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中小势力还则罢了,不要忘了在我们周围除了有天欲城,小罗天和离火宗这样和我们一样的超级宗门还有着上天宗,中原神机宗和昆仑宗这样的大宗门在一旁虎视眈眈。如今他们都貌似在冷眼旁观,但是谁又知道他们有没有针对我们大罗天的图谋?”又一个长老言道。

    王卧云听了,目光中闪过一丝厉色,他从众修士的脸上一一扫视过去,淡淡地说道:

    “怎么?一个小小的许家就让你们如此费尽心思?你们议一下吧,看看从宗门抽调一些弟子,开始猎杀许家!”

    一直有一个坐着没吭声的修士阴阴地说道“老祖,我有一个主意,不仅仅能够铲除许家,而且还能够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

    王卧云的双眸中透露出一丝喜意,眼前的这个修士叫做阴九峰,不仅仅是修为在大罗天内出类拔萃,而且心性十分地狡诈,见到他要出主意,王卧云不禁含笑点头道:

    “好,你说来听听!”

    阴九峰缓缓地说道:“老祖,在这苍茫大陆上,北地的资源极差,东方的资源也只是比北地强上一些罢了。就算是西门孤烟的西方和云飞凤的南方比起中原来也差了很多。而我们大罗天虽然在中原被视为第一超级势力,但是还有着小罗天,甚至那上天宗,神机宗和昆仑宗这三大宗门也对我们有着隐性的威胁。

    但是,这些宗门在九峰的心里并不是最主要的,在九峰的心中,他们所掌控的资源并不多。反而是另外的地方掌握的资源不仅是不在小罗天和中原三大宗门之下,而且有超越我们大罗天的趋势。”

    “你是说······”王直的脸色一变,神色有些反应过来。

    阴九峰朝着王直施了一礼道:“不错·掌门也应该想到了三大城。炼丹城,炼器城和灵宝城。整个苍茫大陆上的资源都在向这三座城汇聚,可以说,单独拿出任何一座城·他们汇聚的资源都不弱于三大宗门的任何一个,如果这三大城的资源综合到一块,就是我们大罗天都比不上。但是,他们却并不受我们大罗天的掌控,反而是我们大罗天有不少的资源流入了三大城。..”

    王直的脸上现出愤然之色道:“这三大城真是不知死活,竟然以保持中立,不参与任何势力角逐为口号·拒绝我们大罗天的招揽。他们还真以为在修仙界有中立的存在吗?”

    阴九峰嘿嘿冷笑了两声道:“这三大城之所以能够一直存在,还真就是因为他们一直在保持中立。他们只是炼器,炼丹,制符。而偏偏整个修仙界又离不开这三样东西,而且整个修仙界的大部分修士也渴望有一个这样的自由交易的地方,所以他们得到了修仙界大多数修士的支持,让想要染指他们的各方势存有估计。但是,如今我们却不防利用一下他们。”

    见到众修士还迷惑的表情·阴九峰面现得意地解释道:“掌门,我们大罗天在神机宗应该有着潜伏很深的探子吧?”

    “不错!”王直轻轻点头。

    “那他们神机宗的变化之术,我们大罗天是不是也有着他们的修炼秘籍?”

    王直轻轻地摇头说道:“真正的秘籍没有·只是有低层次的功法。要知道那些高阶的功法神机宗只有真传弟子和一些长老才能够修炼。”

    “那……总能够改变相貌吧?”

    “不错!”王直沉声说道:“虽然我们没有得到神机宗的千变万化之术,但是只是改变一个修士相貌还是能够做得到。

    阴九峰双掌一击道:“这就成了!我们抽调宗门高手,分成三队分别前往炼器城,炼丹城和灵宝城。带队的要三个女修,每个女修都变化成许紫烟的模样。蒙面在三大城外抢劫所有进出三大城的修士。

    之后在一个适当的时候,让三个女修分别露出许紫烟的相貌。如此,我们便有三个好处。一是,我们抢劫了一笔外财。二是,激起了三大城对许紫烟的怒火。如果三大城针对许紫烟发出了悬赏,那影响绝对不会比我们大罗天小·会让许家彻底成为苍茫大陆上的过街老鼠,想不死都很难。同时,让许家和三大城死磕上,我们大罗天未必就没有渔利三大城的机会。

    第三,就算是这件事情最终暴露了,那么在这苍茫大陆上·会有哪个宗门能够随意变化相貌?哈哈哈……,那自然是只有中原神机宗。如此,那三大城和许家一定会将怨恨彻底地撒在中原神机宗上,到时候我们同样有利可图。”

    王直兴奋地拍案道:“好计策!我们只是去三大城大肆劫掠一番,就能够将三大城,许家和神机宗绞到了一处,之后我们只要冷眼旁观,寻机获利就可以了!老祖,您看?”

