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我不是安琪儿同学,地狱使者之饕餮同学,炼狱凤王同学,剑影江湖同学,啃书皮的猫同学,女妖妲已同学,美人如狐同学,独酌歌月同学,茵茵乖崽同学,蓝魔王同学,o凌晨o同学,小女龙龙同学,sys同学,笨笨我懂同学,唐唐8719同学,紫妍?赵一霖同学,蘩羽同学,书友702同学,xu_压er同学,espflykite同学,梦幻闹钟同学的粉红票!

    *

    南荒哀牢山山底,黑气缭绕间,一个巨大的头颅安静地深藏于此。但是在安静的表面下,头颅的深处却是激烈的争斗。

    燕山魂此时正端坐了巨大头颅的嘴里,紧守着元神,而那琅琊的本体神识,却向着燕山魂发出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但是,琅琊并没有取得他想要的结果。

    一方面,琅琊的神识在数十万年来,一直在和头顶上的白虎封印相争,已经消耗了很多,破除封印之后,又和另一个琅琊相争,又消耗了很多。另一方面,燕山魂和另一个琅琊不同,他是经过大地之气温养,重新获得的生命。在神识方面是完整的,不像琅琊那样只是生成一缕,并不完整。所以,燕山魂虽然抵挡的辛苦,却没有被琅琊的神识攻破防线。

    燕山魂猛然觉得压力一轻,琅琊对他的吞噬如潮水般退去。传来了一声荒古般凄然长叹:

    “唉~~,你应该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吧?”

    “放屁!”燕山魂怒道。

    琅琊寂静了下去,半响无言。只余一声长叹回荡不已。

    “唉~~”

    又过半响,那荒古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你没有父母吧?”

    燕山魂无言。

    “我叫琅琊。原本是天地所生的一块顽石。吸收天地精华,最终孕育而生。我不属于任何一族,自然也就没有了族人。孤零零一个人飘荡在天地之间。一生纵横天地,任意逍遥。魔道不喜,仙道不容。称我为之邪!后来因为我杀孽过重。其实这是仙魔两道强加给我的罪名,我杀的仙魔绝对不会是最多的。当然也不少。只是因为我杀了仙魔两道当时掌控者至亲之人,故而被仙魔两道合力追杀。

    但是,本尊岂是好杀的?就是那仙主和魔主当面,只要我想逃,他们也杀不了我。不过,最终我还是中了他们的诡计,被他们给捉住。但是他们却杀不了我。我的头颅是天地精华集中之地,是我身体最坚硬之处。所以,我便将神识躲在了里面。他们见到杀我不得,便将我的四肢,躯干和头颅分开,分别封印一处。”

    说到这里,琅琊陷入了沉默。半响,继续说道:“你应该就是我肢体的一部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得到了重生,拥有了完整的意识。却忘记了前世的记忆。你我原本就是一体,而且你又太过弱小,如果被那些人知道了你是我肢体的一部分重生,一定会将你打得形神俱灭。所以。你还是敞开元神,让我吞噬了吧?”

    燕山魂摇了摇头,嗤声一笑道:“你就是个疯子,但是不要把我当成傻子。你既然是一个杀都杀不死的存在,会让你的对手给抓住?如此,就只有一个说明,那就是你太蠢。你觉得我会把自己的元神交给你这么一个愚蠢的人吗?”

    头颅之内突然传来了一阵波动,那波动越来越强,让燕山魂心中十分地戒惧,小心翼翼地做着防范。但是正当他紧张万分的时候,那波动又渐渐地平息了下去,传来了一声叹息: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想了数十万年,都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将我抓住。按理说,就算我中了他们的埋伏,被他们围困,但是我若是想走,却没有人能够拦得住我。但是,当初在最紧要的关头,却有着那么一瞬,我失去了行动的能力。所以……”

    “你是你,我是我!我不管你与我在过去有什么关系,但是今世你我再无瓜葛。你还是放我出去吧,我会原谅你这次对我的冒犯。否则,我燕山魂在这里发誓,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形神俱灭!”燕山魂打断了琅琊的叙述,恨恨地说道。

    “哈哈哈……”

    琅琊突然疯狂地大笑了起来,整个神识疯狂地向着燕山魂压了过来,想要突破燕山魂的防御,突入到他的灵魂当中,将燕山魂的神识吞噬。

    燕山魂的面孔变得痛苦,扭曲。竭尽全力地抵挡着琅琊的攻击,整个身体在琅琊的神识攻击下,生成了一道道波纹,如同水面一般荡漾,又如同受到不能承受挤压的时空变得扭曲。

    燕山魂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心中泛起了一个奇异的念头。

    难道我真的是琅琊身体的一部分?如果不是,为什么我只有师父,而没有父母?我究竟来自哪里?我是谁?

    大地之上,山体之外,猛然晃动了起来。天空中黑云密布,电闪雷鸣。

    “咔嚓!”

