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山之雾同学,砂树罗同学,玄天`星君同学,笨笨苍蝇同学的打赏!

    “杨玲珑?”燕山魂目光一亮道:“就是那个和紫烟齐名,据传说还是紫烟仇人的杨玲珑?”

    “是!”厚山点了点头,继而又道:“山魂,不要理会别人了,我们还是赶紧上去,求公冶给你炼制一套防御套装吧。”

    “哼!我会教训她!让她知道紫烟是有人罩着的!”

    许紫烟在城西下了车,见到面前是一座巨大的庄园。

    大门之处坐着一个中年修士,抬眼看了许紫烟一眼,就又垂下了眼帘。

    许紫烟整理了一下衣衫,朝着那个中年修士行了一礼说道:

    “晚辈求见墨即离前辈。”

    那个中年修士也不睁眼,淡淡地说道:“自己进去吧。”

    许紫烟又施了一礼,这才放轻了脚步向着里面走去。待走进了二进院落,见到整个院落里面坐着五十几个人,一个个都静静地坐在那里,就是说话也都是将声音压的十分低。许紫烟目光向着四周一扫,看到了三个房间紧闭着大门,心中恍然,这三个房间应该是墨即离宗师的三个弟。于是,放轻脚步来到了一个女修的面前,拱手放低了声音说道:

    “这位道友,请问墨前辈在哪个院落?”

    那个女修诧异地看了一眼许紫烟,伸出一只手指向着三进院落指了指。许紫烟轻声道了声“谢谢”,然后放轻了脚步,向着三进院落走去。

    进入到三进院落,见到偌大的一个院落里面只有三个修士坐在那里。目光一扫,便见到在一扇紧闭的大门之前,端坐着一名年轻的女。许紫烟尽力地放轻着脚步,来到那个年轻女面前,拱手施礼道:

    “道友·在下想请墨宗师炼制一套中品宝器。”

    那个女见到许紫烟如此年轻,却要炼制中品宝器,不禁有些诧异地问道:

    “道友,你确定要炼制中品宝器?家师收的炼制费用很高的。”

    许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在下正是想要炼制两套中品宝器。”

    那个女修看了许紫烟一眼,心中认定许紫烟是那个宗门或者世家的嫡系弟·便轻声地问道:

    “道友想要炼制什么宝器?”

    许紫烟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地说道:“在下想要炼制两套阵柱原胚

    “阵胚?”那个女修意外地看了许紫烟一眼,眼中透露出一丝歉意说道:

    “这位道友,对不起,家师是不会给你炼制的。”

    “这······”许紫烟的神色很犹豫,如今只剩下墨即离最后一个能够炼制出来中品宝器的宗师,许紫烟如何还敢得罪?而且对面的这个女修言谈之间十分地客气,虽然拒绝了自己,但是却流露出歉意。反倒令许紫烟有些不好意思,朝着对方拱手说道:

    “道友·我可以多付一些灵石,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那个女修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是我不通融,家师如今已经是炼器宗师,她老人家想要的就是突破到能够炼制出上品宝器。只是炼制阵胚·那是在浪费家师的时间。”

    “这……”

    “打个比方,如果道友是符宝师,你会给别人制作符吗?”

    “这······”许紫烟心中有些明白了,如果自己是一个能够制作符宝的人,会为了灵石给人制作符吗?显然不能够!

    但是,这是自己的最后一个机会,脸上带着尴尬,拱手相求道:

    “道友·我愿意付双倍灵石·您看······”

    那个女修笑着说道:“道友,这不是灵石的问题······”

    许紫烟神情黯然·略微顿了一下,再一次拱手说道:“能否让在下拜见一次墨前辈?”

    那个女修不再言语,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许紫烟无奈后退了一步,便静静地站在一边。许紫烟心中已经下了决心,眼前的这位女修不给自己引荐,自己就在这里等,等着墨即离出来。

    那个女修看了一眼许紫烟,神色略微愣了一下,瞬即便明白了许紫烟的心思。无奈地摇了摇头,却并没有像公冶的那个童一样,让她离开,垂下了眼帘坐在了那里。

    许紫烟心里还真怕对方像公冶的童那样将自己赶走,见到对方没有将自己赶走的意思,心中一喜,便感激地看了一眼那个女修。

    此时的天已经接近了黄昏,院落里面的三个人望了许紫烟一眼,便也不再看她,都静静地坐在那里。一个时辰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那三个修士从椅上站了起来,看了紧闭的大门一眼,躬身施了一礼,便悄悄地退去。许紫烟看到大家都离开了,便也无奈地朝着紧闭的大门深施了一礼,又朝着那个女修拱手施礼之后,轻轻地离开了院落。

    离开了墨即离的府邸之后,许紫烟就近找了一家客栈住了进去,微皱着眉头坐在床上想着心事。看情况墨即离也不会给自己炼制阵胚,就是自己在墨即离的门前等到了这位宗师,又有什么东西能够打动墨即离呢?

    灵石?

