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许紫烟等人也认识了向器,在向器刻意地交好下,很快这些人就如同多年好友一般。即使后来向器说出来自己是公子冶的弟子之后,许紫烟也没有见怪向器。十几年前自己被公子冶从山上轰下来,许紫烟心中已经没有了芥蒂。因为她也知道,让一个中品宝器师炼制阵柱确实是一件非常鲁莽之事,而且自己还在人家的洞府之外大喊小叫,被轰下来也属正常。

    向器一心想要确定许紫烟是不是要去炼器城,而且师父已经说过会在城门口迎接她,如果到时候许紫烟真的是去炼器城,师父突兀地在城门口迎接,不仅是尴尬,而且还会令许紫烟怀疑。

    向器琢磨了好久,最后觉得此事还是要落在那个云精的身上。他已经看出来许紫烟和燕山魂之间感情非同一般,如果能够说动燕山魂去炼器城,那么许紫烟也一定会前往。反正只要自己把师父在城门口迎接他们的事情透露出去,到时候不显得突然,自己就算完成了任务,至于之后那就是师父的事情了。于是,向器便在要到达炼器城的那天,带着一脸歉意的表情对燕山魂拱手说道:

    “琅琊道友,我昨天将您得到云精的事情通过传讯玉简和师父说过了,师父听说您得到了云精,十分地兴奋,毕竟那云精是万千年来,苍茫大陆上的修士都极少见到过的。所以,师父他老人家想要邀请您去炼器城。他要用云精免费给您炼制一个宝器。希望琅琊道友能够成全。”

    燕山魂看了一眼向器,淡淡地说道:“我会自己炼制,就不劳你师父了。”

    “这……”向器顿了一下道:“琅琊道友也是炼器同道,家师一定非常希望能够和您一起讨论器道。我已经将您的事情和师父说了,师父让我邀请您前往炼器城,他老人家会在城门口迎接与您。而且很快在炼器城就要举行百年一度的器道大赛。道友不妨去观赏一下。”

    重重云雾翻滚。一座宫殿从云雾中凸显了出来。炼器城已经渐渐地由远及近。许紫烟,燕山魂,许天威,向器。还有寒琪等三人,此时都站在了回廊之上。等着护罩打开,离开这里。

    天欲城的这个宫殿还要绕路很久,才能够前往炼丹城。所以,寒琪三人便决定去炼器城,然后到家族在炼器城的商铺中借一条飞船。直接飞回炼丹城。

    炼丹城寒家的商铺老板已经在城门口迎接。他震惊地发现炼器城两大中品宝器师之一公子冶也站在城门口。似乎是在迎接着什么人。

    许紫烟望着渐渐临近的炼器城,心中不禁感慨。上一次自己去炼器城的时候。自己还是结丹期的修为,如今却已经是化神中期。那个时候自己在炼器城还是一个无名小卒,被公子冶轰下山去。如今却很可能被炼器城通缉。许紫烟的嘴角不禁掠过一丝苦笑。

    巨大的宫殿停在了空中,如今的三大城已经基本恢复了秩序,几乎没有打劫的事情出现了。因为进出三大城的修士也都不是傻子,如今他们也都不单独行动,而是结成团队一起进出三大城。就像此时在宫殿回廊上站立的数十个修士一样,即使不结成团队,也会乘坐想天欲城这样的飞船前往炼器城,这也就基本上杜绝了被打劫的可能性。

    而大罗天那些冒充许家的修士,其实已经撤回了大罗天。他们只要造出了许紫烟打劫的影响之后就可以了。如果继续打劫下去,一旦被三大城的修士给抓住几个,将大罗天给暴露出来,反而是个祸患。

    宫殿之上的护罩放下,数十个修士纷纷凌空虚度,向着炼器城的城门落去。在城门口,那炼丹城寒家的老板和中品宝器师公子冶抬头向着空中望去,分别寻找着自己要迎接的修士。

    众修士落到了城门口,寒封等三个人也认识公子冶,和公子冶见过礼之后,又和许紫烟道别,恳切邀请许紫烟半年后去参加炼丹城的丹道大赛。之后便随着寒家商铺的老板向着城门内行去。

    向器已经和他的师父通过传讯玉简把事情说清楚了,所以公子冶便佯装着是奔着燕山魂的云精而来的,向着燕山魂和许紫烟微笑拱手道:

    “琅琊道友,云灵仙子,贫道公子冶,欢迎来到炼器城!”

