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身形一停,虚立在空中。其实在许紫烟的心中一直觉得很奇怪,一个飘云峰怎么会有执法队?执法队不是应该属于宗门才有吗?什么时候一座山峰也要有执法队了?而且云飘飘又整出一个监察队给自己!她记得太玄宗并不是这样啊!

    脑海中在获取席绢的记忆中快速的搜寻着,这才明白了是为什么,嘴角掠过一丝苦笑,心中暗道,原来是自己坐井观天了。自己来的太玄宗还是太小了,像离火宗这样的超级宗门,一个山峰上的修士也有数万,简直就相当于一个太玄宗。

    在离火宗,通常一个修士要突破到分神期,才可以拥有一座山峰,像云飘飘这种只有元婴期的修士是没有拥有一座山峰的权利的。但是谁让人家元品牌后台硬啊,人家的奶奶是离火宗老祖云飞凤啊!

    所以,云飞凤用自己对宗门的贡献值给云飘飘换来了一座山峰。也正是由于云飘飘的身份,当她山峰一建立的时候,就有着大量的修士投奔于她。分神期的修士有着自己的山峰,自然是不会投奔她,而化神期的修士也都是宗门内的高阶修士,虽然还没有拥有山峰的权利,但是所开的洞府也都是宗门内灵气较为浓郁之处,而且宗门给的福利也十分好,自然也不会去投奔她。但是,元婴期和元婴期以下的修士却有着太多想要加入飘云峰。所以,飘云峰上不仅有着数万人,还有着很多元婴期修士。

    像这样的一座相当于太玄宗大小的山峰,就是一个宗门的缩影,自然就有了执法队的产生,而且这执法队内的队员都是元婴期修士。反过来再看看许紫烟的监察队。许紫烟此时也不禁脸红。竟然没有一个是元婴期修士,一水的结丹期修为。

    许紫烟受云飘飘命令,要组建监察队。那些元婴期也不是不知道,但是元婴期修士在飘云峰就是顶尖的修士,自然要自持身价,怎么可能去给一个结丹期第十二层的席绢送礼?而且他们也听说了许紫烟和周竹之间的矛盾。

    在他们看来,既然执法队都是元婴期修士,那么监察队就不可能收结丹期的修士,而其有着和周竹的矛盾,席绢一定会前来相请他们加入监察队,如此就能够和席绢提一些要求,得到丰厚的福利。

    而且周竹的想法和那些元婴期修士是一样的,他还亲自去做了不少元婴期修士的工作,让他们不要加入监察队。没有想到的,令他们大跌眼镜的是,许紫烟竟然在半天的时间就选好了监察队的队员,而且没有一个是元婴期的修士。

    这一下,便在整个飘云峰引起了轩然大波。周竹在震惊之后就hi偷笑,而那些元婴期修士则是怒了。他们不加入监察队可以,那时他们自持身价。但是,许紫烟根本就没有请他们的意思,直接弄了一堆结丹期垃圾组建监察队,这简直就是对他们的羞辱。

    但是,这些人也都是人精,只是纷纷的向周竹表达了他们对许紫烟的不满和愤怒,一个个都表达出执法队竟然要位于这样的监察队之下,让他们都感觉到羞辱,之后便一个个冷眼旁观。

    作为执法队队长的周竹一向都是嚣张惯了,如今见到许紫烟挑选的队员,心中充满了不屑,同事也被那些元婴期修士激起了愤怒。便屡次去许紫烟的地方找许紫烟,想要提出两只队伍切磋一下,他想要看看许紫烟回事一副什么样的表情。但是令他失望的是,许紫烟宣布闭关了。

    忍了几天之后,在他的授意下,执法队的修士开始找监察队的麻烦。罗丝熔也去找过云飘飘诉苦,但是云飘飘对席绢的表现很不满意。但是以她对于席绢的了解,席绢是绝对不会如此做事草率。但是,如今席绢又在闭关,云飘飘便冷冷的扔下了一句话:

    “你们的队长是席绢!”

    便把罗丝熔轰了出去,心中也十分的郁闷。原本是想着让自己信任的席绢组建一个令自己信得过的队伍,没有想到却成了一个大笑话。如今这个笑话不仅仅在飘云峰上四处传播,甚至都传到了宗门,让云飘飘的脸面十分的难堪。

    此时,云飘飘就虚立在空中,远远的望着这里,许麟则站在她的身侧。

    凭着许紫烟的神识,此时自然是知道云飘飘正在看着这里。

    不禁苦笑,看来自己对监察队这件事情随意了。惹动了云飘飘心中的愤怒,否则她也不会任周竹在这里撒野。

    “呼~~”

    许紫烟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道,看来今天是躲不过去了,总要把场子给找回来,才能够平息一些云飘飘的愤怒。

    “放肆!”

