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许紫烟微笑着点了点头,翻手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个玉瓶放到了桌上,推给了墨即离。~

    墨即离激动地将那个玉瓶紧紧地抓在手里,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盖起,一股浓郁的药香飘了出来,让墨即离的精神一震。更加小心地将延寿丹倒在了手里,仔细地观看。又放到鼻底下闻了闻,以修士对于生命的敏锐,立刻就认出了这是延寿丹无疑。

    将延寿丹重新放回玉瓶当中,然后将玉瓶放在桌上,并没有收回到储物戒指中。望着许紫烟慎重地问道:

    “小友,想要我为你炼制阵柱原胚?”

    “是!”

    “要炼制多少?”

    “一套一百零八根,一套三百六十根。”许紫烟轻声说道。

    墨即离闻言,微微地皱起了眉头,看得许紫烟心中就是一紧,心里琢磨着,难道一粒延寿丹还不能够让墨即离给自己炼制阵柱?刚想到这里,便听见墨即离说道:

    “小友,你知不知道一粒延寿丹的价值?你是怎么得到的这粒延寿丹?”

    “这个……”

    许紫烟的心中迅速的盘算着,如今她是见到世面了。她可是见到了公冶和墨即离的地位,一个炼器宗师会得到如此的尊敬,那么炼丹宗师也应该如此吧?自己也应该适当地亮出自己一些底牌了。想到这里,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这颗延寿丹是我炼制的,不过我倒是真的不知道延寿丹究竟价值几何?”

    说到这里,许紫烟苦笑了一下道:“我没卖过,如果不是这次相求前辈,我是不会拿出来的。~”

    墨即离的神色一震,望着许紫烟良久,这才从失神中清醒了过来。不过在眼中依旧有着怀疑,凝声问道:

    “道友,你的意思是说你是一个炼丹宗师?”

    许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

    墨即离沉吟了一会儿,她决定要试一下许紫烟。下这个决定对于墨即离来说也不容易。因为想要试出来许紫烟是不是炼丹宗师,就必须让许紫烟炼制出来一颗七品丹药。

    而七品丹药的材料可都是珍贵已极,而且有些草药就是有灵石也是极难购买得到。

    如今在墨即离的储物戒指中就有着一些炼制七品丹药化神丹的草药,这是她几百年来收集的,就是为了等到自己到了突破的临界点之时好去炼丹城,相求炼丹宗师为自己炼制一颗化神丹。

    现在她决定拿出来给许紫烟炼制,如果许紫烟推辞,那么不用说许紫烟就是在撒谎。但是,墨即离也不会对许紫烟如何,依旧会给许紫烟炼制阵柱。但是,以后却不会和许紫烟有什么交集。

    但是,如果许紫烟答应了为她炼制化神丹。墨即离就要冒很大的风险,如果许紫烟把丹给连废了她几百年的心血就白费了。而想要再收集到这些草药,也不是那么容易。但是,如果许紫烟炼制出来化神丹,墨即离便会不顾一切地与许紫烟交好。一个炼丹宗师甚至要比炼器宗师在苍茫大陆上还受欢迎。

    她看了许紫烟的神情,没有一丝说谎的样。这让她决定赌一次就算是许紫烟把丹给炼废了,有眼前这一颗延寿丹也值了。如果许紫烟真的是炼丹宗师,那就更加地发达了。交好这样的一个炼丹师,以后自己还要突破分神期,大乘期,这就是天赐的机缘。(·~

    心中做出了决定,墨即离拱手说道:“还没有请教道友的名号!”

    “前辈,在下许紫烟。”

    “嗯!”墨即离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下并不知道许紫烟是谁。她一心沉醉在炼器之中,哪里会关心其它的事情。所以她并没有听闻过许紫烟的事迹。再说,许紫烟的那些事情,也就是在结丹期的修士中流传的很广,在元婴期以上的修士中,并没有太多的修士去关心。

    “许道友。”墨即离斟酌着话说道:“你这颗延寿丹太珍贵了,如果你把它拿出去拍卖,最低也能够拍卖出三十亿极品灵石。而你只要我给你炼制两套中品宝器,而且说是两套,其实不过是四百多根一样的阵柱原胚,又不用我刻制阵法。如此统一规格的中品宝器我一次能够炼制很多。就算是我狮大开口,一根阵柱要你一百万极品灵石,这也不到五亿极品灵石。许道友,你看你还需要炼制什么,我一起给你炼制了。”

