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订阅!求粉红!

    *

    许紫烟注目看去,对面的这个土著修士生的身材高大,络腮胡子,龙行虎步,透着一股凶悍。修为已经是结丹期地十二层,比许浩暴还要高出一些。许紫烟心中电转,乌龙寨只不过有数百人,寨主只不过是一个结丹期修士,却完全没有把南荒许家放在眼里,这不禁让许紫烟的心又沉下去了几分。

    许浩暴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扬起了脸道:“我大哥关不关我那是我大哥的事情,不劳你关心。我今天就是来找你的!”

    许紫烟闻言不禁苦笑,心道这许浩暴还真是够直的,听不出来对方是在讥讽与他。果然,那个乌龙寨寨主闻言,脸上现出惊讶之色道:

    “你来见我?这话儿怎么说的?我又不是你大哥,就是惩罚你,也应该是你大哥,让我来惩罚你,这件事你大哥做的可是有点儿过了啊!”

    许浩暴一挥衣袖,冷哼了一声道:“当然轮不到你惩罚我,你们乌龙寨将我的侄子许天威打伤,抢去我侄子的龙翔草,这件事情你们乌龙寨必须给我们许家一个交代。”

    许紫烟内心苦笑连连,心道这个许浩暴还真是一个浑人。真是听不出好赖话,举目向着对方望去,在许紫烟的心里,一直觉得土著人应该是一副脏乱差,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如今见到这位乌龙寨的寨主虽然生得精猛,但是全身上下收拾的十分干净利落。双眸闪动着精明,大笑的时候,明明是在对许浩暴讥讽,却让人看起来是一副十分豪爽的模样,让许紫烟感觉十分地意外。

    此时。那乌龙寨的寨主听到许浩暴的话,咧嘴一笑道:“我也正在奇怪呢,你们许家竟然在我们乌龙寨的修士得到龙翔草之后。还敢出手抢夺。虽然你们的修为十分垃圾,被我们乌龙寨的修士给收拾了。但是,你们也要拿出一个态度。向我们登门道歉。你们现在是来登门道歉的吗?”

    乌龙寨寨主仿佛根本没有听到许浩暴刚才的话一般,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话。脸上豪气飞扬。一派粗豪模样,但是眼中却是精芒闪烁:

    “许浩暴,想我们南荒当初抱着仁慈之心,接纳了那么这些走投无路的许家之人。而且还一直对你们照顾有加,划出地盘给你们修生养息。可以说,我们南荒对你们许家仁义尽致。

    说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别说我们没有抢你们的龙翔草。退一万步说。就算我们南荒人抢了你们许家的龙翔草,难道你们许家还要和我们南荒开战吗?你们许家竟然如此忘恩负义吗?

    按理说,我们南荒在你们许家危难之际,接纳了你们。就是给了你们许家一个能够活下去的机会。如果你们是感恩的人,而不是妖兽。只要我们南荒人流露出对那株龙翔草的兴趣,你们就应该送到我们的手里,这才是懂得恩情之人。

    你们许家不仅没有这样,反而和我们南荒修士动手,你们许家简直是欺人太甚,是在欺负我们南荒修士无人吗?”

    说到这里。乌龙寨寨主转头对着身边的土著人说道:“去,给整个南荒传讯,就说我们乌龙寨得罪了许家。许家要灭掉我们乌龙寨,让整个南荒为我们报仇。”

    立刻有一个土著修士退了出去。而其他的土著修士则是纷纷地亮出了兵刃,愤怒地瞪着许浩暴,仿佛他们受到了多大的羞辱似的。

    许浩暴虽是脾气暴躁,但是嘴却是笨。此时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这位乌龙寨的寨主简直是太能说了,那架势绝对是被许家欺负了之后,满腹委屈的模样。让许浩暴一时语塞,脑筋转不过弯来,转头望了望许紫烟,一脸的迷惑,那表情分明就是:

    “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啊!”

    许紫烟瞧着对方,此时已经认定对方是一个狡诈之人。心里便更加提高了警惕,心中暗道:

    “土著不可怕,土著有文化才可怕!”

    许紫烟又将目光向着那些乌龙寨的土著修士望去,见到那些土著人虽然在神色上表现出极为愤怒,但是那眼中分明就透露着笑意,心中也不禁觉得替许浩暴羞臊,怜悯地看了许浩暴一眼。

    这件事情,如今许紫烟心中已经明白,眼下根本就不能够和对方讲出什么道理来。如果继续讲下去,只是徒增羞辱罢了!想要解决问题,其实就只有一个字:

    战!

