己,有的是根本就没有见到,只是听别人相传。就立刻跑来了。

    许紫烟听得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燕山魂早已经不耐烦地离开了许紫烟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去炼化琅琊的躯体去了。许紫烟脸上的肌肉都笑僵了,耐着性子将一波一波的修士送走。那些修士求不动许紫烟,见到公子锻坐在一旁,便又向公子锻好语相求,这让公子锻后来也躲了出去,只留许紫烟一人在那里应酬。

    许紫烟也想着不理会那些人,让公子冶家的下人直接将那些修士挡在外面轰走。但是,沉思了一下,许紫烟最终还是没有如此做。虽然自己现在是以云灵仙子的身份出现,但是将来肯定会被人认出。试想一下,这些都是修仙之人。而且不乏修为很高之人,虽然自己一直带着面纱,但是自己的身材,气息,这些修者怎么会不记得?

    家族如今刚刚起步,又遍地危机。能够交好一些修士还是非常必要的,最起码不要得罪他们。所以,许紫烟只好耐着性子招待着一波又一波的修士。再好说歹说地将他们劝走

    刚又送走了一批修士,坐下来刚刚喝了一口茶,便又见到公子冶的下人领进了一个修士。那个修士见到一个头戴斗笠,垂着面纱的女子迎了出来,晓得眼前的女子就是云灵仙子,急忙拱手说道:

    “在下符通商行杜符允过云灵仙子。”

    许紫烟听了就是心中一动,难道这杜符是灵宝城的修士?便笑着拱手说道:

    “云灵惭愧,道友可是来自灵宝城?”

    “在下正是出身灵宝城,如今担任这炼器城符通商行的老板,还请云灵仙子以后多多关照。”

    两个人边相谈着边走进了房间,分宾主落座。那杜符便从储物戒指中一张八品的符宝放在桌子上,伸出两指轻轻地推到许紫烟的面前,目光中带着得意微笑道:

    “初次见面,小小薄礼,不成敬意。”

    许紫烟目光扫了一眼桌子上的八品符宝,心中有着一丝震惊,没有想到杜符竟然能够拿出一张八品的符宝。心中想到墨即离和自己说过的话,那灵宝城城主云鹤仙子在百年前闭关之时,就已经是九品符宝师的境界,很可能如今已经是灵宝师,与自己相差不远。但是,许紫烟的目中也有着一丝笑意,她在笑这杜符竟然拿着一张八品符宝给自己送

    许紫烟刚刚抬手将桌子上的那张符宝推回去,便见到又有一个下人领进了一个人。许紫烟举目望去,嘴角掠过了一丝笑意,那正进来之人竟然是丹行商行的孟狄。

    许紫烟也想看看这孟狄前来是不是和他人一样心思,所以也没有告知他自己的身份,而是礼节性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双方见过礼之火,孟狄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他的目光迅速地集中在杜符的身上。目光一扫桌子上的八品符宝,便呵呵笑着说道:

    “杜道友好大的手笔,不过你就算送也应该送九品符宝才是,云灵仙子身份何等尊贵,岂是一张八品符宝能够请得动了?”

    许紫烟眼中透着笑意望着孟狄,她也想看看孟狄话说得如此满,他究竟会拿出什么样的礼物?相请孟狄坐下,又给孟狄斟满了茶,默默地望着孟狄也不出声。她也想看看孟狄会不会拿出什么高品的丹药,让她也见识一下苍茫大陆上的炼丹水平。

    但是,孟狄拿出来的东西却令许紫烟失望,盖因孟狄拿出来的并不是什么丹药,而是一块炼器材料。虽然也很珍贵,但是却对于炼器并没有太深的造诣。便微笑着摇了摇头,将那块炼器材料和八品符宝轻轻地推了回去。

    一时之间,孟狄和杜符都觉得尴尬。有些讪讪地将桌子上的东西收了起来,杜符见到许紫烟已经自己送出的礼退了回来,便不再好意思开口相求。不过,在他的心中还是有些不服气。一张八品符宝在苍茫大陆上绝对可以卖出天价,对面这个云灵仙子却给毫不犹豫地退了回来。哼,一定是她根本就不是宝器师,而且也求不动公子冶,这才不得不将我的礼物退回来!对,一定是这样的!说不定此时她正眼馋得心在滴血。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