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0同学,闹药同学,0桃子0~同学的粉红票!

    *

    落在水池边上,凝目向着半人高的石碑上望去,只见石碑之上刻着三个大字:

    “弃剑池!”

    许紫烟望了望石碑上的“弃剑池”三个字,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仙器。嘴角一咧,暗自苦笑:

    “自己激动了半天,原来这水池中的兵器都是河伯看不上眼抛弃的!”

    仔细观看手中的仙器,原本在炼器方面就是许紫烟的弱项。更何况许紫烟从来未见过仙器,仔细查看了一会儿,却也分辨不出来这仙器究竟差在什么地方,而被河伯抛弃。

    在许紫烟的眼里,这就是绝顶的仙器。威力十分的磅礴,想到如今在苍茫大陆之上,仙器见不到一把,而自己却可以拥有如此之多,一池子的仙器,就算河伯看不上眼,那是因为河伯的眼界修为高。而自己算什么?修仙界里的一个结丹期修士,一个菜鸟的存在,就是河伯不用的仙器,自己都不能够催动,还有什么好失落的?

    想通了一切,许紫烟的心情立刻又大好起来。

    “嗖”地一声,飞到了弃剑池的上空,将储物手镯扔了出去,虚浮在弃剑池的上空,那储物手镯缓缓旋转,水池之内的各种仙器一阵摇动,池水泛起丝丝涟漪。猛然间池底深处的仙器一阵颤动,万千鸣响震动空间。池水霎时间如同沸腾一般,一把把仙器一阵嗡鸣,破水而出。呼啸着飞向了水池上空的储物手镯,只是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水池上空一静,只余储物手镯虚空盘旋。许紫烟伸手一招。那储物手镯便回到了许紫烟的手中。

    将神识四面八方地延展而去,最终再也一无所获。不死心地又身形四处掠动,认真地检查了一遍,确定再也没有宝物之后,许紫烟离开了这个炼器山谷,从“器”字阵法中飞了出来。

    虚立在空中,许紫烟望着前面脚下的石像,在看看那数十万石像之内的巍峨宫殿,心中有着一丝不解。她不解的是。就算眼前的这数十万石像是傀儡机关,但是它们会飞吗?如果不会飞,我从它们的上方飞过去就是了。它们岂不是无用?但是如果说它们不是傀儡,只是石像。这又似乎不可能。河伯不会闲的没事。弄一些没有用的石像把自己的宫殿给包围起来。

    身形缓缓地向着石像群小心翼翼地靠近,刚刚进入到石像群里面,身形猛然一沉。身子竟然不听使唤地从空中掉了下去。好在许紫烟体内的紫烟空间重力就要比外界高出十倍,许紫烟也长在紫烟空间之内修习。饶是如此,也觉得不能够御空飞行,只是没有狼狈的从空中摔落下来。

    一只脚刚刚落到了地上,就见到周围的石像立刻活动了起来。许紫烟霍然而惊,身形一掠。便退出了石像之阵。虽然不能够飞行,但是许紫烟因为在紫烟空间之内修行过的关系。身体倒也轻盈。只是瞬间便掠了出去。双脚刚刚离开石像之阵的区域,那些石像便隆隆地停了下来。

    许紫烟站在石像阵外,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很明显,在着石像的区域里面有着加大重力的东西。许紫烟立刻开启鲲鹏眼,目光中蔚蓝一闪,但是却没有看到丝毫阵法禁制的存在。双目猛然一张,将鲲鹏眼开启至最大,目光中蔚蓝频闪,足足有十几息的时间,最后散去眼中蔚蓝,许紫烟陷入了沉思。

    很明显在这石像区域中没有阵法和禁制的存在,眼前的这些石像就是机关傀儡。但是,这重力如何产生?许紫烟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有了这个重力的存在,失去了飞行的能力,如果想要闯到河伯宫殿,就只有闯过这石像傀儡一条路可行。

    但是,许紫烟却不得不小心,这石像傀儡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东西。眉毛忽然一挑,许紫烟双目望向了那座“丹”字山峰。却见那山峰之上的“丹”字已经消失,心中暗道:

    “岳京恐怕已经到了吧,既然没有在‘器’字山峰中遇到他,如此就一定是进入了那‘丹’字山峰之中。想必也快要出来了吧?”