    但是,这南荒许家会如此做吗?做好了战的准备了吗?还是先息事宁人吧。想息事宁人,指着许浩暴是不行了,许紫烟便将目光望向了身旁的许青丝。却见到许青丝微垂着眼帘,只是盯着自己的脚底,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让许紫烟不禁暗自摇头,只好上前一步,朝着对方微笑着说道

    “寨主怎么称呼?”

    乌龙寨看了一眼许紫烟,见到是一个修为一丝也无的普通人,眼中闪过不屑,直接无视了许紫烟,将头转向了一边,不加理会。身后的许青丝微低着头,脸皮抽了抽,心道:

    “你一个修为一丝也无的普通人,竟然敢上前和乌龙寨寨主搭话,真是自寻羞辱。”

    许浩暴却是凶眼一瞪乌龙寨寨主,气愤地喝道:

    “紫烟,他叫做呼里邪!”

    许紫烟回头朝着许浩暴点了点头,依旧轻言细语地说道:“呼寨主是吧,我浩暴叔叔也是因为见到自己的侄子受伤,一时情急。但是,贵寨毕竟将我们许家之人打伤。正如寨主刚才所说的,南荒人心胸开阔,心性仁慈。当初能够接纳我们许家,此时自然也不会欺辱我们许家。此事如果传出去,说你们乌龙寨强取豪夺,南荒的脸面上也不好看吧!就是在三大势力当面,也会给我们许家一个公正吧!”

    呼里邪原本在那里装模作样,做出一副不屑看许紫烟的模样。如今听到许紫烟言语犀利,心中也不禁琢磨。如果将此事弄到了三大势力那里,恐怕整个南荒也都会笑话自己乌龙寨为了一株龙翔草整得此事整个南荒尽知,笑自己小气,上不得台面。原本自己乌龙寨就小,在南荒处于弱势,如果三大势力借此机会将乌龙寨给吞并了,自己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许紫烟已经感觉出身后许浩暴身上的气息急剧波动。急忙将手背在了身后,向着许浩暴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呼里邪心中犹豫着是不是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龙翔草是肯定不会还给许家,更不会将自己寨中打伤许天威的修士交出去。不过嘛,许浩暴寻上门来大呼小叫的事情还是可以就这么算了。

    如此,呼里邪也不再装了。而是威胁地瞪了一眼许浩暴,许浩暴气得双拳捏得嘎嘣直响,就要暴跳如雷,但是却被站在他旁边的许青丝紧紧地抓住。许浩暴将目光盯着许紫烟看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许紫烟虽然没有丝毫的修为,但是身上有着一种特殊的气质,让他心底愿意相信许紫烟。这种气质要比自己大哥身上的气质还要强烈。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开口。

    刚才许青丝听到许紫烟的话,她可不是一根筋的许浩暴,自然是听出来许紫烟想要息事宁人的心思。如果是这样,避免了进一步受辱,这对于许青丝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她可不管许紫烟心中是怎么打算的,只要能够避免在这里受辱,怎么都可以。所以,她便立刻注意许浩暴,生怕他再火爆脾气发作,

    许紫烟温和地朝着呼里邪笑着,也不言语。而此时呼里邪的心中也打定了主意,便摆了摆手,佯装大度地说道:

    “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我们乌龙寨不再追究了。”

    话落,微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许紫烟,抬起手摸着下巴,淡淡地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许紫烟。”

    “嗯!”呼里邪点了点头,微眯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光,淡淡地说道:“你就不用离开了,从现在起就留在我身边吧。”

    许紫烟听了暗暗冷笑,心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做一盘菜了,一个结丹期的蝼蚁罢了。若不是有着整个南荒做你的后盾,你算个什么?若不是我修为尽失,我现在就一巴掌拍死你。哪怕就是我现在修为尽失,但是我的精神力还在,控制一个符宝杀死你,还是绰绰有余。”

    这个时候,许紫烟身后的许浩暴和许青丝也都变了颜色。许浩暴“噌”地一声从许紫烟的身后窜了上来,厉声喝道:

    “呼里邪,你要干什么?信不信老子捏死你!”

    许青丝也快步走到了许紫烟的身侧,阴沉下来脸,冷冷地说道:“呼里邪,你真的想要挑起南荒和许家的大战?我想一旦大战开启,不管我们许家能否生存下来,首先你这个挑起大战的人,三大势力就不会放过你。”

    *

    以下字数免费:

    万分感谢寄生天地同学,浛清同学,紫谷女侠同学,蘩羽1314同学的粉红票!

    *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