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天冠和曲回廊也都觉得岳京说的有道理,微微点头应是。在他们心里早就已经认定此时的太玄宗已经在杨木森和青炎的联手之下被灭掉了。曲回廊眉宇之间略微舒展开来一下,但是随即有皱了起来,迷惑地说道:

    “那……为什么我们都和宗门联系不上呢?”

    “会不会······”岳京的心中一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宗门出了什么事情。

    “不会!”曲回廊语气坚定地说道:“我们两个老祖什么修为,一定会把太玄宗给灭掉的。”

    “要不······”岳天冠神色犹豫地说道:“我们去试试许紫烟?”

    “怎么试?”曲回廊的眼睛也是一亮。

    “去挖苦她一下,再告诉她我们的两个老祖已经去了太玄宗,此时的太玄宗已经灭亡了,如果许紫烟有着什么消息,在气愤之下,一定会说出来。”

    “那么麻烦干什么?两位师兄都是结丹期大圆满的修为,哪个都比许紫烟的修为高。直接将她给抓起来不就行了。”

    岳天冠瞪了岳京一眼,没有好气地说道:“胡说八道,这里是炼器城,你在这里动手是不想活了!”

    略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以许紫烟的年龄,只要我们故意激她一下,她应该就能够说出我们想要知道的消息。至于杀她,那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要等到她离开炼器城就可以了。”

    “呵呵······”对面的曲回廊轻声笑着说道:“暂时还是留她一命吧,希望两位道友给师兄我一个面子,我对这个许紫烟有些兴趣,呵呵呵……”

    岳京看到曲回廊的眼中飘忽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火,暗暗地骂道:

    “妈的·淫贼!我还感兴趣呢。

    不过他没有敢说出来,只是眼底深处掠过了一丝愤怒。曲回廊没有注意岳京眼底深处的怨毒,反而微笑着对岳京说道:

    “岳师弟,听说你和许紫烟有过几面之缘?”

    “是!”岳京

    曲回廊和岳天冠都笑了,曲回廊轻声说道:“如此,由你去试探一下许紫烟,那是效果最好的。”

    岳天冠也笑着说道:“京弟,你放心,这里是炼器城·而且还是墨前辈的府邸,许紫烟是不敢和你动手的。你只要用言语把她激怒,探听出来一些消息就可以了,看看太玄宗是不是已经被我们两家老祖给灭了!”

    岳京没有推辞,他知道也推辞不了·也不想推辞。在他们三个人当中,他的修为是最低的,根本就没有争的资格。而且自己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许紫烟而死的,如今宗门又没有丝毫的消息。就算是不能够探听出来一些消息,能够当面羞辱许紫烟一下,也会让他心里好过。

    所以,岳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迈步向着许紫烟走了过去。一直走到许紫烟的面前·目光怨毒地望向了许紫烟。

    从他的脚步声一路向着许紫烟走过来的时候·许紫烟就微微张开眼睛看了岳京一眼。目光充满的厌恶和杀意。可以说,太玄宗发生的一切都是由岳京这个人给引起的·简直就是一切的祸源。许紫烟恨不得杀了他,但是这里是炼器城,而且是墨即离的府邸,她已经被公子冶给轰了下来,如今如果再在这里惹事的话,岂不是再也没有炼制阵柱的之

    所以,当初许紫烟一见到岳京的时候,心中虽然透着杀意,但是却还是强自给按捺下去了。她不想因为这样的一个人,而影响了自己炼制阵柱的机会。但是,没有想到这岳京竟然还敢向着自己走了过来。

    不过,转瞬一想,这岳京也没有什么不敢的。他的身边还有着两个结丹期大圆满的修为,他已经以为自己不敢对他如何,最重要的是,这里是炼器城墨即离府邸,也确实没有人敢动手。但是,那他跑到自己的面前来干什么?

    还没有等到许紫烟想明白缘由,岳京已经来到了许紫烟的面前。许紫烟虽然依旧微微垂着眼帘。仿佛不知道身外事一般。但是,却已经将真元暗暗运转,做好了防备。

    这里是炼器城不错,但是眼前这个在许紫烟眼里就是一个狂妄自大,白痴加傻瓜的岳京,谁知道他会不会干出一些令人震惊出格的事情?

    就在许紫烟提高了警戒之时,已经来到许紫烟跟前的岳京开口了:

    “许紫烟,没有想到这么巧,竟然在这里和你遇到了。”

    墨酆离妁弟子见到岳京走到许紫烟跟前,虽然从气息上已经感觉出来双方似乎并不友好。但是见到岳京放低着声音在那里说话,她也懒得搭理,只要不高声喧哗就可以。于是,她依旧微微闭着眼睛坐在那里,思索着炼器的方面的东西。

    许紫烟微微地张开了眼睛看了对方一眼,心中暗自思量道: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在东方修仙界攻击青火宗的时候,他跑了出来?但是,怎么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惊慌之色?自己的宗门被灭了,不应该这么安逸吧?”

