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即离从许紫烟给她的储物戒指中取出了黑曜石,选好了量之后,便将它们倒进了炼器池之中,紧接着便打开了封印地火的阵法,炼器池内的黑曜石在高品质地火地燃烧下开始渐渐地融化。

    许紫烟从墨即离给她的储物戒指中取出化神丹的草药,分门别类地摆放好。那挑选草药的时候,双手十指间的跃动,充满了自然的韵律,如同在弹奏一曲优美的乐章。

    炼制阵柱原胚对于墨即离来说太过简单,况且此时又是在融化黑曜石的时间。所以,墨即离一直在双目灼灼地注视着许紫烟的动作。当许紫烟那富有韵律的挑选草药的动作使出来的时候,墨即离有着瞬间的失神。那种自然的韵律蕴藏着天道的动作,流畅的如同行云流水,让她竟然有着瞬间的感悟。

    只是在她失神的瞬间,许紫烟已经将草药挑选完毕。心中略微估计了一下,抬头对着对面正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的墨即离说道:

    “墨前辈,您这些草药可是不仅仅只能够炼制出来一颗化神丹啊!”

    墨即离的神色就是一愣,从失神中清醒了过来。如今她已经认定许紫烟就是一个炼丹宗师,而且还是一个水平很高的炼丹宗师。不是炼丹宗师,根本就不会施展出来那种韵律。

    正所谓隔行不隔理,作为炼器宗师的墨即离自然是知道,如果炼器的水平达到了一定的高度,炼器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手法那就是一种艺术,一种天道的诠释。炼丹当然也是如此。

    肯定了许紫烟的身份之后,墨即离的神态变得尊敬了起来。这是宗师之间的彼此欣赏和尊敬。朝着许紫烟拱手说道:

    “道友,你就不要称呼我为前辈了。你我虽然修炼的方向不同,但是都是宗师,我们还是平辈论交好了!”

    “这……”

    许紫烟的神色现出犹豫,不是她不想和墨即离平辈论交和这样一个炼器宗师交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只是许紫烟不知道如果称呼墨即离。

    墨即离也看出了许紫烟的为难,便微笑着说道:“紫烟,如果你不介意我太老,不如我们姐妹相称吧!”

    许紫烟哪里还敢说介意人家老?说女人老,那是要惹来滔天怒火的。所以急忙拱手说道:

    “紫烟见过墨姐姐!”

    “好妹妹!”墨即离十分高兴地唤道。

    “对了,墨姐姐,我刚才是说你的这些草药不止炼制出来一颗化神丹。”许紫烟再一次望向那些草药。

    “哦,紫烟,你真是炼丹师?”这个时候既然已经和许紫烟姐妹相称了,墨即离问的当然也就直接了很多。

    “当然是啊!”许紫烟惊讶地望着墨即离,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问。

    “那你怎么会不知道你们炼丹师的一些规矩?”墨即离不解地问道。

    许紫烟闻听,苦笑着说道:“我没有给别人炼过丹,不知道给别人炼丹还有什么规矩?”

    “你们炼丹师每次给别人炼丹的时候材料需要相求之人自备,而且还不保证一定能够练成。如果炼制失败了,那是相求之人倒霉,而你们炼丹师却不必赔偿丝毫。但是如果丹药炼制成了,你们炼丹师不仅仅要收炼制费用而且还要炼制成的丹药两成到四成。唉~~”

    说到这里,墨即离长叹了一声道:“原本就是七品炼丹师炼制丹药的时候,成丹率最好之时也不过八成,而且还不是每次都能够达到这个水准,平均起来也就是六成到七成的成丹率。然后一旦炼制出成品丹药,再被你们炼丹师扣去两成到四成之间,你们炼丹师是真够黑的!比我们炼器师黑多了!”

    许紫烟抬手捋了捋耳边的长发苦笑了一下,便不再言语微微眯起眼睛装作在那里观察药鼎的温度。心里却在那里琢磨着原来这炼丹师还要比炼器师嚣张啊!对面的墨即离此时也在那里看着黑曜石融化,也没有什么大事所以目光一直注视着许紫烟。

    此时,药鼎的温度已经升了起来,许紫烟一个手印拍在药鼎之上。鼎盖朝着空中盘旋地飞起,而就在同时,许紫烟的右手五指跃动,拉起一道道残影,那一棵棵草药便被许紫烟的手指挑了起来,如同富有生命一般地在空中跳跃着,进入到药鼎之中。

    鼎盖落了下来,许紫烟的左手又是一个手印拍了出去。

    “咚~~”

    如同洪钟大吕,那鼎盖再一次盘旋着飞了起来。

    许紫烟右手的五指继续跃动着,在墨即离的眼中,许紫烟那就在谱写一曲自然的乐章。

    美!

