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phaebezhwng同学的打赏!

    大概了解炼器城之后,许紫烟心念一转道:“给我说说炼丹城和灵宝城吧!”

    “这两个城我不是很了解。”墨即离边思索着边说道:“炼丹城的城主叫做寒丹,他同样在百年前闭关。闭关之前是八品炼丹师,分神后期的境界。据说他百年前的闭关主要是想要突破九品炼丹师的境界。”

    “他的为人如何?”许紫烟轻声问道。

    “嗯?”墨即离看了一眼许紫烟,思索着说道:“他是一个很掌控力很强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很骄傲的人。手段也十分地强硬,炼丹盟在他的手中已经渐渐地不像以前的炼丹盟那样,只是一个松散的联盟,凝聚力空前。甚至有些宗门,世家的炼丹师都因为他的原因脱离了自己的宗门和世家,彻底地加入了炼丹盟,入住炼丹城。

    他这样强势的做法也引起了很多宗门和世家的怨恨。但是,他做的非常有分寸,他引诱的都是一些中小宗门和世家,对于那些超级势力和大势力,他绝对不会去招惹。而且天下修士又确实离不开丹药,只要有着这一点,他就控制了苍茫大陆上的大半修士。所以,那些中小势力也是对他敢怒不敢言。

    更何况,那些脱离自己宗门和世家的修士也都是自愿的,寒丹并没有丝毫的强迫,虽然他一定是使了手段,但是这又如何?”

    许紫烟暗暗点头,其实无论是炼丹城,灵宝城还是炼器城在实际上都已经做到了垄断,这势必给他们积累了大量的资源。一个人拥有了如此大的资源之后,其野心如何会不膨胀?寒丹能够做到这一点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虽然自己能够炼丹,并不会在丹药方面依赖炼丹城。但是,炼丹城毕竟是苍茫大陆上炼丹和药材的集散地。将来的许家丹殿发展起来·无论是炼丹需要的草药,还是炼制出来大量的丹药出售,都离不开炼丹城。所以和炼丹城交好是上策,许紫烟甚至想将来在炼丹城开一家商铺·出售丹药和收购药材,这样才是家族兴盛不衰的方式,不能够将家族的命脉完全交给丹行商行,那只是眼前暂时的无奈之举。

    看来,和炼丹城的交往还是要从寒封和寒琪的身上打开缺口。许紫烟暗自盘算着,口中轻声问道:

    “那灵宝城呢?”

    墨即离含笑道:“三大城中属这灵宝城城主云鹤仙子性情最是淡薄,而且也最与人为善。她似乎除了对制符术痴迷之外·对一切都不感兴趣。整日里沉迷在制符术之中。百年前闭关,想要突破到灵宝师的境界。而且她的修为也和另两位城主一般是分神后期的境界。

    但是,也正是因为云鹤仙子这种淡薄的性格,对灵宝城几乎撒手不管。而且她又心地善良,明明发现了手下有违逆之举,也只是稍加惩处。如此,灵宝城便是三大城中最乱的一座城。她手下的四大弟子明争暗斗,让灵宝城乌烟瘴气。”

    “那灵宝城岂不是三大城中实力最弱的一座?”许紫烟愣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不是这样的!”墨即离含笑说道:“云鹤仙子的四大弟子虽然胡作非为,但是对他们的师父云鹤仙子还是非常的尊重。其实他们的心里也知道,云鹤仙子是他们的依仗。

    灵宝城如果没有了云鹤仙子·他们就什么都不是。恐怕四大超级势力早就插手了,就是这样,如今灵宝城内也到处有着四大超级势力的影子。

    所以,虽然他们桀骜不驯,但是只要是云鹤仙子的命令,他们都会立刻执行,没有半点儿马虎。最重要的是,虽然这四个人平时勾心斗角,但是心中却都像明镜似的。只要是外力想要在灵宝城掌控势力,他们立刻会联合结盟·将那个势力连根拔起,哪怕那个势力是属于四大势力的。”

    “你的意思是四大超级势力在灵宝城没有自己的势力?这不太可能吧?难道灵宝城不允许四大势力在那里开商铺?”

