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老朋友们多多支持,收藏,推荐一个都不能少!

    许紫烟心中微微一叹,当初来到中都城的时候,以为凭着自己的本事,养活自己的父母应该没有问题,没有想到来到这里之后才发现在自己眼里是很大一笔钱的五两银子根本就什么也买不起,根本没有炼丹和制符的本钱。所以许紫烟现在也很无奈,她心里知道自己需要许家这份客卿长老的工作,如果没有这份工作,恐怕以后的生活都难以为继,这就是穷人的悲哀啊!

    想到这里,许紫烟将目光转向了林平海,正好迎上了林平海不屑和嘲讽之极的目光。许紫烟心中一沉,在前世,她是考古界的巅峰人物,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这种骄傲长年累月已经渗到了她的灵魂里。就算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困难,她也不愿意放下自己的骄傲。如果此时自己转身走了,那岂不是等于承认了自己是林平海口中的骗子。但是如果自己在这种情况之下显露自己的制符本领,便也落了下乘,如同急着要向许家自荐一般。

    可是如今屋子里的气氛很是诡异,许浩然不言不语,目光之中带着期待,许浩博则是一脸无奈。许紫烟知道这两个人是不会说话了,心道,这件事看来只有自己来解决了。既然你林平海如此嚣张,那就看看谁更嚣张了。

    想清楚了一切的许紫烟转过身,目光聚焦在林平海的脸上,淡淡地看着他,一语不发。目光很静,很沉,很稳,如同一个上位者在俯视自己的下属。许紫烟在前世原本就是巅峰般的人物,身上自然带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如今有意识地释放出来,顷刻就让屋子里的三个人脸色一变。

    许浩然的眼中闪过睿智的光芒,心中的念头一闪而过:她是谁?这种气质绝对是在某一领域中长久地占领巅峰地位养成的,她来自哪里?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还是哪个宗门的弟子?这种气质绝对不是一个散修能够培养出来的!

    林平海刚开始被许紫烟的目光望过来,还以为许紫烟受不了自己的压力,准备向自己求饶,眼中不禁透露出更多的嘲弄,刚想再讥讽对方几句,却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上位者审视般的眼神。心中一愣,立刻之间一股怒气便冲上的胸臆,看到自己自从进来过去了这么久,说了这么多,家主却是一句支持自己的话也没有说,心中不禁对家主也怨上几分,便转身朝着许浩然说道:

    “请族长责罚这个骗子。”

    听了林平海的话,许浩然正感为难,却听到许紫烟清冷的声音响起:

    “族长,请问这个人是谁?”

    “哦,这位是我们家族符堂的供奉长老,一品制符师林平海。”许浩然见到许紫烟向自己问起,心中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还是温和地回答道。

    “哦~~”许紫烟拉了一个长音,然后淡淡地说道:“一品制符师?他配吗?”

    刚开始听到族长介绍自己是一品制符师,林平海还骄傲地挺直了自己的胸脯,他确实有骄傲的资本。在这个大陆上,除了那些宗门之外,在各个家族之中,一品制符师那就是大师。可是还没有等到他骄傲的姿势摆完,耳中便听到了许紫烟那一声:

    “他配吗?”

    林平海立刻就有一种要吐血的感觉,一张脸立刻涨得通红,坐在上面的族长许浩然心里也不禁苦笑,心道,看来这许紫烟是准备和林平海杠上了。

    “小骗子,你说什么?”林平海跳着脚指着许紫烟喝骂道。

    “哦,你没有听清楚?要我再说一遍?”许紫烟一副认真地表情,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刚才说的是:你!配!吗?”

    “你……你……你敢再说一遍?”林平海的身体开始发抖。

    许紫烟换上了一副同情的表情,语气突然变得温和:“唉~~,没有想到你的耳朵也不好,原来是一个有残疾的人。那好吧,我就再和你说一遍,你!配!吗?”

