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俊杰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岳京,一直等到岳京被王俊杰看得讪讪地低下了头,才冷冷地说道:

    “你把我当白痴吗?能够不用现身,就一巴掌拍死两个化神期修士的人岂是好惹的。虽然我现在不知道究竟是谁,但是太玄宗的宗门有人罩着,这是确定的。你要我去灭掉太玄宗?还是想要我去送死?”

    “不······不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想要王师兄······请宗门的前辈去……”

    “闭嘴!”

    王俊杰楞喝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和杀意:“你们两宗的化神老祖曾经被一掌拍死在太玄宗门前,那个人的修为一定是分神期以上的修士,说不定会是大乘期的修士。在没有弄清楚状况之前,太玄宗岂是能够随便碰的?既然进入了我们大罗天,你以后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别乱动你那愚蠢的念头。”

    岳京被王俊杰一番喝斥,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眼中的怨毒不时闪现。此时他也感觉到了王俊杰的杀意,心中在恐惧的同时,也生出了对王俊杰无尽的恨意。低着头掩饰着自己的恨意,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够在王俊杰的身边待下去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王俊杰给杀死,正想着什么时候找个机会逃走,却听到王俊杰的声音再一次冷冷地响

    “怎么?你不服?”

    岳弈的浑身就是一抖,“噗通”一声从椅子上直接跪在了地上,脸上已经现出一片惶恐之色道:

    “王师兄,小弟不敢·小弟也是为了师兄的生死草在想办法。以后小弟绝对不敢再乱出主意,以后一切都听师兄的,师兄说往东,小弟绝对不敢说往西。”

    “蟀!”

    王俊杰冷冷地哼了一声·看了岳天冠一眼,感觉到自己应该给岳天冠几分面子,不要刚刚收了岳天冠,就伤了他的心。让岳天冠因为岳京这件事情对自己有了戒备之心。于是,便淡淡地说道:

    “算了,起来吧!”

    岳京千恩万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战战兢兢地坐回了椅子上面。岳天冠看到岳京的模样·此时也不敢在王俊杰的面前多言,只是心中已经存下了一丝戒备,无言地坐在那里。

    “王师兄!”李凌边沉吟着边说道:“难道就这么放过了许紫烟?放弃了生死草?”

    王俊杰沉着脸坐在那里,一张英俊的脸掠过一丝冷笑道:“我不去招惹太玄宗,太玄宗也不敢来招惹我!就算那个护着太玄宗的修士和太玄宗有着瓜葛,他也不会为了一个弟子就敢来招惹我大罗天!所以,太玄宗我可以不去理会,但是许紫烟却必须死·生死草我是一定要得到的。”

    岳天冠的眼睛就是一亮,不过他接收了岳京的教训,没有开口·只是目光灼灼地望向了王俊杰。

    王俊杰的目光扫过众人,淡淡地说道:“我一直派人盯着许紫烟,只要她一离开炼器城,还不是我们说的算。她一直就是一个人,而且只是一个结丹期第十二层初期的修士,杀她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不错!”叶飞拍掌大笑道:“看她的样子也只是来炼器城寻那墨宗师炼制宝器,很快就会离开炼器城。只要她离开了炼器城,她的命都在我们的手中,别说一株生死草了,哈哈哈······”

    “哈哈哈······”几个人一起得意的大笑·就连那岳京也大笑了起来,原本想着有机会立刻离开王俊杰,此时也不着急了,决定等着亲眼看到许紫烟身死之后,再想办法离开。

    猛然间,门口传来了一阵虽轻·但是却很是急迫的敲门声。

    “进来!”王俊杰轻声喝道。

    门一开,那个曾经跟着王俊杰的中年男修走了进来。王俊杰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拱手施礼道:

    “左ˉ师叔?”

    其他的几个人也都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那位中年修士施礼。中年修士的脸上现出几分急迫道:

    “少宗,快跟我走。”

    “出了什么事情?”王俊杰一边往外走一边轻声问道。

    “炼器城外百里处,乌山之上现出宝光,似乎是有什么灵宝出世。我已经将消息传递回了宗门,我们快去那里守着。此时已经有很多势力向着那里去了!”

    王俊杰听了心中就是一振,脸上现出欣喜之色道:

    “我们快去!”

    此时,他早已经把许紫烟的事情忘在了脑后。

    灵宝啊!哪里是一株生死草能够比拟的!

    走出了酒楼,便看到大街上人群汹庸都是朝着炼器城之外涌去。王俊杰等人也都急急忙忙地向普炼器城之外而去。

    “墨姐姐!”墨即离的房门被敲响。

    墨即离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手中不停,继续炼制着中品宝器,开口轻声问道:

    “微妹妹,发生了什么事情?”