    许紫烟一声厉喝,身形“嗖”的一声落在了周竹的面前,沉着脸冷冷的望着周竹道:

    “给我个解释!”

    周竹被许紫烟的初始吓得一愣,待见到许紫烟身上波动着结丹期大圆满的气息,双目中便是一惊,继而透露出不屑,紧接着阴阳怪气的说道:

    “哟,结丹期大圆满了!”

    “给我个解释!”需要依旧冷冷的望着周竹。

    周竹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压力,这使他很不舒服。一个结丹期大圆满的修士,他可是元婴中期的修士,怎么可能被一个结丹期修士压制住,即使她是大圆满。心中便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股羞怒,冷冷的说道: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不过是和你那所谓的监察队切磋一下!”

    “切磋?我有知道吗?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把我的人打成这样,你告诉我是切磋?”许紫烟的神色变得更加的寒冷,一字一顿地说到。

    “那你想怎样?”周竹撇了撇嘴道:“有能耐你打回来!”

    “好!”

    许紫烟这一声好出口,周竹便神情一肃,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在她的心里已经盘算好了,只要对面的席绢一出手,她就释放出自己最得意的法术,火龙啸天。一招就把席绢重创,让她彻底将人丢光,看她以后还怎么在飘云峰抬得起头。

    但是,许紫烟却并没有动,因为席绢是火灵根,而许紫烟在火系方面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法术,虽然在河伯仙府内得到了一本火系秘籍,但是还没有时间修炼过。微微皱起了眉头,想起了自己曾经从东方青火宗元婴期修士手中夺得的那个中品宝器火麒麟。

    而此时的周竹见到许紫烟为皱着眉头站在哪里,心中认为许紫烟只是嘴上叫得凶,心中一定是早就害怕了,嘴角便透露出讥讽的笑容。而此时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的罗丝熔等许紫烟的收下,一个个脸上则是现出了失望。远处的云飘飘也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只有许麟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在他的心里,早就将周竹摆在了被虐的位置。

    果然,就在周竹嘴角的讥讽渐渐的扩大的时候,迎面扑来了一团火。当初那个玉牌被东方青火宗的大长老释放都有着相当于元婴期的修士,更何况如今许紫烟那恐怖的精神力。那个火麒麟的威能直接达到了化神初期,这还是许紫烟控制着自己的精神力,并没有完全激发玉牌的威力。

    还没有等到周竹看清对面的那团火是什么东西,便被轰飞了出去,一丝暴戾的炙热之气侵入了他的体内,半空中一口鲜血喷出三尺高,登时昏迷了过去。

    许紫烟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这些离火宗的修士与她也没有什么关系。神识中控制着那个火麒麟狂扫着执法队的队员。只是瞬间,对方二十几个人中就倒下了六个人,余下的修士“嗖”的一声就消失了,慌乱地逃向了远方。

    许紫烟迅即的收起了火麒麟,甩手扔给了罗丝熔一瓶疗伤丹,看都没有敢看云飘飘的方向,生怕被云飘飘喊住,详谈之下被看出破绽,于是便声音略大的说道:

    “罗师妹,你们先回去疗伤。我又有感悟,要闭关冲击元婴期!”

    话落,便“嗖”的一声冲进了自己的居处,坐在椅子上,将神识释放了出阿里,观察着空着的云飘飘。

    外面的修士听到许紫烟扔下了一句话就冲进了屋子里,一个个傻掉在那里。

    “她......说什么?刚刚突破结丹期大圆满,就又有了感悟,要闭关突破元婴期?”

    周竹正好醒来,听到了许紫烟扔下的那句话,“噗”的一声又喷了一口鲜血,头一歪。又昏了过去。

    远处空中的云飘飘自然也是听到了许紫烟的话,许紫烟说的那么大声,她怎么可能听不到?一脸怔忪的虚立在空中,望着席绢的大门,脑门上冒起几条黑线。认定席绢是在逃避他,一甩衣袖,飞身向着自己的居处落去,轻声咬牙道:

    “等你突破元婴期出来,怎么给我解释!”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