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东八同学,蘩羽同学的打赏!

    *

    燕山魂的神色一苦道:“我长大了,总不能还像小时候那样见到谁都嚷着,我很残暴吧?”

    “噗嗤~”许紫烟立刻笑出了声。

    这一笑,犹如梨花绽放,百媚丛生,让燕山魂一呆。半响,才涩声问道:

    “紫烟,这十年想过山魂吗?”

    许紫烟的神色一滞,双目陷入回忆,记忆中自己还真的有时候想起燕山魂,只是记忆中的燕山魂和现在的模样相差很大,总是一副嚣张的模样。嘴角掠过一丝微笑,朝着燕山魂点头道:

    “当然想过。”

    燕山魂的眼睛就是一亮,继而又变得暗淡,半响,神色之间有些犹豫,但是最终还是轻声问道:

    “紫烟,我在这十年里曾经遇到一个黑袍人,我们在一起待过一段时间。我在他的面前聊过你,他……也认识你……”

    “黑袍人……”许紫烟的脸色一变,眼前出现了琅琊的身影。心中不禁暗道,是哪个琅琊?是琅琊镇的琅琊,还是海底世界的那个琅琊?

    “他托我在见到你的时候,给他带一句话。”

    “什么话?”

    “他问你还记得三生三世吗?”

    “轰~~”

    尘封已久的记忆如洪水般用来,如梦似幻,前世今生,纷至沓来。

    “他还活着?”许紫烟怔怔地问道。

    “是!”燕山魂紧盯着对面的许紫烟。

    “呼~~”许紫烟从恍惚中醒来,轻声说道:“如此说来,莲花峰上,那个巨蛋重新孕育了琅琊。他……转世了?”

    燕山魂心中一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最终缓缓地摇头道:“我不知道。”

    两个人都不再言语。一时间小溪边沉寂了下来。远处的一弯水潭处,那个鲤鱼妖又从水中悄悄地探出了头,微微歪着脑袋瞅着许紫烟和燕山魂。仿佛是在问,你们怎么不说话了?

    微风掠过。片片树叶轻舞,一片树叶落在许紫烟的肩头。许紫烟转头轻轻吹了一下,那片树叶又摇曳升起,飘飘荡荡。许紫烟的目光随着那片树叶摇曳,思绪也似乎在摇曳……

    “你……”

    燕山魂突然抬起头来,脸色有些发僵,嘴角几次咧了咧。好像是要出口的话很让他为难,他从来没有说过一般。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声音有着不自然地问道:

    “你……喜欢他吗?”

    “谁?”许紫烟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琅琊!”话一旦出口之后,燕山魂反倒自然了起来,目光紧紧地盯着许紫烟。

    许紫烟被燕山魂的话从沉吟中拉了回来,听清燕山魂的问话之后,楞然望着对面的燕山魂,恍然间觉得心中的那个五岁的童子燕山魂已经远离而去,眼前的燕山魂已经长大成人。淡淡地摇了摇头。许紫烟没有言语。

    “是不喜欢?”

    见到许紫烟摇头,燕山魂的心中很复杂,既为原来的琅琊感到悲痛,又为现在的自己感到一丝高兴。

    “是不知道。”

    许紫烟目光有些怅然。原本她以为琅琊死后,那前尘就已忘却,此时被燕山魂忽然提起,心中竟有着些许茫然。

    “他……还和你说了些什么?为何不来见我?”

    燕山魂目光复杂,他此时的心神也有些恍惚,彷徨中不知道自己是琅琊,抑或燕山魂,脱口而出道:

    “无情生,有情死!”

    许紫烟灵魂如被锤击,猛然忆起当初琅琊临死之言,他本是与天地同朽之人,却因生情而必死。

    “唉~~”

    许紫烟莫名一叹,也不知道心中是何滋味。

    “紫烟……我……”燕山魂欲言又止。

    “什么?”许紫烟抬起眼帘望着对面少年。

    “我……”燕山魂神情一滞,原本想向许紫烟说出“我喜欢你”,但是,心中却不确定终究是如今自己这个燕山魂喜欢许紫烟,还是已经死去的琅琊喜欢许紫烟,顿了一下,最终只是说出了心中感受:

    “我……好想你。”

    许紫烟只觉心中一颤,望着燕山魂,只见燕山魂微微低下了头,十六岁的燕山魂身材伟岸,脸上棱角分明,渐渐脱去稚嫩的神采英俊非凡。眼神中有些闪烁,虽然没有了蕴藏在眼底的那一抹沧桑,却给人一种铁血少年的风范。

    许紫烟禁不住伸出,轻声说道:“我也想你,怎么会不想!你的模样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只是没有想到,一晃十年,相见之时,我却认不得你。”

    燕山魂见到许紫烟又伸,面色不禁一苦,抗声说道:

    “紫烟,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许紫烟好笑地望着燕山魂,黑白分明的眼睛瞪了他一眼,又使劲儿地揉了燕山魂头发一下,这才收手道:

    “怎么?长大了,看不起姐姐了?”

