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分感谢雪痕1225同学,—一☆冰叶同学的扌t赏!

    那个青年修士走进了院落,也不上前去找那个坐在门前的女修询问炼制宝器的事情,只是放轻着脚步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去,微微垂着双目也不言语。~

    许紫烟和那个女修都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不过人家墨即离的徒弟都不说什么,许紫烟自然也不会多事。她自己的事情还愁着呢,她心里自然是不知道那个修士正是王俊杰派来跟踪她的人。

    眼看着又过去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整个院落内依旧是静悄悄的。许紫烟微垂着眼帘也静静地等在那里。不过此时的许紫烟也已经不像上次来的时候那么焦急了,身上有着延寿丹,心情自然是稳定了下来。

    院门的外面又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许紫烟微微睁开眼帘向着院门走去,见到两个身影走了进来。目光就是一缩,赫然发现走进来的两个人中的一个竟然是岳京。许紫烟心中就是一震,暗自琢磨道:

    “青火宗不是被灭了吗?刚才孟狄已经和自己说了啊!他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刚进入院落里面的岳京也看到了许紫烟。目光就是一惊,瞬间有在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怨毒,凶厉地瞪着许紫烟。

    许紫烟微微眯起了眼睛,向着岳京身后的那个修士看了一眼,微眯的双眼中蔚蓝一闪,便知道那个修士是结丹期大圆满的修为。隐去了眼中的蔚蓝,岳京的修为不用鲲鹏眼去看,许紫烟也在瞬间知道他是结丹期第五层的修为。

    这里是炼器城,是墨即离的府邸,虽然双方敌对,也都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岳京和一起来的那个修士走到了门口女修的面前,让自己无视了许紫烟·朝着墨即离的弟拱手轻声说道:

    “道友,我们二人想要请尊师炼制两个中品宝器。”

    边说着,岳京边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两张图纸递给了墨即离的弟。那个女修接过了两张图纸飞快地看了一眼,抬头轻声说道:

    “一百万极品灵石一件。”

    许紫烟的心中就是一惊,一件中品宝器的炼制费用竟然需要一百万极品灵石,那可是一个亿上品灵石啊!昨天在李记炼器店中·卖出去的那个下品宝器才需要一亿五千万上品灵石。真不知道这中品宝器会卖出一个什么价钱?看来自己的阅历还浅啊,今后一定要在苍茫大陆上好好游历一番。

    她这边在那里吃惊着,岳京却很快地递出了一个储物戒指,墨即离的弟查看了一下,便将图纸收了起来,然后将储物戒指中的灵石过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再将储物戒指递还给岳京。岳京收起储物戒指,然后又看了一眼许紫烟,然后愤愤地和身边的修士一起离开这里·在院落里寻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他们刚刚坐下,又从院落的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院落里面的人很自然都望了院落门口一眼,一个青年修士缓步走了进来。许紫烟只看了一眼,便又转过头垂下了眼帘,那个人他并不认识·便收了心思站在那里静静地等着墨即离从房间内出来。

    但是,那个刚刚走进来的修士目光向着四周一扫,便最先看到了许紫烟。因为许紫烟实在是太突出了,整个院落里面只有她一个人是站着的,别人都是坐着的,想要不先看到她都不可能。

    那个修士的目光一缩,明显地是认出了许紫烟。目光中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仿佛猛然间遇到许紫烟不知道怎样做一般。不过·他还是先将目光从许紫烟的身上收了回来,刚想要迈步向着墨即离的弟走去·却听到一个唤他的声音轻轻响起:

    “曲师兄。”

    曲回廊回头一看,发现是青火宗的岳京和岳天冠。便向着两个人轻轻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先去面见墨即离的弟,然后迈步走到那个女修的面前,拱手说道:

    “道友,在下想要炼制一件中品宝器。~”

    边说着边递上了一张图纸。墨即离的弟伸手接过图纸看了一眼,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淡淡地说道:

    “道友,您的这个宝器要麻烦一些,一百二十万极品灵石。”

    曲回廊似乎也是知道自己的宝器要麻烦一些,并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交上了一百二十万极品灵石,然后又和墨即离的弟拱手道别。飞快地看了一眼许紫烟之后,向着岳京的方向走去。

    那岳京和岳天冠早早地从椅上站了起来,朝着曲回廊见礼,曲回廊也赶紧回礼。待双方落座之后,岳天冠客气地说道:

    “曲师兄这是前来请墨前辈炼制宝器准备十年后的河伯佃府开启?”