    “炼器城外乌山之上出现宝光,直冲天际,好像是灵宝现世!”

    “什么?”

    墨即离的双手一震,空中的一件长剑掉到了炼器池之中,霍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几步来到了院落之中,向着炼器城外乌山的方向望去。只见乌山之上宝光冲天,一片瑰丽。

    “我们走!”

    墨即离举步就要离开。

    “墨k姐,那位许紫烟……”

    墨即离的神识迅速地透射进屋子里,见到许紫烟还在那里沉浸在顿悟之中,便摇了摇头说道:

    “紫烟她正处于顿悟之中,我们就不要打扰她了。”说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冲天的宝光,脸上现出焦急之色道:

    “我们快走,究竟是何种灵宝出世?如果能够得到那个灵宝,一定能够让我对炼器有着更高的领悟。”

    不到半日的功夫·整个炼器城内万人空巷。得到消息的修士不仅仅一个个急着赶去乌山,而且也都向着各自的师门发出了消息。他们都知道,如此灵宝根本就不是凭着自己的能力能够得到的,哪怕最终是被师门得到·自己也会得到可观的奖赏。

    乌山。

    宝光直冲云霄,与天相接,五彩斑斓的色彩,瑰丽得映花了修士的眼。

    整个乌山被数万的修士包围,天空中密密麻麻的的四处都是凌空飞行的修士,而且修士的人数还在不断地增加之中。每个修士都在既紧张又期待地等着灵宝破土而出。

    乌山山体的深处。

    一个乌黑黝亮的圆圆的东西被整座乌山镇压着,在它的上面有一个晶亮的珠子正在释放着五彩的光芒。在那五彩的光芒照射下·那个乌黑黝亮的圆圆的东西赫然是一颗巨大的头颅。

    那个巨大黝黑的头颅之顶部足足有方圆百米,在那头顶之上印着一个图案,那图案竟然是一只硕大的白虎。此时,那颗释放着五彩光芒的晶亮珠子正在吸收那白虎的图案,只见那巨大头颅之上的白虎图案飘浮起一丝丝的气体,被晶亮的珠子一点点儿地吸收进去。随着一丝丝的气体被吸收进珠子之内,那头颅之上的白虎图案也在渐渐地变淡。

    在空中人群的外围,杨玲珑愤怒地瞪着同样在瞪着她的燕山魂·冷声喝道:

    “小屁孩,你总跟着我干什么?”

    燕山魂的眉毛就是一耸,脸上立刻现出羞怒之色·大声喝道:

    “你才是小屁孩,你们全家都是小屁孩!”

    “噗嗤~·

    “哈哈哈……”

    周围的修士闻听,再看到燕山魂羞怒的小模样,没人能够忍得住,俱都大声地笑了出来。

    杨玲珑的脸色一滞,当着数万修士的面,和一个童子吵架,这让杨玲珑感到很尴尬。可是在炼器城的这些日子,她实在是被眼前的这个童子烦的不轻。每天都在她的身边晃悠,而且那张嘴时不时地冒出一些让她既恼怒又哭笑不得的话。如果不是在炼器城内·如果不是燕山魂的身边总是跟着一个令她也看不透修为的修士,杨玲珑早就大巴掌扇了过去了。

    杨玲珑自从将死气杀伐珠吸入体内之后,性格就已经变得暴躁,而且随着那颗死气杀伐珠与她融合的时间越久,她的性格就越来越暴躁。她对燕山魂已经忍无可忍了,如今见到离开了炼器城·他还紧跟在自己的身后,心中的杀意便泛滥了起来。

    看了一眼燕山魂身边的厚山,杨玲珑强自忍下了一口恶气,瞪着厚山喝道:

    “这位前辈,你是不是应该管一下你家的孩子?”

    厚山闻听就是一阵苦笑,这些日子他也没有少说燕山魂。

    但是,自从燕山魂知道了对方是杨玲珑之后,又跑去了风堂花灵石将杨玲珑和许紫烟的事情打听了一番,知道杨玲珑一直在找许紫烟的麻烦,便做出了要蘀许紫烟除去杨玲珑这个麻烦的决定。

    但是在炼器城内不能够动手,而且厚山也不同意他去找杨玲珑的麻烦。他觉得这是许紫烟自己的事情,自己一方茫然出手,许紫烟也未必愿意。他已经看出杨玲珑只是结丹期大圆满的修为,虽然比许紫烟高,但是有着和许紫烟并肩作战的经历,以他对许紫烟的了解,他觉得杨玲珑还真是未必就是许紫烟的对手。所以,厚山觉得燕山魂纯粹是精力旺盛,没事找事。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