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iren同学,kmeika同学,鱼……同学,兰色月同学的粉红票!

    这里与前山的简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处处奇花异草,小桥流水,宛若仙境。**此时已经是月上树梢,公子冶的五个弟子向师父和许紫烟等人告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余下公子冶,谢潜,邀请着燕山魂,许紫烟和许天威向着公子冶的住处行去。

    月影渐渐暗淡,一层薄薄的云遮住了月,天空中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许紫烟刚刚释放真元,撑起护罩,便见到从花园里面飞掠出来数个侍女,手持青竹油伞,分别站在了许紫烟等人的身后,将伞擎在许紫烟等人的头上,遮去了细碎的雨丝。

    许紫烟和燕山魂相视了一眼,心中有些感慨。这些人还真是会享受啊,处处透露着自己的身份尊贵。原本只是释放个气罩就能够解决的问题,却偏偏让侍女服侍,显露着自己的尊贵。但是,缓步行走在一旁的燕山魂却望着公子冶若有所思。

    公子冶此时却从许紫烟的脚步一顿领会到了许紫烟的心思,便微笑着对许紫烟说道:

    “云灵仙子,你可知仙从何来?”

    许紫烟神色微楞,犹疑地说道:“仙从凡者来。”

    公子冶抚掌大笑道:“不错,仙从凡者来!”。之后便微笑不语。

    许紫烟再一次神色微楞,一旁的燕山魂却是一改淡然的模样,朝着公子冶拱手说道:

    “道友高论!”

    许紫烟的心境猛然开阔,心中恍然。

    既然仙从凡者来,那也就意味着凡者是仙的根基。修为的提升使修仙者逐渐远离凡者,但是心境的提升却依旧要依靠凡者的世界。天下大道往往就蕴藏在凡者的万千世界之中,怪不得会有转世重修这一说,这都是应该指那些心境不稳的修者,在无奈之下选择的一条路吧。

    如此说来这公子冶让如此做法,倒也不是讲究身份,而是为了亲近自然,从平凡的世界中寻求大道。许紫烟想到刚才自己误会了公子冶脸上便有些微红,朝着公子冶拱手道:

    “大师高才,云灵佩服。”

    公子冶摇着头,眼中透露出一丝崇敬道:“这哪里是贫道能够感悟的,那是城主他老人家的提点。.”

    公子冶对炼器城的城主一直谈的很少,可是越这样,越是激起许紫烟的好奇。但是见到公子冶已经闭口不谈许紫烟也不好强人所难。便将目光向着四下望去。此时正是夏秋交际,难得的毛毛细雨,消退了夏季的狂暴,蕴藏了秋雨的缠绵。那花草树木被细雨琳得发亮,瞧着景致,能够感觉到夏季生命旺盛到极致生的力量,但是听着淅沥雨声,却又感觉到秋的萧索。

    许紫烟的灵魂之中猛然间有了一丝触动夏属火,秋属金。而在每个季节的最后一个月却是属土,土之意起着轮转过渡的重要作用。在这个时节却正是火之意,土之意,金之意相互运动的时机。

    许紫烟的体内,金之意和土之意都跃动了起来,而且那没有形成的火之意,也有着凝聚之相。

    许紫烟赫然顿住了脚步,神识变得空灵,这眼前的一切景致,所听,所看让许紫烟陷入了半顿悟之中。这天地之间正处于夏秋之际,火金转换之际。许紫烟体内的金之意已经达到了大圆满境界,但是土之意却只有小成境界,那火之意更是没有丝毫领悟,这就让许紫烟体内的属性失衡,金属性旺盛土属性弱小,那火属性更是无根飘萍。让许紫烟体内的五行霎时间滞重了起来,受到这半顿悟的影响,体内的真元流动都变得生涩了起来。

    这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欲罢不能,欲进不行的状态让许紫烟十分地难受,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许紫烟毫不例外地会受到反噬,轻者修为下降,重者走火入魔。

    一旁的公子冶和许天威受制于修为的低下,并没有感觉出来什么,只是在奇怪许紫烟为什么停了下来。而同是分神初期的燕山魂和谢潜却感觉到了许紫烟似乎正处于顿悟的门槛之上。但是,这样的事情外人是没有办法相助的,两个人相视了一眼,便都停下了脚步微微地皱着眉头望着许紫烟。

    就在这个时候,从花园深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青年,手中撑着一把黄油纸伞在细雨霏霏中缓步行来,闯入了正处于半顿悟状态之中的许紫烟的眼帘。

    细雨,白衣,树叶婆娑摇曳,更是增加了秋的萧瑟。许紫烟体内的金之意大盛,处于轮转之中的金土火更是失衡,那无根之火更是处于即将寂灭的状态。如果这时的火之意一旦寂灭,许紫烟今后将永远失去火属性这环,即使有火灵也失去了作用,她的体内世界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