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花魂牡丹同学,雨珞於生同学,suling同学,ice_123同学,夜落影错同学,午睡猫猫同学,枫眠依同学,张丹亚同学,隐风之旅者同学,紫縹緲同学,晓月丫丫同学的打赏!

    *

    岳京的元婴飞快地逃到了传送阵的前面,刚想要冲进传送阵,却发现琅琊的头颅正等在那里,大张着一个嘴巴。岳京的元婴一慌,急忙向着后面飞退。可是这一退,却撞在了盘膝端坐在蒲团之上的河伯的石像。

    没有想象中岳京的元婴被反弹了过来,而是那元婴竟然冲进了河伯的石像之中,消失不见。燕山魂大怒,控制着琅琊的头颅向着河伯的石像狠狠地砸了过去,没有想到那石像极其坚硬,琅琊的头颅竟然不能够将它轰碎。燕山魂身形闪烁,瞬间来到了河伯石像的跟前,抡起琅琊的头颅不停地轰击着河伯石像,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在距离燕山魂不远的地方,此时的许天狼和凌霄却僵立在空中。那破碎的蜃楼珠搂头盖脸地如同一场七彩的雨落在了许天狼的身上,七彩的碎片隐入了许天狼的体内,那白虎的魂魄此时已经虚弱已极,飘飘荡荡地向着许天狼的头顶落下,从他的百会穴进入到许天狼的体内。

    许天狼的灵魂猛然一震,那白虎进入到许天狼的体内,却没有蜃楼珠可以容身,逼不得已开始吞噬许天狼的灵魂,准备夺舍。许天狼的灵魂一怒,趁着白虎立足未稳,怒喝一声:

    “滚!”

    体内的灵魂之力猛然澎湃,“砰”的一声,将白虎的精魂逼出了体外。那白虎的精魂被许天狼逼出了体外。向着对面的凌霄弹了过去。白光一闪,隐入了凌霄的体内。

    许天狼的体内。四处经脉光华闪烁,七彩的光芒竟然在随着许天狼的经脉运转。在许天狼的识海之中,一团微弱的七彩光芒在摇曳,那是蜃楼珠生成的灵智。原本蜃楼珠的灵智就是初成,如今又受到重创。已经摇摇欲坠。许天狼的灵魂看到了那道摇曳的七彩光芒,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将它给逼迫出去。

    许天狼运足了灵魂之力猛然向着那团微弱的七彩光芒撞了过去,但是任由许天狼如何凶猛。那团微弱的七彩光芒却没有被他逼出体外,只是变得更加地微弱,仿佛随时就要熄灭一般。

    许天狼将灵魂停下。茫然不解。猛然间,心中一跳,他的神识看到那蜃楼珠的碎片在随着经脉运转的同时,竟然在缓缓地和自己的身体融合。

    许天狼神色一凛,猛然咬牙。既然你想要融合我。那我就把你给吞噬了。下定了决心,许天狼的灵魂之力,猛然将那团微弱的七彩光芒包裹了起来,一点一点地吞噬。那团七彩的光芒立刻感觉到了许天狼的意念,猛烈地抗争了起来。两下一时之间纠结到了一处。让许天狼的身体失去了行动的能力,直挺挺地虚立在空中。

    对面的凌霄猛然间感觉到有一个东西冲进了自己的身体。还没有等到他反应过来,那白虎便一下子窜进了他的识海,开始吞噬他的元神。元神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让凌霄的身体一僵,同时心中一怒,自己从小受到的痛苦一一闪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凌霄从小颠沛流离,受人追杀,心志自然要比普通修士强悍不知多少。如今元神生痛,见到是一个虚弱的白虎精魂在吞噬自己。想也没想,心中气急之下,反向朝着白虎精魂吞噬而去,两下激烈地纠chan在一处。

    在空中的中间区域,此时已经乱成了一团,修士之间相互攻击,宝物在空中乱飞。叮叮当当地相互碰撞,有的落到了地面,有的一直被修士轰击在空中盘旋,有的向四周墙壁撞去。

    一个玉瓶碰巧穿过了岳京当初将水幕吸收一空的孔洞,向着水幕之外飞去。飞向了站在一起的重装道人和范海辛。重装道人只是瞧了一眼,并没有要抢的意思。范海辛便一伸手将那个玉瓶接到了手中。

    范海辛将玉瓶接到手中一看,脸色便是一变。那个玉瓶上面写着三个字:

    “连升丹!”