    “延寿丹这么贵?”许紫烟在心中暗自咂舌。

    “还有!”墨即离继续说道:“我还想请道友给我炼制一颗化神丹,不知道道友是否能够给我炼制

    许紫烟想都没想地点了点头,心中想的是,既然自己已经在墨即离的面前表明了自己炼丹宗师的身份,给她炼制一颗化神丹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不知道炼制化神丹的费用要多少,自己还真的没有数。

    见到许紫烟丝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自己,墨即离心中就有种古怪的感觉。怎么看对面的许紫烟就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女孩,怎么可能是一个炼丹宗师?但是看她的神色又十分地自信。原本已经下定决心的墨即离,等到许紫烟真的答应为她炼制化神丹的时候,她又有些心痛那些草药了。

    要知道,就是炼丹宗师也不能够保证每一炉的丹药都能够炼制成功啊!如果许紫烟以这个为借口,她还真是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但是,如今的话已经出口,想要再收回来已经不可能,只有在心里祈祷许紫烟真的是一个炼丹宗师。

    “许道友,你除了炼制阵柱之外,还需要我为你炼制什么?”墨即离轻声问道。作为一代炼器宗师,她是真的不愿意欠别人的人情。如果许紫烟还需要炼制中品宝器,那是最好。如果许紫烟不需要,她也决定付给许紫烟灵石。

    许紫烟微微皱起了眉头,在心中思索着,发现自己真的没有什么需要墨即离炼制的。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

    “我只想炼制阵柱。”

    墨即离无奈地笑了笑说道:“那我就付给你灵石吧。”

    许紫烟心中一动,突然间想到,在将来等着自己突破到制符宗师的时候,是要把阵法换一遍的,那时依旧需要阵柱原胚,不如这次就一次性地让墨即离都给自己炼制的,省得到时候自己还要再跑一趟。于是,抬头望着墨即离问道:

    “墨前辈,不知道您炼制阵柱原胚需要多少时间?”

    墨即离淡淡地笑着说道:“只是炼制阵柱原胚还是很快的,一次我可以炼制一百个,而一次也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许紫烟闻听精神就是一振,兴奋地说道:“墨前辈,如果我都炼制阵柱原胚,这颗延寿丹,加上我为您炼制化神丹的费用,您能够为我炼制多少阵柱原胚。”

    墨即离意外地看了一眼许紫烟,她不知道许紫烟为什么就盯上了阵柱原胚,但是还是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

    “两千五百个吧!”

    “好!”许紫烟兴奋地说道:“我这就去买黑曜石,您也把化神丹的草药准备好。对了,墨前辈,您这里有地火吧?”

    墨即离笑着说道:“炼器怎么会没有地火?而且我这里的地火都是高品质的。在我的炼器室里就有两个地火,一个地火是我用的,一个地火是我教徒弟用的。你去吧,等你买回来黑曜石之后,你炼丹,我炼器,我们一起开始。”

    许紫烟痛快地答应了下来,离开了墨即离的房间,在院落里面的几个人惊讶的目光中匆匆地跑了出去。两个时辰之后,许紫烟又匆匆地在他们的眼前跑了回来,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让外面的修士跌落了一地眼珠,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的女怎么可以随便进入墨即离的房间。

    见到许紫烟返回,墨即离二话不说,将手中的一个储物戒指递给了许紫烟,许紫烟也递给了墨即离一个储物戒指。

    推开了里间的房门,许紫烟跟着墨即离进入到她的炼器室。一进入墨即离的炼器室,许紫烟的目光就是一亮。整个炼器室十分地巨大,一东一西有两个地火口,

    许紫烟和墨即离相视一笑,各自选了一个地火口。

    墨即离的储物戒指闪烁了一下,一个四四方方的像是池一样的东西从她的储物戒指中飞了出来,然后迅速地放大,形成了一个宽大的炼器池坐落在地火口之上。

    许紫烟的储物戒指也随酆闪烁了一下,一个小鼎飞了出来,瞬间放大,也坐落在地火口之上。

    墨即离的目光一扫,就认出许紫烟的那个黑鼎是一个中品宝器,目光就是一缩,她没有想到许紫烟竟然会有一个中品宝器炼丹鼎。不过,见到了这个鼎之后,墨即离的心倒是放松了很多。一个拥有着这样一个鼎的修士,炼丹的水平应该不会差,心中对许紫烟是炼丹宗师的身份有肯定了几分。纟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