    猛然一道粗大的闪电向着地面轰击而来,将整个天地连接起来。

    恍惚中,在燕山魂的眼前出现了一座高山,在那座高山的周围还有五座山脉。整个如同莲花一般。在中间的主峰上,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漆黑如墨的巨蛋矗立在山峰之巅。

    那巨蛋在模糊中又感觉清晰,遥远中又感觉亲切。

    在燕山魂的灵魂深处,元神如同一个光团在一张一缩地抵挡着琅琊的攻击。但是,无论是防御中的燕山魂自己,攻击中的琅琊,都没有发现在燕山魂的元神中间有着一层坚硬的禁制,那是一个天然的封印,如同一个蛋壳一般隐藏在燕山魂元神的深处。

    琅琊此时已经竭尽了全力。而燕山魂也在全力地抵挡。

    整个哀牢山周围风云突变,乌云四合,阴雨连绵……

    *

    中原。小罗天,赤霞峰。燕鸿飞孤独地站在峰巅,白云在脚下飘过。一声长叹随风飘散

    “唉~~,山魂。你究竟在哪里?难道你真的弃师而去了吗?”

    *

    北方,大草原的尽头。一片白雪皑皑,一座连绵万里,高耸入云的大雪山上。常年是一片冰封的状态。

    顺着冰封的山顶向下,在半山腰的一处山谷之中,高耸着一座塔状建筑。整个塔的周围乌云缭绕,在塔的最高一层。一个由坚冰形成的宽大椅子上,一个僵尸闭目端坐在那里。猛然间,他张开了双眼,眼中透露出一丝紫气。嘴角掠过了一丝僵硬的微笑。

    一条身影在猎猎寒风中,踏云而来,一脸的络腮胡子上满是冰棱。粗犷的面容充满了刚毅,双目凝望着远处的高塔,紧了紧手中的长枪,向着高塔急掠而去,身后的披风高高地扬起。

    高塔之上。一扇窗扉轰然打开,一条身影从窗户缓缓地飞了出来,虚立在空中。一双紫眼闪烁,凝望的视线中。那个刚毅的汉子突兀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虚空中,刚毅的汉子向着紫眼僵尸深施了一礼。之后,面容苦涩地说道:

    “宗主!”

    紫眼僵尸那呆板的面容有着一丝细微的变化,紫色的眼中泛起了一丝痛苦,淡淡地说道:

    “范海辛,你走吧。”

    “宗主,我们坐忘宗如今只余你我二人,我们坐忘宗对修仙界造成的危害,一定要有一个交代。我希望能够杀死所有的僵尸,之后我也会自杀回归天地。以恕我杀宗主之罪。”

    沉吟半响,紫眼僵尸苦涩地说道:“范海辛,没有想到你已经突破到结丹期大圆满了。看来你才是坐忘宗的天才,我们都错了!为了弥补我的错误,这些年来,我已经将所有的僵尸都杀光了,当然你也杀了不少。

    范海辛,你走吧。虽然如今你突破到了结丹期大圆满,但是我如今已经是紫眼飞僵,你依旧不是我的对手。我答应你,一辈子就在这大雪山上,永不出世。你回去好好重建坐忘宗吧!”

    范海辛默然不语。半响,紧了紧手中的长枪,眼中现出坚定之色。紫眼飞僵的眼中流露出痛苦,轻叹了一声。

    范海辛身形在空中一纵,整个人都恍惚消失,和手中的长枪融为一体,刺向了紫眼僵尸。

    “叮~~”

    枪尖撞击在紫眼飞僵的胸口,紫眼飞僵虚立在空中纹丝不动。屈指一弹,弹在了范海辛的枪尖之上,范海辛的身形如流星一般倒飞了出去,撞击在峭壁之上,无数冰块崩落。

    范海辛面色苍白地从峭壁中挣扎着飞了出来,目光中透露出震惊之色。紫眼飞僵苦笑了一下,说道:

    “范海辛,你看我现在还像僵尸吗?”

    范海辛凝目不语。紫眼僵尸活动了一下身体,空中传来了一阵“嘎嘣嘎嘣”的声响,缓缓地将伸直的手臂屈起,又缓缓地将手掌握起,淡淡地说道:

    “范海辛,我如今已经突破了僵尸的桎梏。已经如同生人一般,你看着我的双眼。”

    范海辛向着紫眼僵尸的双目望去,只见紫眼僵尸的双目闪烁着淡紫色的光芒。紫眼僵尸淡淡地说道:

    “你看到了,我如今双目已经成淡紫色。等着我将这淡紫色修炼成深紫色,就会肉发重生,不再是僵尸。你还要杀我吗?”

    范海辛固执地望着紫眼僵尸,坚定地点了点头说道:

    “无论你怎么变化,你的本质始终是僵尸!”

    紫眼僵尸双目之中闪过怒意,望着范海辛凶光闪烁,而范海辛无惧地望着紫眼僵尸。

    *

    别憋着了,平常装大人停辛苦的,过节了,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吃手指头就吃手指头,想尿床就尿床,六一儿童节快了!

    急求:掉下粉红票榜了!求粉红票上榜!

    *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