    许紫烟心中一动,身形闪烁,便寻得一颗粗大古树,躲在其后。将敛息符宝调节至最低,完全敛去了气息。

    等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果然见那岳京从山峰中出来,虚立在空中。凝目望向了下面的石像。几息时间之后,岳京也小心翼翼地向着石像的范围靠近。许紫烟躲在树后,嘴角向着上方微微翘起。

    只见空中的岳京刚刚进入到石像的范围之内,那身形便突然如同失去了控制,向着地面掉落了下去。猝不及防之下,重重摔在了地上。呼痛之时,站在他身旁的一个石像已经抬起了一只大脚向着他踩了过去。

    岳京慌乱之下,只好一个懒驴打滚,躲了开去,反身从地上跃起,手中同时亮出了宝剑。

    只是他刚才这一打滚,却滚进了石像之阵的里面,如今被众多石像围在里面疯狂地进攻。岳京心中焦急,一剑封住对面石像的攻击,脚步一错,又闪开了旁边石像劈头盖脸拍下来的两把巨叉。

    心念一动,就想要释放出来蜃楼珠。蜃楼珠的主要功能就是具有空间之力,所以才能够布阵哦破阵。虽然此时的蜃楼珠在乌山之时受到的重创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但是凭着它的空间之力,应该很容易离开这里。

    但是,岳京的脸却一下子白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此时竟然不能够催生蜃楼珠,一边慌乱地抵挡着周围石像的攻击,一边在意识中和白虎沟通着:

    “白虎前辈,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使用不了蜃楼珠了?”

    “唉~~”白虎轻叹了一声道:“这里面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能够禁锢空间,如果蜃楼珠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还能够挣脱这里的束缚,任你来去。但是,如今蜃楼珠的伤势并没有恢复,所以,就只能够靠你自己了。”

    “白虎前辈,您不帮我吗?”岳京心中一跳。

    “岳京,你不要忘了,如今我每日只能够帮你一次。不到危险之时,我最好还是不出手的好。你如今并没有深入这石像之阵,只要你将心神稳住,想走出这石像之阵并不难。只是,如果你想要进入那河伯宫殿,却必须闯出这石像之阵。你如今是立刻退出这石像之阵呢?还是闯一闯这石像之阵?”

    岳京闻听白虎之言,心神渐渐地平稳了下来。转头望了一眼高耸入云的河伯宫殿,眼中闪过一片决然。

    “我就闯一闯这石像之阵!”

    岳京的身形陡然加快,在石像之间往返穿梭,一时之间和石像傀儡战得激烈异常。

    半个时辰之后,一直在观看的许紫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此时的岳京已经身形缓慢了起来,而且有着一些狼狈,但是却只进入石像之阵的五分之一,距离那河伯宫殿还十分遥远。许紫烟已经看出,凭着岳京一人之力,根本就闯不过去这石像之阵。

    “他闯不过去,自己能够闯过去吗?”

    许紫烟暗自问道,如今的岳京已经是结丹期大圆满,比自己的修为还有高出一点儿。但是看眼前岳京的表现,要比自己弱上很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自己能够闯过这石像之阵。

    “来日方长!就让岳京在这里在折腾吧,我先去其它地方搜寻宝物去。”

    许紫烟身形悄悄地后退,待进入到阵法禁制之中后,回头看了石像之阵一眼,见到岳京已经开始向着石像之阵的外面闯退过来,看样子是要放弃这次闯阵。

    许紫烟身形飘忽,已经闯过了一次阵法禁制,再一次走阵自然更加的快速。两刻钟的时间,许紫烟离开了阵法禁制,向着府帅的驻地飞去。

    数天之后。

    岳京满头大汗地站在石像之外,目光中有些颓丧地望着眼前的密密麻麻的的石像。在意识中沉声问道:

    “白虎前辈,我真的闯不过去这石像之阵吗?”

    “呵呵,岳京,你不要着急。这石像傀儡从外围到深处,由弱到强。其实这也是一个对你提升的机会。反正外面的那些人也破不了阵法禁制,你就不如在这里好好提升一下,估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凝结元婴了。到了那时,再闯闯这石像傀儡试试看。”

    岳京听的眼睛之中闪过一抹欣喜,重重地点头,盘膝坐于地上,进入了调息。当一个时辰调息之后,岳京从地上跳了起来,再一次杀进了石像傀儡之中。

    在府兵和府卫之处,大量的修士在搜寻宝物,包括王俊杰,李凌,叶飞等人也都在寻找一些还没有破除禁制的府兵和府卫的房舍。

    而此时的许紫烟则是在穿梭于府帅的房舍之中,这里却没有一个修士前来。他们也知道破解不了府将的阵法禁制,更别说府帅!所以,他们都在府兵和府卫之地收刮。就是王俊杰等人,也是想着先在府兵和府卫之地搜刮个两年时间,最后再来府将之处尝试一下。

    *

    今天有事,忙了一天。总算赶出来一张,立刻码第二章。求粉红票!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