    “呵呵呵······”曲回廊轻声笑道:“你们不也是吗?”

    “呵呵呵······”岳天冠和岳京也都压低着声音笑道。

    待笑声落下之后,岳京压低着声音问道:“曲师兄,你知道那个站着的女修是谁吗?”

    曲回廊看了岳京一眼,淡淡地说道:“岳师弟,许紫烟的影像传遍东方修仙界,我又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曲师兄,不是我们宗门的老祖和你们神机宗的老祖联手去剿灭太玄宗了吗?这个许紫烟怎么会在这里?”

    曲回廊转头看了一眼许紫烟,有转过头来,轻声说道:

    “她不在太玄宗,可能她还不知道这个时候,太玄宗也应该被灭门了吧?”

    “曲师兄早已经知道许紫烟不住宗门?”岳京吃惊地问道。

    曲回廊自然是不会把自己前往太玄宗的真实目的说给岳京听,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低声说道:

    “我曾经去过太玄宗为老祖去给他们下战书。毕竟凭着老祖的身份不可能做出那突然袭击的事情,所以我被师父派去太玄宗,自然是知道许紫烟不在宗门。下完战书之后,正好倒出了空来,便直接赶来这炼器城,至于太玄宗那边究竟情况如何了,我也不知道。想是已经被灭掉,那种北地的垃圾小宗门,不值得关心。”

    “也是!”岳京也在旁边点着头说道:“整个宗门的价值还不如一件中品宝器,确实也没有什么值得关心的。不过,太玄宗毕竟是我们青火宗的仇人,我在十几天之前就离开了宗门来到这里,也不知道如今老祖是不是已经将太玄宗灭掉,返回了宗门?我这就问一问!”

    话落,岳京取出了一个传讯玉简,开始呼叫。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岳京的脸上的神色由不满到了迷惑,放下玉简有些不安地说道:

    “我怎么联系不到宗门的人?”

    岳天冠一听,脸色就是一变,急忙也取出了传讯玉简开始呼叫能够和自己联系上的人,随着时间的过去,脸色也渐渐地阴沉了下来。放下手中玉简,和岳京相视了一眼,目光中都透露出浓重的不安。

    “怎么了?”

    曲回廊看着两个人变得阴沉的神色,心中突然不知所谓地也升起了一丝不安。

    “联系不到人!”岳京低声说道。

    “噢?”

    曲回廊神色一愣,急忙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个传讯玉简呼叫起来,但是令他意外和震惊的是,同样是得不到丝毫的回应。一张脸便也阴沉了下来,抬眼望了对面的岳京和岳天冠二人一眼,默然地摇了摇

    三个人的身体突然一震,彼此对视着,从他们的眼中都透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紧接着又把目光整齐地望向了依旧站在门口的许紫烟。曲回廊转头压低着声音问道:

    “许紫烟来这里干什么?她怎么不寻个地方坐下,而在那里站着。”

    岳京和岳天冠二人皆是摇头,岳京沉吟了一下,他现在的心中很不安,甚至有些惶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联系不到宗门中的人,而许紫烟此时出现在这里,而且是怪异地站在那里,就让他的心更加地不安。从椅上站了起来,向着不远处的一个修士走去。待走到那个修士的跟前,十分礼貌地施礼低声说道:

    “这位道友,请了!”

    那位修士看了岳京一眼,也拱了拱手低声说道:“道友,请了!”

    “道友,小弟想要向你打听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那个修士的眼中闪过一丝警惕。

    看到对方的警惕,岳京努力让自己的神态和语气都更加地亲和,低声问道:

    “道友,您知道那边的那个修女为什么一直站在那里吗?”

    那个修士顺着岳京目光的示意,看了许紫烟一眼,然后轻轻地笑了一声,压低着声音说道:

    “这件事情我还真是知道,那个女修昨天来到此处,想要请墨前辈为她炼制两套阵柱,被墨前辈的弟给拒绝了。

    没有想到她今天还来了,想是在这里等着墨前辈出来,当面请求吧!”

    岳京眼中闪过一丝明了,向着对方抉手道谢之后,返了回来,将打听剿的事情低声说给了曲回廊和岳天冠听,之后分析道:

    “两位师兄,想是那许紫烟还不知道太玄宗在这个时候已经灭亡的事情,还想着炼制阵柱,为太玄宗布设护宗大阵,用来抵挡我们两家老祖的进攻,这才来到这里的。”

    低调求票!求粉红票!纟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