    公子冶如今的修为虽然只是元婴后期,但是作为一个中品宝器师,在面对比自己修为高的修士,心中也有着自己的一份骄傲,并不觉得自己地位低下,如果不是他心中有着计较,恐怕还会傲慢一些。

    燕山魂看了他一眼,见到眼前的这位苍茫大陆上闻名的中品宝器师,从相貌上看只是一个中年修士的模样,而且身材高大,初看仪表堂堂,只是那一双三角眼给人一种深沉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中品宝器师的身份,在苍茫大陆上的修士面前傲慢惯了,此时虽然刻意地放低着姿态,但是那大师的气度还是显露无疑。

    在公子冶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轩昂的修士,也和燕山魂和许紫烟见过礼,名字叫做谢潜。许紫烟一眼就认出此时正是上次将自己给轰下山去的那个分神初期的修士。

    在公子冶的身后还站在四个修士,许紫烟注目看去,心道,这四个人应该就是公子冶的四个弟子。公子冶究竟是为了什么,要摆出如此姿态前来相迎。他究竟是迎的燕山魂,还是自己?以公子冶的脾性,这绝对不正常。如果说公子冶只是为了一个云精,打死许紫烟也不会相信。

    那四个弟子也急忙上前见过燕山魂和许紫烟。这四个公子冶的弟子就要谦逊了许多。虽然他们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对眼前的两个青年男女如此客气,但是既然师父客气了,他们自然就要谦卑了。

    大家相互客气了几句,公子冶便笑着说道:“琅琊道友,云灵仙子,一路辛苦了。贫道已经在仙乐楼摆下酒宴为道友接风洗尘,请道友登车,我们前去开怀畅饮。”

    燕山魂的心里并没有把公子冶当做一回事,别说他那元婴后期的修为,就是公子冶赖以成名的中品宝器师的身份也没有放在燕山魂的眼里。淡淡地说道:

    “就不必相烦道友了,一路上有些累了,我们先去寻个客栈休息,等着来日再拜访道友。”

    公子冶一听,心中就是一急,同时也有些生气。心道,你还真以为老夫看中了你的那个云精?如果不是为了许紫烟,老夫会对你如此客气?想到这里,也不在去理会燕山魂,而是直接朝着许紫烟拱手说道:

    “云灵仙子,你们的住处贫道已经给安排好了。贫道的山上住处很多,而且环境也很不错,贫道诚心邀请,恳请仙子不要推辞。”

    许紫烟闻听,一方面是公子冶把话说道了这个份上,在场面上已经不好推辞。另一方面,许紫烟也想要知道公子冶究竟是打得什么算盘,便含笑对着燕山魂说道:

    “琅琊,公子冶大师一番心意,我们就不要辜负了!”

    公子冶见到许紫烟答应,便欣然地请许紫烟,燕山魂和许天威登上早已经准备好的妖兽车,一路向着仙乐楼而去。

    这仙乐楼是炼器城中最豪华的酒楼,位于炼器城中心。酒楼的门面并不大,但是随着许紫烟踏入到酒楼之内,眼前的景象便霍然而变。这里面竟然布设这芥子阵法,从酒楼的外面看绝对想不到里面会如此之大。古树参天,碧草青青,小河蜿蜒,九曲回廊,数十座竹楼点缀其中。这个仙乐楼分明就是一件空间宝器。

    一行人经过了九曲回廊,踏着白色的石子小路,穿过一片竹林,进入到一座竹楼之中。在竹楼中大家分宾主落座,便有侍者将一道道美酒佳肴送了上来。

    这酒菜虽然及不上许紫烟空间内桃花等妖做出来的美味,但是在苍茫大陆上也算作极品。众修士倒也是吃得开心。席间,许紫烟也打听了这家酒楼的主人,她很好奇是谁这么大的手笔,把一件空间宝器放在这里开设了一间酒楼。

    从公子冶的口中得知,这家酒楼的主人竟然是炼器城的城主。许紫烟的心中便是微凛,从这个空间宝器上就可以看出这炼器城的城主很不简单。

    在席间公子冶只是劝酒,并没有提出丝毫有关云精之事,也没有提出丝毫令许紫烟和燕山魂为难之事,仿佛只是为了招待老朋友一般。大家相互讲着一些修仙界的趣闻,倒也是其乐融融。

    一个时辰之后,酒宴散去,在公子冶的极力邀请下,许紫烟一行人随着公子冶来到了他的住处。

    上次许紫烟前来炼器城相求公子冶,只是顺着前山山路登临山巅。一路上不过是简单的洞府。如今公子冶却将她们带到了后山,公子冶修炼居住的地方。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