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步向着练功室走去,见到燕山魂正端坐在练功室中,见到许紫烟进来,睁开了双眼。

    “都商量完了?”

    “嗯!”许紫烟轻轻点头。

    “那你先调息一下,我们就开始吧!”

    “好!”

    许紫烟挥手开启了练功室的阵法,之后在燕山魂的对面盘膝坐好,进入到调息之中。一个时辰之后,许紫烟睁开了眼睛,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个玉瓶,从里面倒出了三颗塑体丹,递给了对面的燕山魂。燕山魂接过塑体丹,张口吞服了一粒,将其它的两粒收了起来。

    许槊烟也吞服了一粒,然后望向了燕山魂。燕山魂微笑着说道:“你我双掌相对就好。”

    “嗯!”

    许紫烟轻轻点头,伸出了双掌与燕山魂的双掌相对。燕山魂望着许紫烟轻声说道:

    “你运转你的修炼功法就好!”

    “好!”

    许紫烟轻轻点头,便开始运转剑气决。头一次与一个人在一间密室中修炼,而且还是一个男子。当许紫烟的双手与燕山魂的双手相合之时,心跳微微地加快。许紫烟倒是不介意这种修炼方式,只是来到这个世界已久,难免习惯了这个世界的风俗。

    将眼帘闭上,绵长地吐息,一颗心渐渐地空灵了起来,缓缓地运起了剑气决。

    对面的燕山魂却没有闭上眼睛一双星眸紧紧地盯着许紫烟。当见到许紫烟很快地进入到修炼之中,双目之中透露出赞赏。双目一垂,也进入到修炼当中。

    许紫烟的体内,一道道剑气渐渐生成这一道道剑气顺着经脉运转,在运行了一个大周天之后,正当许紫烟觉得奇怪,和燕山魂一起修炼,似乎与自己单独修炼也没有什么区别的时候,那运转了大周天的剑气透过了她的右掌,进入了燕山魂的体内。

    在塑体丹的作用下体内大量的剑气生成。但是,这倒是也没有令许紫烟有多大的惊奇,那些剑气虽然源源不断地通过许紫烟的右掌流入了燕山魂体内,但是许紫烟感觉到所起的作用依旧是自己单独修炼之时的模样。

    猛然间,从自己的左手涌入了密集的剑气。那剑气明显是要比从许紫烟右手处进入到燕山魂体内的剑气质量要高出一筹不止。但是,令许紫烟产生的痛苦也增加了一倍不止。经脉中那撕裂般的痛苦再一次传来,令许紫烟痛不欲生。许紫烟不禁惊诧,这剑气决在燕山魂的体内运转一圈再返回到自己的体内,竟然会在质量上提升如此之多。

    正当那撕裂般的痛苦令许紫烟浑身轻颤之时,那塑体丹的药效开始产生了。瞬间便缓解了许紫烟的痛疼但是许紫烟却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经脉正在变得更加地韧性,强悍。

    而且许紫烟能够感觉到,那减缓自己痛苦的同时却增加着自己本体强度的,并不仅仅是塑体丹,还有着紧随着那些剑气从燕山魂体内传进来的一种真元,那中真元带着土系的厚重,而且还有着一丝仙元力。

    那土系的厚重一定是燕山魂本体的能量,毕竟燕山魂本体的强悍,许紫烟是知道的。而且燕山魂还在不停地炼化着琅琊的本体,可以想象燕山魂土系地强大。而且那一丝仙元力就更加地了不得那本就是超越这个世界的力量。许紫烟明白,这一定是燕山魂用了仙晶的缘故。

    但是,两个人体内的真元如此一循环,让两个人宛如一体,彼此的经脉穴位状况都出现在彼此的神识之中。这让许紫烟非常地尴尬,如同没有穿衣服**裸地出现在燕山魂面前一般。特别是那剑气顺着经脉穴位运转,一点点地从双臂进入到体内,从上至下,达到许紫烟的会阴穴之时,让许紫烟羞得满面通红,窘得别说开口说话,就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嗯!确实是不敢放!

    努力地将心思沉浸在修炼当中,渐渐地忘记了尴尬,意识中空灵无限。体内的痛疼渐渐地减轻,当第二天的时候,许紫烟服下了二颗塑体丹,在燕山魂的引到下,那生成的剑气从经脉中冲出,开始在许紫烟的表皮上流淌。

    “忍着!”

