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追日的女儿同学的打赏!

    许家谷之外,南荒六个元婴期修士带着一百多个结丹期修士张狂地在许家谷口的上空来回飞驰着,嘲笑声和辱骂声不绝于耳。(

    远处的山巅之上,许浩桑朝着路广天低声说道:“路兄,我们怎么办?”

    路广天略微沉吟了一下,转头对小白说道:“小白,你驮着我们飞得高一点儿,到许家谷的上空看看,不要让下面的人发现。如果真的是上古许家流落在南荒的后裔,如此被人欺凌,我们总得管上一管,再说,说不定王者已经将南荒许家收服了,只是因为它事暂时离开,如果我们放任这里不管,被王者知道,会责怪你我。”

    众修士闻言俱都点头,小白立刻变身为鲲鹏,众修士跃到了小白的后背上。小白鼓动双翅,瞬间便飞到了许家谷的上空。盘旋在蔼蔼白云之上,将神识向着下方垂了下去。

    许家谷的广场上,许浩歌望着许天威拎着把剑,一溜歪斜地跑进了广场,不由轻轻一叹道:

    “威,你留在谷内吧,就不要出去了。

    许天威将剑拄在地上,稳住了身形,神思恍惚的一双醉眼顷刻之间变得清澈,望着高台之上的许浩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气息平稳了下来,朗声说道:

    “大族长,要和南荒人干仗了吗?天威已经等这一天很久了!”

    许浩歌突然感觉到嗓子有些堵,目光扫过广场上近万修士,冷声说道:

    “你们看看你们自己,再看看天威!天威已经失去了修为,但是却没有失去斗志,他还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而你们呢?不过是一群行尸走肉!今天南荒土著人又欺上门口,你们还要龟缩在山谷中当懦夫,是不是?”

    许家谷外,六个元婴期修士虚立在空中。而那一百多个结丹期修士闲闲散散地虚立在六个元婴期修士的身后一双双目光如同妖兽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其中的一个元婴期修士,目光望着许家谷,神色上闪过了一丝惊异,朝着身边的一个元婴期修士凝声说道:

    “大哥多大哥只是让我们来送信,然后在许家谷外示威一番,并没有让我们轰碎许家谷的石碑,我们是不是做得有些过分了?许家谷的那些修士会不会出来和我们拼命?”

    那个被问的元婴期修士闻言冷冷一笑道:“怎么,怕了?”

    那个刚才问话的元婴期修士说道:“大哥,小弟不是怕了。可是……这许家谷内可是有着六位元婴期修士,就是结丹期修士也多出我们现在这一百多人几倍如果我们现在和许家谷发生直接冲突,吃亏的是我们啊!”

    那个被唤作大哥的土著修士冷酷地一笑,面现不屑地说道:“你说的不错,他们许家谷有一万多人,我们只有一百多人。如果此时和许家谷的修士发生了冲突,我们的确不是对手。但是,问题是他们敢吗?

    许家在上古时期初来南荒之时,还可以称作一头狮子如今这头狮子已经睡着了。不!是要垂死了!别说我们只是击碎了他们许家谷的石碑,就是占据了他们许家谷口,抢了他们的人他们也不过是口头上抗议罢了,难道还敢动手不成?”

    另一个元婴期修士听得满面红光,忍不住说道:“大哥说的太对了,可笑我们南荒中有些修士还说什么,许家是什么一头睡狮,让我们不要将他们逼得太紧,以免让这头睡狮惊醒。我呸!”

    那个领头的元婴期修士冷哼了一声道:“哼,那些人就是孬种!自从紫眼前辈十年前来到我们南荒,那些孬种不是不敢再说那些话了吗?我们南荒有了紫眼前辈,合该我们南荒振兴我想我们很快就会杀出南荒,让外面的那些修士知道我们南荒修士的厉害!”

    “大哥······”一个元婴期修士有些恐惧地说道:“我怎么觉得那位紫眼前辈的身上没有生的气息,全身都是死气啊!虽然他的外表和我们没有什么不同,但是总是令人觉得浑身不自在!”

    那位大哥瞪了他一眼,压低着嗓门狠狠地骂道:“你给我闭嘴,这样的话如果给紫眼前辈听到了你死就死了,不要牵连我们。”

    众人闻言,脸上神色俱是一阵紧张,看来是对那个紫眼前辈十分惧怕,一个个不再谈及这个话题。那个大哥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凝声说道:

    “我们再在这里呆上一会儿就回去,明天再来!”