    墨即离根本就不会在乎,已经到了他那个地位妁会在乎灵石吗?他又不开山立派,灵石对于他来说,就显得磐得不能够再多了。

    将布阵之法交给墨即离?

    这不可能!这是将来要保护家族的阵法,如何能够外泄?

    许紫烟仔细地想着自己究竟有什么能够打动墨即离的,突然眼睛一亮。

    不死草!

    不过,许紫烟又有着很大的忧虑。如果让别人知道自己拥有不死草,恐怕会因此有很大的麻烦。深深地锁着眉头,许紫烟思索着有没有另外的办法,一个丹药的名字从许紫烟的意识中跳了出来。

    延寿丹!

    七品丹药,一颗不死草在配上六味普通的草药可炼制出五粒延寿丹。不过延寿丹只能够延长修士一百年的寿元,且也只能够服食一次。对于一个修士来说,自然还是直接服食不死草好因为那样可以多增加一百年的寿元。但是,延寿丹也有它的好处,就是可以增加五位修士百年寿元。

    而且,这延寿丹有着两种炼制方法。一种就是以不死草为主药,再配以六味普通药材炼制而成。另一种方法是以三十六味珍贵药材炼制而成,这三十六味草药也是极为珍稀价值昂贵。但是,这起码在苍茫大陆上还能够偶尔寻找得到。不像那不死草已经数万年不见踪迹,根本就是有价无市。

    嗯?

    许紫烟突然心中微动,看来这不死草不仅仅是数万年不见踪迹,只生长于鬼王岛之中。既然在许紫烟的传承中都出现了两种配方,那就意味着丹符宗都没有办法找到不死草,才会研究出另一种配方。

    而丹符宗许紫烟也遍查了太玄宗的秘籍,并没有找到关于它的记载,而许紫烟又不敢相问在她的记忆中,隐约记得当初自己得到传承的时候,除了那个高大的女塑像之外,似乎是一片死寂。所以,她不敢问别人关于丹符宗的事情一是害怕惹人怀疑,暴露了自己的秘密,二是害怕丹符宗有着什么危险波及到自己。毕竟如今的自己还太过弱小。

    许紫烟坐在那里思索了一会儿,觉得如果是用延寿丹和墨即离交易,应该是一定能够让墨即离给自己炼制阵柱。但是,如果在如今的苍茫大陆上,只有用不死草炼制延寿丹的丹方,还是会显露自己拥有不死草的事情。如果有第二种丹方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拿出延寿丹了。

    许紫烟决定先是趁着夜色把延寿丹炼制出来再说拿出八品符将整个房间内布设了一个小型的万里黄沙阵法,然后又让小白坐在屋里面护法然后才闪身进入了紫烟空间。

    许紫烟是准备在紫烟空间内炼制延寿丹,如此不会让丹药的香味飘散出去,也就不会被他人发现。

    作为九品炼丹师的许紫烟,那七品延寿丹对于她并没有多大的难度。只是这延寿丹炼制的手法十分地繁奥复杂,虽然只有七味草药,但是每味草药要分成七份,就是那一株不死草也要分成七份,然后要按照不同的顺序一一加入,七七四十九次,极其耗费时间和精神力。

    最后,许紫烟在略微犹豫了一下,心中想着是否加入了一些灵液。一株不死草和六位辅料。不死草生长于死气极其浓厚的鬼王岛,可以说是阴极生阳,死极还阳。就如同一个修士死了,就要轮回重生一般。

    而重生之后如同初生之阳,所以需要六味充满生机的草药为辅料。但是那六味辅料是具有了阳,但是却阳性过烈,缺少“润”这一生命契机。最终,许紫烟还是加入了十滴灵液,并且在控制药性火候的手印中加入了生命之气。

    许紫烟就是准备尝试一下,如果加了灵液之后失败了,大不了自己在重新炼制一次,如果成功了,不知道是不是会提升延寿丹的品级?如果真的提升了,那就意味着自己创造出来一个丹方。

    足足炼制了三个时辰,许紫烟终于疲惫地一掌拍在了丹鼎之上,口中清喝一声:

    “凝!”

    紧接着又是一百零八道手印印在丹鼎之上,道道光华透入丹鼎。

    “开!”

    再一次清喝,丹鼎上面的盖向上飞起,浓郁的香气从丹鼎中飘溢了出来,让许紫烟整个三魂七魄都是一阵舒爽!

    站起身形,探头向着丹鼎之内望去,许紫烟的身形就是一个哆嗦。整个人就傻在了那里。

    推荐朋友的一本书:书名:《最强无赖》作者:思韦。书号:1344

    简介:

    无赖的尊严告诉他要做个有原则的无赖!

    自信是成为一个无赖的基本条件,而智慧则是成为一个有原则性无赖的基本条件。

    无赖并不是谁都可以做的,至少你必须要比别人的脸皮厚,和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以及一点点的无赖气质。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无赖更无赖的人,那就是女人了

    作为一个无赖,他必须要能屈能伸。

    当一个人将无赖发挥到极致时,什么女人,什么霸业,什么权利,全在他一念之间。

    丫(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