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樱花的旋律的打赏!

    *

    众人不再言语,纷纷抽身离去,没有看到众人争斗,岳京的眼中掠过失望,心中轻叹了一声,向着空中掠去。

    许紫烟飞在空中,径直地向着河伯仙府的中心飞去。许紫烟想要抢在所有人的前面,否则在自己破阵之时,恐怕会因为他人的注意。所以,一出了房间之后,便径直飞向了高空。将背后风之翼双翅展开,瞬息便消失了踪迹。

    如此也飞了三天三夜,可见这座仙府的广阔。凝目向下望去,只见一圈建筑形成了一道坚固的屏障。许紫烟双目一闪,心中暗道:

    “这里应该是府卫之所吧!”

    猛然间心中一动,腾然回首,只见身后天际深处一点光华在飞速地接近。许紫烟双目一凝,蔚蓝一闪。那点光芒虽然距离她极远,但是,却依旧让许紫烟心中一震。

    “蜃楼珠!”

    许紫烟坚信自己不会认错,那光芒虽然内敛到了极处,让人几乎不能够看见。但是,许紫烟却是一眼便认出了那是蜃楼珠的光芒。而且在那光芒中心笼罩着一个人,那个人在蜃楼珠的包裹之下,其飞行的速度几乎追上了许紫烟的风之翼。

    许紫烟双目之中蔚蓝频闪,透过了蜃楼珠的光芒,看到了岳京的身形。心中不觉狂震:

    “蜃楼珠竟然被岳京所得?”

    眼见着蜃楼珠风驰电掣般地飞了过来,许紫烟心中立刻恍然。岳京一定也是想要赶到众人之前,前往河伯仙府深处寻宝。心中立刻一警,背后风之翼“噼啪”连响,速度再一次提高。向着河伯仙府深处疾飞而去。

    许紫烟边飞边在心中琢磨着:“据传说这蜃楼珠有布阵和破阵之能,如果让那岳京先一步赶到。说不定河伯仙府中的最大保障就会被他所得。嗯?那蜃楼珠具有空间之能,按理说岳京的速度绝对应该比我的风之翼快,如今怎么可能反倒落在我的身后?看来是蜃楼珠在乌山之时一定受到了重创,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而且那岳京也没有将蜃楼珠完全融合。否则,现在绝对不会落在我的后面。”

    看那岳京如今也是结丹期大圆满,不知道战力如何?要不要在这里将他斩了?许紫烟在心中思索了一番,不禁暗暗摇头。如今岳京融合了蜃楼珠,就算没有完全融合。在不知深浅的情况下,和他贸然叫战,甚为不智。还是赶在他的前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宝藏再说。反正在河伯仙府有三年的时间。机会自然不会少。想清楚一切的许紫烟。再一次震动风之翼,向着河伯仙府深处飞去。

    许紫烟的身形并不像蜃楼珠那样发出光芒,而且风之翼展开。几乎与风融为一体,后面的岳京距离许紫烟又极其遥远,所以并没有发现许紫烟。要说岳京就算没有完全融合蜃楼珠,其速度也不慢于许紫烟的风之翼,他之所以落后许紫烟如此多,那是因为他不想在人前暴露了自己的秘密。所以。他在起飞之前并没有完全释放蜃楼珠的速度,等到远离了众修士之后。这才渐渐地释放出来蜃楼珠的光芒。

    两个人一前一后在空中疾飞,快得几乎连残影都看不见,只是偶尔跳跃般地在空间中闪烁一下。

    如此又五天五夜之后,许紫烟的下方有出现了一千多座建筑。许紫烟知道这是到了府将的驻地。许紫烟双目蔚蓝闪烁,立刻在她的眼前便出现了层层叠叠地阵法禁制。这些阵法禁制从地面直冲天际,就是在空中也拦住了前行的道路。

    许紫烟将鲲鹏眼开启到最大,双目之中蔚蓝频闪,随着距离的接近,阵法禁制的脉络变得清晰。待飞到近前,背后双翅一收,身形便穿进了阵法之中,忽之在前,忽之在后,又或左踏,又或右移,飘忽盘旋,却最终不断地向着阵法禁制深处行去。

    远处,如同一点星光悠忽而至。那星光突然一凝在禁制之前显现出一颗珠子,却正是那蜃楼珠。在蜃楼珠之后是岳京的身形,蜃楼珠停于阵法禁制之外,华光闪烁,只见那阵法禁制也随着蜃楼珠的光芒频率闪动,也泛起了阵阵涟漪,一方空间不住地震荡,那些阵法禁制竟然在被蜃楼珠不断地吸取,以肉眼可见的波纹进入了蜃楼珠之内。

    阵法禁制不断地被蜃楼珠吸取,最终轰然一声,一方百米空间的阵法禁制被蜃楼珠一吸而空。岳京心念一动,招呼蜃楼珠入体。但是那蜃楼珠似乎有着些许不悦,还想要继续吸收周围的阵法禁制。但是,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进入到岳京体内。岳京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府将内围,一条身影从禁制中穿透而出。许紫烟背后双翅再一次震动,身形极快地飞出,举目向着河伯仙府深处望去,心中掠过了一个念头:

    府将之后是什么?会是府帅吗?。

    许紫烟索性放弃了探查府将之地,向着河伯仙府深处飞去。

    如果没有后面的岳京,也许许紫烟就会先在府将之处慢慢地搜寻一番。但是知道了岳京就在后面,许紫烟想的是先拿到最好的宝藏,便立刻放弃了府将之处。

    如此又飞七天七夜,就算是许紫烟经过了如此长久的飞行,也深感疲惫。映入眼帘的是四座巨峰一般的宫殿。

    这应该是四大帅府吧!