    连升丹之所以称之为连升丹,就是因为它的功效。比方说,如今范海辛的修为达到了结丹期大圆满。如果服食了这颗连升丹,会百分之百地提升至元婴期。而且这个药效会保存在他的体内,等到他突破化神期的时候,连升丹剩余的药力依旧能够提高他五成的成功率。等到他突破分神期的时候,依旧有着提高三成的成功率。等到他突破大乘期的时候,还有着提高一成的成功率。

    可想而知这种丹药的珍贵之处。这已经是九品巅峰的丹药了。如今的许紫烟也不是炼制不出来这种丹药,但是她空有丹方,却已经找不到炼制连升丹的药材。恐怕如今在整个苍茫大陆也仅有这一颗。

    范海辛自然是认出了这颗丹药的珍贵,一时之间反而失措,转头望着身旁的重装道人。重装道人自然也看到了玉瓶之上的“连升丹”三个字,脸上现出一丝遗憾,向着范海辛传音说道:

    “还不赶紧离开这里,去寻个地方突破元婴!”

    范海辛神色一怔,举目向着水幕之内望去,见到水幕之内的修士没有人注意到水幕之外的他们两人。便翻手将连升丹收了起来,向着重装道人传音说道:

    “重装道人,难道你就不想要这颗连升丹吗?”

    重装道人摇了摇头,淡淡地传音道:“我突破元婴期需要的不是连升丹,而是功法的下部秘籍。没有功法,就是有连升丹也没有用。有了功法,我自可以轻易突破元婴,也不需要连升丹。”

    说到这里,不由黯然一叹道:“如今我已经没有两年寿命,又何必和你去争抢什么连升丹,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可是……”范海辛此时却皱起了眉头,为难地说道:“我如何离开这里?”

    重装道人闻听,想起如果按照原路返回,在来处还有着一个真水大阵,凭着自己和范海辛还真是走不出去。微微皱起了眉头,突然眼睛一亮,传音说道:

    “你从那边的传送阵离开!”

    范海辛的眼睛也是一亮,此时在那传送阵周围并没有人,距离那里最近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燕山魂,正轮着琅琊头颅使劲儿地砸着河伯的石像,另两个是许天狼和凌霄僵立在空中,其余的修士都在中央的区域夺宝。

    重装道人和范海辛对视了一眼,范海辛传音道:“道友,我们一起走?”

    重装道人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你先离开吧。我想留着这里看看,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机关,或许能够找到我需要的秘籍。”

    范海辛点了点头,一个人悄悄地进入了水幕之内,然后溜着边,向着传送阵偷偷潜了过去。没有注意他,当他终于走到了传送阵的跟前时,这才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回头在看了一眼空中乱作一团的修士,又透过水幕朝着重装道人点了点头,这才纵身一跃,跳进了传送阵之中。

    光华一闪,涟漪荡漾,范海辛的身形瞬间消失不见。空中的争夺也渐渐地接近尾声。许紫烟自从夺去了那个透明的巴掌大小的东西之后就没有再参与争夺,她也深知如果自己太过贪婪,会像岳京一样引起众怒。再说她此时的修为几乎耗光,也没有多少余力去争夺宝物。只是虚立在空中,碰到有一些丹药之类的飞过来,就顺手收起来。

    最终,大罗天的王俊杰夺去了那个古朴剑匣,小罗天的法永正夺去了那柄很是普通的长剑。李凌夺去了那支笔,余下的十一块仙晶,被云飘飘夺去了三块,西门玉夺去了三块,长眉夺去了两块,叶飞夺去了一块,许麟夺去一块,杨玲珑夺去一块。

    而岳京当初搜刮的大量丹药也给众修士抢夺一空,而且那丹药实在是太多,几乎每个结丹期修士都有收获。

    水幕之内突然寂静了下来,只闻燕山魂轮着琅琊头颅怒砸河伯石像的声音。许紫烟嘴角咧了咧,苦笑了一下,身形一掠,便落在了燕山魂的身边,伸手轻轻地拍了拍燕山魂的肩膀。燕山魂怒砸河伯石像的动作戛然而止。许紫烟看着燕山魂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忍俊不禁地笑着说道:

    “山魂,不是你的那个宝器不够硬,而是你目前的修为不够。算了吧!”

    “可是……岳京的元婴跑到那里面去了。”燕山魂不甘心地说道。

    许紫烟闻言,走上前去,伸出手摸了摸河伯石像,心念动了动,想要试试看能不能把他给收到紫烟空间之内。没有想到那河伯石像竟然纹丝不动。这个时候,大家都围了过来,他们也听明白了,岳京的身体被轰碎了,元婴跑到了河伯石像之中。于是,大家就都开始尝试各种办法,想将这个石像给毁掉。对于岳京,每个修士的心中都充满了愤恨。折腾了一天之后,大家都泄气了,竟然没有一个办法能够对付这个河伯石像。

    *

    求大神之光,求粉红票!

    *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