    白云渺渺,浩瀚天际,从空中向下望去,山脉,丘陵,平原郁郁葱葱,青翠连绵。无数的人在地面上辛勤劳作,从这一点上看,即使在中原地区,下层的修士依旧是站极大多数。那些炼气期,甚至筑基期的修士依旧需要不停地工作去换取修炼的资源。

    空中的白云不时被破开,各种各样的飞行法器在空中行驶,不时地从那上面传来放歌之声。

    在前往炼器城的空中,来往的修士很多。

    毕竟炼器城内集中了苍茫大陆上几乎所有的炼器高手和炼器资源。所以,每日都会有大量的修士前往炼器城,希望能够在那里得到一把适合自己的法器或者宝器。

    一艘金光四射的宝器飞船正破开云雾急速飞行,看到这艘飞船的其余飞行器都减慢了飞行速度,向着两边闪开。或者是飞行高的飞行器都主动降落到那个宝器飞船的下方,不敢在它的上方飞过。

    猛然间,从空中落下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将那个金光四射的宝船笼罩。在宝船前方甲板上,中原神机宗的少主叶飞正端坐在一把椅子上,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几样精致的灵气四溢的菜肴,手中端着一个精致的玉杯,里面荡漾着碧绿的灵酒。头上被一团阴影笼罩,仰头骂道:

    “什么人敢在本少宗的头上飞行?”

    站在旁边的一个中原神机宗修士急忙慌声说道:“少宗,骂不得!”

    这个时候,叶飞也看清了他们头上的那个宝器,竟然是一座宫殿的模样。要比叶飞的那个宝船大上十倍左右,飞行的速度却要比叶飞的宝船快出许多。荡起罡风,白云四散,从下向上望去,气势惊人。

    在那宫殿之上插着一个旗幡,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天欲。

    叶飞吓了一跳,赶紧闭上了嘴巴。因为他知道这个宫殿是西门孤烟的天欲城掌管的一个飞行商行的飞行器。

    天欲城没有像大罗天,小罗天和离火宗那样传承万千年,有着丰厚的底蕴,占据着大量的修炼资源。所以,天欲城就成为了一个各种职业的交流中心,以获取庞大的修炼资源。所以,像买凶杀人这样的交易在别处都没有,但是在天欲城却极为平常。

    这个飞行商行就是西门孤烟手下的一个专门给苍茫大陆上的修士运送人和货物之处,给苍茫大陆上的修士提供代步和保护。

    中原神机宗虽然是大宗门,但是和拥有大乘期高手的天欲城相比,就要弱上许多。叶飞也只有眼巴巴地望着那巨大的宫殿破空而去。

    在空中飞行的宫殿上,一扇门一开,从里面先后走出来两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一身黑袍,脸上棱角分明,双眸刚毅。走在后面的是一个四十许的修士,面容很朴实,但是双目却满是睿智。

    旁边的门也随之打开,一个蓝衫女子走了出来。身材极妙-,但是却看不到容貌,那是因为这蓝衫女子的头上戴着一个斗笠,斗笠之上垂着面纱,遮去了容颜。

    那两个男子自见到蓝衫女子出来,点头微笑示意,三个人顺着宫殿中间的通道向着外面走去。来到了宫殿之外,是一圈宽阔的露天回廊。三个人迎着风负手而立,迎面吹来一阵清新凉爽的风,吹得三人精神一振。许紫烟脸上转向燕山魂轻声问道:

    “山魂,我们距离炼器城还有多远?”

    “不远了,再有三天的时间就应该到了!”

    这个时候,在露天回廊上有着不少的修士,一边欣赏着云海景致,一边低声谈论着。许紫烟因为不知道大罗天究竟会有什么诡计,所以便结束了步行的历练,想要快一点儿进入炼器城,买到黑曜石,回到莲花峰。所以他们才乘坐了天欲城的飞行宫殿。

    许紫烟步履轻盈地在回廊上缓步走着,虽然有着轻纱遮掩容颜,但是那举止步态,气质风情,在一众青年男修的眼中就是风华绝代。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