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天养带着许华灵和许天赐走了,许敢,许文和许天啸也灰溜溜地离开了。许紫烟在梅花帮的千恩万谢中满意地离开了,一场外堂轰轰烈烈地闹剧以一个戏剧性地结尾结束了。

    此时,许家的大殿之上,坐着许家的高层。许浩然坐在上首中间的位子上,左手第一人就是许浩量阴沉着脸坐在那里。

    经历了这次兽潮,许浩量大丢了脸面。而许浩然的儿子许麟又先一步自己的儿子许天狼突破了炼气期第三层,更是让许浩量如鲠在喉。

    这些日子,许浩然发布了每个月给家族子弟翻一倍丹药的命令,让许浩然这个族长在家族弟子中的威望进一步增加。而他许浩量因为在兽潮期间的表现,威信却是有所降低。因此许华灵在心中很是不爽,见了自己的大哥,表情也是冷冷淡淡的。

    许浩然却是不以为意,如今家族的形势如危楼摇曳在风雨之中。他哪里还会有时间和经历去理会许浩量的心情!

    许浩然的手中拿着几张纸,在手中不停地翻动着。看完之后,将手中的纸张传给大殿之内的众人,而他则坐在椅子上,脸上阴晴不定,眉宇之间挂着淡淡地忧虑。

    原来这几张纸是许家派在城主府,萧家和吴家的卧底送回来的消息。消息中说,这几日,李万鹏,萧如归和吴蒙每天都会密会。而三个家族中的弟子也都在没日没夜的加强着训练,甚至有的弟子曾经放言,半年后的大比就是许家的灭亡之日。但是他们具体有什么仪仗,却是丝毫没有查出来。

    那天在大街上,李怒的嚣张许浩然也看到了。在他的心里有一种隐隐的不安,但是这种不安究竟是什么,他却不知道。

    按理说,在这次兽潮中城主府,萧家和吴家的损失都要比许家大,他们哪来的底气如此嚣张?难道他们三家真的有什么厉害的底牌?

    许浩量冷眼偷看着许浩然,心中冷笑道:“怎么样?面对那三家的紧紧逼迫,你不也是没有办法吗?哼,你倒是说出个办法啊?不也一样坐在那里愁眉不展?”

    虽然许浩量在心中嘲讽着许浩然,但是在心里他也在为家族担心。毕竟他是许家的一员,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况且他还想着在未来的家族保卫战中挽回自己失去的形象。所以,在心里嘲讽了一会儿许浩然之后,也微微低着头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沉思。

    坐在许浩然右手第一位的许浩博抬头望向上首的许浩然,犹豫地说道:

    “大哥,如今我们对城主府,萧家和吴家究竟有什么样的底牌,很不了解。要不我们去试他一试?”

    “试?怎么试?”许浩量讥讽地说道。

    “你……”许浩博气得脸色一边,一甩袍袖说道:“我今天夜里便前去试上一试!”

    “啪!啪!啪!”许浩量拍着手轻笑着说道:“好啊,九弟就在这里等着二哥凯旋!”

    坐在上首的许浩然眼睛一翻,眉头不由深锁,狠狠地瞪了一眼许浩量和许浩博,心中暗道:

    “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斗来斗去!”

    但是许浩然也不能喝斥二人,只好沉声说道:“二弟,这个主意不行。我想在天狼和麒儿他们与李怒在大街上相争之后,他们三家一定会意识到什么,会做好完全的准备,如果我们前去相探,恐怕不会探出个什么。”

    一时之间,大家都没有了主意。每个人都深锁着眉头,思索了起来。

    许紫烟带着新进弟子返回了自己等人的住处,吩咐大家抓紧修炼,又关心了许清雪几句,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先是尝试了一下自己突破之后制符术的技术,令许紫烟兴奋莫名地是,她竟然能够制作出五品的符箓。

    而且因为自己的修为的增长,制作一张五品的符箓也并没有耗费自己多少的真元。一连制作了五张五品的符箓,许紫烟才放下手中的符笔。将那五张五品的符箓收到了储物袋中,然后略微寻思了一会儿,许紫烟便决定从今天开始为家族制作二品顶级的符箓。

    一连制作了近百张二品顶级的符箓,许紫烟才收起手中的符笔,将所有的东西都收进了储物袋中,才感觉到自己的疲惫。盘膝坐在床上,开始调息起来。

    午夜。

    许紫烟从修炼中醒来,浑身焕发着蓬勃的生机。站起身形,伸了伸懒腰,体内的骨骼传来一串“嘎巴嘎巴”的响声,许紫烟只觉得浑身舒爽。

    推开门走了出去,深吸了一口冬日的空气,然后从鼻腔里呼出两股白气。天空又开始飘荡起雪花,许紫烟伸出手,一片六边形的雪花轻柔地落在她手心,慢慢地融化,那一片冰凉,在许紫烟的手心渐渐地变得温暖。

    手猛地向上一扬,手心中的冰水化成一串水珠,拉出了一条弧线划过空中。

    水珠落地,许紫烟的身形便在原地消失了。见到飞雪飘扬,许紫烟不禁怦然心动,瞬即雪之力的感悟,身形便隐匿在了飞雪之中,随风飘逝。

    在距离中都城十里处,一个淡淡的白影在风雪的黑夜中急行着,抬头向着中都城的方向看了一眼,白衣人眼中闪过一丝欣喜。脚步陡然加快,在风雪中拉出了一条残影。

    突然,在他的前方突兀地现出一条身影,如磐石半挺立,拦住了那个白衣人的身影。

    白衣人身形一窒,停立在风雪之中。待看清来人的相貌,脸上便现出一片惊容,强作震惊地拱手说道:

    “原来是周强前辈,不知道您深夜在此拦住小人,可是有事情交给小人去办?”

    “呵呵,周云东,我倒想问你,你深夜急行于此,所谓何事?”

    “回前辈,小人奉副堂主之命,为家族做事?”

    “为家族做事?哪个家族啊?”周强的脸上现出嘲讽之色。

    “当然是为我们沧浪城周家啊!”周云东的脸上渗出了汗水。

    “呵呵,出汗了。大冬天的,不容易啊!原来你是为我们周家做事啊,我还以为你是为中都城的许家做事呢?”周强眼中的嘲讽愈甚、

    周强眼中的目光猛然一缩,但是口中仍然是恭敬地说道:“怎么会?前辈在说笑了。”

    “说笑?我记得乐伟副堂主是要你去襄樊做事吧,你怎么会走了一个相反的方向?”

    “我……我……”周云东的脸上充满了震惊和紧张。

    “你是许家派到我们周家的奸细吧,说吧,你究竟叫什么名字?这次回到许家究竟是为了什么?”周强的目光一厉,陡然沉下了脸,阴沉地问道。

    推荐一本好朋友的书,很有意思的!下面有链接

    《美男圈养计划》一个小丫头在妖怪横行的世界里占山为王,圈养美男的故事<e=《美男圈养计划》]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