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日落啊同学,随随]同学,lansedezhu同学,月夜云同学,晓晓撒同学,susantsh0905同学,ni2328同学,余于利同学,玥児涙同学,小妖?琢衣同学,空空罐头同学,yinpp同学,再一次努力同学,沙沙2002同学的粉红票!

    *

    在外面,王俊杰等人见到那十三个人或挥舞着兵刃或释放着法术,在奋力而慌张地厮杀着,但是在他们的周围却没有一个敌人。

    “阵法!”

    王俊杰等人的心中同时掠过了一个念头。如此,没有一个人再敢轻易进入岳京的周围,一双双目光紧张地注视着阵法之中的十三个结丹期大圆满。

    一个时辰之后,那十三个修士已经气喘吁吁,神情恍惚。突然他们停止的动作,呆呆地站在那里。在他们的眼前,密密麻麻的的虾兵蟹将不见了,但是周围的海水仿佛变得十分地凝重,开始向着他们挤压。

    他们想动,但是却丝毫动弹不得,完全被阵法禁制给禁锢住了。很快,呼吸都变得困难,最终“砰”的一声,碎肉横飞,竟然生生地被那无形海水给挤爆了,十三个结丹期大圆满变成了血雾,消散了十几万修士的面前。

    两个时辰过去,岳京从地上站起,望着阵法之外的密密麻麻的修士,嘴角掠过一丝讥讽,身形猛地一跃,冲出了阵法,向着王俊杰冲击而去。

    王俊杰神色一愣,继而心中大怒。手中长剑摇曳生出点点星光。却见那岳京一拳轰来,刚刚生出的星光便是一滞,那岳京已经哈哈大笑从王俊杰头上掠过。冲入了石像之阵中,乒乒乓乓地闯阵而去。同时从阵中传来了岳京洪亮的声音:

    “王俊杰,我们还是先同力破了这个石像之阵。待进入河伯宫殿,各凭本事取得宝物再说。河伯仙府还有两年多的时间。到那时我们再各凭手段战上一场。如果你们非要现在寻我的麻烦,我也不怕,只是你们也未必能够胜得了我,白白地失去了河伯宫殿内的宝藏。”

    王俊杰目光深沉地望着石像之阵内的岳京,暗自盘算了一下,冷冷地向着自己的同门喝道:

    “破阵!”

    话音未落,已经率先冲进了石像之阵。余下的十余万修士各自对视了一眼。也都纷纷冲进了石阵之中。

    又是十余日过去。

    许紫烟端坐于青石之上,微微睁开了眼睛。透过万里黄沙大阵,她看到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挺立在大阵的外面。目光一凝,认出是当初在初进河伯仙府之时,进入那个府兵之处,动手杀死曲回廊的那个少年。

    此时,见到那少年围着万里黄沙大阵缓缓地移动着,目光上下打量着万里黄沙大阵。

    燕山魂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在河伯仙府内四处搜寻许紫烟的下落,之前他也来过这万里黄沙大阵,但是他认为这里既然有着这样一座大阵。许紫烟自然是不会来到这里。所以,他便立刻离去,前往它处寻找。

    当他找遍河伯仙府,依旧没有寻到许紫烟的身影时。便又回到了这处万里黄沙大阵的跟前。期间他也回到府将之处,当他发现府将之处已经没有人踪的时候,心中震惊的同时,便四下探查,也让他寻到了阵法禁制的空隙,一路来到了河伯宫殿。但是,他并没有闯阵,而是释放出他的神识,在十余万修士之中寻找许紫烟的身影。

    如今燕山魂的神识可是吞噬了琅琊头颅内的本源神识,又融合了琅琊手臂自生的神识,究竟他的神识高到什么程度,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所以,只是瞬间,他便发现这里并没有许紫烟的踪迹。脑海中反复回忆着这一个月来的搜寻,终于让他想起了万里黄沙大阵。心中掠过了一个念头:

    “难道紫烟在那座大阵之中?”

    这个念头一旦浮上心头,便不可遏止。于是,便抽身而去,向着万里黄沙大阵飞驰而来。

    身形落在了万里黄沙大阵之外,燕山魂微微地闭上了眼睛,将神识透射进去。

    许紫烟好奇心起,她不知道燕山魂为什么来到这里,而且她对于燕山魂总是感觉有着一丝熟悉。那燕山魂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淡淡地微笑,他虽然破不了此阵,但是凭着他融合了两个琅琊的灵魂,却是能够看出来眼前的这个阵法并不是一个古阵,而是刚布设出来不久。那也就意味着很可能就是许紫烟布设下来的,于是,燕山魂收回了神识,负手而立。

    许紫烟吃了一惊,看燕山魂的模样好似知道这个阵法中里面有人,而且早晚要出来一般。看着他一副沉稳的模样出现在一个十六七岁少年的脸上,心中不禁又有些好笑。燕山魂突然食指大动,喉咙滚动了一下。