    墨即离呵呵笑着说道:“不是那样的,苍茫大陆上的任何一个势力,甚至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三大城内居住,开商铺。但是也仅限于此,如果哪个人或者哪方势力想要在三大城内组建自己的势力·想要染指三大城的掌控权,三大城都会毫不犹豫地将它连根拔起,不管它是属于哪方势力。

    而且在这一点上,形成共识的不仅仅是三大城,几乎苍茫大陆上所有的修士都认可三大城的做法。他们可不想三大城被那个超级势力掌控,如此那超级势力也会愈加强盛。最重要的是,三大城一直本着公平合理的原则,无论是宝器,丹药还是符的价格都很公道。这对整个苍茫大陆上的修士无疑是一个福音。谁知道三大城一旦被那个超级势力掌控之后,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许紫烟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沉思半响道:“看来三大城能够从上古时期传承至今,哪个都是底蕴深厚啊!不过,我还是不能够答应墨道友立刻离开这里。

    见到墨即离还想劝说,许紫烟摆了摆手说道:“既然来到炼器城,恰逢百年一度的器道大赛,我怎么能够错过这个机缘。总是要见识一下这百年一度的盛会。”

    “紫烟······那公子冶如今一定是知道了你的身份,想要和你索要延笀丹。你留在炼器城中非常危险。”

    许紫烟淡淡地笑着说道:“我想公子冶也是为了延笀丹,只是我有两个方面很迷惑,一个就是他如何知道了我的身份,另一个是他要延笀丹做什么?”

    墨即离闻言轻叹了一声道:“这第一个方面他是如何知道你的身份我不知道,但是他为什么要想你索要延笀丹我倒是知道。”

    “哦?”许紫烟拱手说道:“请墨道友解惑!”

    墨即离摇头苦笑道:“我和公子冶都是将一生的精力投入到了炼器之中,反而荒废了自己的修炼。所以我们的修为都很差。”

    说道这里,目露感激地看了一眼许紫烟道:“公子冶和我当初一样,他如今还是元婴后期的修为。而且他的年龄也和我相渀。如果在蹉跎下去,笀元也就要耗尽了。还有他的道侣也在百年之前走火入魔,我上次曾经和他说过是你为我炼制的化神丹。恐怕他除了想要和你求要延笀丹之外,还想要请你看看他的道侣。”

    许紫烟怔了怔,她原以为公子冶只是为了延笀丹,没有想到还有他的道侣走火入魔这回儿事儿。随即好奇地问道:

    “墨道友,你可是知道那公子冶的道侣究竟何种症状?”

    墨即离点头说道:“我去看过她,她的身上开始石化。如今她的两条腿都已经石化,如果继续下去,恐怕时日无多。”

    说到这里,墨即离长叹一声道:“要说她的修为和炼器术并不弱于我和公子冶,只是因为走火入魔而沉寂了下去。否则在这炼器城中就会有三位中品宝器师,不!说不定她已经成为了上品宝器师。”

    许紫烟讶然,她没有想到墨即离对于公子冶道侣的评价会如此之高。而且想到公子冶能够还一直想着为他的道侣寻求救治,看来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还真是不错。脑海中泛起了公子锻那忧郁的气质,看来那公子锻倒是一个至孝之人。如此说来那公子锻最少也是一百多岁的人,却是一副青年俊杰的模样。想到这里,心中猛然一愣,按照修仙界的笀命,这一百多岁不正是青年一代吗?

    摇摇头,散去自己的想法,望着墨即离问道:“在这百余年来,难道就没有人去医治公子冶的道侣吗?”

    墨即离再次长叹了一声道:“怎么会没有?但是却一直没有治愈。百年前,还在炼丹城城主闭关之前,公子冶甚至请寒丹亲自看过,但是那寒城主试过了几种丹药,却也没有办法。这百年来,公子冶因为此事,心性大变。随着他四处为道侣求治却没有丝毫结果,性格也变得越加乖戾,唉~~”

    想起公子冶苍白的头发和公子锻忧郁的气质,许紫烟也不禁摇头一叹,心中怜悯之心顿生。

    “紫烟!”墨即离犹豫地说道:“如果你有什么办法就帮一下公子冶吧,他也是一个可怜之人。而且既然你决定留在炼器城观赏器道大赛,势必要逗留一些时日。如果你完全拒绝了公子冶,我怕他对你不利。”

    许紫烟愕然抬头,目注墨即离道:“他会如此做?”

    “以前或许不会!”墨即离的神色十分地复杂道:“自从他的道侣走火入魔之后,他的性格就变得越来越乖戾,变得我都不认识他了。”

    许紫烟默然,一个对自己道侣深爱的人,见到自己深爱的人走火入魔百余年,蹉跎与床榻之上,这性格若是没有丝毫的改变倒是不正常了。朝着墨即离点头道:

    “墨道友,你放心。就是冲着公子冶这份痴情,我也会竭尽全力。”

    求粉红票!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