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见到燕星云和许紫烟不再说话,王卧云终于忍不住了,怒声喝道:

    “你说你把仙晶送给朋友了,那你送给谁了?”

    大阵之内一片沉默。许紫烟不可能说出燕山魂的名字,虽然燕山魂是燕星云的徒孙。但是这涉及到仙晶之事,恐怕山魂并没有告诉燕星云。如果自己说了出来,燕星云一旦起了贪念,说不定就会有生命危险。所以,许紫烟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地说道:

    “王前辈,对不起!我朋友的名字不能够告诉你。”

    “哈哈哈······”王卧云放声大笑道:“许紫烟,你不要再撒谎了……”

    “王兄!”

    王卧云的笑声戛然而止,迷惑地望着打断他话的燕星云。他不明白今天燕星云为什么屡次打断他说话。但是,他看到燕星云的神色很严肃。是的,燕星云的神色很严肃,甚至有些郑重。

    此时,燕星云的心中很震动,他想起了他自己年轻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也热血过,他也曾经为了朋友肯将所有的问题扛,即使面对危险,也不会透露朋友的名字。但是,随着修仙的时间越久·他的心也变了,变得开始想的自己多了些,别人少了些。

    有时候甚至做出违背良心的事情,但是今天·在许紫烟的身上,又让他看到了那种失去很久的纯真。如果这个时候,他燕星云还装作不知道许紫烟的仙晶给了燕山魂,那他也就愧对大乘期这个境界了。所以,他才神色郑重地对王卧云说道:

    “王兄,紫烟的那四块仙晶在河伯仙府的时候,就已经送给了我的徒孙燕山魂。”

    “……”

    王卧云闻言便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许紫烟真的将仙晶送给了别人。而且这个人竟然是燕星云的徒孙,霎时间脸色就难看了起来。原本西门孤烟就欠许紫烟一个人情,如今这燕星云也因为仙晶的原因,不仅不会向许紫烟出手,恐怕还会和西门孤烟一起来阻止自己。一个西门孤烟,他和云飞凤就已经应付不了,更何况再加上一个燕星云?再说,在这种情况之下·云飞凤还会出手吗?

    “许紫烟!”正当王卧云在那里纠结的时候,一旁的云飞凤发话了:“当初追击你的那些分神期修士呢?”

    几个大乘期修士闻听,都目露精光地望着万里黄沙大阵。这一点也是他们一直搞不懂的地方·为什么那四个分神期修士会一直不见踪迹。特别是王卧云和云飞凤就更加关注了,因为那四个分神期修士就是他们两个宗门的修士。

    “不知道!”许紫烟的回答非常干脆。

    “不知道?”云飞凤愕然。

    “当初我将他们甩掉之后,就一路跑到了南荒,他们没有回到宗门吗?”许紫烟的声音中也充满了愕然,不过隐藏在万里黄沙大阵中的许紫烟,脸上却浮现出笑容。

    云飞凤和王卧云沉默了下来,在他们两个人的心里,也不相信许紫烟会反杀分神期修士,而是一个人杀掉四个分神期修士。这件事情从头至尾透着诡异,让作为大乘期的云飞凤和王卧云都心生迷惑。

    “紫烟·你有没有遇到过岳京?”西门孤烟突然出声问道。余下的三个大乘期修士都为之一振。

    “岳京?没有!西门前辈,他从河伯仙府中出来了?”许紫烟惊问。

    “不知道!”西门孤烟轻声说道:“不过,河伯仙府消失了,我们怀疑河伯仙府已经被岳京炼化了!”

    “啊?”许紫烟这回是真正的吃惊了,而且在她的心中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那就是岳京一旦炼化了河伯仙府·一定会变得十分厉害。恐怕对自己是一个非常大的威胁。

    一时之间,整个山谷变得沉默。而就在这沉默之中,猛然间听到远处山谷口外面传来了争斗之声,那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如同两个巨大的古钟在撞击,嗡嗡之声直荡云霄。

    包括万里黄沙大阵之内的许紫烟都将目光望向了山谷之外,而且那四个大乘期修士仿佛用神识发现了什么,西门孤烟,云飞凤和王卧云看了一眼燕星云,四个大乘期修士笑了笑,身形一纵,便高高飞起,隐藏在了蓝天白云之间,许紫烟竟然连丝毫的气息都感觉不到。