    许紫烟再一次开启鲲鹏眼,目光中蔚蓝频闪,这次穿越阵法禁制要困难了许多。那层层叠叠的阵法几乎迷离住了许紫烟的双眼。待冲出阵法之后,已经是过了四个时辰。

    既然有四大府帅拱卫四方,那么中间的就一定是河伯的住处。

    许紫烟身形不停,取出丹药吞服,便恢复法力,边展开风之翼向前继续飞行。如此九天九夜之后,飞行在空中的许紫烟身形猛然一顿。脸上现出骇然之色。只见下方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宫殿呈现在她的眼前。

    巍峨而宏大!

    但是,这个却并不是令许紫烟震惊骇然之处,而是围绕着那座宫殿四周是方圆百里的一个巨大的广场,而就在那巨大的广场之内矗立着密密麻麻的无边无际的石像。目光一扫足有数十万,俱是虾兵蟹将的模样。将河伯的那座插天宫殿拱卫在中心。

    在广场的外围一左一右还耸立着两座巍峨高峰,一座高峰之上雕刻着里许大的一个“器”字,一座高峰之上雕刻着里许大的一个“丹”字。

    许紫烟心中电转,那“器”字山峰一定是个炼器之所,而那“丹”字山峰一定是个炼丹场所。

    许紫烟有着炼丹的传承。而差的是炼器。所以,许紫烟心中立刻就做出了决定。身形向着那个“器”字山峰电射而去。同时开启鲲鹏眼,双目之中蔚蓝频闪,悠忽之间。消失在那山峰之上的“器”字之中。

    一刻钟之后。上空传来一阵波动,岳京的身形出现在空中。目光向着四周一扫,脸上也呈现出震惊骇然之色。待稳定了心神之后。目光停留在“丹”字山峰之上。身形一掠,便出现在那山峰之上的“丹”字跟前。

    蜃楼珠透体而出,七彩光华闪烁,在那个“丹”字面前缓缓地转动。只见那个里许大的“丹”字竟然泛起了涟漪,一片荡漾。缓缓地浮现出一丝丝长线向着蜃楼珠内进入。

    许紫烟的身形终于从阵法禁制中穿了出去,眼前景象突变。呈现在她眼前的赫然是一座山谷。山谷内一处十丈高台完全是一座独峰被拦腰斩断而成,上面红光四溢。火星飞溅。一看就是一处火脉,视为炼器之所。

    明明是一处火脉之地,却又偏偏在火脉旁边伴生了一处水池。许紫烟飞身纵上来十丈高台,果然是一处炼器场所。只是整个场所之上半个兵器也无,许紫烟不禁大失所望。仔细感官,那火脉虽然火星四溅,却是品相不高,仿佛失去了灵性。

    “看来这座仙府只是河伯的一个遗弃之地啊!”

    许紫烟心中感怀,目光四下搜寻。待往下看那一湾池水之时,却猛然被晃花了眼。闭了闭眼,待再一次睁开眼,却见到那池底深处泛出粼粼光芒,乱人视线。许紫烟微眯了双眼,蔚蓝闪烁,心中突震之后,一片狂喜。

    在那一弯池水底部竟然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一片兵器。许紫烟伸手一吸,一柄长剑便从池底破水而出,被吸了上来。许紫烟单手一握,将长剑握在了手中。

    长剑一入手,就立刻从长剑之中透射出一股澎湃的能量。让许紫烟险些把持不住。体内乾坤诀运转,真元透射而出,单手一紧,将手中长剑紧紧握住。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地向着手中长剑灌注,只是瞬间,体内的一个穴窍真元就消耗一空,而许紫烟却感觉到还没有催动那手中长剑的千分之一。

    许紫烟立刻停止向长剑内灌注真元的行为,眉心深皱,沉吟了起来。几息的时间,许紫烟恍然,眼中跳跃着喜悦的火花。毫无疑问,自己手中的这把长剑是仙器。而自己体内如今只是真元力,而不是仙元力,自然是不能够轻松催动仙器。就是耗尽自己体内的三百六十五个穴窍之力,也不能够催动仙器的一半。这还是因为自己体内有三百六十五个穴窍之力,如果换做他人,恐怕就是百分之一也未必能够。

    只是这些仙器为什么被河伯扔进了水池?许紫烟缓缓地向着水池上方落去,目光一凝,见到在水池的旁边立有一座半人高的石碑。刚才只是关注高台,而忽略了水池,如今看到石碑,许紫烟身形一个闪烁,便落在了石碑之前,向着石碑之上望去,只见石碑只是刻着三个大字……

    *

    第二更到,求粉红票!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