    见到许紫烟没有搭理他,岳京上下打量着许紫烟,目光中释放出不堪的淫”光,喉结滚动着,“咕咚”一声吞咽了一口口水,许紫烟厌恶地微微皱起了眉头。虽然此时她没有抬眼去看岳京,但是只要听到他吞咽口水的声音,就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他此时猥琐的模样。

    “听说你要炼制阵柱?”岳京讥笑地说道:“你当墨前辈是什么人?像你们这种北地垃圾宗门也配用中品宝器的阵柱?在说,墨前辈是什么人?那是要以器悟道的宗师,你让一个正在寻求天道的宗师紧紧给你炼制一个阵柱,你脑袋没有坏掉吧?你自己是垃圾不要紧但是你跑到这来恶心墨前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墨即离的那位女弟子距离许紫烟很近,听到岳京的话,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却没有言语。因为她觉得许紫烟很不识趣,自己已经告诉她,师父是不会给她炼制阵柱的,没有想到她今天有来了还站在那里。

    又听岳京刚才说道,对方是来自北地那个穷山恶水灵气匮乏的地方,饶是她有着很高的涵养。但是,久居中原的优越感还是让她的心里更加地轻视许紫烟。心中暗道∶

    “死乞白赖地留在这里,小地方出来的修士就是没有素质!”

    所以,她虽然对于岳京的话语感到反感,但是也没有干涉。心中只盼着许紫烟被岳京羞辱得离去,省得师父被许紫烟惹得不高兴,反过来训自己。

    许紫烟原本没有再想招惹岳京的意思如今她很忙,她只有一年的时间布设大阵,迁移家族。之后就要遵守约定回到天欲城潜修,所以就是见到了岳京也抱着他不招惹自己,自己也就视而不见的想法。

    没有想到对方会跑来说这样一番话这不仅仅是羞辱自己,话中还流露着挑拨,让墨即离不给自己炼制阵柱的心思。虽然此时墨即离不在这里,但是墨即离的弟子在啊。如果她的弟子和墨即离说上几句不利自己的话,自己还哪里有机会和墨即离交谈?

    许紫烟不想在这里和岳京发生争吵,以免破坏自己的事情。强自按捺心中的愤怒,淡淡地看了一眼岳京没有言语,可是心中却已经泛起了杀意。

    见到许紫烟没有发怒岳京的心中突然安逸了不少。心中认定太玄宗如今已经是被自家老祖给灭掉了所以许紫烟才会如此低调。她来这里炼制阵柱,说不定不像是刚才自己所想的而是知道了太玄宗的阵法已经被自家老祖破去,想要炼制一套阵柱布设一个护宗大阵,重建山门。嘴角不禁撇了撇,心中暗道:

    “就算你能够重新布设出一个护宗大阵,就算这个大阵十分厉害,能够挡得住老祖的轰击,你们太玄宗又有几条漏网之鱼?想必大部分的太玄宗修士都已经被老祖给杀掉了,就凭着几只恰巧不在宗门的漏网小杂鱼就想要恢复太玄宗,做梦!”

    看着许紫烟不再像在幽冥的时候那样嚣张,而是一副低调的息事宁人的模样,岳京的心里就特别的满足,朝着许紫烟龇牙乐道:

    “许紫烟,你已经知道你的宗门被灭了吧?”

    许紫烟就诧异地看了一眼岳京,她不知道岳京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是说在青火宗被灭之前他就离开了青火宗,并不知道青火宗已经被灭的消息?

    许紫烟哪里知道,天欲殿的两个杀手在潜入并且杀了青火宗和东方神机宗所有元婴修士之后,立刻按照西门孤烟的命令将青火宗和东方神机宗元婴修士以及化神老祖全部陨落的消息飞快地散播了出去,而且还是影像散播,让东方修仙界其他的宗门对青火宗和东方神机宗动手非常快,几乎是将这两宗的修士一网打尽。

    那些有幸逃亡的修士都惶急如丧家之犬,觅地躲藏,断绝一切联系。如此,像岳京这些碰巧不再宗门的修士自然是不会知道自己的宗门已经被灭了。

    看着岳京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许紫烟心中不禁对他感到悲哀。抬头怜悯地望着岳京,淡淡地说道:

    “岳京,难道你不知道青火宗和东方神机宗已经被灭门了吗?”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