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客气之后,许紫烟三个人被侍女引领着穿过了一道月亮门,来到了一个**的院落。许紫烟进了安排给自己的房间,盘膝端坐在床上,挥手扔出了数十丈符宝,布设了一个阵法。之后便进入调息之中。

    燕山魂进入到了许紫烟对面的房间,也盘膝端坐在床上,没有进入到调息之中,而是微微皱着眉头。他也看出来了,那公子冶根本找的就不是自己,更不是为了那个云精。而是找的许紫烟。

    看摸样公子冶已经知道了许紫烟的真实身份,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呢?他的目的是什么?燕山魂的目光透过窗户向着对面的许紫烟房间望去,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许天威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回到了房间就立刻沉浸在这些日子从燕山魂和向器那里得来的炼器知识之中,浑不觉自己很可能处于危险之中。

    在另一个院落之中,公子冶父子相对而坐,此时的房门已经关上。同时这房间里面还开启着隔绝神识的阵法禁制。公子锻双手拿起桌子上的茶壶,为父亲斟了一杯茶,轻声问道:

    “父亲,那个云灵仙子就是许紫烟吗?”

    公子冶伸手端起了茶杯,吹了吹飘浮在上面的茶叶,轻轻地喝了一口道:

    “不错,她就是许紫烟。虽然我没有看到她的真面目,但是你向师兄不会认错。”

    公子锻的脸顷刻就激动得发红,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压低着声音问道:

    “父亲,那我们什么时候…···”

    公子冶挥手打断了公子锻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决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

    “锻儿许紫烟年纪虽小,却是小觑不得。在内,她竟然在修仙二十几年的时间里,就将一身修为修炼到了化神中期,而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衰败了万千年的上古许家后裔凝聚在一起。在外,竟然能够打上大罗天,最终全身而退。我们要小心应对!”

    公子锻面现惊讶之色道:“她已经是化神中期了吗?”

    公子锻凝重地点了点头道:“你谢潜叔叔不会看错。”

    “父亲,你准备什么时候?”

    “先好好招待她住下,看看她们来炼器城有什么我们能够帮得上忙的这些日子你多去她那里,尽量与其交好。”

    “嗯,锻儿知道。”公子锻点了点头,突然开口问道:“父亲,那个琅琊是谁?他和许紫烟的关系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公子冶目光从手中的茶杯上移开望向了公子锻,思索着说道:“为父也不知道,按理说,如此年轻的分神期修士,就是在苍茫大陆上也没有几个甚至是没有,但是为父真的是没有见过。唉,为父一直痴迷于炼器,锻儿,你有没有听过琅琊这个名字在修仙界流传过?”

    “没有!”公子锻摇着头说道:“从来没有听说过。”

    公子冶放下了茶杯,淡淡地说道:“他不可能是四大超级势力和三大宗门的弟子,如果是这些宗门的弟子如此资质恐怕早就在苍茫大陆上光芒万丈了,不可能听不到琅琊这个名字。如此就算资质再好,没有深厚背景之人,我们父子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只不过是一个分神初期罢了。”

    “父亲,你说那攻击三大城之人会不会是许紫烟?”

    “这件事情很怪异要说是她吧,那她为什么还敢进入炼器城?要说不是她吧却是很多人曾经看到过她在打劫那些进出三大城的修士。”

    公子锻微微皱起了眉头,凝声说道:“如果不是许紫烟那么就证明有一个针对许紫烟和三大城的阴谋,那许紫烟不过是一个棋子。如果是许紫烟,那就证明许紫烟针对三大城有一个阴谋,她这次来炼器城,说不定就是她开始阴谋中的一环。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许紫烟的阴谋,我们是不是在引狼入室?要知道许紫烟如今和我们炼器城的关系很紧张,城主大人前些日子已经出关,对于此事非常震怒。如果不是因为百年一度的器道大赛,说不定城主大人已经开始对付许紫烟了。

    如果让城主大人知道了我们在与许紫烟暗中联系,恐怕城主在盛怒之下,将我们一家斩杀。父亲……”

    公子冶无奈一笑道:“危险是有的,我想也就是最近几天三大城就应该针对许紫烟有所动作。十五天后就是百年一度的器道大赛,炼丹城和灵宝城的城主都会前来炼器城观礼,到时候三大城城主相会,一定会就许‘紫卩烟之事商谈出来一个结果。

    而且我估计三大城城主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许紫烟而去花费时间和精力进行调查,凭着三大城的实力也确实没有必要在许紫烟的身上耗费时间和精力,恐怕很快许紫烟就会陷入被追杀的处境之中。

    所以,许紫烟有什么阴谋都翻不起什么浪花,我们就是要赶在她死之前,和她达成交易,之后她的死活和我们没有关系。”

    公子锻神色有些犹豫道:“可是,那许紫烟一旦将我们与她的交易透露出去,我们岂不是也处于危境?”