    太美了!

    “咚~~”

    鼎盖再一次落了下来,将药鼎严丝合缝地盖上。而此时所有的草药也已经放进了三分之一进入药鼎。

    许紫烟将精神力进入到药鼎之中,关注着鼎内草药的变化。同时左手翻着手印控制着地火的火候,右手翻印着手印,一道一道地印在药鼎之上。如此两刻钟时候,许紫烟左手手印一拍药鼎,“咚”的一声,那鼎盖再一次盘旋着飞了起来,许紫烟的右手五指又飞快地跃动了起来,地上的草药在许紫烟的指尖跳跃,向着药鼎之内接连不断地跳了进去。

    “咚~~”

    鼎盖落下,许紫烟左手控火,右手控印,精神力在药鼎之内盘旋,关注着草药的分解。

    对面的墨即离已经看得失神,陶醉在那一片美感之中。猛然间被自己身前的响动清醒,凝目一看,原来是炼器池内的黑曜石已经完全融化。墨即离自信地微微一笑,双手猛然展开,元婴后期的修为透体而出。炼器池内的所有黑曜石此时都已经融化成了通红的液体。

    墨即离双手猛然向上一抬,炼器池内所有的液体都飘浮了起来,飘浮在墨即离的身前上空,如同一片火烧云,透露着黄昏般的凄美。

    许紫烟端坐在鼎后的地上,左手控火,右手控印,精神力透入鼎内关注着草药的融合,双目望向了对面的那一片凄美。

    墨即离的双手猛然间拉起一道道残影,向着那一片火烧云释放出一道道火焰,双手手印不断地向着火烧云打出,陡然双手一分,双臂向着两边展开。

    眼前的火烧云猛然间分成了一百份。

    墨即离双手收拢在胸前,结着手印向着身前空中的那一百份黑曜石的溶液印去。双手每一次翻动,都会有一百道法印分别印在那飘浮在空中的一百份溶液上。

    对面的许紫烟再一次将左手拍在药鼎上,鼎盖再一次盘旋着升到到了空中,右手十指跃动,如同在弹奏出一个个音符,那最后剩下的三分之一草药如同一个个精灵一般在空中跳跃着,进入到药鼎之中。

    “咚~~”

    鼎盖再一次落下,将药鼎盖得严丝合缝。许紫烟打向药鼎的手印一下子繁奥了起来,神色也开始凝重了起来。

    对面的墨即离倒是相对轻松了许多,只是在身前双手翻动的手印也开始渐渐地繁奥了起来。随着每一道法印打入空中飘浮的那一百份黑曜石的溶液当中,那黑曜石的溶液开始渐渐地改变着形状,形成了一百个圆柱形的阵胚。

    一个时辰之后。

    “凝!”

    许紫烟轻喝!随即双手翻动的速度更快,无数繁奥的手印在空中留下一道道虚像印如到药鼎之中。

    “凝!”

    墨即离一声轻喝,空中的一百个刚才还是通红的溶液瞬间凝结,颜色也变成了黑色,空中出现了一百个黑色的的圆柱。墨即离胸前的双手翻动的更快,在她身前的上空此时已经布满了打出的法印,一道道法印释放着光芒,蕴藏着一丝丝的天道向着空中的一百个阵柱原胚凝聚。

    “成!”

    许紫烟大喝,一掌拍在药鼎之上,鼎盖盘旋着飞起,在空中不住地盘旋而不再下落。

    “成!”

    墨即离一声轻喝,空中所有的法印猛然向着一百个阵柱内一收。空中一清,只余一百个黑色晶亮的圆柱形阵柱飘浮在那里,释放着黝黑神秘的光芒。

    墨即离一挥手,那一百个阵柱从空中落下,矗立在她和许紫烟之间的空地上,如同一座黑色的石林。

    许紫烟从地上站了起来,探头向着药鼎之内望去,而此时的墨即离也穿过了石林般的阵柱,走了过来。探头向着药鼎内一望,身体不由一震,脸上透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直起了身子转头望着许紫烟,颤声说道:

    “竟然……是百分之百的成丹率!”

    许紫烟微笑着点了点头,目光望向了丹鼎中的六粒圆圆的化神丹。拿出了两个玉瓶,将其中的两个化神丹收到了一个玉瓶中,收了起来。然后才将剩下的四颗化神丹装在一个玉瓶之中,递给了墨即离。既然墨即离说过,炼丹师都会在成丹之后,扣除两成到四成丹药,许紫烟也就不再客气,毫不犹豫地当着墨即离的面,收起了两颗化神丹。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