    许紫烟不知道四个大乘期修士为什么要隐藏起来,而她的神识还蔓延不到那么远的距离。索性也不去探查,而是将自光望向了山谷口的方向。

    乒乒乓乓的声音越来越近,听声音是两个修士在争斗。而且修为都很高,两个修士仿佛在伯仲之间,在原地打上一会儿,便又向着山谷之内移动而来,边打边行,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两条人影出现在了许紫烟的面前。

    许紫烟神情一愣,出现在她面前的两个人她都认识。一个是燕山魂,而另一个竟然是岳京。此时两个人之间的争斗,让许紫烟想起了当初在河伯居之内的状况。如今那岳京的修为已经是元婴后期,而燕山魂的修为竟然已经是化神初期。

    此时的燕山魂祭出了那只黑色的头颅,就像在当初的河伯居一样,向着岳京轰隆隆地不断地轰击着。而岳京手中却没有任何法宝,只是凭着一双拳头和燕山魂斗在一起。但是,不论是修为,还是法宝,岳京都处于下风。可是那岳京的身体硬是要得,实在是过分地坚硬。那岳京的一双拳头不停地向着空中急速砸来的黑色头颅轰击着,虽然岳京的身体被燕山魂一次次地给砸飞或者直接给轰进了地底。

    但是,那岳京却似乎没有丝毫的损伤,只是被威猛的燕山魂给一路砸进了山谷之内,乒乒乓乓地给砸到了万里黄沙大阵的附近。

    天空中猛然探下四只大手两只手握住了岳京的两条胳膊,两只手握住了岳京的两条腿。只是瞬间,便把岳京制住。紧接着,从空中显现出四条人影,却正是那四个大乘期修士。此时,他们每个人正悠闲地伸出一只手,握着岳京的手脚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山魂,你的修为增长的很快啊?”燕星云望向燕山魂的目光闪过了一丝吃惊。

    燕山魂见到四个大乘期修士出现,制住了岳京,便将那个黑色的头颅收了起来。望着燕星云嘿嘿笑着说道:

    “师祖,您老人家来了!我的修为当然长得快了,这个世界总是有天才的!”

    燕星云自然是了解燕山魂是什么秉性,便也懒得再搭理他。如果在搭理他两句,还不知道燕山魂会说出什么话来在三位老友的面前,他丢不起那个人。

    但是,在万里黄沙大阵之内的许紫烟却是注意到了燕山魂手中的那个黑色头颅的变化此时那个黑色头颅给许紫烟的感觉,要比在河伯仙府中小了一半。她哪里知道,燕山魂之所有增长修为如此快速,一个是因为他不存在心境上的问题。融合了琅琊原本神识和当初自己转世的神识,他的心境高到什么程度,他自己都说不明白。只要他不停地炼化手中的那颗黑色头颅,修为就会迅速地提升。

    否则他怎么会在离开小罗天的时候还是元婴后期,而搜寻了几个月之后,就变成了化神初期。因为他无时无刻地都再炼化那颗黑色头颅。而岳京此时与燕山魂的处境很像,只不过他的层级要比燕山魂低得太多无论是心境上的修为,还是河伯仙府与那个黑色头颅相比,都要比燕山魂差上太多。

    但是,如今岳京提升修为的方式却与燕山魂完全相同。他炼化了河伯仙府的精魄之后,已经掌控了河伯仙府。但是他炼化河伯仙府镇府精魄的方式不同,因为在他炼化河伯仙府镇府精魄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肉身,而是以元婴的形式炼化的。如果他是以肉身炼化的河伯仙府,那么河伯仙府就会变成他的一个法宝。虽然能够辅助他修炼,但是与他的修为提升没有本质的联系。

    但是,岳京却是以元婴的形式炼化的河伯仙府镇府精魄,如此他就是河伯仙府,河伯仙府就是他。所以,他才会将整个河伯仙府化成原来岳京的模样。但是,他只是炼化了河伯仙府的镇府精魄,他今后如果想要提升修为,就只有将整个河伯仙府给炼化了,就如同燕山魂炼化黑色头颅一般。

    每多炼化一点河伯仙府,岳京的修为就会增长一些,直到将整个河伯仙府炼化,完全消失,变成岳京的身体。所以,他在这些日子以来,也是边寻找着许紫烟,边炼化着河伯仙府,起修为也快速地提升到了元婴后期。

    说实话,如今的燕山魂和岳京就是有了修仙作弊器。许紫烟修炼还需要领悟天道,吸收天地灵气。而燕山魂和岳京这两个人,如今却不需要这些,他们要做的只是不停地炼化自己体内的宝物,炼化的越多,修为提升的也就越快。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