    在许紫烟的意识中突然传来了燕山魂的声音,许紫烟还没有明白燕山魂要自己忍什么,就从表皮上传来了钻心的刺痛。这不禁令许紫烟微微睁开了眼睛,向着自己地皮肤望去。

    许紫烟此时裸露在外面的只有脸部和手部。脸部她是看不到,但是那手部却清晰可见。只见每当那剑气在手上流过的时候,整个双手上的皮肤瞬间化作齑粉,但是,随即就又有一层新的表皮生成出来。

    初时那痛疼就如同在剥皮一般,简直是剥去了一层又一层,让许紫烟反复地体尝那被剥皮的痛苦。因为那整个肌肤上的表皮碎了一层,便生出一层,生出一层便又碎层。但是,许紫烟此时却能够感觉的出,那剥皮般的痛苦在渐渐地减弱,反而渐渐地生出一种酸酸麻麻的感觉。两天后,许紫烟已经感觉不到剥皮般的痛苦,整个表皮清凉,弹性,舒爽无比。许紫烟已经清晰地感觉到,此时自己的剑气决已经修炼到了上品宝器初期的境界。

    两个人一起收功,对面的燕山魂趁着许紫烟服食塑体丹的时候,睁开眼睛望向了许紫烟。这一望,燕山魂的脸上肌肉就扭曲了,满脸涨得通红,最后终于忍俊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许紫烟原本已经将两颗塑体丹放到了嘴边,见到燕山魂笑得前仰后合·便停下了服食,莫名其妙-地望着燕山魂。

    燕山魂笑得浑身抽搐,伸出一根手指在两人之间画了一个圈,一个水镜便出现在许紫烟的面前。只是瞬间·许紫烟就大张了眼睛,呆滞地望着水镜,继而羞不可抑地涨红了脸。原来刚才许紫烟在练皮的时候,那表皮碎了一层又一层,早就连带着她的头发和眉毛一起都掉了下去。此时许紫烟的身上真是一根毛发也无。

    “笑什么笑?很好笑吗?”许紫烟气鼓鼓地瞪着对面的燕山魂。

    “哦~·

    燕山魂不笑了,只是那双肩在不断地抖动,紧闭的嘴里却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最后还是没有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紫烟······哈哈······你的皮肤真是白嫩…···现在没有了头发和眉毛……哈哈……脑袋就像剥了皮的蛋……哈哈哈······”

    “你才是剥了皮的蛋,你给我滚蛋!”

    许紫烟仲出一只脚,向着燕山魂踹了过去,那燕山魂也不躲,被许紫烟一脚踹在身上,顺势躺倒在地上,笑得更加地欢实了。

    许紫烟哼了一声·便将生命之气运至头上和眉毛处。那弯弯的眉毛首先生长了出来,之后便是头发缓缓地生长,继而那一头青丝便如同黑色的瀑布一般垂下。

    将秀发扎了起来·示威般地瞪了对面的燕山魂一眼。燕山魂嘿嘿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轻声说道:

    “咱们开始吧!”

    许紫烟气哼哼地将手中的两颗塑体丹吞了下去,然后又抬起双手,将一双手掌和燕山魂的双掌合到了一处。再次运转起剑气决,那剑气再一次在两个人的体内流动了起来。

    这一次,那威能已经如同上品宝器初期的剑气不仅仅是在经脉和表皮中流动,而且开始在肌肉中流动。许紫烟知道这是到了炼肉的境界。肌肉一点点被剑气绞碎,如同浆糊一般。

    但是,那塑体丹和燕山魂输送过来的,带有一丝琅琊意志的真元在飞速地将许紫烟的肌肉重塑。

    如果不是许紫烟的精神力够强大·这种碎肉的痛苦,真的会令许紫烟痛死过去。也正是因为许紫烟精神力的强大,使她没有昏迷过去,一直保持着清醒。但是,越清醒越痛苦。这种痛一直持续了两天,许紫烟体内的肌肉终于重新塑造完毕。

    此时有燕山魂在·许紫烟不方便看自己的身体。但是,只是端量着自己那一双手,都令许紫烟感觉美的心动。肌肤白嫩。十指直而修长。许紫烟将手放到自己的眼前,翻动着手印,十指连动,那哪里还是手印,简直就是十个仙灵在舞蹈一般。

    对面的燕山魂看着许紫烟那陶醉的模样,嘴角含着喜悦的微笑。望着许紫烟那十指跃动,一双星眸中也透露出赞赏之色。

    许紫烟恋恋不色地将双手从自己的眼前移走,猛然间心中一跳,她刚才光去注意自己的美了。如今才注意到自己的剑气决修为已经达到了上品宝器中期的境界。如此,许紫烟激动地又拿出了两颗塑体丹,匆忙地服了下去,对燕山魂说道:

    “山魂,我们再来!”

    燕山魂含笑地抬起了双手,将双掌和许紫烟的双掌再一次印在了一起。上品宝器中期威能的剑气在二人的体内流转,那剑气进入到燕山魂体内之后,再流转回来之时,总是提高了剑气的威能,这也就进一步挖掘了许紫烟的潜力。同时随着剑气回到许紫烟体内的还有燕山魂那琅琊特殊的真元,仿佛是将炼化的琅琊传承传给了许紫烟一丝。但是,就是这一丝,也让许紫烟受益无穷。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