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许紫烟轻轻点头,面上不动声色地问道:“难道就没有一些大势力,比如大小罗天,天欲城或者离火宗前来求茶,或者求一根小悟道茶的根茎?”

    寒封脸上现出心痛之色道:“他们当然来求过,我父亲也不好拒绝,后来他们各自以一把中品宝器换了一根小悟道茶的根茎。但是,奇怪的是,无论他们如何小心翼翼地培植,都不能够养活。我父亲在奇怪之下,也尝试地培植了一次,也没有养活,仿佛整个苍茫大陆上就只能够存活一棵小悟道茶一般。而且还因为此事,那小悟道茶病了三年,足足三年都没有结茶。”

    不过从此之后,倒是没有人再来求小悟道茶的根茎了,省去了很多麻烦。就是那四个大乘期修士,每年我父亲也不过卖给他们每人一两。我妹妹手里这一两是她求了五年才求来的,平时我妹妹都不舍得喝,今天跟着恩人沾光,我也能够分上一杯。

    见到寒封说得郑重,寒琪一脸的得意,许紫烟心中恍然明白。寒琪给自己煮茶的目的不过是告诉自己,他们炼丹城除了丹药,还有如此的好东西。他们就等着自己开口索要,如此就可以顺便提出要自己随他们前往炼丹城,为他们的伤势尽力。

    不过许紫烟的心中却不甚在意,他们兄妹说得再玄乎,再世间难求,也不过是小悟道茶。而自己的空间之内可是有着真正的悟道茶。许紫烟已经看过空间内的悟道茶树,那悟道茶在自己那灵气极其浓郁的空间里,而且有着源源不断地灵液滋润下,已经恢复了伤势,而且结出了新茶只要再过几个月就可以采茶了!

    不过,这些话自然是不能够和他们说,待到茶煮好,寒琪斟满了六杯,每人分发了一杯。许紫烟接过小小的玉杯,向着杯中望去。

    只见杯中色泽青翠,一股淡淡地幽香飘散了出来,抿了一口含在口腔之中,只觉那茶香虽然淡雅却绵绵不绝,顺喉而下,灵气四溢。虽然没有在心境上有所感悟,但是却使灵魂通透。

    这样的一小杯茶让许紫烟回味无穷,她此时陶醉在那里。不过不是因为这个小悟道茶,而是在想着,这个小悟道茶都有如此的功效,那自己的那个真正的悟道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效果?

    几个人品完了茶,意犹未尽燕山魂和许紫烟都觉口齿留香,恋恋不舍,那许天威就更是不堪。在寒琪将小炉和茶壶收起来的时候,那眼神儿还紧紧地盯着寒琪的储物戒指。

    但是,寒琪和寒封却十分地失望,因为许紫烟虽然表现出了意犹未尽的模样,却并没有索要一钱小悟道茶的样子。不过失望归失望他们也不能够上赶着送给许紫烟小悟道茶。因为就是将茶送给了许紫烟,也不能够开口相求许紫烟随他们前往炼丹城毕竟人家已经拒绝过了,而且也答应了半年后回去炼丹城,这要他们再如何开口相求。

    一行六人从大厅内出来,此时这宫殿已经飞出了云海那些钓云精的修士也都一个个失望地收起了玉瓶,三三两两地坐在回廊上或者站在栏杆边欣赏着空中的景致。许紫烟几个人也漫步其中,那红日之下白云翻涌,间或飞过几只低阶妖兽,让人心旷神怡。

    此时在许紫烟的斜对面有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一直偷偷打量着燕山魂,不过他知道自己的修为相距燕山魂太远,并不敢一直打量着燕山魂,只是时不时地瞄上一眼。这个人正是刚才想要购买许紫烟得到的那个云精修士中的一个。不过,他也对走在燕山魂身边,一直在斗笠上垂着轻纱的许紫烟很感兴趣,所以也时不时地瞄上一眼。

    他不是别人,正是炼器城中品宝器师公子冶的弟子向器。作为一个对炼器痴迷之人,一见到燕山魂钓上云精,他就想将其购买过来,也好炼制一件飞行宝器。他想着如果自己得到那个云精,说不定就能够借机突破中品宝器师的壁障,达到和师父公子冶相同的境界。

    猛然一阵风吹来,将许紫烟的面纱吹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向器的目光却正好瞄向了许紫烟,同时走在许紫烟身侧不远处的风百川也恰好望向许紫烟。许紫烟邢绝美的面容便呈现在这两个人的面前。

