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烈恭贺顺顺666同学成为极品舵主!

    “岳京,难道你不知道青火宗和东方神机宗已经被灭门了吗?”

    “你说什么?”岳京身体一震,声音都提高了一阶。(·~

    许紫烟神色淡淡地望着岳京,眼中透露着讥讽说道:“这个消息昨天应该已经传到了炼器城,你可以去打听一下。”

    “你胡说!”岳京的语气有些惶然。

    听到岳京的声音猛然提高,脸上同时现出惶然之色,不远处的曲回廊和岳天冠感觉到不妙-,急忙起身来到岳京的面前,压低着声音说道:

    “岳京,小声点儿,不要惊扰到了墨前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她说······神机宗和青火宗已经被灭门了!”岳京神情恍惚地说道。

    “什么?”岳天冠和曲回廊的声音一下提高了起来,瞪着岳京喝道,然后又转头望着许紫烟。半响,曲回廊咬着牙说道:

    “许紫烟,你说的是真的?”

    “你是谁?”许紫烟冷冷地说道。

    “曲回廊!”

    许紫烟的目光就是一凝,道:“你就是神机宗那个无耻的曲回廊?”

    曲回廊的脸色就是一僵,恶狠狠地喝道:“许紫烟,现在是我在问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

    许紫烟的目光也是一冷,刚想要说话,就见到一直紧闭的房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了两个人。是两个中年女,当先的一个中年女的手里拎着一把剑,冷声喝道:

    “是谁在这里高声喧哗?”

    许紫烟,曲回廊等人的面色就是一滞,都瞬间想起了这里的墨即离的府邸。(·~相互瞪了一眼,急忙向着墨即离拱手道歉,许紫烟也不例外。而许紫烟更是吃惊,她没有想到墨即离竟然会是一个女修。

    墨即离冷冷地地扫视了他们一眼·沉声对门前的那个女弟说道:

    “把灵石还给他们,让他们走。”

    话落,墨即离不在看这边,转头将手中炼制好的那把剑递给了已经上前的一个修士。那个修士欣喜地从墨即离的手中接过那把剑,向着墨即离鞠躬施礼之后,便退到一边在那里欣赏着手中的中品宝器。

    墨即离回身向着屋内走去·岳京,岳天冠和曲回廊三个个见到门前的那个女修已经把图纸拿了出来,并且在示意他们将储物戒指拿出来,也好将灵石还给他们。三个人可就急了,慌忙上前两步。却见到一直跟在墨即离身后的那个女修冷哼了一声,一股威压从身上释放了出来,瞬间就将岳京等三个人压制的摇摇欲坠,额头上小溪般地留下了汗水。

    墨即离回头看了一眼,目光中透露出不耐烦·望了一眼自己的弟,轻声喝道:

    “月儿,赶紧把他们打发走。”

    跟在墨即离身后的那个中年女修阴沉着脸将气势一手,岳京等三个人的身体就是一晃。曲回廊见到墨即离要回到房间内,急忙躬身施礼道:

    “墨前辈·晚辈错了。晚辈道歉,还请前辈原谅!”

    墨即离停下了脚步,回头扫了一眼曲回廊,又瞪了一眼自己的弟。那个被唤作月儿的弟脸上便现出一丝慌乱,急忙走上前来,将手中的图纸分别塞到了曲回廊等三个人的手中,然后伸出手冷声喝道:

    “储物戒指!”

    “这······”曲回廊等三个人用哀求的目光望着墨即离。

    “快点儿!”月儿冷声喝道。

    “还请前辈通融!”岳京,岳天冠和曲回廊三个再一次哀求。

    月儿双目一瞪道:“这次通融了你们·下次岂不是谁都可以在这里大呼小叫?”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无奈地拿出了储物戒指让月儿将灵石还给了他们。又接过图纸之后·这才想起来,这一切都是拜许紫烟所赐,一个个怨毒地瞪着许紫烟。

    许紫烟心中高兴,如果这三个人有了中品宝器之后,自己将来对付他们,说不定还要费不少的事情。如今他们被墨即离拒绝了,倒是正合许紫烟之意。见到此时墨即离又转过身就要回到房间,许紫烟急忙上前一步拱手施礼道:

    “墨前辈……”

    墨即离回头看了一眼许紫烟,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很快便无视了许紫烟,冷冷地哼了一声道:

    “月儿,为什么不把她的图纸和灵石还给她?”