    不远处一只闪电羊窜了出来,歪着头看了看燕山魂,两个犄角之间突然凝聚出一个电光闪闪的光球,然后一道闪电击向了负手而立的燕山魂。

    燕山魂脸上透出一丝微笑,挥手一揽,将那闪电抓在手中,然后心念一动,一道地刺陡然而起,从闪电羊的腹部穿了过去。燕山魂身形微掠便到了闪电羊的跟前,一把抓起闪电羊,来到河边将闪电羊剥皮。

    许紫烟透过大阵看着燕山魂在那里忙乎,将闪电羊架在篝火之上,又从储物戒指中拿出来各种调料抹在闪电羊的身上。待那羊肉烤熟之时,金亮亮油腻腻,肉香传进了大阵。燕山魂拽下一条羊腿,咔嚓咬了一口,也不管那肉是否烫嘴,吃得津津有味,眉宇之间尽是欢喜。

    许紫烟看着好笑,想一想自己也该去石像之阵了,双手翻动法诀。一根根阵柱从地底升起,变小,向着许紫烟飞了过来。将一百零八根阵柱收起。还没有等许紫烟从青石之上站了起来,空间的波动已经让燕山魂发觉,猛然抬头。见到眼前的浓雾已经消散,在不远处的一块青石之上。端坐的正是许紫烟。

    猛然间见到许紫烟,见到许紫烟正眼含笑意地望着他,看看自己手中的羊腿,不禁有些尴尬。一个结丹期大圆满,却贪口腹之欲,大张着嘴巴坐在那里像是一个等着挨训的孩子,嘴角还挂着一缕油汪汪的肉丝。

    许紫烟看到燕山魂的模样。吸了吸鼻子,伸手指着篝火上的羊,笑着说道:“道友,可以分我一块吗?”

    “哦~~”燕山魂一把拽下了一条羊腿,递给了已经来到对面的许紫烟。

    许紫烟接过羊腿,翻手取出一把短匕,割下一块肉,放入嘴中慢慢地咀嚼着。味道果然不错,许紫烟望向对面的燕山魂,目露赞许。没有想到这个十几岁的小孩,却有着一手烧烤的手艺。

    燕山魂此时仿佛从刚刚见到许紫烟的尴尬中走了出来,一声不响地开始啃着羊腿。只是那眼神总是时不时地望向许紫烟。

    许紫烟自然是发觉到燕山魂的眼神,她能够感觉到对面这个少年身上的气息在不断地变换。熟悉。陌生,犹豫,决绝,相互交替着。

    燕山魂此时的心中很矛盾,想着和许紫烟相认,却又不知道以哪种身份,琅琊?燕山魂?而且相认之后,又如何与许紫烟相处,让燕山魂也迷茫不已。

    许紫烟吃了几口,抬头望着燕山魂,她心里对燕山魂也十分地好奇,总是觉得有一份熟悉在里头。轻声地问道:

    “道友怎么称呼?”

    燕山魂神色一怔,手上的羊腿一顿,不过最终还是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仿佛是做出了一个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目注着许紫烟道:

    “紫烟,我是山魂。”

    许紫烟的神色一愣,眼前浮现出一个虎头虎脑的五岁孩童的模样,渐渐地和眼前的这个少年重合,腾地高兴地呼道:

    “山魂,真的是你。”

    燕山魂“嘿嘿”笑了两声,也不言语。许紫烟望着已经长大的燕山魂,想起燕山魂过去的种种,腾地笑道:

    “山魂,你变了好多,完全不是你过去的风格。”

    燕山魂的嘴角咧了咧道:“我过去又是什么风格?”

    “嚣张啊!哈哈哈……”一想到燕山魂过去的那些口头语,许紫烟就忍俊不禁。

    看着近在咫尺的许紫烟的笑颜,燕山魂的心神一阵恍惚。恍惚中不知道自己是琅琊,还是燕山魂。三生三世的一幕幕在燕山魂的脑海中不停地闪现,最终又闪现出青火宗坊市中,神识错乱的许紫烟狼狈在站在酒楼的门前喊“饿”的一瞬间,心中不由一痛。

    许紫烟望着对面燕山魂脸上表情的变化,见他的脸上已经退去了稚嫩,虽然还有些青涩,但是眉宇之间却又似乎深锁着沧桑,这种青涩和沧桑原本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此时却交错在燕山魂的脸上,不由心中一愣,轻声地问道:

    “你……真的是山魂?”

    燕山魂诧异地看了一眼许紫烟,点了点头道:“当然。”

    “可是……你的真的变化好大!”

    许紫烟的目光中有些迷惑,眼前的燕山魂再也不是十年前的模样,坐在他的对面,有时候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给予自己的压力。那眉宇之间的沧桑让许紫烟恍惚自己在面对着一个经历万年的高手。

    嗯!就像在面对西门孤烟一般。不对,好似他比西门孤烟还要有底蕴一般,可是那青涩的面孔却在清晰地告诉许紫烟,对面的燕山魂只是一个少年。这种感觉很怪,仿佛一把未出鞘的宝刀,那刀鞘是新的,但是鞘内的宝刀却是一把古刀。

    *

    汗!又掉到第八名了,看来昨天突破元婴失败了!还有粉红票咩?

    *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