    燕山魂将被许紫烟揉乱的头发捋了捋,轻声嘟囔着:“哥不和你一般见识!”

    闻听燕山魂那熟悉的语言,许紫烟霍然而笑。燕山魂见到许紫烟笑得开心,也仿佛回到了当初在青火宗坊市中与许紫烟相见之时,不自觉放声大笑。

    “山魂,这十年你过的可好,怎么在小罗天的队伍中没有看到你?”待笑声落尽,只觉胸怀大畅,许紫烟笑盈盈地问道。

    “我这十年在另有奇遇,独自在一处闭关,师父他们并不知道,也许认为我已经死去。”燕山魂想起这十年光景,想起师父,师祖,心中便有些纠结。

    “唉~~,小罗天的情总是要还的。”燕山魂心中暗道。但是让他像过去那样对待小罗天,对待师父和师祖,心中也确实有些纠结。

    “那你不回去吗?”许紫烟看出燕山魂有些心乱的样子。不禁关切地问道。

    “回去,终究是要回去的。”燕山魂轻轻一叹:“紫烟,你这十年又是怎么过的?”

    “我?”许紫烟淡淡地笑着说道:“还不是在天欲城内修行了十年。”

    “对了。紫烟,你知道吗?”燕山魂忽然神色一整道:“那个当初在乌山和我们对战的岳京竟然连续破解了府将和府帅之地。打通了一个通道,如今所有的修士都已经到了河伯宫殿,在那里有个超大的石像之阵,不知道现在他们有没有破开!”

    许紫烟放下手中的羊腿,站起身形,举目望向河伯宫殿的方向,轻声说道:

    “山魂。我们也吧。”

    “也好!”燕山魂挺立起身形,紧随着许紫烟凌空而起,向着河伯宫殿而去。

    两个人一路风驰电掣地赶到了河伯宫殿,许紫烟目光一扫,见到数十万石像已经被毁去了一半,而同样的是,十几万修士如今也不过七万之数。看来在这石像之阵中死伤还真是不小。

    许紫烟立刻将神识放开,很快就找到了岳京,王俊杰,李凌。叶飞,长眉修士,云飘飘,宫舜。杨玲珑等人,发现这些人的身上气息波动的厉害,很明显已经到了突破的临界点。

    目光一扫,发现还有几个人都是如此。不过,许紫烟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便已经明白。这些人那个不是早早地达到了结丹期大圆满,一直辛苦地压制着,就是为了能够进入这河伯仙府。如今放开压制,再在这石像之阵中征战许久,自然也就临近了突破元婴的契机。

    “山魂!”许紫烟转头望着燕山魂轻声说道:“我观这石像之阵暗含天道,对我们突破有着很大的作用,我们也去破阵吧,也许就能够借此突破。”

    燕山魂苦笑了一下,他如今完全接受了琅琊本源和琅琊手臂自生的元神之后,哪里还看得上河伯的这个石像之阵?他现在需要的不是去领悟天道,琅琊的两个元神之中蕴藏的天道就足够他领悟的。

    他现在所缺少的是将那个琅琊头颅炼化,他只炼化了不到五分之一,就已经达到了结丹期大圆满,只要他再炼化一些,自然就会突破至元婴期。所以,当他看到石像之阵中有着许多的修士都即将突破元婴期,心中便也有些焦急,自然是不肯和许紫烟去破阵浪费时间。于是,便对许紫烟说道:

    “紫烟,你去吧。我突然有了一些领悟。”

    许紫烟看着燕山魂,见他不像撒谎的模样,便点了点头,飞身向着石像之阵冲去。待飞到石像之阵的边缘,便从空中降落了下来,由地面向着前方冲去。

    此时,众修士已经冲到了府卫的最后一层,许紫烟运起宝器拳中的金属性拳法,浑身释放着尽金色的光芒,两只拳头更是泛着一层层质化一般的金光,如同两只巨锤,轰轰隆隆地向着石像击去。

    每个石像都有两丈余高,而且相互之间的配合暗合天道的轨迹,妙不可言。周围不停地有修士倒地死亡,同时也不停地有石像被修士轰碎。许紫烟只是轰击了几拳,便发现这些石像不仅仅是本体强悍,而且身上还有着护体阵法,在石像的体外有着一层防御法盾,很难将其攻破。往往需要数百拳才能够击破那层防御法盾,之后再将石像轰碎。

    可是在混战之中,那些石像原本就比修士要多,哪里是那么容易对着一个石像不停的攻击。往往是你刚打了一个石像一拳,那个石像已经转到了一边,冲到你面前的已经变成了另一个石像。

    *

    第二更到,求粉红票!

    *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