    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元婴期修士眼皮子抽动了一下道:“大哥,我刚才听到了许家谷内的钟声响了,如果许家谷的修士真的冲出来和我们开战怎么办

    那位大哥断然说道:“这不可能,就算他们冲出来,也不过是嚷嚷几声抗议一下罢了。他们哪里还敢和我们冲突!”

    说到这里,他嗤笑道:“他们不是一直和我们南荒人强调那个什么可笑的和平共处吗?就算借给他们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和我们开战。”

    许浩歌站在高台之上,看着下面一张张恐惧和麻木的脸,心中无奈轻叹。勉强重振了一下精神,厉声喝道:

    “今天,本族长就要率领你们出去和南荒人开战。”

    “大族长!”

    一个颤抖的声音响了起来,许浩歌寻声望去,见到是自己的一位长辈叔叔,如今是结丹期第五层的修为,只见他颤巍巍地走了出来,嘶声说道:

    “大族长,你这是在让整个许家灭族啊!南荒修士可是有着三个化神初期修士,而我们许家有什么,只有族长你们六个元婴期修士。我们拿什么和南荒人拼?如果我们今天冲出去,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整个许家被灭族!”

    说剿这里,那位老者跪在地上,以头抢地,放声大哭道:

    “大族长,你不要忘了,我们许家还肩负着重振上古许家重任。大族长啊,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能够呈一时意气之争,置家族大局于不顾,那族长你就是许家的千古罪人啊!”

    “放屁!”许浩歌还没有说话,一旁拄着剑站在那里的许天威厉声喝道:“你们就知道忍!忍!忍!你不要说得那么高尚好不好?说什么肩负着重振许家的重任,直接说你怕死不就行了!但是,你怕死,不意味着我们整个许家人都怕死!”

    “你……你这个畜生!”

    那个老者霍然从地上站起,挥起巴掌朝着许天威扇了过去。高台之上的许浩歌面色一冷,一挥袍袖,一道劲风,便将那个老者给击退到了一边。那个老者赫然变色,朝着许浩歌厉声喝道:

    “大族长,你竟然对我动手?”

    许浩歌心中轻叹道:“王者啊!我今天就是豁出命去,也要将许家谷外这些南荒修士杀光。不过经此一战之后,许家谷也就要被灭族了。我们死不足惜,但愿我们的死能够让您带走的那些许家弟子更加地拥有血性。许家的这六支血脉就靠您带走的那些人来延续了!”

    许浩歌目光变得严厉,冷冷地扫过许家众修士,厉声喝道:

    “今天,本族长就带着你们出去与南荒一战。你们要清楚,这是一场死战。只要本族长出谷开战,不管你们是不是随本族长出去与南荒人开战,南荒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一旦,本族长死了,南荒修士一定会屠谷。所以,今天本族长不是带着你们去和南荒人开战,而是带着你们去赴死!你们要做的只是在临死之前,多杀几个南荒人!

    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随着本族长去赴死,一个是在这谷内等着被南荒修士屠杀。你们自己决定吧!本族长要出去了!”

    话落,许浩歌不再言语,而是从高台之上落下,缓步地向着山谷口走去。但是,那步伐却十分地坚定,神色十分地刚毅。

    许浩血等五位元婴期修士也都从高台之上落到地面之上,紧随着许浩歌的脚步,向着山谷之外走去。脸上呈现出视死如归的神色,身上的战意随着脚步一节节地攀升。

    许吞威一言不发地举步跟在了后面,那五百余后天修士也都一脸坚毅地紧随其后。

    终于又有人开始移动脚步跟着了许浩歌的身后,虽然他们的脸上还很彷徨。一个接着一个,越来人越多,在他们的背后,那个老者跪在地上,双手向天,悲声呼道:

    “天亡我许家呼!”

    因为害怕下面的修士发现他们,小白背上只有路广天,许浩桑和许浩隆三个化神初期的修士将神识笼罩了下去。许家谷广场内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得分明,路广天,许浩桑和许浩隆的脸色十分地难看。

    此时他们已经断定这许家谷中的修士就是他们许家后裔,一个个心中不由叹息,许家真的没落如斯吗?想起当初自己等人被许紫烟发现的时候,不也是十分地没落吗?又比这南荒许家强出多少?若不是紫烟将他们救了出来,又建立了许家的栖息地,哪里有他们如今的修为?

    “王者!”

    此时的每个人心中都念叨着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如今已经变成了他们的精神支柱,他们许家的灵魂。尤以此时感觉得越发强烈。

    丫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