    “轰~~”

    林平海的身上轰然爆发出愤怒地气息,炼气期五层的修为瞬间提升至巅峰,身形一动便向着许紫烟扑了过来。在林平海气势爆发的那一瞬间,许紫烟也将自己炼气期第一层的修为提升至巅峰,可是她却悲哀地发现自己的修为和对方差得太远,在对方气势的压迫下,自己的身体竟然不能够动弹分毫。

    “难道自己就这么死在这里吗?”许紫烟悲哀地想着:“这个林平海太自以为是了,我就是死也不能弱了气势。”

    想到这里,许紫烟的目光直视向林平海,目光中充满了嘲讽和不屑。

    一条人影突兀地插进了许紫烟的身前,耳边听到“嘭”的一声,然后许紫烟便看到林平海的身形踉跄地后退了两步,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挡在许紫烟身前的许浩博,颤声地说道:

    “你……你……”

    “林供奉,”许浩博沉声说道:“就算你想要教训这位小姑娘,那也是因为她质疑你的制符术,而你也一直在指责这位小姑娘是骗子,所以两位生出的矛盾都是对对方的制符能力的质疑,我想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两位各露一手,比较一下,不就一切都清楚了?”

    许紫烟的一番举动就是想逼林平海和她比试一番,这样就不是自己如同弟子一般在那里制符,而林平海如同大师一般在那里审视。虽然最终的结果自己的制符术一定会征服这里的每一个人,但是那样的话,自己的姿态就会很低,恐怕将来自己在许家就会受到欺负。要知道许紫烟虽然在制符术上要比许家的任何一个人都高,但是在修为上却还是一个菜鸟。既然自己决定以客卿长老的的身份加入许家,那么为了自己以后在许家能够过得轻松一些,自己就必须争得属于自己的地位。

    如今看到终于逼得许浩博对林平海说出了自己期望的话,心中自然是十分高兴,但是神色却依旧保持着不屑,淡淡地望着林平海,刺激着对方情绪,在火上再加一把油,希望林平海能够答应下来。

    果然,林平海没有让许紫烟失望,耳中听着许浩博的话,眼中看着许紫烟嘲讽的目光,林平海此时觉得自己很委屈也很气愤。委屈的是自己完全是一片为家族着想的好心,害怕家族招揽人才之心太过迫切,上了骗子的当。愤怒的是,族长和堂主分明没有相信自己的话,反而有些护着眼前的这个小骗子。胸中一阵气血翻涌,爆喝脱口而出:

    “好,我就在此立刻画一张纸符,如果那个小骗子也能够画出一张比我高级的纸符,不!只要和我一样的纸符,不!只要她能够画出一张纸符,我就给她磕头拜她为师。如果她画不出来,她就要给我磕头赔罪,然后从这里一直爬到大街上。”

    “好!”许紫烟回答得斩钉截铁。她心里早就盼着这一刻,生怕林平海反悔,立刻出声将此事一锤定音。

    大殿上一片寂静,静得能够听到人的心跳之声。气氛压抑中带着凝重,林平海和许紫烟一左一右分立在大殿的两旁。在许浩博的吩咐下,立刻有家族中的弟子在许紫烟和林平海的身前各自摆放了一张桌子,然后又在桌子上摆好了符纸,符笔和朱砂。

    许紫烟和林平海相互对视了一眼,此时拿起符笔的林平海已经恢复了平静,制作了一辈子纸符的他,只要一拿起符笔,立刻便会忘记一切,全身心地投入到制符的境界当中。

    看到对面已经完全平静下来的林平海,许紫烟的心中也不禁暗暗点头,目光中透露出赞赏。眼前之人虽然是嚣张,也确实有他可以骄傲的地方。收回了望向林平海的眼神,许紫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颗心立刻变得古井不波,轻轻地拿起桌子上的符笔,饱蘸了朱砂,将体内的灵气均匀透进符笔当中,然后又均匀地从笔尖透出,霎时间,笔走龙蛇,一气呵成,中间没有丝毫的停顿,一张一品顶级的纸符就赫然而成。

    轻轻地将符笔放下,端详着自己的作品,许紫烟很满意,她发现自己的水平又进步了,隐隐有着突破一品制符术达到二品制符师的境界。砸吧砸吧嘴,又意犹未尽地点了点头,才抬头向着对面的林平海望去。

    此时的林平海也恰好放下手中的符笔,举目望了过来。看到许紫烟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神情之间还带着淡淡的得意,心中便不禁一怔:

    “她画完了?她真的会制符?”

    许浩然看到两个人都放下了符笔,便轻声问道:“二位可是都完成了?”

    许紫烟和林平海对视了一眼,然后都点了点头。

    许浩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出于对林平海的尊重,他还是先来到了林平海的桌子面前。虽然他早已经知道林平海制符的水准,但是还是神色认真地看了一下,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才转身向着许紫烟走去,背对着林平海的眼中闪过一丝期待。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