    月儿瞪了许紫烟一眼,急忙解释道:“师父,她想要请师父炼制两套阵柱原胚,弟已经拒绝了,但是她还是在这里。”

    墨即离的眉头又皱了一下,双目中的不耐烦更甚,甩了一下袍袖喝道:

    “让她走!”

    许紫烟见到墨卿离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门里,知道不能够再等了,便传音向蒉墨即离说道:

    “墨前辈,晚辈愿意用延寿丹请您为我炼制两套阵柱。”

    墨即离此时的一只脚已经跨进了门里,闻言浑身就是一僵,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地僵立在那里。心中的震动让她有些失态。别看墨即离此时的容貌只有五十岁左右,其实她的年龄已经八百多岁了。

    修为已经卡在了元婴后期三百多年,一个元婴期的寿命不过千年。眼看着自己的寿元所剩不多,所以她一直希望自己能够以器悟道,突破元婴期最后的壁障,达到化神期,这样她就可以又多千年的寿命。

    但是,化神期哪里是那么好突破的?三百多年来都没有突破,如今就只剩下了一百多年,这让墨即离的心越来越焦躁。越是焦躁,心境就越是不平稳,心境上的不平稳,让她更加地难以突破。

    她也不是没有想过延寿丹,而且也四处求过。但是,那延寿丹百年出现的不会超过五粒,而且都是一些大势力自己寻到了三十六味草药,请炼丹城的七品炼丹师炼制,根本就不会外流出来,这让墨即离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如今猛然听到许紫烟说她愿意用延寿丹来请自己为她炼制阵柱,心中震惊之余,就是完全的不可置信。猛然地回头盯着许紫烟,嘴唇哆嗦着半天,才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

    许紫烟点了点头,继续向着墨即离传音说道:“墨前辈,这件事情希望只有你我两个人知道,我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

    此时的墨即离也反应了过来,强力按捺中心中的激动,轻声地对着身边的那个中年女修说道∶

    “微妹妹,你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要和这位·……小友聊聊。”

    话落,竟然向着许紫烟拱手相请道:“小友,请!”

    “前辈请!”

    许紫烟在众人瞠目结舌中,随着墨即离走进了房间。房间的大门缓缓地关上,那个中年女修站在了门口,冷冷地望着岳京等三个人冷声喝道∶

    “还不走!”

    岳京等三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又满含怨毒地朝着大门望了一眼,恨不得冲进去将许紫烟给千刀万剐。可是他们的眼神却被站在门口的那个女修给误会了,以为是他们在怨毒地瞪着自己,便冷哼了一声,大袖一摆。一阵狂风卷过,岳京,岳天冠和曲回廊三个人便凌空飞了起来,一直飞到了墨府之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三个人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想要开口骂上几句,便见到那个一直闭着眼睛坐在门口的老者睁开眼睛向着他们三个扫了一眼。三个人便立刻感觉到一股冷意从从头到脚地渗入了进来。急忙闭紧了嘴巴,向着远处跑去。

    待远远地离开了墨府之后,岳京这才怨毒地骂道:

    “许紫烟,我一定会杀了你!”

    曲回廊的神色也十分地怨毒,不过身为东方神机宗的宗主大弟,心境也确实要高出岳京很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愤怒。望着墨即离府邸的方向,半响才说道:

    “如今我们只好去请公冶为我们炼制宝器了。”

    一旁的岳天冠却在那里皱着眉头,仿佛是没有听到曲回廊的话一般,曲回廊见到他们不说话,便拱手说道:

    “两位,你们既然不想去公冶那里,那我就先告辞了。”

    岳天冠猛然从沉思中清醒了过来,忧虑地说道:“曲师兄,你说那许紫烟说的会不会是真的?我们两个宗门会不会真的出事了?”

    曲回廊闻言,也想起了刚才的事情,一时之间脸也阴沉了下来。一旁岳京猛然心中一动道:

    “刚才许紫烟说,这件事情的消息于昨天晚上已经传到了炼器城,只要我们去打听一下,就应该知道真假!”

    “好!我们去风堂,那里出卖各种消息!哼,如果让我们知道许紫烟在骗我,我绝对不会放过她!”曲回廊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管她有没有骗我们,我们都不会放过她!”岳京更加地咬牙切齿,三个人招手叫了一辆妖兽车,向着风堂而去。

    墨府。

    许紫烟随着墨即离进入到房间之内。入目是一个客厅,在客厅的后面还有一个门想是那个门内才是墨即离炼制宝器的地方。两个人相对而坐,墨即离亲自为许紫烟倒了一杯茶,然后才轻声问道:

    “小友,你刚才说的话可是真的?”

    第二更到!纟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