    向器和风百川两个人的身形同时一震,神色剧变。不过却是立刻隐藏了起来,恢复了自然,那向1器更是将头转向了一边,仿佛在欣赏回廊之外的景致一般不过在心中却震惊不已。

    因为三大城被所谓的许紫烟攻击,所以三大城都有着许紫烟影像,如今的许紫烟已经几乎就被确定为三大城的公敌。凭着向器和风百川在炼器城和炼丹城的地位,自然是见过许紫烟的影响,所以,一眼便认出了这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竟然就是许紫烟。

    向器是知道天欲城这个宫殿飞行器正在飞向炼器城,他在心中不禁琢磨道,难道这许紫烟要去炼器城?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敢去炼器城?身形悄悄地隐退,疾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了传讯玉简,向着自己的师父公子冶汇报了此事。

    风百川的心里同样地震惊不已,他想的就比较多。

    这些日子一直传闻说是许紫烟领着许家修士袭击三大城。虽然有着影像,但是三大城之所以如今还没有针对许家采取行动,就是因为他们还不是十分相信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他们不相信如今的许家在已经和大罗天彻底不死不休的情况下,还敢招惹三大城。但是,三大城也有许多修士认为就是许紫烟做下的此事。而且他们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那就是上古许家如果想要复兴,就离不开大量的资源。而资源正是如今许家最缺少的,所以许家铤而走险,把主意打到了三大城的身上。

    风百川此事心中电转,如果在炼丹城打劫修士的人是许紫烟,那她为什么还会救寒封和寒琪兄妹?这件事情究竟要不要汇报给城主?

    怪不得在许紫烟的身上见到一种宗师的气度,看来对于上古许宾王者的传言不是虚妄,从许紫烟的身上就能够看出王者的气度。

    风百川回想到许紫烟在自己拿出一元丹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淡然,那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而且他虽然和许紫烟接触不长,但是对于许紫烟的风度却极为欣赏。他相信自己的眼光,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干出打劫的事情?

    风百川猛然间想到了什么,一颗心突然吓得砰砰乱跳,如果这件事情不是许紫烟做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是大罗天做的。至于那个变成许紫烟模样的女修很可能是神机宗弟子,如此说来,那神机宗也有份参与此事。最重要的是,大罗天和神机宗如此做的动机是什么?仅仅是借三大城的手除去许家吗?难道就没有对付三大城的心思?如果有,那岂不是说他们一直在盯着三大城,从来就没有死过掌控三大城之

    这件事情一定要让城主知道,如今苍茫大陆上的局势令他感觉到波云诡奇。仿佛大罗天并不想一下子打死许家,而是把许家当做了一颗棋子,同时这盘棋似乎也牵扯到了三大城,棋盘很大,大得令人恐

    许紫烟却不知道自己已经露了行踪,依旧在欣赏着回廊之外的景致。

    向器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将在这里遇到了许紫烟,和许紫烟的同伴获得了一个云精,并且将自己推测许紫烟将前往炼器城的事情告知了他的师父公子冶。那边公子冶的声音明显地激动了起来。叮嘱向器一定要想法设法和许紫烟结交,而且无论许紫烟是不是要到炼器城,都要将许紫烟请到炼器城,到达的时候,务必通知于他,他会亲自到城门口迎接。

    放下了玉简,向器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心中不住地翻涌。他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对许紫烟如此重视。按理说,就算许紫烟拥有了一个云精,师父也没有必要如此激动。最多因为酷爱炼器,碰到了好的炼器材料云精,免费给许紫烟炼制一个宝器也就是了。怎么会如此重视许紫烟?

    难道许紫烟的手里有着师父急需的东西?是什么东西会让师父做出如此失态的举动?要知道这不仅仅是看重许紫烟的问题了,而是十分地看重,看重得已经忘记了危险。

    许紫烟如今和三大城是什么关系?

    是一种很紧张的关系,整个苍茫大陆都在传着许紫烟带着上古许家后裔打劫进出三大城的修士。虽然三大城如今还没有做出决定对许紫烟进行追杀和发出追杀令,但是三大城也绝对是一个不欢迎许紫烟的地方。而且许紫烟如果敢出现在三大城中任何一个城中,一旦被发现了,绝对是一个被围杀的局面。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