    “是啊!”公子冶喟然长叹道:“我们这些炼器师在表面上很受大家的尊敬,似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是修为再高的人在我们面前,也得客客气气。但是,那只是在我们没有惹怒那些人罢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强者为尊的。其实在那些强者的心中,我们只不过是一只蝼蚁。”

    说到这里,公子冶的目光突然有些闪烁,神色上有些尴尬地说道:“锻儿,这件事情想要成功和让许紫烟事后守口如瓶,恐怕还要锻儿你使些手段。想那许紫烟也不过是一个青年女子,锻儿你可是名满修仙界的第一美男。就算许紫烟的身边有一个琅琊,只要你使出本事,还怕那许紫烟不坠入我们的掌控中?”

    “父亲……”公子锻的脸不由一红。

    公子冶站起身形,走到公子锻的身前,将手拍在公子锻的肩膀上,轻叹了一声道:

    “父亲知道此事令你为难,但是为了你母亲和我······,唉!你回去考虑一下吧!”

    看着公子锻离去的背影,公子冶长叹了一声,有些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端起了茶杯,见到茶杯里面已经没有了水,便有放到了桌子上。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月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门口,轻轻地将门推开,走出房间,反手将门关上,静静地站在那里。

    整个人隐藏在房檐的暗影中,他并没有释放出神识,而是竖起耳朵听着四周的动静,待没有发现任何声音之后,又翻手拿出了一个圆盘,如同罗盘一样的东西。目光紧盯着中间的那个指针,待见到那指针定定地不动之时,这才悄悄地松了一口气,确定没有人跟踪他。

    公子冶身形闪动,悄悄地下了山,叫了一辆妖兽车,向着炼器城的露天夜市行去。待到了露天夜市,扔给了车夫一颗下品灵石,翻手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个斗笠戴在头上,举步迈入露天夜市,身形便融入了人群之中。

    这露天夜市几乎都是一些散修聚集之地,所卖者也不过都是一些低阶的东西,当然也有人抱着捡漏的心态前来这里。公子冶当然不是为了捡漏而来,他进入坊市不久,便在坊市中的三分之一处来回慢慢地走着,目光在摊位上搜寻着,仿佛是在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

    他只是来回走了两趟,便有一个黑袍修士走到了他身后十米左右的距离,同样地头上戴着一个斗笠。他的目光望向了公子冶头上的斗笠,见到那斗笠之上垂下了一缕金丝,那金丝上悬着一个玉坠,雕刻成一个麒麟的模样。而这个黑袍人头上斗笠的旁边也同样地垂着一个拇指大小的麒麟玉坠。

    一缕声音传到了公子冶的耳中:“天亮了来逛夜市?”

    公子冶漫不经心地转身望了十米开外的那个黑袍人一眼,目光掠夺了那个斗笠旁边的玉坠,眼睛就是一亮,又漫不经心地转过身,缓缓地向前走着,但是口中却向着那个黑袍人传音道:

    “是啊,天黑了,谁还逛夜市啊!”

    那边的黑袍人与公子冶前后相隔着十米左右,传音道:“大师,接到您的传讯,在下立刻启程和大师相会,不知道大师这次不通过传讯玉简,非要见面是为了什么?”

    两个人依旧慢慢地行走着,间或还蹲下来,翻看着摊位上的一些材料,但是却始终间隔着十米左右的距离,仿佛互不相识。

    两个人相互传音说了几息的时间,那个黑袍人的语气便有些惊讶道:

    “大师,你让我们在炼器城外杀掉许紫烟?如今的炼器城因为许紫烟前些日子的打劫,已经警戒森严,这么做,我们妖族恐怕会损失严重。要不,既然她在炼器城中,您只要告知炼器城城主,岂不是可以瓮中捉鳖?”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